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89章 信念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60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就好像任何其他的地方一样,坏事总是可以以很快的速度被传播开来。

  魔术师重新出现并且大肆屠杀的消息在三月余下的几天内传遍了门罗的每一处角落,被赫尔曼第一时间封锁的王家亲卫成员阵亡的事情终究是纸包不住火,而这结合前面亲卫骑手大肆调查的举动,即便是最迟钝的门罗居民也开始意识到这里发生了一些什么。

  和一年前相比规模更大的撤离行动展开了。

  这并不是心血来潮,毕竟这段时间以来门罗的居民们在生活上面一直不如人意,若不是还念及这里是自己的老家,大概很多人早就离开了。

  能够在门罗主城生活的人都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王都护卫巡逻队全军覆没的消息在被扩散开来以后赫尔曼就放弃了封锁,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说法愈演愈烈,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倒未免不是好事。

  如今门罗城内王都亲卫的人数已经达到了三百有余,许多居民在撤离的时候也能够发现守门的士兵都被替换成了克兰特王室的军队,所以若是加上这些普通士兵的人数的话或许数字还会更大。

  ——封锁。

  仍旧没有足够的底气和证据直接去和公爵家对峙,于是赫尔曼选择加强了几处城门的警戒和排查,即便是没有权限靠近的专属于门罗公爵的直通大门,他们也派遣了骑手在外头不断地巡逻。

  变相的围城战略。

  对外封锁了周边使散布在周遭的公爵府的爪牙无法回援,对内则放任甚至推波助澜使居民大量地撤离。

  赫尔曼这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彻底翻脸,在做准备。

  ……

  镜头转向另一侧,随着居民的大量离去,治安哨所附近的房屋成片成片地都空了起来。孤寂的大道上头发花白的治安官独自一人提着一柄钢制长剑,缓慢地迈动着不甚灵活的步伐,坚定地朝着公爵府的方向走去。

  他没有通知任何人,弗朗科只是以为维嘉是出去散一散步。

  独自前进的治安官的身影看着像是一匹将死的孤狼,虽然步伐已经不甚稳健,然睥睨犹存。

  “……”公爵府门口负责守卫的精兵远远地就看到了他,其中一人转身回去通知梅德洛,而待到治安官来到了门口的时候,一身轻装的骑士总管也刚刚好走了出来。

  “你来做什么。”面对梅德洛单刀直入地询问,维嘉耸了耸肩。

  “念及旧情过来看看自己的老雇主和过去的同伴,不行么?”治安官这样说着,但骑士总管紧盯着他手中握着的武装剑,一言未发。

  “……你也还是和以前一样惜字如金啊。”见对方没有回话,维嘉自顾自地继续说着:“你也是,弗朗科也是……从以前开始就一直都是闷葫芦,一天到晚说的话也不见得会超过二十句。”

  “但凡妮莎不同。”维嘉口中吐出这几个音节的瞬间梅德洛的眼神变了,先是柔软了一会儿但又立马变得更加锐利了起来,他握紧了手中的武装剑,然后紧紧地抿着嘴。

  “她是那么地自信啊,队里的所有人都喜欢她,以一介女儿身却从来都当仁不让,甚至跑到最后成为了所有人当中剑术最好的一个。”

  “闪闪发光的凡妮莎,她曾是我们所有人的光和热……”“别再提了!”梅德洛大声地咆哮着,这位一向稳健的骑士总管如此失态门口的这几名年轻的精兵是第一回见到,他们面面相视彼此眼神之中都看到了讶异的意味。

  “你到底来这里有什么事,事到如今你还学不会往前看吗,到底还要害死多少人你才会满意!”他大声地指责着维嘉,言下所指显然是被丢出去充当替死鬼的劳伦斯。

  头发花白的治安官叹了口气,然后接着说道:“我会往前看的。”他顿了顿:“等这件事情结束以后”。

  “……执迷不悟,放不下过去的人只会被溺死。”梅德洛上前了一步,同时挥了挥手让身后的一众精兵都退后了一些。

  “呵……”维嘉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道:“放不下的到底是哪一边啊……”

