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35章 前往塔尔瓦-苏塔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33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杂货商行的老板这一次没有食言,从东南方向过来的补给车队姗姗来迟,在第二天的清晨悄然而至。

  拖拉的原因看起来和他本人相关,老板明显在为某些什么事情做准备,因而囤了过多的货。早饭过后约莫7点左右亨利三人过来时他们还没把货物卸完,他把东西交给了商行的小工去打理,然后跑了过来跟三人交流。

  平心而论,仅仅购买这样少量的货物本不该获得他如此多的热情。但这位老板显然是个识货的人,他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亨利和米拉胸口佩戴的是秘银制的胸针,如此做工精良的胸针一个就已经足够买下他店铺八九成的货品,加之以两人的其它装备和仪表,看起来十分像是年轻有为的佣兵。

  每个人都会因为自己某方面的渴求,发自主观地将其他人与刻板的印象对号入座。

  亨利和米拉甚至都没有开口说出这些,杂货商行的这位老板就自顾自地用自己识货的眼光以貌取人,然后给他们套上了“年轻有为,而且看样子还是某个有钱佣兵团的成员”的形象。

  这是随处可见的经验学惯性思维,在匆匆忙忙的世间人们少有机会真正去深入了解某个人的内在和思维。因而以貌取人在萍水相逢中经由某些细节把对方对号入座,装进某个印象模板里来对待,也就成为了一种在大部分情况下不会有错的行为。

  贤者不必谈,就连洛安少女也对于对方态度为何如此亲善的原因知根知底。在老板的眼中他们这两个仅仅有两天交流的人是难得的潜在大客户,搞好关系留下好印象显然是百利无一害的。

  因为能使得很多事情方便许多,二人也就没打算进行过多的辩解比如说“自身的这个佣兵团仅仅只有很小规模”之类,而同行的咖莱瓦很显然被杂货店的老板所无视,局限于自身的阅历不足,他并没有注意到老板态度差异的由来。

  即便说着不同的言语,有不同的外貌和文化,忌讳和喜欢的东西都各不相同,人类在心理和欲求的表现上却总是异曲同工的。

  言语、微笑;讨好的动作,谦卑令人难生恶感的姿态。一切的行为皆是为了达成某些目的,有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财富利益,有的则是自己一桩心事,想以此获得某些宽慰。

  小旅馆老店长在昨天夜里说的话产生了一些影响,他在说完一切以后望向亨利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让米拉感觉自己心头有些堵得慌。而相较之下咖莱瓦则是过度勉强自己,开始因为店长说的历史而绞劲脑汁地思考着他无法给出答案的问题。

  王室和大剑士的做法到底谁对谁错?作为苏奥米尔人的他又该支持哪一方的主张,这样的问题莫说是区区一个搬运工了,就连贤者都难以得出结论。头脑简单还非要钻这种牛角尖,一进去咖莱瓦就没办法把自己拉回来了。

  思考过于复杂的问题导致走神,进而磕磕碰碰,不到12小时的时间里年青人身上多了好几处淤青,让他整个人都呲牙利嘴的。

  但好在疼痛总算是让他暂且放弃了思考,也不知道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一夜过后次日的清晨老店长没再提及任何这些事情,仿佛昨晚所说的话只是疲困中的错觉。他和前两日一样普通地打着招呼,只是说了一句:“要走了啊”,就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而早早就去拿好自己物资的三人,则是就这样退了房,带着各种物资与装备向着翠湖镇东北部的出口走去。

  因为货物延期的缘故,商行老板补了一点零头。在把给他们的物资多凑了一点之余,还拿了一点土特产的柿饼作为赠送。

  甜度颇高的这种小吃是帝国中北部出产,因为交流影响的缘故现在翠湖镇的人也相当喜欢。人类对甜的东西天生爱不释手,而因为蜂蜜和砂糖价格相当昂贵,平民偶尔能吃得起的也更多是这样的果干小吃。

  价格对上层佣兵还有商人而言不算特别昂贵,但拿来讨好人,留下点好印象显然是不错的选择。

  等待东西整理好的期间,尽管没有主动问起,但借由大嘴巴的杂货商行老板,三人还是得知了关于那些龙翼骑士的消息。

  和小镇上流传的说法部分符合,骑士们离开塔尔瓦-苏塔来到翠湖镇的理由确实是与大剑士相关。不过后半部分传得风起云涌的大战即将展开显然是在添油加醋,作为王室意志的代行人,龙翼骑士来到这边的目的实际上还是要稳住人心。

  两天多的时间,在一般人看不到的地方,这支龙翼骑士中队的队长与那支准备转移资产的商队领导进行了某些讨论。而在亨利他们到达翠湖镇第三天晚上的某个时间,他们达成了一定的协议,令商队的人放弃南下。

