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75章 北欧罗拉的初雪(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959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纵使意志力强悍,冬季北欧罗拉的早晨也会让你眷恋于被窝的温暖,不想离开。

  亨利三人携带的大型冒险者用尖顶帐篷面对雪天十分好用,不过它充其量只是遮挡了头顶上可能会落下的积雪,并且形成了一个让热量不轻易散去的空间。除此之外,地面湿气的隔离却也是极为重要的一项。

  理想情况的话你不应当直接躺在地上,能用木架子撑起来睡在远离地面的床上会舒适许多。在这种寒冷的天气直接躺在没有隔离物的地面上,即便把积雪清理干净,潮湿气息也仍会让你整夜都睡不着,隔天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整个人反而更加疲惫。

  所以他们大包小包带的东西除了帐篷以外,最多的便是冬季用的保暖装备。

  厚重的羊毛毡布不光可以防水防雪作为遮蔽物,裹在身上的时候保暖效果也奇佳。搭配斗篷袍子和外衣形成的多层隔离,但在最里侧靠近身体的部分则是一件一米左右的带毛羊皮。这种羊皮价格不贵,经过除臭和各方面处理的它时常被拿来作为斗篷或者袍子的保暖内衬用。而直接单独作为小毯子的铺在身下或者盖在身上的做法也十分常见。

  脱下来的袍子、斗篷或者棉甲外衣盖在身上,最内层还有一层带毛羊皮,然后外面是厚毛毡布。之后身下又是一层毛毡布,但在毛毡布的下面还有被誉为“旅人之友”的云杉垫层。

  云杉这种墨绿色的耐寒树种寿命悠长,在东西海岸都有存在。它的作用非常多,是重要建材的一环。人类社会当中四分之一的木材来自云杉和同属的其它杉树不说,冬季拾取或者劈砍长有厚厚针状叶子的枝桠,凑成厚厚一层铺在身下的话,还能成为十分舒适柔软并且隔离湿气的垫层。

  除此之外它的叶子摘下来放进小锅里烧煮,还能成为我们的贤者先生十分中意的带有略微酸味的云杉茶。

  燃烧的篝火将热量反射在帐篷之中,温暖的烟气除了加温以外呛人的部分还会从顶端开口排出。身上裹着保暖的毛毯,手里捧着热腾腾的云杉茶;往外看去的话,在帐篷门口遮蔽帘之外,漫天白雪轻轻飞舞——如此的冬季旅行,加上有话可聊合得来的同伴,倒也确实十分不错。

  小独角兽和两匹马被安置在了树林之中,他们用额外的毛毡也给它们拉了一块倾斜的防雪屋顶。而三匹就这样依偎在一起,靠彼此的体温取暖,十分安生。

  舒适暖和的被窝是早晨起床的最大阻力,所幸昨夜篝火的余温仍在,可以在暖和的帐篷内迅速穿上鞋子和外衣,再打开帘子走出门去。

  起来之后要做的事情有许多,首先是拨弄余烬把火重新升起来,然后烧水做些早餐和供自己洗漱。之后必须检查物资还有照料座驾,这样的事情安排得井井有序并且分工明确的话能够十分麻利地就解决。不过即便如此,在这一切做完以后也已经是早晨8点左右。

  热腾腾的早餐弄完时,三人基本上都已经彻底醒来了。咖莱瓦一如既往地在记载着一些什么,因为纸笔都不能算是便宜的缘故,他养成了言简意赅的习惯,修辞和语言的调配方式某种程度上甚至比起本地的贵族都要高一些。

  据年青人自己的叙说,他家的旅店原本是祖辈作为抄书员写出作品获得名气以后建立的。不过后面几代人重心放在了旅店的经营上,尽管没有把文化教育方面落下,但却只是作为一种家庭传统。

  光靠他读写文字的能力,咖莱瓦其实可以谋求远比搬运工更好的职业。但他呆头呆脑不善言辞的性格只有在书写时会有改变,用米拉的话来说是“拿起笔就变成了另一个人”,之前也曾有数次冲动愚蠢的举动,考虑下来怕是也不会有什么金主会愿意雇佣这样的人。

  简短的旅行早餐通常是汤与面饼,配上云杉茶简单但却也满足。

  吃完以后亨利和咖莱瓦开始收拾起东西,而洛安少女也没有逞强。在把这种重体力活都交给了两名男性去处理后,她拿起了贤者之前被弩矢命中过的布里艮地式板甲衣,掏出针线包开始缝补起上面的天鹅绒覆层来。

