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81章 优势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41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米拉手中握着的单手刀并非任何意义上的精品,过去购自苏奥米尔原本属于咖莱瓦的这把战刀仅有80公分长短却重达1.3千克以上。

  缺乏锻造大师才能掌控的渐薄设计导致这把刀从根部到刀尖都是相同的厚度——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但结合本身的分量实际上使得它比洛安少女已经失去的那把一米多的手半剑手感都重。

  厚重的刃型还有另一个缺陷,因为截面过厚的缘故它在锐器的本职工作——切割——上表现得并不如人意,比起利刃偏向于斧刃的这把武器也许利用分量砍树可以咬得很深,却缺乏足够的速度来施展快速连续变换的剑技。

  ——换而言之。

  她的每一次攻击都必须把控好时机和距离,思路必须明晰搞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乱挥一气的话不单体力消耗很快,还极有可能每次都只切开了空气。

  ——目标是胸腔。

  站起来足有两米多高的食尸鬼虽然徒手,那过长的手臂和足有30公分长的爪子却使得它攻击范围堪比贤者的大剑或者短矛一类兵器。

  倘若洛安少女并未遗失自己那优秀的矮人制布里艮地板甲衣那么她有十足的信心可以拉近距离与对方缠斗,或者情况更理想一点的话也可以选择逃跑或者找寻别的武器获得距离优势,可世上没有假如,而她也别无选择。

  因此她在短暂的打量过后一步向前,抢先发起了进攻。

  “咻!!”食尸鬼以惊人的速度反应了过来试图以爪子格挡——它并没有像之前被小混混攻击时那么麻木迟钝,而所幸我们的洛安少女也并没有把所有赌注下在这上头。

  踏步,重心前倾,高位起手式。

  她用出的是一招平平无奇从左上方向着右下方劈去的单手斜斩。

  “啪!!”食尸鬼抬起了它那过长的爪子试图格挡攻击——米拉立即察觉到这一点,沉重的单手刀挥砍速度还是慢了,会被挡住,但是她仍未收手。

  有人曾说过,剑术就好像在抢答。

  只是这道题如果你答错,下场是自己殒命。

  她计算过了。

  由下至上的斜撩或者与起手式对齐的水平斩施展速度其实更快,但她采用了动作更缓慢的下劈,正是因为攻速缓慢每一击都必须取得战果才行。

  “嘭——嚓!”沉重的锐器在大部分时候不是好事,但倘若你懂得如何发挥,重量也能成为优势。

  “喝啊!”一头短短的白发飞舞,尽管相对缓慢,但这一刀还是劈出了破空的“咻”声。

  “嗷!!!”墨绿色体液溢出,有着五根指头的右爪齐腕而断,而余势未消的单手刀刀尖扎入了这头食尸鬼胸腔的下半截,在肋骨上划出了浅浅的痕迹之后顺势向下“嘶啦”一声宛如优秀大厨划开鱼肚一样在它的躯干正面留下了一道超过半米的狭长划痕。

  “痛!!”含糊不清的人类话语再次从它口中传出。“啧——!”而洛安少女急忙脚尖蹬地向后跃出一步拉开了距离。

  “咻!”她堪堪避开了这头食尸鬼长爪的挥舞,但也因此退出了自己手里单手刀能有的最远攻击距离。

  “痛!!痛!!”咆哮声与咕哝声混杂着带有鸣音的人类话语,让在场的人感觉不寒而栗。而更令身后几人绝望的是米拉这一击所造成的结果并没有期望的那么高——那道半米长的切口划开的只是表皮,而这诡异生物惊人的恢复能力立刻在众人眼前显现。

  短短十秒的时间内,前胸的伤口愈合的同时食尸鬼断掉的右腕也完成了闭合,流淌在地上的墨绿色体液像是沸腾的开水一样冒出泡泡紧接着归于平静。

  战果差强人意,尽管能够砍掉一只爪子已经令它失去了最少三分之一的战斗力,但她原本更希望的是能够赶在它格挡之前命中躯干,以沉重的上段劈砍将它击倒并且追击造成更多的伤害。

  不光是奔跑起来,这东西攻击的速度也比自己更快——洛安少女通过这一次交手意识到了这一点,她象牙白色的眉毛紧皱,同时却控制着呼吸稳住避免心跳过快导致自身过早力竭。

  这是全面优于她的对手,刚刚的攻击抢先了一拍也只造成了勉强还算可以的效果,身后的几人当中作为外行人的博士小姐和花魁都松了口气,但是终于从麻木状态脱离出来的小少爷和有狩猎经验的璐璐却是和米拉一样也皱起了眉。

