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67章 孤岛(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51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没有亲身体会过区别的人,会很难明白“人多力量大”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

  我们以冒险者的每日旅行为例——与隶属体系的职业军人不同,里加尔的冒险者通常没有辎重部队为他们背负补给。这导致几乎每一个冒险者都是优秀的野外生存行家,以及重量计算高手。

  冒险者几乎不会穿着骑士般的全身甲,一个原因是大部分没有加入某个佣兵团的普通冒险者经手的更多是乡间治安任务而非正面战场,因此他们更加仰赖自己的技艺通过剑术格挡和团队配合来保命,而非甲胄。

  几个人乃至十几个人的小队巷战与正面战场军团冲突,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规模——这听起来又像是一句正确的废话,但规模的大小其实对参与的每一个个体影响都非常大。

  规模越大,双方参与的人数越多,就越难以协调——也意味着混乱会更经常发生。

  十几人对十几人的战局你可以通过人员配合等因素尽可能地排除或是规避危险,优秀的团队甚至可以无伤打倒对手。但当人数上升到千人规模时,这种战术上的微小优势就没有太多的意义。

  用更直白的例子说明:当对手有两个弓箭手时,只要在战术上进行规划,把他们击杀或者避开弓箭手的射击角度就可以抹除这一威胁;但当对手有200名弓箭手时,穿上能够抵御弓箭的盔甲进行被动防护,会成为更高效的选择。

  越是倾向于对人作战的佣兵团,装备就越接近正规军,拥有较高的装甲覆盖率。而普通的个体或者小团队冒险者护甲总是更加轻盈,除了他们更仰赖同伴的保护与自己的剑技格挡身法躲闪以外,另一个更现实的原因。

  是背不动。

  古典拉曼时代的军事学说,以马吕斯执政官的改良标准规定:一名重装士兵的负重大约在当今里加尔标准单位30千克上下。

  这30千克的装备包括了铠甲、头盔、投枪、大盾、短剑、匕首以及各种生活物资。这是大部分人类所能背负的负重极限,而按照极限标准背负并且徒步行军有多痛苦,从当年的拉曼重装步兵们自嘲是“马吕斯的骡子,吃苦耐劳”便可见一斑。

  如今的里加尔骑士负重也在这个量级,但有别于拉曼重装步兵的便是他们大幅度强化了护甲。30千克的重量最少有25千克分配到了全身板甲上,再算上武器,已再没有额外负重可以负担生活物资。

  因此里加尔骑士极其仰赖侍从步兵与辎重部队的供养,即便是高速急行军的状态都需要多带几匹马作为驮马使用。

  如此奢侈的做法自然不是多数底层人出身的冒险者所能拥有,别看我们的贤者先生与洛安少女在里加尔那会儿总是有驮马可用就认为这是惯例——大部分的冒险者其实只能自己背着自己的行头徒步行走或是租用马车。

  而且考虑到他们总是接到前往偏僻地带的任务,这30千克的负重往往不能堆满,否则爬个山都会踉踉跄跄把自己给摔死摔残。

  绝大多数里加尔冒险者的负重,与和人武士的武装系统重量近似,在20到25千克左右。

  但冒险者总是会把装备的负重控制在15千克左右,因为他们还得给寝具、天幕、饮食锅具和维护用品腾空间。

  一把长剑的重量通常在1.3到1.5千克之间,一面拳盾的重量在1千克以内,而北方斯京人爱用的层叠椴木圆盾重量则要到3千克左右。若是要用剑盾的配置采取西海岸更常见的鸢盾搭配单手剑,一套组合总是在4千克左右的重量。这再加上一件短袖的锁子甲——通常重8-9千克,视乎使用者身材——便已经接近15千克的限额。

  而这个基础上再加上一些零碎的关节金属护具,多一把匕首或者带点飞刀,实际上便已经几乎要超标了。

  参考这一点,你便会明白为什么煮沸硬化的皮甲会在冒险者中如此受欢迎——钢甲诚然具备更强的保护能力,尤其是面对会使你骨折的冲击时,但它们也往往更重。对于主要仰仗自身剑技进行格挡反击的冒险者而言,厚实坚韧的硬化皮甲或者层叠软甲这样的轻便护甲,能够阻拦一下对手利器的切割劈砍不至于轻轻一划就皮开肉绽鲜血横流,便已满足需求。

  ——当然,另一个原因是在硬化处理前较为柔软的皮革与织物铠甲更容易制作,所以量身定制者价格也更亲民。差不多与不合身不舒适的二手钢甲相当。

  基于同样的理由,你也很少见到冒险者戴头盔。虽说头部十分要紧并且大部分人在战斗中都会瞄准对手的头部,但钢盔带来的对于视野与呼吸、负重方面的负担往往让并不那么经常参与正面战场的冒险者选择放弃它们。

  实际上哪怕是全身板甲的骑士或者新月洲同样重装的武士,也总是会在行军的过程中只戴轻型头盔或者帽子,只有在冲锋之前才由侍从将重装头盔为其佩戴固定。

  但让我们话归原处。

  作为战斗职业者,护甲与武器不论如何都是不能再让步的——这是吃饭和保命的家伙,若是贪图轻便舒适那么这行也做不长久了。因此15千克几乎已经是最低限度,而这部分装备占据了这样大的空间以后,余下的负重份额就实在是不多了。

  炎热的夏季轻装上阵是种解脱,冬日的话光是保暖装备就要再占个5千克左右——这一般是带毛羊皮、厚实的羊毛毯子以及油蜡处理过的防水帆布组成,因为体积大所以携带也十分不便。再算上水具、炊具、口粮以及维护用品,满满当当地全无额外空间。

