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57章 短暂停留(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29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对于赤道另一端的定居民族国家来说,这个时节是他们继夏季之后的第二次收获谷物,为冬天做仓储准备的一年结束之际最为忙碌的一段时间。由于食物充足,多发的战争往往也都会选择在这种时候爆发。

  所谓饭饱思****,吃饱了没事干的人类总是会开始找些事情做。纵观历史人类的野心扩张和版图冲突往往都与季节分不开来,食粮充足的人们需要某些活动来发泄过剩的精力,西海岸那边的人们选择了战争,而换到一望无际的阿布塞拉大草原上,这里被他们视作野蛮人的游牧民族,反而选择的是相对较为“和平”的方式。

  聚集起来庆祝丰收的仪式,从今天上午开始就忙忙碌碌地展开了准备工作。

  雨季来临以后养肥了许多的部分牲畜在都在这几天被宰杀,羊毛被清洗晾干牛皮浸水熟成,少部分无法食用的内脏和鲜血被集中丢弃遍布了整整的一片地区。远远飘出去的血腥味吸引来了一大群掠食动物在蠢蠢欲动,牧民们手持短弓骑马在附近巡逻,等待着抓住机会射杀某些身体部位可以被利用或者过于危险的种类。

  腌制保存肉类所需要的大量食盐草原人只能通过掠夺获取,所以理所当然的是不够所有的人使用的。不过就好像我们一直在说的那样,不论在哪人类都能够很快地学习总结并且找到适应的方法。无法腌制那么就架起巨大的架子来进行熏制,在各大营地巨大的篝火堆上面整整齐齐挂着的一大排切成条状的鲜肉都事先风干之后再用烟熏保存。

  用牲畜粪便燃烧熏制的干肉对于亨利他们这一行人来说有些难以接受,所幸在这儿待了两三天以后被白羊氏族的族长邀请过来参加宴会的他们也不必勉强自己去尝试——那些东西是要拿来保存到旱季才拿出来食用的,在现在这样资源充沛的雨季,第一场庆祝的盛典人们享用的是刚刚宰杀的新鲜牲畜。

  保存的手段毕竟有限,而且不论再怎么处理风干的熏肉也终究不如新鲜的好吃。贫瘠而又漫长的旱季,资源不足险恶难堪,炎热少水无法种植粮食——熬过了又一年的旱季迎来雨季的到来,用以庆祝这一切的最好方式,自然就是大吃大喝,尽情欢笑与唱歌跳舞。

  被邀请过来的亨利他们这一行佣兵和商人待在了白羊氏族的营地,硕大的篝火堆从早上开始就被点燃起来冲天而上。整个盆地地区内部数万人密密麻麻人头攒动忙个不停,由于需求量大必须早早就开始烧制的各种牲畜肉类身上油脂燃烧滴落在灰烬上面发出“滋——滋”的声音,掠夺来的谷物这样的东西数量稀少,因而被加入到了大锅之中和油香四溢的肉类一同熬煮。

  用来烧煮它们的这种即便是贫瘠的西海岸也相当常见的大型金属器皿对草原人来说也是至宝一般的存在,米拉一眼环视周遭就能够瞧见有许多的大锅外层都泛着一股青绿的颜色,显然是古早年代的那种青铜制成的器皿而非铁质。

  除此之外黄铜的大锅甚至是陶锅也有不少,因为导热性能过于良好的缘故,铜锅两侧的提把上被包裹了厚厚的牛皮用以隔热。

  阿布塞拉人当中的许多女性都端来了用马奶和羊奶之类酿成的烈酒摆放在周围的椅子和桌子上,这透着一股子酸味的东西令不少南境的佣兵都皱起了眉头。奶制品和肉类是阿布塞拉人的主要食物,一位妇女拿着浓郁的酸奶倒入到一个巨大的陶缸里头似乎是要搅拌制作某种饮料,除了发酵的酸奶以外她还添加了一些晒干的果实和谷物。

  一行人之前为族长献上的那些香辛料被迅速地利用起来放进了周遭的好几口大锅之中和肉汤一并熬煮,随着大锅的翻腾逐渐弥漫开来的香料的味道令许多脏兮兮的奴隶还有周边更小一些的族群都望向这里露出了艳羡的目光。

  在社会结构相当原始简单的游牧民族当中,如同其他地区的人类所拥有的那种政治手段也依然可以瞥见。虽说是简化了许多倍的版本,但这种明显是在展露自己族群生活美好与实力强大,令族人感觉非常有面子的炫耀式的行为,与西海岸还有南境的那些贵族们用华服和精致的马车来表现自己的做法,真可谓是如出一辙。