  硬度不如板甲衣高的弩矢箭头没能贯穿钢板,但是却给外面的织物造成了一道很大的划痕。板甲衣这种防具和一体化的胸甲不同,为了方便折叠收纳还有灵活贴合身体,构成它的甲片与甲片之间是没有连接的。换而言之甲片是铆接在织物上,所以织物若是有损坏的话就要随时修补,否则的话可能整件板甲衣都会因此散架。

  当然那位矮人工匠下工夫的不光是甲片部分,表面覆盖的织物也同样强韧,但终归有了漏洞的话就应当去缝线修补。任何防具和武器其实都是如此,崭新的防具和武器在经过战斗以后就会出现损坏需要维修,时间长了到了最终实在无法修理的情况便需要彻底更换。

  这都是很常见的事情,迄今为止如此违背常理似乎无法被损坏的,就仅有亨利手中的那把克莱默尔。

  而因为它实在过于坚固的缘故,我们的贤者先生以前几乎是把它当成了万能工具来用。

  面对冲击时当成定位桩,没有斧子的情况下拿来砍树。如此一把理应是所有剑士梦寐以求的至高宝剑,他却把它当成了这样的东西来用。虽说是自己的老师,但同为剑士,米拉在想起这些时仍旧免不了会想要向他投去一个白眼。

  亨利在最初送给她的那把小剑,如今已是洛安少女的标准备用武器。只不过那把短剑尽管剑刃的制作工艺与克莱默尔相同,使用材料却有不同,因此只是相较普通的剑更加优越一些,还没有达到坚不可摧的程度。

  但照贤者所说,之后她也能获得一把如同克莱默尔那般强悍的武器了——想到这一点,洛安少女忽然感觉有点雀跃。

  时间转瞬即逝,在一切处理完以后,三人重新踏上了旅途。

  他们足足走了又有半天多的时间,因为离目的地已经不远的缘故,午饭是用干粮迅速解决的,之后就继续前进。一行人途中经过了一面又一面结冰的湖泊,等到注意到新出现的湖泊结冰程度并没有别地那么严重时,迎面吹来的风之中已经带着一丝丝咸腥的气息。

  海鸥在很远的地方盘旋着,几艘商船停泊在港口的地方,但在更远一点的部分,却还有一些其它的船停在了令洛安少女和咖莱瓦有些迷惑的地点。

  两人习惯性地把眼光投向了贤者。

  “是干船坞。”而他也不负众望地开口解答:“苏奥马里纳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最大的干船坞,因为已经靠近外海的缘故,冬季暴风到来的时候,普通的海港根本没有办法保护好船舶。”

  “所以先把船开进去,之后借助一系列机关排干水,让船舶停在陆地里,停在船坞的保护之中。”

  “那我们来这儿是——”米拉望向了亨利,双眼亮晶晶。

  “嗯,我们要找。”贤者回过头看向了二人:“能够有勇气进入波涛汹涌的北黎加罗海的船长。”

  ————

  ————

  这将会是迄今为止没有体验过的漫长旅途,尽管之前乘船也已经有几次,但在莫比加斯内海旅行和前往北黎加罗这种凶险的外海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他们必须做足准备找到靠谱的船长和船只,这必然会花上相当一大笔的资金,但在那之前,却还有那名年青士兵的委托需要完成。

  苏澳马里纳的占地面积不算大型,也就是和波鲁萨罗相当的小镇规模。这是因为这里的大部分居民都是时常出海旅行的水手,他们靠捕杀寒冷北海当中身体富含脂肪的鲸鱼为生。附近的各种小岛上零星的捕鲸站有许多,而在小镇的一端还有提炼鲸鱼油的地方存在。

  鲸鱼油是重要的蜡烛和肥皂原料,很多在这里捕杀的鲸鱼提炼出来的一桶桶油脂还会被运送到南境城邦联盟的加工厂去。亨利和米拉曾去过的脏兮兮的肥皂工坊,绝大多数的原料就是由此地提供。

  居民的主体是水手,苏澳马里纳余下的那些人,自然是依托他们而生,为水手提供各种服务的行业了。酒馆和其它各种各样的娱乐设施随处可见,民房不多但旅店却一大堆算得上是这座城镇的特点。而除了这些人之外,镇里存在的第三方势力,便是苏奥米尔王国最北端的军事指挥,兼管了北方陆军和海军的珀尤斯堡垒指挥所。

  名号听起来十分响亮,虽然‘珀尤斯’这个词只不过是苏奥米尔语里头‘北方’的意思,但在外来者听起来还是有一种神秘而强大的感觉。

  可尽管如此,驻扎在苏澳马里纳港的所谓海军,其实不过两艘快船和一艘老旧商船改造的大型战船。而这里的陆军人数规模虽然不小有个三万多人,但装备和训练却十分差,而且还与塔尔瓦-苏塔一般,有倒卖军备拉帮结派敲诈路人的现象存在。

