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69章 猎人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79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老练的猎人都懂得欲擒故纵的道理,正如渔夫会故意放松钓线让大鱼挣扎消耗体能。

  兔子被逼急了都会咬人,何况是七八名正值壮年全副武装的人类男性——因此说是追踪,实际上亨利反而要众人不紧不慢地先解决完餐点,再留下一部分人整理行装做好准备,最后才准备带着装备出发。

  从这行人误打误撞闯入他们的就餐现场到他们决定撤退不过30秒不到的时间,但贤者不愧是贤者,这么短的时间他也足以从目视信息之中获取足够多的情报:

  这一行忽然蹿出来的洛安人是一副典型的奥托洛行头——他们的服装在袖口和大腿裤上带有花瓣形的开口,这是奥托洛帝国军人中流行的一种风潮,名为切口装。它差不多与东海岸帕德罗西帝国的紧身裤一样特色鲜明,里加尔出身的人大多能一眼从服装辨认出来出身。而他们所携带的武器虽大多是里加尔人惯用的长剑却也相当有特色——

  较为贫瘠且混乱的里加尔西海岸小王国的剑总是最朴素的,平平无奇的圆饼配重球与直护手最容易制作也便宜又足够达成目的。铁匠将金属烧红软化放入型砧敲打按照模具塑形,即便是学徒工都能做好;富裕的东海岸帕德罗西人则喜欢花式护手,工匠会费心敲打加上侧面的护手环甚至是与手柄平行的护手,且通常具备锉工,在上面用锉刀细细刻出树叶纹理花鸟风月。就连握柄也通常会以螺旋铁丝抑或铜丝装饰,绝非西海岸简单以羊皮或小牛皮包裹那么朴素。

  西方大国奥托洛风味的长剑可以说介于两者之间——它们没有东海岸那种复杂的花式护手,是单体的,却又不是单纯的笔直。奥托洛式长剑的护手总是带有S型弯曲并且有一些立体塑形。简约优雅,轻巧而实用的特点并不仅仅局限于剑本身上——传承了甚至比帕德罗西都更为正统的拉曼帝国军旅思维的奥托洛人,往往喜欢‘复合鞘’这样的概念。

  ——即长剑鞘在制作过程中往往会在表面再粘合固定两个小鞘,在上面再附加一把小刀与一根磨刀棒,用以杂活和维护长剑。

  我们的洛安少女近日所得的长剑便是这样一把标准的奥托洛式,而她一经上手便十分喜欢。

  ——但让我们话归原处,行头上如此奥托洛风情的这一帮洛安人自然是洛安亡国时归顺了奥托洛的。因为洛安人尚武的天性,许多留在西方的人后来都加入了奥托洛军队。所以这些人着装扮相都有明显的奥托洛军队风格,但与过去曾经在亚文内拉遭遇到的所谓“奥托洛志愿军”相比又略有区分。

  奥托洛的军队体系较为独特,与帕德罗西相似的是它也具备常备军体系,军人都是专业人士,较少像西海岸小国那样大量依赖民兵。但作为一个新兴大国并且内部民族众多,奥托洛的军队整体却是分成了两个部分的。

  纯种奥托洛人以及拉曼裔组成的正规军团沿袭古拉曼帝国的制度,以成规模成建制的步战军团为主。基本上就是经典拉曼重步兵的现代版本。在此之上再佐以奥托洛贵族担当的地龙与飞龙骑士军团,便组成了奥托洛的“帝国军”。

  ——但这其中显然还少了些什么。

  里加尔西海岸和东海岸流行的传统骑兵,以及亚文内拉与草原地带的弓箭手,在奥托洛传统社会之中相对少见。龙骑士虽然强大,甚至有“一龙顶百马”的说法,却数量稀少因而总是驻扎在首都和各大军事重镇极少出动。

  过去国土渺小的时候单纯依靠步兵也已足够,但在将洛安王国灭亡又进一步扩展了版图之后,步兵军团的机动力短板很明显地暴露了出来。

  扩张的帝国国土以及相对安稳的国内环境使得奥托洛人面临的战争不再是数万乃至十万人的军团正面大规模冲突,而是一些暂且无力触及的边境地带微小的反叛。面对这种距离遥远而规模较小的冲突,早期的奥托洛帝国做法是仰仗冒险者公会,与专项对人战争的佣兵团签订合同让他们干事。

