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4章 袅袅青烟(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17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步行过漫长的距离,重新回到拉扎尔的二人直接去到了这两天暂且居住的旅店。

  旅店同样是普罗斯佩尔地区常见的木石结构,虽然比首都普罗斯佩尔的尺寸要小上不少,但价格也同时缩水到了十分寻常的西海岸标准。

  在佣兵公会对面寄放一次的一个艾拉银币的价钱在这里可以寄存马匹长达两个月。

  勤劳的仆人们每天都保证他们的这两匹马吃饱喝足,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让米拉和这些通晓人性的动物也是产生了感情,女孩刚回到旅馆就朝着战马跑了过去。

  马匹发出“嘶吁吁——”的声音顺从地继续吃着马槽中的干草,二人返回了小旅馆二层的房间,亨利帮米拉拆开了脖子上的棉布。

  伤口并不大,但考虑到那些洛安盗匪糟糕的卫生状况,贤者担心女孩可能会被那把匕首上的一些什么东西给感染导致发炎。

  最佳的消毒用具显然是酒精,把之前那块棉布丢到一旁重新掏出一块干净的,然后将一旁柜子上放着的陶土瓶子拿起,微微倾斜倒出来一些。

  西瓦利耶人和亚文内拉人有相当大的区别,他们并不是十分喜欢麦芽酒这种口味清淡的饮料。相反,可能是诺斯兰地区当年斯京海盗的后裔所带来的豪情,这些平原住民们更喜欢的是各种口味浓烈的烈酒。

  在西瓦利耶语当中用来称呼这种酒的词汇是“里奇-德-法拉姆。”——意为“液体火焰。”

  这在相当程度上证明了它会给予你的感受。不单是饮用,烈酒用在医疗上面也有着极佳的功效——至少当亨利一把把沾满了烈酒的棉布捂在米拉的脖子上时那种剧烈到浑身抽搐起来的疼痛是让女孩觉得这肯定必须是要有的——

  否则?——她就得要痛打贤者一番了。

  详细的缘由之后随着步骤的进展亨利一边为她解释,而又丰富了不少知识的女孩在伤口愈合之前恐怕有几天都得带着脖子上的白色纱布和棉布生活了。

  二人分别卸下了自己的装备,米拉出神地看了一眼被放在柜台那里的小剑。因为体力不足,虽说一共加起来也不算特别地重,为了方便行动她还是将亨利赠予的那把小剑放在了旅馆的房间里头,而只带上了单手长剑。

  女孩的武装带比较特别,因为身高的缘故即便是单手剑她用普通的腰带带着的话剑鞘的末端也会撞在地上,因此在离开瓦瓦西卡之前从皮匠那儿定制的武装带实际上是肩带配合胸带的样式。悬挂起来的单手长剑有着可活动式的平衡皮带,在需要拔剑的时候可以自如地向前倾斜。

  唯一的缺陷只是价格比较高昂而且穿脱不方便罢了,但经过一个月的时间适应,她现在也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轻松地解除掉武装带了。

  时间流逝的很快,这段时间以来女孩的身高已经有了不小的长进,相比起最初遇到的时候,她现在看起来至少要高上个好几公分。

  “走,吃饭去。”亨利打开了大门,而米拉看向了他,然后又望了一眼贤者靠在床边的比她还要高的大剑。

  “嗯。”米拉收回了目光,随着他的脚步走了出去。

  ……

  其余讨伐的佣兵们在一到两个小时以后也陆续回归到了拉扎尔,这一次折损的佣兵不可谓不多,近乎一半的人再也没有办法回到在乎他们的人身边。虽说黑山的洛安盗匪同样不会好受,但在拥有人数优势的情况下仍旧折损了超过三百人还让一百多人给逃跑了也算是相当丢脸。

  但不论如何,让回归到拉扎尔的佣兵们垂头丧气毫无干劲的应该还是之后那好几箱被热雷米等西瓦利耶贵族给抬走了的洛安人的战利品。

  流血流汗拼死战斗,最后获得的只是几句口头上的表扬——佣兵们从来都是现实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贵族老爷们把应当属于自己的战利品给抬走,要说不心如刀绞那是不可能的。

  但心里头憋着一口气,现实却是他们只能乖乖认命。想要把不满发泄出来的话除非你自己也是个贵族——还必须是有地有财的大贵族——可这样的人又如何会沦落到成为下级佣兵。

  有苦说不出,绕来绕去,卡在喉咙里快要喷出来的这口血,还是只能生生地咽回去。

  轻伤还有重伤的不少佣兵都各自跑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进行伤势的处理,一些人身上多了几道伤疤成为以后的谈资,一些人失去了赖以为生的一条手臂或者变成了瘸子从此穷困潦倒,但不论如何他们都比那些被埋在了黑山脚下的死掉的佣兵要好上许多。