  远洋港口的历史悠长,贤者在过去也曾经来到过这里。不过后面关于驻军倒卖物资和敲诈旅人的事情则是当地人的介绍,在向人打听堡垒的位置时,收了小费的旅店老板如是警告着,显然类似的事情并不是万中无一的罕例。

  不过话虽如此,糟糕的也就是一部分人罢了。如同那名委托三人的年青士兵那样正直的人还是不少的,不然的话当初追杀他的人就该是一整支骑兵部队了。

  不论如何,他们只能希望挂牌注册佣兵的身份有点分量,让那些欺软怕硬的家伙不凑过来找麻烦。

  在把马匹和主要武器托管在附近旅店以后,三人开始向着堡垒的方向走去。

  而在经过的途中,他们倒是看到了有趣的一幕。

  “处刑啦,处刑啦,贪污物资的兵士被处刑!赞美勒温南伯爵绍利大人,大人公正英明,绝不容忍任何贪污风气!”一名戴着轻盔穿着棉甲的士兵拿着手里的羊皮纸大声地叫嚷着,吸引来了不少居民的围观。而他口中的这位勒温南伯爵,便是青年士兵所说的贵族长官。

  若是还在帕德罗西的话,此刻想必已经响起了一阵欢呼。但苏奥米尔人的性子内敛,因此人们只是围在那儿安静地观看。

  入境几个月的洛安少女已经勉强可以听得懂苏奥米尔语言,不过要她用它来交谈还是有些困难——但吸引她还有亨利和咖莱瓦的注意力的,却还是那潦草画像上面的士兵面容。

  “是之前那个弩手。原来如此,这位大人看起来确实正直又可靠!那也许我们已经不需要去汇报了?”咖莱瓦有些迟疑,而米拉将眼光投向了亨利。

  “接了委托就要好好做完。”贤者微微地摇了摇头这样说着。“也是。”咖莱瓦小鸡啄米似地点头,而米拉注意到亨利看向那海报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喜悦,虽然在不熟悉的人看来是一如既往地平静而又冷淡,但惟有熟悉她注意到了他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

  堡垒位于小镇的东北角高处,在步行又走了10分钟总算到达以后,上方的苏奥米尔铃兰旗帜于冬季凛冽寒风中猎猎作响的声音已是清晰可闻。

  “停下,佣兵。”门口的士兵交叉了手中的短矛,守城的士兵和外出人员装备有异,他们身上没有穿着盔甲,只是着保暖常服,带着大盾和矛,颇有古典时代步兵的风范。

  这并不是装备被倒卖的缘故,如是的堡垒守城人员在冬季的苏奥米尔还是挺常见的。盔甲这种装备的弊病在于“冷着更冷;热着更热”,加之以轻盔和单片胸甲这种普通士兵阶级穿戴尽管与骑士相比算是轻装,但长时间穿着也会疲累。为了更长时间地站岗,他们便更多是穿保暖服饰,然后以大盾作为防具。

  在守卫狭窄入口时盾牌是很好用的防具。不同于旅行时是将防具穿在身上方便,在城堡守门时可以随时把盾放在地上,所以就长期站岗来说,这种做法是更好的选择。

  “有什么事。”同行是冤家,何况佣兵一直被看成是亡命之徒,这些士兵的态度显得不怎么好。

  “我们受一位驻守士兵所托,这是他的信物,说是和军中贪污有关。这里还有他口述转写的重要讯息,要向伯爵大人汇报。”亨利开口用流利的苏奥米尔语这样说着,三人没有携带主武器只带了匕首这一点让这些人的排斥没有那么强烈。两名士兵对视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人说了一句“在这等着”就回头跑到了堡垒之中。

  约莫5分钟以后,他们获得了进入的许可。

  伯爵直接在会客室里头亲自接见了他们,正在清理门户的他召集了不少士兵,而碰巧在这个时间点撞上门来的一行三人,也顺理成章地加入了会面之中。贤者三人进来时,场内的士兵们正巧结束了拍掌,显然是这位一头白发英姿勃发的壮年贵族,刚刚完成了某种激动人心的演讲。

  “人领到了,属下告退。”士兵行了一礼就退了出去,而亨利和米拉都用拉曼式的平民对待贵族的礼节施礼。咖莱瓦笨手笨脚地有样学样,而伯爵抬起了一只手:“免礼了。”

