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90章 暗无天日(八)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005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这世界上没有多少东西拥有与恐惧等同的传染性。

  以言语刻薄一针见血而闻名的当代拉曼社会学者恩佐·西玛萨曾言:“人类的悲喜并不共通。”,而我们在这世界上见着了他人的悲剧时第一反应也往往是捧腹大笑。

  他人的不幸是我们的消遣,而他人的幸福则通常令人眼红,纵使狂热的仇恨都会因理解能力、出身和年龄而限定范围,人类的所有情感当中唯一具有极高传染性的,就只有恐惧

  便是只懂得咿咿呀呀,无法理解大人口中所述情形有多危急的幼儿,也能够轻易地察觉到周围人神色之中的惊恐,呼吸的急促,脚步的匆忙,进而被这恐慌的气氛所感染,嚎啕大哭起来。

  跨语言跨性别跨人种跨年龄且扩散迅速的强大传染性,使恐惧成为一种极其可怕的因素。一旦初期未能成功扑灭,后面引发大面积恐慌造成的结果,甚至会比威胁本身更加严重。

  拉曼的军事史学家对于“精锐职业军队”的划分定义是“阵亡超4成不溃散”,而这还只是人类军队和人类军队之间对战的情况,当他们所面对的东西是未知,是不知恐惧为何物且身体强大难以被杀死的亡灵时。

  能够鼓足勇气还站在这儿不转过身逃跑,就已经是值得嘉奖的勇夫。

  这也难怪如胡里昂德公爵这样的“聪明人”会选择甩走这个烫手山芋,从微小的个人及小队战术层面到大的城防和与此紧密联系的环境因素,几乎所有的因素都是对人类一方不利的。这场城防战斗就像是在玩抽积木一样,一旦有任何一个细微的地方做错,就会导致全盘皆溃。

  用棋局来形容战争,其实是十分不妥当的。

  因为棋子没有思想,不会恐慌,能够极为有效地执行你的意愿,而人不是。

  我们可以谈战略谈各种方面上大大小小的奇思妙想,但到了最后要赢得战争,归根结底靠的还是人。

  小聪明和局部的小计谋或许可以取得一定的战术优势,但是真正要使得战局在己方的掌控当中,你就得深入到每一环当中去,去了解士兵们在想什么,担心什么,害怕什么,去解决掉每一环的难题,确保计划确凿无疑地像是你想的那般执行到位。

  后勤保障是基本常识,但战术还有战略上的决策也极为重要——它们不是让你来耍奇思妙想的,真正成熟的战略家应当作的是令士兵们稳定心神而非铤而走险。

  换句话说。

  你得。

  教会他们克服恐惧。

  “嗬啊啊啊啊啊——”篝火猛烈地摇曳,在忽明忽暗之间,齐刷刷的重型长枪将面前的最后一头食尸鬼刺成了筛子。

  所有人都在喘着气,流着汗,大量的热量使得地面上的结霜都开始消融化成一滩滩冰冷的积水,贴近身体的衣物和鞋靴受潮加之以紧张感带来的肾上腺素分泌使得许多人都颤抖个不停。

  但他们意识不到这一点。

  只是全心全意地沉浸在战斗之中。

  怒吼着,咆哮着,用力地踩踏着土地把手中的武器朝着这些似人非人的怪物捅去,砍去,射去。

  不知何时,一开始接触的时候令人两脚发软生不起抵抗之心的可怖怪物,拼尽全力也无法阻挡它向自己冲来的残忍亡灵,变得不那么可怕了。

  不对。

  变的并不是它们。

  食尸鬼们依然悍不畏死,被七八支反骑兵用的三米重型步兵长矛捅了个对穿的它仍旧嘶吼着刨着冻土地面,冰冷的积水被拍得四处乱溅,但人们压低了重心用人数的优势控制住了这个家伙,而另一侧的队友们迅速地补充了上来用长杆斧枪或者大型月斧斩断了它的头颅。

  变的是士兵们自己。

  他们喘着粗气确认了这东西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然后互相检查确认没有被黑色体液侵蚀到伤口造成感染之后,就投入到下一场的战斗之中。

  魔法师们满头大汗地处理着伤者,他们的魔力消耗飞快但也因此许多受了伤的人都没有演变成怪物而是被救了下来。

  这是令精灵感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不论奥尔诺多少次面见这种情形,她都仍旧会对此感到十分地惊讶。