  “我们有你们没有的东西。”

  归根结底来说,不论是建立起华贵的皇宫还是高大的雕像,都只不过是这种行为的进一步延伸。所有的人都总是会向往着更好的生活,而如何证明自己的生活更好自然就是通过与他人对比的方式。

  展示出其他人没有的东西,或者其他人有的话就展现出比他们更好的,这种收买人心令自己麾下的成员对这个群体更加具有认同感同时使得周遭的人开始对自己感到羡慕的行为原始而又有效——老族长到底是老族长,就算看样子有些上了年纪老眼昏花,关于如何把控族人心理的事情,他也依然是玩得十分地顺溜。

  商队的领导者因亚吉奉献给他的那些香料和盐之类的即便在南境也算得上是高价值商品的东西老族长慷慨大方地就拿了出来给族人分享,这种投入是在放长线钓大鱼,他并不是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珍贵之处,只是相比起自己留着,分发出去的好处更大一些。

  若是换一位年轻而又经验不足的族长,他很可能会觉得自己有贵族的身份所以理应享用全部,但这种把所有东西据为己有的行为,虽说确实是可以使用贵族的身份来压人一头使手下不敢有怨言,但终究是会使得群体的内部产生流言蜚语,最终导致隔阂甚至是冲突。

  舍去部分的利益,不贪心占有全部而是用它们来收买人心。将这些香辛料拿出来给予众人当众分享,直接就能够被口鼻所感受到的香气令麾下的族人也能够体会到与南境人交易而不是斗争的好处,不是强行用族长的身份去命令所有的人接受,只是将所有人都拉到同一阵线感受到自己所感受到的东西——这位白羊氏族的老族长甚至都不需要做多少的事情,他麾下的族人们就自然而然地接受了亨利他们一行人来到这儿共同参加庆祝的事实。

  老奸巨猾之处由此可见一斑,虽然目前算得上是合作关系,但在亨利跟米拉大致地剖析了一下以后,白发的洛安少女也不得不是暗暗地提起了警惕。

  事物都拥有自己的两面性存在,若这位白羊氏族的老族长是一个传统的草原人的话那么崇尚强取豪夺的他们很可能根本就不会和自己一行人进行交涉。单就这一方面上来说,他拥有更加开明更加类似定居人民的思维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但同时地,也正因他不是那种头脑简单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勇士族长,更加具有谋略和政治的头脑善于去使用计谋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他们这一边的人,也才不能完全地去信任对方。

  就好像南境的商人一样,这位白羊氏族的老族长也是一个信奉利益至上的家伙。

  别看他现在对一行人相当地友好甚至邀请他们来这儿参加重要的庆祝仪式了——假若有谁触碰了底线例如得罪了比他地位更高的其他氏族的领袖的话,那么这位老族长会毫不犹豫地为了自保立马翻脸。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要比其他头脑简单的草原人更加地危险。而这一次看似友好的邀请,其实也未免没有几分趁机试探的意味——这也是为什么受邀以后前来的并不是所有的人,并且在出发之前亨利还要跟米拉说清楚这一切来龙去脉的原因。

  那些随性而为不受掌控的佣兵都被留在了后方的营地,一来这是作为保有的底牌,二来也是担心那些肆意妄为的家伙会不小心触碰了什么样的禁忌,导致问题变得大条起来——害死他们自己事小,草原人可不会听从你们的解释,事情一旦闹大的话所有人都得给某些蠢货陪葬,他们现在身处的可是敌营之中,面对数万人的游牧民族若是一个不小心的话,全军覆没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来参加宴会的人总数二十,包括米拉和亨利在内,还有那些费列克斯麾下的佣兵占据了一半以上,而余下的七人则都是商队的成员。来时的说明给这些人施加了不少的压力使得他们都没有办法尽情地享受篝火与美食,数名年轻的商队成员都像是怯生生的小兔子一样四下环顾想要找个没人的角落躲起来,而相比之下身材微胖的因亚吉这位商队领队,则是保持着一贯的微笑,淡定不已。

  见没见过世面的人反应的差距从细节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欢庆开始的时候米拉和亨利自然而然地就走到了附近的某处坐了下来。虽说需要警惕,但其实也还没有必要达到紧张的程度。这是对于草原人来说相当重要的欢庆仪式,当它正式开始的时候,所有真正的阿布塞拉人都尽情沉浸其中,除了别有用心的部分以外,大概不会有多少的人会去在意他们这一小撮外来者的存在。

