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15章 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79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鲜血静静地流淌在干燥的泥土地面上,傍晚时分橘黄色的光芒轻柔地洒在周围。没有什么歇斯底里的咆哮和波澜壮阔的打斗,此时此刻处于科里康拉德通往码头的道路中段的这个路口,除了窸窸窣窣的声响以外,一片平静。

  大约这,才是死亡所应有的光景吧。

  人类总是渴望着为自己的生命创造一个壮烈又或者华丽的结束。

  达官贵人们花费高昂的价钱,雇佣来大量的游吟诗人,制作昂贵的棺木,让手底下的家仆和子女一路护送前往下葬,更有甚者还要求自己的小妾自杀陪葬。换到荣誉至上的战士们身上,许多文化当中都有共通的“战死沙场是一种光荣,而死于病榻之中则将耻辱永随。”的理念存在。

  荣华一生,那么结束也必须是轰轰烈烈的——愈是在人类的社会取得了高地位的人,在准备自己的葬礼的时候这种想法就愈是强烈——但那并不是死亡,汉密尔顿这样想着。

  不论人类为它赋予了多么耀眼的含义,甚至就像活着的时候那样,试图把人们的死也分出来个三六九等——死亡就是死亡,它是平静而又冰冷的;顽强而又不可抵抗的。像是从你的四肢开始吞噬一切的黑暗一样,不论你如何去抗拒如何去试图改变对于它的认知,死亡的本质都是一样的。

  ‘自己要,这样结束了吗?’

  鼻腔和口腔当中充斥着因为肺叶受到创伤而咳出来的鲜血,肋骨折断的胸口还在隐隐作痛,身体已经几乎丧失了行动能力,只能望着远处那几个矮小的身影在不断地重复着抬起和挥落手中工具的动作。

  早已失去了生息的几具人类的躯体是它们挥砍的对象,不甚锋利的石斧和棍棒造成的切口看上去呈现出一股被撕裂一般的不规则形状——那里头有女人,也有男人;有大人,也有小孩。

  穿着的服饰都是普通的常见的平民服装,死不瞑目的双眼仍旧无神地瞪着发黄的天空。

  ——容易得手的食物。

  这是这些东西对于人类的看法吧,已经动弹不得的汉密尔顿看着那群矮小的生物的动作,这样思考着。

  耕种与畜牧,人类通过这样建立起文明的方式,大部分人不再需要进入到荒野之中去冒险捕猎,就能够获得足够的食物。

  这是建立起村落、城邦乃至于国家的基本要素,然而这样“文明”的生活方式,不需要进入荒野当中去拼搏,依靠种植和放牧得来的粮食生养长大的一辈子没有见过血的普通平民,当遇上了茹毛饮血的野物以后,所会产生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汉密尔顿把唯一能够活动的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其他几处,那是几只那种矮小的生物的尸体,它们有着较短的鼻子长度、但鼻尖却很大,长长的尖耳朵看起来和精灵有些相像,但论到习性上面,脏污野蛮的它们却又和高贵美丽的精灵大相径庭。

  ——死掉的哥布林是人类反击的结果,体格上面压倒性的优势让身处壮年的汉密尔顿随手抄起一根棍棒都可以轻易地打裂这些灰绿色皮肤的小东西的头骨,让它们脑浆四溢,鲜血横流。

  但他终究只是个商人而不是战士,在损失掉几只同伴以后那些哥布林立马变得警惕了起来,肆意挥舞着木棒的汉密尔顿徒劳地浪费着自己宝贵的体力,然后在终于感到疲劳拄着它想要喘一口气的时候被对方抓住了空隙用石斧直接砸在了后背。

  摔倒在地的汉密尔顿迎来了一阵杂乱无章但却冲击力十足的简陋石斧和石锤的重击——它们终究占据了数量以及战斗本能上的优势,尽管相对充足的食物让不少的人类都可以拥有高大而健壮的体魄,但没有合适的装备又不懂得战斗的技巧,就仿佛是被狮子群围攻的水牛一般,只能面临死亡。

  意识,开始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汉密尔顿努力地睁着自己的双眼,想要看清楚在橘黄色的夕阳下朝着自己走来的那好几头哥布林的模样。

  如同五官比例失调人类一般的脸庞上,充斥着的是和人类极为相像的贪婪的神情,这让汉密尔顿想起了自己的生命当中曾经遇到过的好几个人。

  ‘自诩文明种族的我们,到底和这些被我们所瞧不起的亚人,又有多大的区别呢——’

  最后闪过的想法,伴随着从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和人类的喊声所浮现,在世界被黑暗所彻底地吞没之前,汉密尔顿清楚地看到了那张五官比例失调的丑陋脸庞上所露出来的,同样与人类极为相像的神情——那是在两个小时之前他从自己家人的脸庞上看到过的相似的表情。

  那是——

  恐惧。

  “锵——!”“喝啊!!”