  尽管她所爱的人教会了她人类的情感,但长寿种族出身的她永远无法理解潜藏在人类本性最根部的这种强大的能力——

  没有精灵族强大的魔法能力;没有兽人族可以徒手攀越悬崖峭壁从五米高的地方跳下来也毫发无损的强大身体;没有矮人族出色的金属掌握能力;没有侏儒天才般的应用工程技术。

  人类所拥有的。

  是无与伦比的适应能力。

  用通俗点的说法——

  就是能够快速地习惯变化。

  而这,正是我们的贤者先生在面对魔女面对亡灵的时候,所选择的武器。

  在常理已经失效,暗无天日亡灵行走于世间仿佛未曾死去一切都狂乱了的时候。

  这是他能选择的最有效也是唯一的武器。

  名为人性的,最强的武器。

  尽管精灵称贤者为“异乡人”——意味他已不属于这个行列——但亨利生而为人,他熟悉人性的所有缺点,也深知人性当中所拥有的强大本能。

  他没有选择言语。

  在巨大的视觉和感官冲击下言语的感染力被大量地削弱,便是他跳出来在这儿开始长篇大论讲讲这些东西是不可怕的,人们颤抖的双脚也不会因为这三两句话就变得坚强有力。

  更不要提,受众的鱼龙混杂。

  在场的人当中有佣兵、有普通士兵、有南部和中部地区跑来想出人头地的年轻人。

  一场鼓舞人心的成功演讲所需要的是共通的文化背景和理解能力,在来自四面八方说着十几种语言和方言的这些人面前,即便是亨利也做不到单凭一次演讲就令所有人都热血沸腾。

  他知道这一点,所以从一开始贤者就沉默寡言,但却从未停歇过脚步。

  一如既往地,所有人都等到一切水落石出了才明白亨利到底做了些什么。

  他不喜欢一一解释,因为即便说出来也极少有人能全部明白。

  这就是亨利的做法。

  这就是。

  他是贤者的原因。

  熊熊烈火燃烧。

  在极短时间内做好的完善又环环相扣的计划,便是军事能力相当卓越的康斯坦丁,也唯有到了此刻才明白亨利四处行动布置下来的计划缘由。

  他不如贤者的地方并非头脑。

  而是经验和阅历。

  亨利可以站在所有人的角度思考,而康斯坦丁不行。

  他明白人们恐惧的是什么,因而也可以对症下药。

  平民、士兵,甚至于康斯坦丁自己,对于这些怪物,即便确实有着战斗力上面的这些差距,恐惧的真正来源却还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词——未知。

  平心而论,一头食尸鬼的战斗力顶多也就相当于一个轻装的骑士。

  全副武装的重装骑士单对单凭借骑枪可以轻松击杀它们,而若是组成了规模的话冲散两倍于己的食尸鬼也并非难事。但它们却凭借自己顽强的生命力和狡猾如野兽一般的特性,以及那肮脏的亡灵外表,造成了远比实际威胁更大的恐惧感。

  所以亨利所布置的战术,从一开始就离不开城墙。

  他知道一旦让这些士兵与食尸鬼面对面了,那么之前在胡里昂德指挥下的那一幕就铁定会再度上演。

  他们会崩溃,之后陷入混乱,自相残杀互相踩踏,令局面陷入无法掌控的混沌。

  有过第一次接触的士兵们对于这东西已经留下了深刻印象:可怕,难以摧毁,强大又致命——这个印象若不破除那么他们有多少战斗力都无法发挥出来。

  所以亨利令他们挖掘了沟渠,燃起来的熊熊大火在一片黑暗之中鼓舞的士气是难以想象,加之以食尸鬼在被火焰点燃以后扭曲惨叫的场景,这画面深深地刻印到了城防士兵们的双眼之中,也打破了那个不可匹敌的印象。

  ——这些东西,能被杀死!

  它们也会流血,它们也能够被杀死,只要有合适的方法。

  人言常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跨越了所有语言跨越了教育和出身带来的理解能力的一幕,深深地刻印在所有人的眼中使得第一波与食尸鬼进行接触的战斗工兵们士气高昂上天发挥出了百分之一百的战斗能力。

  而在之后亨利所引导的一系列快速反应的应对措施,每一次都将食尸鬼的突然袭击控制在极小的伤害范围之内,又令下方的士兵们逐渐地也开始习惯了与这些东西战斗。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优秀的狩猎佣兵团以及圣骑士们组成的数百人精锐部队被贤者分割成了好几个中队,他们充当救火队员,目的不是剿灭怪物而是控制局势压阵避免常规部队被冲散。

  ——它们是能被杀死的。

  ——它们也会流血,也会惨叫,也会挣扎。

  ——我能杀死它们。

  ——只要方法正确,我们甚至可以不受伤就杀死这些可憎的怪物。

  缜密的计划和确凿无疑的执行,让这些信息,并非通过言语而是由士兵们自己的双眼和心灵去判断去感受,这所造成的深刻印象远比语言更加有力,而当他们按部就班地跟随着这个挥舞着大剑的高大北方人引导,一步步地取得了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的优势时。

  尽管身体还在颤抖。

  尽管潮湿的衣物和鞋靴令人倍感不适。

  尽管因为长时间战斗的疲惫他们开始喘着粗气。

  逃兵却逐渐地变少了。

  队伍也变得越来越整齐,许多在之前跑去躲藏起来的人甚至重新奔跑回来加入了阵列。

  不知道从哪一刻起。

  他们开始习惯和这些东西战斗了。

  人们以极其高效的方式,正如一万年前的祖先们征服了草原森林平原沙漠和冻土那般,他们高效地适应着当下的环境。

  ——如何杀死它,如何在保全自己的情况下杀死它。

  拉曼古语称战火的舔舐能够使奶声奶气的小男孩变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而这一切发生的时间甚至比任何人所想的都要短暂。