  “你在说什么。”梅德洛没有听到维嘉在说什么于是皱着眉开口说了一句,治安官再次耸了耸肩:“没什么……从那以来已经多久了……十年?我都快记不清了。”

  “十年零十一个月。”梅德洛站在了他的面前直视着这个因为腿部的旧伤而变得比自己矮小的男人,而维嘉则再次轻笑:“是啊……你的记性也还是和以前一样好。那么就来试试吧——”

  他“唰——”的一声拔出了手中的长剑,然后指向了梅德洛。“啪嚓——”身后的一众精兵都平举起长矛但骑士总管却抬起了手示意他们回收。

  “看看你的剑术这些年有没有退步。”维嘉这样说着摆起了架势,梅德洛立马注意到了他的起手式有些奇特。

  西海岸常见的单手长剑,不论是亚文内拉和北方风格的短护手阔刃老式单手剑还是这种长护手式的武装剑,其实归根结底都是一种搭配盾牌使用的武器。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不少人日常行动的时候会选择不搭配盾牌单独使用,但即便不使用盾牌,运用单手长剑的时候使用的剑术也多是单手高举长剑剑尖斜行向下,持剑手在后,副手在前并且一脚迈出重心前压的模样。

  但一码归一码,武装剑和单手剑的剑术在专业剑客的眼中还是有着明显区分的。由于前者的护手更长剑身更轻的缘故,通常摆出同样的起手式,武装剑的持剑手位置会更为靠前,与盾牌相搭配进行主动防卫。而单手剑则是将防御的任务全面交给盾牌,只在对方露出破绽的时候发起致命一击。

  ——维嘉选择使用旧式单手剑起手式的理由在梅德洛看来无比明晰。

  武装剑和配套剑技的出现导致盾牌可以变得更加地小巧轻巧,但同时地,它对于速度和灵活性上面的要求也相应地增加。相比之下老式单手剑的剑技则是稳重的“被动型”,虽然有一部分的主动运用盾牌的技巧但更多地还是等待对方攻击之后抓住空隙瞬间反击。

  维嘉的腿脚不灵活,因此武装剑的剑技他自然不可能顺利地施展。而即便没有盾牌,多年的经验摆在那里采取防守反击的策略他也确实拥有一线机会。

  ——但。

  维嘉终究是很长很长时间没有摸过剑了,梅德洛一眼就可以认得出来他手上的那把长剑是未经使用的新品。把手和剑鞘上面的黑色蒙皮还全都是油亮光新的,多半买来还不到一周的时间。

  “愚蠢。”梅德洛顺畅地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单手剑,然后摆出了一个漂亮的起手式——远比颤颤巍巍的维嘉要稳重得多。

  这些年来他从未有一日落下过苦练,本就不错的素养加上长久的练习如今的梅德洛在各种条件上面早已甩开了维嘉相当漫长的距离。

  两人这么站着对峙,在身后的一众精兵看来就已经是高下立判。

  “怎么着,看穿了我的意图就不打算进攻了?”维嘉轻声笑着这样说道,梅德洛面色一寒,然后直接就一剑朝着他刺了过去。

  “咻——”治安官往后一步避开了这一记直刺,手腕娴熟的骑士总管并不打算就此暴露自己的攻击范围,即便对付行动不方便的对手他也仍旧小心谨慎,迅速地收回长剑以后他再度以小角度抖出一个剑花。

  “咻——”维嘉再度躲开了它,他没有试着用剑去格挡,因为一旦他这样做了他就再没有任何的攻击手段——治安官的打算是抓住对方收手不及的空隙再发起攻击,典型的格挡反击式思维,而看出了这一点的梅德洛决计不会给他这一个机会。