  “不妙,我们得帮她。”兴许是冰冷的恐惧与危机感结合之前米拉那一巴掌仍旧残留在脸上的火辣,弥次郎终于丢掉呆滞重新拿出了武士应有的模样,他对着三人这样说着,但只有璐璐点了点头,樱和绫都是一愣。

  “她不是打残了那只东西吗?”花魁直接问了出来,但弥次郎摇了摇头。

  “这......”他迟疑了一会儿:“这魑魅魍魉的速度和体能都比她强,也比我强。而且恢复力更高,抢攻没能一次解决陷入来回对战,输得只会是人。”

  过于文雅的武士措辞令这一段话听起来有些不够明白,弥次郎停顿了一会儿:

  “拖久了会输!”

  换成了更为直截了当的方式这样说着,紧接着瞥了一眼周遭门户紧闭的人家,在瞧见了其中一家人悄悄开了一点门缝往外瞧的时候当先就一步冲了过去踹开了大门。

  “嘭!”“哎呀!”门框撞在男主人的鼻子上让他一声痛叫就倒了下去。

  “吾乃皇室御封华族,青知镇青田家嫡长子青田弥次郎平武是也。闭户不出视而不见的小农,汝可有农具草叉一类!”摆足了架势厉声威吓的弥次郎使得这一家四口的贫民缩到角落里抱成一团。

  “可有!”他再次大声强调,而女主人这才伸出颤抖的手指向了另一侧放在屋里一角的农具。

  “......”弥次郎瞪了几人一眼,然后走了过去将这些锈迹斑斑满是灰尘的锄头、铲子和草叉一把抱起紧接着又跑了出去。

  “你这?!”大家闺秀出身的绫和樱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弥次郎,而小少爷把草叉递给了身高最高手也最长的花魁,又看了一下璐璐和绫,陷入犹豫。

  “抓着这端,前面端平,尖的对着那头东西,不要对着自己人,行?”他对着花魁这样说着,而后者点了点头:“别把我当傻子。”

  “嗯。”弥次郎趁了趁手里的两把农具,最后选择了打击面更广的铲子,而留下的锄头对于璐璐和绫来说显然都还是太重。

  夷人的女孩机警地反映了过来,她“咻——”地一声冲进了刚刚那家农民的家里,紧接着一边跑一边用口音很重的和人语言说了一句“借我了。”一边在手上摆弄着。

  她拿走的是农民家里挂在横梁上拿来悬挂熏制物品的坚韧稻绳,用随身的小刀割断之后三下五除二璐璐就把它变成了一条中间有小布袋的投石索。

  她紧接着从附近找了一些尺寸和重量相当的石块,将腰包当中的个人物品“哗啦”一下全部倒在地上之后把袋口撑开,用作石子的弹药袋。

  “......”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终于反应过来的其他几人都找到了自己的武装。

  “咳——”“嘭!”额头和鼻梁受伤的农户满脸憎恨地看着外面的弥次郎并且重重地关上了木门,透过门户仍旧可以听到他在大声地对着自己的家人一边发火一边指挥:“垃圾东西,开什么门,门外有什么好看的吗!搬桌子过来把门顶上!!”

  显然刚刚是家里的孩子或者其他人按捺不住跑来打开了门缝。

  这一系列的小插曲发生在米拉的背后,远处的流寇混混们终于反应了过来起身绝尘而去,他们甚至连叫骂都不敢再做,同伴的尸体也还留在地上没有理会,生怕吸引来这头怪物的注意力。

  汗水从额头流了下来,顺着脸颊流到了洛安少女的眼角。

  咸咸的汗使得她右侧的眼睛感觉到了一阵酸涩的刺激,但她抗拒着没有闭上右眼,哪怕因为汗液的刺激而开始出现血丝,眼下却也怎么都腾不出一只手去擦掉它们。

  不适也必须忍受。

  米拉以两手握持这把单手刀,沾着墨绿色体液的刀尖指着食尸鬼,随着它的移动而转向,始终保持着威胁。

  食尸鬼没有发起攻击。

  她不知道是对方有意在等待她体能流失集中力下降还是单纯只是对于这能够使它感觉到疼痛的武器有所忌讳——不论哪一种,都证明了面前的这头食尸鬼更像是聪慧的野兽而不是无脑的怪物。