  达成协议的龙翼骑士们与商队一大早就组成浩浩荡荡的队伍踏上北归之路,很多比三人更早起的镇民都目睹了这一幕。大部分人都仍旧对此莫名其妙,只有少数人到此时才恍然大悟知道商队是想要逃难然后被骑士们说服回去。想来在这过后又会有一些新的谣言开始传播,但事情终归已经被解决,商队和骑士都已经离去,人们失去了讨论的热度,也就不了了之。

  翠湖镇的早茶馆营业时间相当早,正向着东北方向走来的三人远远就看着烟囱升腾起白烟,然后随之而来的香气也阵阵传来。

  喜寒的油菜这种作物在南欧罗拉东面的大片平地以及帝国中北部地区都有大量栽种,除了羊毛和铁矿以外,油菜籽榨出来的食用油又是另一种北方较多的出口物品。

  阿布塞拉大草原出产南境城邦联盟销售的香辛料,船运如此之远的话价格自然昂贵。尽管本地也有栽种一些可调味用的植物,但整体而言苏奥米尔人可以使用的调料还是要略逊于帝国南方。

  湿热的南方拉曼小国喜好酸口,帕尔尼拉周边住民也有这方面的倾向。面条当中放入番茄肉酱是常有的做法,就连许多鱼类也都是茄汁炖煮处理。这是因为食品在湿气重又燥热的环境当中更容易腐败,而以酸味来调整,就较好遮盖。久了,这就形成了当地的饮食习惯。

  相较之下紧邻油菜产地,食用油相当众多的北部住民,其烹调方法自然离不开煎炸与烧烤。

  临海,所以产盐量也不低。两者相加,北方的菜系重油重盐几乎是任何人都可以预见得到的,所以小旅馆里头的苏奥米尔菜式,我们的洛安少女实际上吃得并不怎么习惯。

  而在翠湖镇东北方出口的这家早茶馆却并不如此,诱人的香气远远传出,但却并没有浓重到让人反胃的程度。本打算早餐就随便吃点携带干粮了事,而且已经吃了几个柿饼的三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米拉“咻——”地一下转过头看向了亨利,而咖莱瓦则是嗅着鼻子咽着口水,连自己撞到的淤青以及那个他想不明白的问题都抛之脑后。

  “要走短途的话是山路,不经过湖泊也找不到什么鱼,接下去几天估计大部分时候是吃饼干配汤,所以。”亨利耸了耸肩,而米拉双眼立刻亮了起来。

  三人三马靠近到了早茶馆的面前,正在处理着食物的老板抬起了头。

  “唷,三位是吗?”他讲的是拉曼语,而从那外貌来看也确实是个拉曼人。老板穿着方便行动的宽松服装,入乡随俗地戴着一顶苏奥米尔式的三角帽——这相较帕德罗西式大沿圆边帽更加贴合的帽子作为厨师帽正巧合适——他把头发都塞到了帽子里头防止意外掉入食品当中。

  与他本人的行事风格相同,店面的装修也是翠湖镇这座苏奥米尔小镇当中的一个另类。虽说其它的拉曼样式房屋也有不少,但这栋房子很显然是加入了老板本身的审美在内,整体涂装显得相当鲜艳不说,还用颜料画了几头猪在上面——而这也正是他食物香气来源。

  天气稍冷的秋日早晨老板手头边的那个瓦罐里头的猪油都凝成了块,他用一把小铁勺挖出来然后在巨大四方铁煎盘的边缘上磕了一磕,整块的奶白色猪油掉在煎盘上,热气从下方的大块柴火传来,很快地就让猪油散开。

  “猪油,而不是菜籽油,闻起来香多了对吧!”马被牵到了一旁,而三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因为这个时间段还没什么顾客的缘故老板开始跟他们搭话起来。他显然是个典型的拉曼人,能言善辩,不过三人都只是看着他熟练地在油水开始“滋滋”响的铁板上面放上食物,没有接话。

  先是一些切片的熏肉,然后是苏奥米尔人喜欢吃的烤肠。宰杀牲畜的时候小心地剥下肠衣,然后将打碎了的肉配合调味料塞到里头,隔一小段打一个结,就做成了香肠。

  对普通人而言,肉食在过去和如今都并非天天能有。所以这种做法自然是收获季节的特殊庆祝。不过在接触了帝国开始有各种商业来往带动起经济以后,这类餐饮店当中的肉食也变得要更加常见一些。

  食物和做法都是苏奥米尔式的,但在调味和具体细节上面却加入了拉曼人的改良。不得不承认整体上确实比起小旅馆老店长做的典型苏奥米尔食品好上许多,尽管这里吃上一顿也更贵就是了。