  骑士总管谨慎地避免了任何过大的招式以防止来不及收手,他利用对方体力上的缺陷用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小幅度快速攻击打得维嘉措手不及。

  “好!”治安官连连后退,而看到这延绵不绝精彩一幕的身后的一名精兵忍不住发出了喝彩。

  “……”梅德洛用锐利的眼神紧盯着维嘉,同时谨慎地控制着自己的步伐和呼吸。他全心全意只想逼退对方,但却在下一秒钟对上了治安官的双眼。

  “……咻——”过去的某些东西浮现了起来梅德洛在一瞬间下意识地加大了力量他立马反应了过来但这一剑已经是刺得太过。

  “咔——锵——”维嘉做出的决策出乎意料,他把自己手中的长剑卡在了梅德洛的剑刃上然后一步向前就朝着他撞了过来。

  “咚——”治安官用一记头槌狠狠地砸在了骑士总管的下巴,虽然没能造成多少伤害但吃疼的梅德洛怒从心生收回长剑直接就“叮!”的一声用蛮横的力道甩开了维嘉。

  “叮呜呜——”维嘉手中的长剑晃荡着发出金属颤音,而事到如今梅德洛也不再迟疑他先是一剑劈砍在了维嘉手中长剑的上方使他失去平衡紧接着又反转手腕追加一剑直接拍在了侧面的剑面上。

  “当——锵——”连续的打击使得治安官手中的长剑脱手飞出“啪——嚓嚓——”它掉落在了身后数米远的地方,维嘉下意识地回过头看了一眼,当他再次转回来的时候,梅德洛的剑尖指在了他喉咙的位置。

  骑士总管双眼冰冷而又锐利,他伸出手去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直直地盯着治安官的双眼。

  “……”被长剑指着要害,维嘉却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抬起了双手:“是我落败了。”然后干净利落地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梅德洛没有说话,他持剑的手因为用力而微微发白,并且拥有只有这个距离上的两人才能看得清楚的些许颤抖。

  “呼……”他收起了长剑,流畅地还鞘。“好!”身后的精兵再次忍不住发出了欢呼,但骑士总管本人的脸上却一点喜悦之色都没有。

  “剑术确实有很大精进,不论是技巧还是协调性,你都和过往不可同日而语。”维嘉转过身缓缓地朝着掉落在地上的钢剑走去,然后用只有两人听得清楚的声音说道。

  “但你……信念不够坚定啊——”

  “咔擦——”一瞬间好像有一道闪电划过,有些驼背显得相当颓废和苍老的治安官的身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人还是同一个人,但那个时候却是高大而威猛,坚定而有力。

  与曾经的场景极其雷同的一幕让梅德洛产生了强烈的即视感,他好像又一次回到了过往的时光,回到了门罗尚且不是如今这般的日子。

  “你在剑技上的天赋并不比你姐姐差,但是你啊……信念不够坚定。”

  “就算用冷静的外表来掩盖自己也没有用,你的内心有着一团怒火,在别人看来你可以很冷静地接受一切,但实际上你只是选择将它们埋葬起来而已。”

  “继续努力吧,梅德洛,不单单是剑技,内心也必须变得强悍起来才是——”

  ——紧握的手,垂在了身侧,然后缓缓地松开。

  过去曾经仰望着的两个背影,如今已经只剩下形单影只的一人。

  因为伤痛,他不再像以前的那般英气逼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即便自己确实地战胜了现如今的他,却仍旧感受不到任何一丝一毫的喜悦呢。

  答案,梅德洛其实从一开始就拥有了。

  “切,真是自取其辱,坡着脚千里迢迢走到这里就是为了被击败,我将来可不要变成这种人的好!总管您说是吧。”刚刚接连发出喝彩的精兵对着梅德洛一脸笑容地这样说着,但他只换来了对方一个冰冷的眼神。

  “……”身后的精兵马屁没拍到显得有些尴尬,而前方朝着府邸内部走去的梅德洛摸着自己隐隐作痛的下巴,若有所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