  篝火旺盛,说着米拉听不懂的苏穆语互相交谈的人们唯有那高涨的情绪能够越过语言不通的障碍传达过来。整个白天都在宰杀牲畜做准备工作附近的地面上血流成河,盆地内蓄水的大型浅湖有好大一段都被染成了红色,鲜血在其中翻滚消散,而到了傍晚时分终于完成了准备工作的阿布塞拉人们,打点完成之后换上了一些衣裳和首饰。

  庆祝活动就正式地开始了。

  穿着华贵衣物的祭司们是第一个出现的,他们在这一片区域当中最有影响力的大祭司的引导下从最中间处最大的营地开始顺着朝着这边一个又一个地拜访沿途的族群驻扎地。脸上涂抹着红色黏土的祭司们穿着羊皮和亚麻做成染有复杂颜色的衣物神情庄严而又肃穆。他们语调一致地念着某种古老的语言,米拉虽然听不懂,但从那拉长了的模糊发音方式上她感觉有点像是之前曾经听矮人铁匠迈克说过的新古语。

  祭司们不停重复着这些话语,结合跪拜起伏的动作推断,它应当是在祈求着某种神明的护佑,令来年的生活也能够和平安康。

  人们安静地站在原地观望着这些祭司的存在,就连奴隶也都是识相地一言未发,等到他们祈祷完毕之后想着下一个方向走去,人们才忽然像是被解除了干扰声带的集体沉默法术,忽然地就爆发了开来喜庆的声响。

  戴着从母亲的母亲那边传承下来的金银首饰的阿布塞拉姑娘们开始寻找自己心仪的汉子一并在篝火的陪伴下起舞,天色逐渐由昏黄转向了深蓝,人们肆意地欢笑歌舞升平,油水十足香气四溢的食物自由地摆放在桌子上即便是奴隶都可以自由地过去拿取,待到群星璀璨挂满天空,这热热闹闹的歌舞才逐渐地安静了下来。

  各处氏族的营地内部都各有各的庆祝活动,白羊氏族的族长椅子放在了主营的门口坐在上头观察着这一切,最后的几名在篝火前面表演的年轻人回归到了群体之中以后,忽然就有人搬出来了好几个压实了的野草制成的靶子。作为代表的几名草原武士拿出了短弓和箭羽,拿射箭作为饭后的消食活动显然再合适不过,叫好的声响接连不断,箭矢一而再再而三地命中靶子,令周围的许多人一阵跃跃欲试。

  氛围十分地热闹,白天准备的一大堆食物这会儿都吃得差不多了,一些人重新开始准备起更多的烤肉,而显得有些无所事事的亨利他们这一行二十个人,也并没有就这样被白羊氏族的人们所忽视。

  “接下来请我们的客人,上来表演一下!”

  不知到底安的什么心思,那位白羊氏族的族长忽然地就这样开口说道。他所指的表演显然是关乎武艺的事情,这出乎了队伍当中不少人的预料,一瞬间甚至包括因亚吉这样经验丰富的商队领导都有些不知所措,这件事情并没有预先通知,未曾做过心理准备的众人这会儿开始有些慌张了。

  他们该派出什么样的人选?若是太强的话落了白羊氏族的面子显然会导致矛盾,所以是必须直接输掉?

  这是这位老奸巨猾的族长用来向族人们展示南境人其实相当羸弱的某种策略?——亨利远远地看过去隔着篝火对上了对方的双眼,而不同于还在纠结的一行众人,白羊氏族似乎早早地就选好了“表演”的人选——

  “……我?”白发的洛安少女有些迟疑地指了一下自己,走过来站在她对面的那个人年纪约莫在二十岁上下,他是老族长的小儿子,白羊氏族内部不折不扣的第一阶级。

  “是。”一头黑发全部梳到脑后用发箍固定露出额头的这个年轻人身高约莫在一米七八上下,他单手拿着一把长枪,用发音奇怪的拉曼语说了一个简单的字节,然后朝着米拉招了招手,似乎他就是她的对手。

  “去吧。”队伍当中的其他不少人都有些紧张地看向了洛安少女,唯有亨利仍然平静以待,他小幅度地点了点头,而从自己的老师那里获得了支持的米拉也就没再迟疑,稍微朝着对方点了点头施以作为对手的敬意以后,就走上了前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