  一点一七米长,一千二百克重,椭圆形握把上面覆盖着鞣制并且上色过的黑色牛皮,末端形状与酒瓶用的软木塞子十分相像的配重反射着橘黄色的夕阳——它划出的轨迹,平直而又迅猛。

  “砰——咔!”木屑横飞,本能地将手中粗制滥造的石斧举过头顶的哥布林,连“人”带斧一并被斩成了两半。

  鲜血四溢,骑士衣甲鲜亮金光闪闪,一剑斩下之后立刻大步向前并且改为双手持剑以下位姿态朝着前方一剑刺出。

  “夺呜——!”瘦弱的胸口被锋利的钢铁轻易地击穿,覆盖着铁甲的皮靴重重地揣在了它的肚子上把已经失去生息的矮小躯体踹出了数米远的距离。

  “守备阵列!安德烈、侯赛因,左侧突击!鲍尔、麦克莱恩,米哈伊尔,检查生还者!杀光这些渎神的劣等生物!”一头金发的骑士长看着就像是传奇故事当中最为典型的骑士活生生地走到了现实当中一般,他身上继承了拉曼式结构的多片式肩甲和方便活动的小尺寸护臂都由精钢打造,长长的武装衣下摆覆盖着大腿而膝盖和小腿的部分还有铁质的护甲一直延伸到脚面的部分。

  白色教会的神徽布满那轻薄的红色披风的上半部分,而在前方精心抛光过的胸甲的正面同样的徽饰亦在闪闪发光。

  “噶布拉发沙!”周围的哥布林一共超过了三四十只,这是一个常见的哥布林族群的数量,这些肮脏又瘦小的生物明白自己单挑打不过人类的事实所以通常都是倾巢而出袭击不超过十人的人类商队。它们发出不知道是否有意义的奇怪音节,吵闹着将手中的石斧和石锤朝着骑士们挥来。

  这些人类的数量同样不多,仅仅只有数人而已,杀掉他们可以获得更多的食物,甚至还有钢铁!可以用来制作武器的钢铁!智力低下的哥布林为这肉眼可见的利益所驱使着,没有逃跑,反而是哇哇乱叫着再次发挥出数量的优势把骑士们包围,然后故技重施地试图引诱他们消耗体力之后杀死。

  它们信心满满,抱着就算再牺牲掉几只也没有问题的想法,乱成一团地冲上前来。但结果和之前面对商人的时候,截然相反。

  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人类战士,和普通的平民,战斗力上面天差地别。

  从各个角度以极高的速度挥砍下来的制式长剑,在落下时轻而易举地劈开了包括它们的脑壳和脊柱在内的所有部分。许多哥布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尸首分离。

  它们覆盖着灰绿色皮肤瘦小的手臂和躯干带着鲜血和恶臭飞落,被切开的动脉狂涌着鲜血喷溅在附近的每一寸土地——智力低下的哥布林没有办法想清楚一个简单的道理:既然这些人类拥有它们眼馋的金属武器的话,那么他们自然可以轻易地屠杀自己。

  “锵——咔!”火花四溅,年轻的见习骑士剑刃上多了一个小小的崩口。“米哈伊尔,别砍到石头了,砍它们的手还有棍棒!”身后更为年长的骑士这样喊着,白金色头发的年轻人咽了一口口水,然后点了点头。

  “噶布拉发沙,萨玛西!”面前这一只看起来像是头目的哥布林大叫着挥舞着手中用棍棒和藤条捆绑的石斧同时喊着一些像是威胁的话语,名为米哈伊尔的见习骑士双手持剑摆出来一个稍微低一些的典型的“犁”位面对着对方——这是他的第一次上战场,他没法像那些已经习惯了这一切的前辈们那样轻而易举地劈开对方的身体杀死它们。

  ——尽管如何去做到这一切米哈伊尔心知肚明,多年的教会骑士训练加上不错的天赋让他在同龄人当中是佼佼者的存在,练习赛当中的出色表现让米哈伊尔最先成为了见习骑士获得盔甲和武器,在此之前他也对这感到无比自豪。

  但与熟识的同伴使用木剑乃至于未开刃的圆尖剑进行比赛是一回事,碰到了这种真正要杀死对方的情形,即便知晓这只是一头渎神的野蛮的下等生物,即便它们甚至连人类都算不上,米哈伊尔却迟疑着,迟疑着自己是否要亲手去夺取一条生命。

  教会的信条是美好的,虽然这世间的人们皆有原罪,但只要通过虔诚的信仰就能够洗清自己的罪孽上升到天堂。这种无处不在的对于宽恕的描写,是米哈伊尔最为心驰神往的东西——那么这些家伙,是不是也能够被宽恕的?