  往好处看,没有立刻发起攻击令身后的几人找寻到了武器做好了准备;但往坏处看,长时间保持高度集中神经紧绷,对于她这个顶在最前面的人而言消耗也是惊人的。

  一直保持着对峙状态不动会导致肌肉变得麻木,时间拖得越长对她来说实际上越不利,一旦肌肉变得僵硬麻木,很可能战斗触发的时候会反应不过来,甚至连刀都无法握紧。

  她必须立刻作出决策,是要在体力消耗过多之前进行攻击,还是继续对峙下去。

  全神贯注的米拉没有和其他人交流的余力,但所幸做好了准备的璐璐也以猎民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天性,当机立断地就甩起了投石索。

  “咻咻咻——”在半空之中旋转越来越快的投石索在加速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璐璐松开了一侧的绳索,但是由于是临时制成并且石子也未经打磨,加上担心命中米拉她瞄得稍高了一点,这一击直接“咻——”地一声从食尸鬼的头顶飞过,落在了身后死去小混混的附近。

  “哈——”突如其来的动静使得米拉把注意力投向了后面的小混混尸体,她忽然想起过去被食尸鬼杀死的人会有变成亡灵的可能性,但这次那躺在地上的尸体却似乎只是尸体。

  ——至少它爪子和牙齿也许不带毒?

  被锋利的爪子和牙齿造成流血就已经够糟了,倘若攻击还带有毒素,那么局势就要更加难堪。

  不论如何,前面的踹门加上璐璐的投石索,两者结合使得洛安少女成功意识到自己同伴也开始了行动,察觉到这一点的弥次郎拿着铲子走到了小巷的右侧同时示意樱端着草叉走向左侧,接着开口:

  “你往回退,靠过来。”假如是在精神紧绷的状态下他忽然喊这一嗓子,可能反而会打断米拉的集中害她殒命,但洛安少女在意识到同伴也做好战斗准备之后心态就有了不少的变化,她在双目紧盯前方食尸鬼的同时耳听八方,及时地听到了弥次郎这句话。

  遵循终于变得可靠起来的小少爷的口令,米拉保持着刀尖指向一步步往后退。而犹豫了一下想要跟上来的食尸鬼则迎来了璐璐甩出的一块高速飞行的石子。

  “嘭!!”更多借助技巧而非体能的投石索是猎民常用的工具,璐璐灵巧地爬上了屋脊,从上而下的攻击而且是第二次使用,迅速掌握了这临时武器的校准,璐璐精准地将石子投在了食尸鬼面前的土地上。

  “嘭——”投射攻击让它本能地向后缩了一步,也正是这一缩使得米拉成功地退到了拿着两把长柄农具的同伴身边。

  “后面还有把锄头。”弥次郎提醒了一句,而洛安少女点了点头,回过身用袖子擦掉了额头和眼角的汗水,眨着酸涩的眼睛从博士小姐手里接过了锄头的同时,对着上面的璐璐叫了一句:“丢不中吗?”

  “石头大小重量不一样。”夷人的少女简单明了地答复,正经的投石索使用的石子需要打磨到大小重量大致相同,这样才能确保手感相似。但璐璐临时收集的石头尽管尽量捡了差不多大的,却也仍旧有上下浮动。

  这导致她用相同的手法甩出去的石头,可能因为本身轻一点或者重一点,就飞的太远或者太近。

  紧急情况下临阵磨枪的武器,五六米的距离能够确保落在食尸鬼的身边已经算是她很有投射类武器的天赋了。

  “好吧,保持骚扰也行。”

  从食尸鬼出现以来到现在不过六分钟多一点的时间,但身处紧张感之中的一行人却觉得自己像是经历了一场持续好几个小时的大战。

  眼睛的酸涩感还没完全消退,米拉撕下了一块布条缠在自己的额头作为汗巾避免汗水再次影响视力。

  这头怪物所拥有的优势仍旧存在,它更高,更快,更大,恢复能力也更强。

  但还好她不是孤军奋战。

  整理好状态的同伴们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而她获得的哪怕只有十几秒的喘息空间也足以缓解过于紧张的精神。

  “来吧你这丑东西。”

  洛安少女把战刀插在了泥地上以便更快取用,同时双手握住了锄头的柄。

  “第二回合。”

  “嘶——吼!”像是读懂了她的意思一样,食尸鬼发出了一声嘶吼,紧接着再次伏下了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