  场内的士兵和军官围观着他们三人,而伯爵也是如此。

  打量的眼光第一眼从体型开始,但在瞧见了咖莱瓦那拘谨的模样和不符合剑士身份的站姿以后伯爵就略过了他。之后他又看向了右侧神情自若挂着橙牌的洛安少女,在米拉的小脸和头发上目光驻留了一会儿,最终把注意力投向了明显是领导者的亨利。

  “要报道的,是什么事情?”伯爵开口用拉曼语这样说着。

  “已经全部写在了卷宗上,请过目。”亨利从随身的腰包里头拿出了纸卷,而一名亲兵走了上来接过了它。他没有让贤者靠近,因为尽管是轻武装他们也仍旧带着匕首,小心大意的话,要是他是个刺客就会出大问题了。

  亲兵把纸卷转手递给了伯爵。

  “.......”英姿勃发的勒温南伯爵解开了绳结,会议室内随后陷入了相当长时间的沉默之中。他看了好一会儿,眉头越来越紧。

  “原来如此,这么看来鄙人抓捕的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吗。没有想到这腐烂的部分已经如此根深蒂固。这个好小伙子有胆识啊!将交易地点和时间还有遗失的物资尽数记得,这可是确凿无疑的证据,涉案人员也全都明白了——嗯、嗯,甚好甚好,之前抓捕时鄙人还十分头痛,现在看到麾下仍有这么正直的部下存在,宽心不少。”勒温南伯爵磨蹭着下巴的胡须点着头这样说着,而他的话语也使得周围的士兵们连连点头。

  “这位好小伙子,现在可是在静养中啊?”他开口问道,而亨利点了点头:“是的,他被追杀恶人所伤。重伤不已,此刻仍旧在北方的欧伊纳里小镇休息,在拼尽一切跟我们说完消息过后,就再度陷入了昏迷。医生说——”

  “只怕是撑不住了。”贤者垂下了头,表情沉痛。但身后的咖莱瓦和米拉对视了一眼,都是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疑惑。

  ‘欧伊纳里是哪儿?’咖莱瓦看向米拉的眼神之中明明白白地写着这几个字,但洛安少女只是示意他别有其它动静。

  “是这样啊.......”伯爵叹了口气,然后晃悠着走了几步,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样瘫坐在椅子上。

  “何等可敬的忠贤之士,但却落得如此下场。”他用唏嘘的语气这样说着。

  “大人节哀,吾等不会让他的死白费。”而旁边的军官们也适时地开口。

  “唉,甚好甚好,有你们在,鄙人便还有前进下去的信心。”

  “不提这个了,值得信赖的佣兵啊,奖赏你们需要多少——”伯爵开口说着:“尽管提吧,这珀尤斯堡垒虽说军费紧张。但即便是从鄙人自己的财产当中拿出奖赏来,也丝毫不会委屈你们的!”

  他如是说着,而贤者点了点头,说出来的数字却让伯爵也瞪大了眼睛。

  “你这也,太贪得无厌了吧,佣兵!”刚刚开口表达信心的军官有些愤怒地叫骂着,而旁边的军官则是劝解了他:“他们毕竟是佣兵,不会做无偿的事情的。”

  ————

  ————

  20分钟过后,拿着装着20个金币的钱袋,亨利、米拉还有咖莱瓦离开了堡垒。

  “为什么要撒谎?他明明熬过去了啊,而且地点也不对。”他们从西侧的小道向着旅馆方向前进,而洛安少女谨慎地用亚文内拉语如是开口问道,贤者耸了耸肩:“知人知面不知心,而且在场的人也不止伯爵大人一位吧。”

  他回答用的是拉曼语,这是照顾到咖莱瓦想让他也能听得懂。

  而年青人虽然笨拙但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避免他们派人继续谋害那个人。”

  “那么钱也?”米拉也换成了拉曼语。

  “伯爵大人都这么慷慨了,我们又受之无愧,为何不呢。”亨利再度耸了耸肩:“而且啊。”

  “肤浅又贪财的佣兵,不是最好对付的么。要是真的是完全一腔热血满心正直,人家就不会那么轻易放我们走了。”

  “——虽然我是想这么说的,但看来。”

  “20个金币可能要得有点太多了。”

  小巷的阴影洒落下来,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群佣兵打扮的人。

  “咻——”米拉警惕而咖莱瓦慌张地回过了头,身后也出现了一些同样是这种打扮的人,封锁住了退路。

  “怎、怎么回事?”年青的搬运工紧张兮兮地抓住了他的廉价匕首。

  “没怎么回事,灭口而已。所以我早就说了。”亨利的眼神变得冰冷了起来。

  “这件事会有一个老套又无趣的结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