  天气愈来愈凉,休息了一日过后,运送货物前往普罗斯佩尔的伯诺瓦带着赏金兴高采烈地回到了拉扎尔。

  这天的下午约莫2点左右,阿兰一行四人敲响了亨利他们的门扉,刚刚打开门就瞧见贤者和米拉已经打包好了所有的东西,显然是打算离去了。

  “我……我那是有原因……”单手剑士张口想做些什么辩护,但一旁包括他的同伴在内没谁给了他好脸色。“够了阿兰,你到现在还是想要找理由推脱吗。”让娜毫不留情地开口说道,一旁的伯诺瓦伸手想要拦她,但女弓手摇了摇头,小声地说了一句:“我们也忍受他很久了。”

  她接着靠近了一步,然后用强势的语气说道。

  “我知道你一直向往着贵族骑士的生活,可是我们现在是佣兵,我是、他们是。”让娜指着亨利还有米拉说道:“还有你也是!”

  “你身为佣兵,不跟佣兵并且还是自己的队友站在一个阵营反倒跑到了贵族那边,你这是吃里扒外你——”伯诺瓦捂住了让娜的嘴,阿兰耳根子通红但整张脸却因为愤怒而变成了白色。

  “不好在这儿闹矛盾。”一幅老好人模样的伯诺瓦努力地当着调解人,而被落了面子的阿兰咬紧了牙关愤恨地看了屋内所有人一眼,然后直接撞开了站在门口的安,扬长而去。

  “……”女魔法师安静地皱着眉毛揉着自己被推开撞到木门有些生疼的肩膀,但只是维持着一贯的沉默,没有开腔。

  “看样子,你们是要离开了吗?”身高只比亨利少了5公分左右的伯诺瓦看起来就像是个瘦竹竿,他直挺挺地站在木门的地方,因为身高的缘故弓手只能弯着腰,这很不舒服,但这个老好人却依然满脸微笑。

  “是的,别的地方也可以接受佣兵任务,我想让米拉先锻炼锻炼。”亨利这样说着,他并没有提及之前的事情,贤者并不是那种喜欢到处声张的人。并且从伯诺瓦现在的表现看来,在来的路上他也应当是听让娜还有安说明白了。

  一男一女两名弓手明显是有恋人关系,而虽说当初跑来主动和亨利搭话的是阿兰,但看样子真正在维持这个小团体成为一个整体的,干实事的,却都是伯诺瓦的样子。

  或许算是实质上的领导人的年轻弓手表达出了应有的沉着和专业,他没有再开口邀请亨利他们留下,而是伸手从衣兜里掏出来事先分配好的赏金,递给了亨利。

  “你们的佣兵牌上已经记载了完成这次任务的记录,虽然不算多,但也是迈出了第一步。这是这一次的赏金。”他说道,贤者接过了小皮带,掂量了一下,约莫是在20个银币左右。

  赏金一共是80个银币,所有人平分的话理应是每人13个才对,但考虑到运送的费用之类的,交付给他们20个倒也还算合理。

  “祝愿你们之后的行动也会顺利,一帆风顺,后会有期。”显然是本地人出身的伯诺瓦用上了水手们常用的祝福语对着贤者如是说道,让娜和安也对着他们点了点头。

  “一帆风顺,后会有期。”亨利和米拉走了出去,白发的洛安大萝莉背着放着自己衣物的小皮包最后回头望了一眼,女魔法师再次对着她微微一笑,然后摆了摆手。

  为期数天的邂逅里头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一声道别,双方又都各自迈上了自己人生的道路。

  驾马缓缓地从镇中心路过,不少忙活的佣兵们抬头看到了亨利背后背着的大剑,联想到昨日的那印象深刻的一幕,他们都停了下来,远远地看着这独特的组合。

  “嘿,一路顺风。”身后有谁这样喊着,亨利回过了头,似是昨天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佣兵,他摆了摆手示意了一下,然后缓缓地离去。

  悠扬的西瓦利耶乐曲从不知什么地方远远地响起,阳光洒在身上,给予了一丝丝的暖意。

  “哒哒。”的声音变成了“踏、踏”,马蹄铁踩着的地方从石板铺就的地面变成了乡间小道的泥土。

  充满西瓦利耶风情的风车磨坊在深秋下午灰蓝色的天空下悠闲地转动着,收割完的小麦成堆成堆地堆积在磨坊的门口,忙里偷闲的农民坐在摇椅上闭着双眼品尝着烫口的茶水。

  叮叮当当的声音在附近响起,显然是哪家的铁匠正在忙着打造些什么。

  炊烟袅袅直上青天,深深地吸了一口凉爽的空气,从瓦沙港口吹来的海风些许的咸味和腥味在这里依然明晰可闻。

  但相比起亚文内拉,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生活得要更加地舒缓与平静。

  “如果一直这样子,大家不要互相打来打去,多好呢。”米拉有感而发地这样说着,而亨利抓着缰绳,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