  在识字率相当高的帕尔尼拉,店铺招牌甚至用木板写上的菜名随处可见。但到了翠湖镇就仅仅只有镇名和其它极少数的标语,所以食物的价格也必须口头询问才会知道。

  在与老板的简短交流过后,三人决定这顿出发前最后的早餐吃得饱一些,所以一共要了相当大的份量。

  三人份的大号早餐花了让咖莱瓦傻眼的价格,正巧来到北地,我们也便得以重新用亨利和米拉相当熟悉,但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使用过的价格衡量单位——丹诺。

  丹拉索方言当中意味着税收的这个词语在西海岸是通用价值衡量单位,而在同属北地的苏奥米尔受其广为流传的影响,也多少得以通行。

  当初亚文内拉王国的艾卡斯塔平原上,小旅馆里头卖的放养猪肉一盘大约是6丹诺左右的价值。而相较之下如今翠湖镇相同分量的熏肉和香肠,价格却足足是它的十倍以上。

  乍听之下这家早茶馆是个了不得的黑店,但需要提及的一件事情是——

  亚文内拉人。

  不懂烹饪。

  6丹诺一盘的放养猪肉没有经过任何调味处理,它就仅仅只是用水煮熟然后端上来等你自己切片。而考虑到节省柴火和时间等因素,很多时候这些猪肉端上来都还是流着血水的,也就是说并不完全熟透。

  令人胆寒的东西还不止这一样,地处坦布尔山脉脚下被森林环绕的艾卡斯塔平原上,预防偷盗者牛羊尚且有所顾忌,杂食性的猪却是完全放养的。

  它们从人畜粪便到山里的蘑菇几乎什么都吃,所以下刀切开猪肉的时候常常可以在肌肉纤维中间看到类似米粒一样的一个个白点——这些东西,都是寄生虫的卵。

  没有完全煮熟,不调味而且还会让你拉肚子闹蛔虫的这种猪肉,和圈养并且精心制作的熏肉香肠不可同日而语。而进一步引致价格天差地别的还有烹饪时使用的调料和其它,千年传承的拉曼文化以美食名扬四海,在征服其它民族、吸收文化和国家交流之间它逐渐变得能够容纳五湖四海的口味,因而也更加能为大众所接受。

  经过拉曼改良的苏奥米尔菜式,尽管在本地人眼里或许少些正宗的味道,但对于来往的拉曼籍商人和外地旅客而言,却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在处理亨利他们三人下单的早餐期间,又有许多新来的客人也都坐在了位子上。看起来像是店长女儿的帮工迅速地把前面刚刚处理好,也正是发出引来三人的那份香气的食物端过去给其中一人。想来这人应当是一位总是准点到场的老主顾,因为这时间拿捏得刚刚好,预先做出来的食物正好降到了可以入口的温度,他就来到了这儿。

  三人份的大份早餐,一次性就花掉了价值150丹诺的一个艾拉银币。

  由南境城邦联盟发行的这种货币不但在西海岸通行,在苏奥米尔这种王家铸币厂不是特别出色的国家它也相当常见。

  除了三人份量一大盘香肠和熏肉花掉了90丹诺以外,余下的那些钱是三大陶杯早茶,一些煎饼还有煎土豆块。老板的油量还有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煎饼和土豆块外边都是香脆而内里仍旧保持了酥软,没有那种厨艺糟糕的人做出来的干巴巴难以入口的感觉。

  客人逐渐开始多起来的早茶馆,老板的女儿忙前忙后以至于都忘掉了他们这一桌,直到他们都吃了不少以后她才端上来一小盘调味用的碎葱花,然后用开朗的语调教三人用煎饼把熏肉香肠还有土豆块卷入其中,再撒上那些葱花。

  “这是高地人的吃法,我妈妈是高地人。”女孩笑着这样说道,然后鞠了一躬又跑到了另一桌前去忙碌。

  卷起来的煎饼缓和了对于外人而言口味有点重的苏奥米尔香肠和熏肉,鲜甜的土豆块进一步促进了这一切的融合,再加上葱花这个点睛之笔,配以一口略带苦味回味却甘甜的热茶入喉。

  “啊——”舒爽得令人脱胎换骨的感觉,让三人不约而同地呼出了一口气。

  连咖莱瓦也短暂忘却了这份美味花费的价格相当于他半周辛劳的报酬。

  如此令人满足的早餐,为将要踏上旅途的人提供了体力和精神上满满的动力。

  “预先做好的能带着走的煎饼也有哦,虽然不像饼干那样可以放更久。吃的时候火上烤一下就行了。”在结账完毕重新想要上路的时候,老板笑着对三人这样说着。

  “......”米拉和亨利互相看了一眼,贤者耸了耸肩。

  “这样下去,之后饼干可是会吃不下的。”他这样说着。

  “我不管。”而洛安少女翻了个白眼,抓起了钱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