  心中的迟疑转换为了下手的优柔寡断,这也是为什么他本来要落在对方头顶的那一剑忽然砸在了石斧的斧面上的缘故——米哈伊尔想要缴对方的械,让它无力反抗之后劝降。

  这显然是不谙世事的年轻人才会有的天真的想法,摆着如同教科书一般的标准防备姿势的见习骑士在下一秒钟立马体会到了自己优柔寡断的恶果。

  “萨玛西!”从发音和表情判断很可能是“去死”之类的意思的哥布林话语随着恶臭的口气和唾沫传出,体型比其他哥布林稍高一些的这只头目挥舞着石斧朝着心神未定的年轻骑士冲来。

  “呃——!”米哈伊尔变得手忙脚乱,理智和战斗的经验告诉了他好几种应对的方法,但感情上面他却仍旧不愿意行动。

  “嚓——啪嗒!”瞬息万变的战场容不下任何的迟疑,年轻的见习骑士匆忙地遵循本能避开了对方混乱的攻击,然而他并不是在练习赛当中经历一对一的公平决斗,转身露出来的背后立马被复数的哥布林给盯上,仍旧迟疑着思索着想要用不杀死对方的方法来结束这一切的米哈伊尔没有注意到好几头哥布林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就朝着他冲来。

  “尼尔兰!”身后响起来的声音,虽然呼喊的并不是年轻人的名或者姓,但他却知晓这是在叫自己——米哈伊尔下意识地回过了头,“尼尔兰”这个称呼是护教骑士团内部的俚语,意思是“新人”或者“菜鸟”。作为前辈们对于新加入的年轻人的一种亲近的称呼,米哈伊尔对此可谓相当熟悉。

  他迟疑着转过了头,紧接着就感觉到一股子冲力从一侧传来。

  “啪嗒——”见习骑士整个人摔倒在地,而把他推开的那名年长的骑士则迎来了好几支石斧的冲击。

  “哐当!”他果断地护住了自己没有防御的面门,金属被石头砸到发出了响亮的声音,骑士吃痛咬紧了牙关,然而在防具的作用下他仅仅只是受了轻伤,紧接着反应过来的他一手持剑另一只手拔出了腰间的小剑以双剑姿态就迎上了复数的敌人。

  “尼尔兰,你在想些什么!”另一名年长的正式骑士过来一把抓着米哈伊尔的胳膊把他提了起来:“速战速决,别再迟疑了!”他大声的叱责让年轻人有些懵了,米哈伊尔下意识地解释着:“可是教会的书上说神明可以宽恕一切——”

  “你现在不在教会里头!看看周围的景象,好好看看!”骑士大声地喊了一句,紧接着又迎上了一批哇哇乱叫着的哥布林。

  “周围……”米哈伊尔站了起来,然后看了一眼。

  衣物破损,肢体碎裂的年轻女性。内脏被掏出来,甚至还有啃食的痕迹孩子。

  接近黄昏却仍旧清晰可辨的无神的双眼像是在控诉着还试图要原谅这些哥布林的自己——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的?

  这些野兽,是自己可以选择原谅的吗?

  手在颤抖,他用力地握紧了那把末端刻画着神徽的制式长剑。

  愤怒和憎恶,自然而然地盖过了原先稚嫩的想法。

  “我自当宽恕那些虔心悔过之人,但对于已经非人之物,我将降下铁锤,并以死亡作为制裁。”他抬起了长剑,然后将剑面轻轻地贴在了额头的部分,轻声说完之后挥剑向前。

  ……

  盔甲有些许变形,武器产生了一些卷刃和崩口。

  三四十只的哥布林,在训练有素的教会骑士面前,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遍地死尸。

  几只还没有死透的,都被骑士们补上了一剑。

  些许轻伤,没有人员阵亡。浑身沾满了血污的米哈伊尔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杀了多少只哥布林,只是当一切尘埃落定以后,心里头多多少少的,有一些如释重负。

  “呼……”“嘿,尼尔兰,接着!”喊叫声从一旁传来,米哈伊尔抬起了头,然后条件反应式地接过了对方丢过来的东西。

  一个竹制的水壶,酒的清香透过瓶塞扑鼻而来。

  “我不喝酒的,前辈……”米哈伊尔有些抱歉地笑着这样说道,而对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又对他说道:“你以后会喝的,尼尔兰,你也会喝的。”

  他转过了身,而米哈伊尔又再度回过头望了一眼已经接近夜幕的情况之下,那些死去商人们的脸庞。

  “……夺”他打开了瓶塞。

  ……

  燃烧的火把发出“噼啪”的声响,树木的油脂点点滴落,一行数人的骑士看着挖好的浅坑当中的商人们苍白的脸庞,沉默不语。

  “渡鸦把信件送来了,前面又有任务,不过我们要先回去一趟补给维修一下装备。”骑士长开口这样说着,手下的几人都转过了身。

  “尼尔兰,走了。”骑士们回过头这样喊叫了几句,“啊,是!”米哈伊尔应了一声,但是又停留了一会儿,对着几个简陋的坟冢比划了一下祈祷的手势。

  “锵锵锵——”金属碰撞的声音伴随着跑步声响起,拿着火把的一众骑士朝着身后的某处赶了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