  百忙之中的奥尔诺抬起了头,看着整齐而又有序地发出怒吼声咆哮声的人类军队把食尸鬼压回到城墙底下的一幕。

  她忽然记起了自己已然逝去的族人们曾经对人类这个种族的不屑一顾。

  羸弱、卑劣,完全不如精灵高贵,也没有聪慧的头脑和美丽的外表。

  族人们甚至对于几百年就完全变貌的人类社会也唯有“脆弱如沙雕城堡”这样的负面评价——莫说是他们,就连自己甚至也是直到了这一刻,才完全地,意识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认知到底错得有多可怕。

  一千年前的精灵是如今这样,一千年后的精灵也是如今这般。

  他们的魔法知识固然强大但却只是对于古早年间的传承,从文化到服饰,不知多少岁月过去了精灵仍旧没有任何变化。

  他们欣喜于这种永恒,认定这是坚定而高贵的象征,认为多变意味着脆弱。

  可曾几何时,人类已征服了远比精灵更多的大地。

  是的,他们仍旧无法与精灵并肩,他们的魔法稚嫩而又可笑任何一个年幼的精灵都可以轻松成为人类的魔法导师——但这种优势又会持续多久呢。

  在这无可匹敌的适应能力。

  在这一往无前的进取精神面前。

  精灵还能高高在上多久呢?

  “以——”

  “人类的名义!!!”

  “全体!”领头的骑士发出了一声呐喊,他高高举起长剑,盔甲在火焰的光辉之中闪闪发亮。

  “冲锋!!”

  伤痕累累的大门被打开了。

  像是积蓄已久的山洪,像是早春融化的冬季积雪从山巅一路往下。

  他们高喊着,咆哮着,撕心裂肺歇斯底里地为自己呐喊助威着。

  向黑暗。

  发起了冲锋。

  “荣耀常伴吾身。”帝国骑士们喊道。

  “神之光辉助吾杀敌。”圣骑士们开始唱起了战歌。

  城墙以外漆黑一片,早前的火焰几个小时之前就已经熄灭,但没有任何人临阵退缩。

  “以人类的名义。”

  “见鬼去吧狗屎亡灵!”

  星星点点亮起来的火把在漆黑的地面上组成了一条火红的银河。

  先锋的骑士们一头撞上了亡灵的大军,他们的咆哮声响彻天际。

  “呜呜呜呜————”城墙上幸存的两名哨兵齐刷刷地吹起了长号。

  这是反攻的信号,后备部队迅速地整理好了步伐朝着城门的方向冲去。已经被重点屠杀消灭殆尽的食尸鬼形不成任何的气候,而那些更加脆弱的亡灵在重型城防武器的攻击下支离破碎。

  “别输给那些骑士老爷们!拿出拉曼重步兵军团的骄傲来!”

  离弦之箭射出的一瞬间,通往的,是光明的未来。

  亡灵的败势已成定局,缺少同等级战斗力的它们本就松松散散的阵线被重装骑兵撕得支离破碎。

  身上插满了巨型弩箭的大型食尸鬼连登场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尽数消灭,它们巨大的身躯趴在了地上和冰雪融为了一体,而当势不可当的这一支重骑兵生生地凿穿了步行亡灵死尸的阵列时,随后从城门涌出的是手持长矛的步兵们。

  “神明赐吾等荣光!”

  高声呐喊的圣骑士即便在黑暗之中也难以抹去亮光,他们高唱着圣歌盔甲闪闪发光,而就像是终于回应了他们的呼唤一般。

  从刚刚开始就逐渐变亮的天空当中,一缕白金色的曙光穿破云层投射了下来。

  “好啊!!!”

  “杀!!!”

  “我们就要赢了!!”

  震天动地的欢呼声为所有人注入了十分的力气,而当一缕又一缕的曙光穿破了云层连成了线到最后变成了一片金灿灿的光辉时。

  无需言明,所有人都明白。

  他们胜利了。

  残余的亡灵不知是被魔女召唤还是什么原因四散逃入了巴奥森林之中。

  “穷寇莫追!”亨利大声地阻止了想要立刻进行追击的人。

  而在所有人的欢呼胜利之中。

  唯有奥尔诺神情复杂地看着这些人类。

  “是否有朝一日,我等精灵也会站在他们对手的位置。”

  “而待到那时,我们又该怎么办。”

  淡淡的话语很快被充斥着的欢呼声所覆盖,犹如雨过天晴一般灿烂的阳光洒满了整片整片的大地。

  上空覆盖着的乌云开始消散缩小,而这迅速重现的金色光辉洒满了司考提小镇附近的每一寸土地。

  诉说着,传唱着。

  这属于人类的胜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