  但冒险者公会抽成5成的费用加上对佣兵团缺乏直接调动管辖,每次有什么事情都要绕三绕从公会渠道联络沟通的低效率最终令奥托洛皇帝决定成立自己的佣兵团。

  以奥托洛语发音念作“兰施涅特”的“国立佣兵团”,通称“国仆军”便由此建立。这支新建立的军队吸收了许多外来人口作为组成,而它的底子就是最早合作且双方都非常满意的冒险者佣兵团,当佣兵当到最后成为了正规军也算是一种出路。

  因为这些因素影响,国仆军整体的军事风格也更偏向于里加尔其它地区的样式。与“帝国军”相比更为年青的这支军队在洛安亡国许久的如今,算是奥托洛境内少有的战功较为显赫的部队。

  ——那么这些洛安人是代表了奥托洛帝国的意志前来这里的?

  继帕德罗西帝国以后,就连奥托洛都要插手新月洲的事宜了?

  这个想法刚刚冒头便被贤者自行否决——他们的构成太纯粹了,即便被招安归顺了奥托洛,帝国也绝对不可能派遣出一支纯洛安人组成的队伍作为自己的使者。

  过去亚文内拉内战时派过去的志愿军是帝国军而非国仆军,就是因为帝国对国仆军的信任程度不足,担心他们反叛反而壮大了对手的实力。

  多民族的“众人的国家”,到最后终归是以一个主体民族的强势作为底子的。若是奥托洛人自身失势那么其他民族反叛也是极为正常的。正因如此,足够重要的事情帝国绝对还是会让本民族的人经手。

  这是原因其一,而其二则是新月洲对于奥托洛帝国而言非常、非常缺乏价值。

  曾经就餐过的拉曼裔店铺伙计为什么在提到奥托洛菜系的时候说是也有西边的客人——若是按地理位置的话,奥托洛其实是在如今新月洲的东边才对。

  原因非常简单,奥托洛人不是直接从奥托洛帝国乘船登陆新月洲的。而是从西边先来到东海岸的南部,再从拉曼人的港口与拉曼人一起往东。所以对店铺的拉曼裔伙计而言,奥托洛人就是西边的人。他们甚至可能并不知道以新月洲的概念而言奥托洛应该在东边。

  而即便这样绕道,实际上都比从奥托洛本土直接乘船前往新月洲要来得高效省时。

  因为穿过西海岸与莫比加斯内海的路线十分成熟而又相对安全,即便是北黎伽罗海的航线的危险性也远没有横穿整片汪洋来得可怖。

  从奥托洛向西前往新月洲的道路上,没有任何人类已知的岛屿、大陆。能指望的补给仅有船舶自身携带的以及海里捕捞的生物;而除了指南针以外能指望的只有群星的导航,这种距离限制本身就成为了最大的阻碍。

  汪洋大海上前后都是一样的景象,你无法辨清方向会有一种极度无助的感觉。如果说北黎伽罗海走上十天半个月都是这幅模样已经够让普通人发疯的话,那么从奥托洛到新月洲长达5个月的旅途就足够让经验最丰富的水手胆寒。

  更不要提中途的海域还会有让指南针都失灵的区域,加上塞壬与克拉肯的传说,足够勇猛的船长们挑战的结果往往都是有去无回。

  也正因如此,奥托洛人将自己西面的这片大洋命名为奥普托姆洋——意为“噩梦”。

  一片直达无望的遥远土地,唯一可行的登陆方式只有通过东海岸人把控的港口。如此诸多因素注定了奥托洛帝国即便知道月之国的存在也对于与其达成商业贸易以及各种其他交往兴趣缺缺——所以这些奥托洛出身的洛安人注定不是代表了帝国的立场。

  但这是件好事吗?

  贤者尚不确信。

  他看着自己的弟子,有些担忧。米拉是一个同情心很充足的孩子,亨利对此感到欣慰。但她在尤其是自己脱离了原先那种生活以后,时常会对洛安同族抱有一种几乎是基于愧疚的同情心。

  用通俗点的话来说,她觉得自己被拯救了,因此必须做更多,必须拯救其他人。在涉及到与洛安人相关的事情时她会比以往更拼命。

  他有些担心白发的女孩儿会失去冷静的判断。

  但不论结局如何,他们得先找到这些人。

  ——这对亨利以及猎民出身的璐璐而言,绝非难事。

  这群国仆军出身的洛安人是军人,兴许还是相当老道的那种。他们具备一定程度上隐蔽行踪的能力,这也是一开始他们能够接近亨利一行以到目视距离才被察觉的原因。

  但这种事情会发生,是建立在双方都没有偏离新月洲辅道太远的基础上。

  平整的夯土路中间高而两边较低的好处是雨水会顺着地势冲刷掉杂物,在这种道路上行走只需要注意将自己身上的武器装备系好不要踩踏太用力然后不交谈的话声音是可以几乎不怎么发出的。

  但这群人在遭遇到一行人后转身逃离,做了一个符合常识却又基于对手的能力错得离谱的决定——逃入森林之中。

  偏离主干道进入复杂的野地地形,是具备基本军事常识的人会做的甩掉敌人的决策,这也又一次证明了这些人确实是老兵。

  可他们也只是老兵。

  他们不是猎人。

  人类是无法在森林中彻底隐蔽行踪的——若你问猎民出身的璐璐的话,她一定会嘲笑那些认为猎人所谓的“伪装”是“彻底静音”的家伙是没见识的城里人。

  时值初秋,一夜微风过后如今森林的地表已满是枯叶。一米多高普遍重几十千克的这么一个大活人想要走进这样的环境一丁点声音都不发出,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猎人们仍旧能够在不惊动猎物的情况下靠近到足以一击毙命的距离。

  ——正是因为,森林从来都不是完全寂静的。

  风声、树叶摆动的声音;松鼠从树上蹿下来,迅速地一蹦一跳从落叶堆中穿过的声音。野稚一步一步在地面游走,不时翻找着阴暗处小虫的声音。

  狐狸与郊狼到处嗅嗅,小跑着寻找猎物或者其它食物的声音。

  野鹿与野猪行走的声音。

  充满生机的大自然之中会发出声音的动物乃至自然现象为数众多,如果像鹿或者野猪这样的猎物要对每一个声音都起反应的话,那么它们的觅食与休息乃至繁衍都势必会受到极大的阻碍。

  ——所以野生动物都懂得过滤掉那些“无害”的声音。

  一只松鼠不可能对鹿或者野猪造成伤害,所以松鼠蹿过落叶的“沙沙”声是安全的。

  风声和树叶摆动的声音也没有多大的危害,不必过于警惕。

  但是。

  “咔嚓——”与落叶一并遍布林间地表的枯枝被踩断的声音从左前方传来,璐璐在前面摆了摆手,亨利等人伏低了身体。

  松鼠踩不断枯枝,因为它太轻了。野稚也几乎做不到,狐狸或者郊狼也很难如此。

  能够一脚踩断枯枝的生物意味着体型庞大到足够对野鹿与野猪造成威胁——或是老虎,或是熊,或是人类。

  所以老练的猎人会避开地上的枯枝,因为这正是森林动物们听觉系统中最响亮的警报。

  “沙沙唰——”的声音紧随着枯枝折断的声响传来,这是不习惯在落叶遍地的林间无声行走的人类会发出的习惯——习惯走被铺好的道路的人走路常常会拖着脚,也就是迈步的时候脚离地面不会太远。这种走法省力也轻松,但在落叶遍地的林间就会踢开一大片的落叶发出与松鼠野稚走过林地截然不同的声响——他们的方位被进一步确定了。

  “阿嚯(白痴)。”璐璐轻声细语地鄙视了一句,若是与那些人一同前往打猎的话,怕是猎物此刻已经跑到了百米之外。

  老练的猎民少女时刻注意着地面的枯枝,每一步都是把脚抬起来再落下去。他们并非不发出任何声音,但却融入了背景音之中,将一个一米多高数十千克人类的存在感降低得像是一只无害的小松鼠。

  森林是猎人的主场,这些人妄想逃进去能甩掉对手。

  却不曾想他们在这里边的方位几乎一览无余。

  ——亨利一行靠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