  ——但这一切都是以单人装备作为前提的。

  众人拾柴火焰高。当以团队作为单位进行旅行时,许多东西由于是团队共用的,实际上单人的负重可以减轻许多。

  在单人状态下不方便或者过于奢侈的载具或是驮兽也可以加入考虑。

  锅具虽然变得更大更沉,但可以从单人的装备当中去除。同样如此的还有口粮。饮水因为方便问题通常还是各自携带,但总的来说在有团队存在时,每个人的负担可以减轻许多。

  这种团队成员互相承担压力的事不仅仅局限于负重方面,在劳作以及战斗方面上亦有所体现。

  人们总以为以一敌多是一种战斗力优秀的证明,虽然事实确实如此,但真正优秀的战斗职业者其实往往努力避免这种局面。因为面对的敌人多一个,变数就会多一层。能够取得数量上的优势或者通过步法身位,暂时击退一人之类的控制局面专心面对一个敌人,才是经验老到的剑士。

  人数的优势是不可忽略的,一名弓手开弓射箭,若是失手了那可能就错过了一个极佳的机会。而两人开弓,哪怕一个人失手也还有另一个人可以仰仗。

  一个优秀的且具备紧密联系的团队,可以达成个人永远无法企及的某些目标。

  例如完成单人所难以实现的建筑,战胜单人所难以战胜的对手。

  又或者。

  在世道陷入混乱之际,维持相对的安稳与和平,穿过对于单人而言危机重重的地区。

  ——在离开水俣之后,一行人一改之前相对低调的做法,武士们都将武器佩戴在肉眼可见的地方,摆出了一副随时准备作战的架势。

  这种锋芒毕露的姿态原先会使他们如鹤立鸡群,如今却反倒是不这么做才有些奇怪。

  世界的变化快得令守旧的青田家武士一行有些目不暇接:

  截至里加尔神创历1332年、大月历4164年8月15日——自8月10日夜晚到凌晨在水俣所发生的骚乱已过去5日时间,水俣居民所担忧的来自贵族阶级的报复。

  并没有发生。

  究其缘由自然是新京目前已因泰州的失联而焦头烂额,自8月7日以来这一周多的时间内新京从各种渠道尝试联系这一军事重镇。水俣虽然贵为重要海港但毕竟只是中北部济州领地内的一个节点,远不如丢失一整个产量且屯有重兵的直辖州来得紧要。

  并且按照亨利的猜测,上头的大人物们多半。

  是对所谓的“平民下克上”持以嗤之以鼻的态度的。

  贤者的说法听起来有些荒唐,但仔细一想,却切切实实有这个可能性。

  阶级的隔阂从来都是双向的——平民们对贵族缺乏信任的同时,新月洲的华族与士族们也对这些底层的小民持鄙夷与蔑视态度。

  向来逆来顺受的平民怎可能有能耐与胆量举起反旗?——如是的基于骄傲与自大的认知深深扎根在武士们心目之中,若是有谁再控制一下信息的流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么哪怕附近城邦的华族听闻了水俣所发生的事情,大概率也不会往心里去。

  于是令人惊讶到甚至有些难以理解的一幕就这样发生——足足5天的时间,包括济州领内邻近水俣的城市在内,没有任何一家华族对水俣的事情投来关注。他们甚至没有人认为这件事情大到应该报告给新京。

  一直到水俣华族的残兵伤痕累累地逃亡过去,这些人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事情远比他们想象的或者说相信的更大。

  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由最初那帮水俣渔夫牵头的暴动队伍已经兵临城下。

  在贵族们认为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高枕无忧的时候。

  水俣周边的平民中恐慌却在一波又一波地扩散并不可抑制地如滚雪球般壮大。

  如果说最终传到贵族手上的是删减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版本的话,平民之间流传关于水俣8月10日夜晚事件的版本就是过度添油加醋的。

  “贵族将要对这一片区域的平民进行大肆抓捕,所有想保住自己亲人的人唷,奋起反抗或者逃亡吧!”这样的声音迅速扩散着,而那些从水俣逃亡出来明明也未曾亲眼见证那一幕的人又信誓旦旦地宣称这消息确凿无疑。

  于是已开的下克上先例,已经组建成型的由渔夫领导的队伍迅速扩充。一部分平民们相信着这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而另一些早前确实被贵族所欺压心怀旧恨的人也趁机决定狠狠报复。

  5日期间,水俣周边平民出身的叛军。

  竟扩张到了7万之众。

  “极其高明的,利用不对称信息火上浇油的手法。”——当贤者在听闻某个平民吹嘘他们的“军队”规模之后,他对幕后搅混水的人作出了这样的评价。

  两头售卖的“真相”,一边是删减过的,一边是添油加醋过的。

  利用贵族们缓慢反应过来的空当,原本可以在小规模时便扼杀掉的叛军茁壮成长。

  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水俣周边的城邦有好几座而士族华族也人数众多,只要有一个人愿意去到民间观察看一眼那些恐慌的民众,他们就能够意识到问题远不是报告中的那么“微不足道”。

  但这正是这一手法的精妙之处。

  它看准了和人社会千年形成的稳固阶级隔阂,看准了这些贵族不会有哪怕一个人真的挽起袖子下地去调查。

  所以如此荒唐又不可思议的一幕就这样实现了。

  当叛军的规模和各地民众的恐慌与敌对情绪终于到了一个无法隐藏的地步,而贵族们也终于后知后觉注意到时。

  冲突也已经无法控制在百人甚至千人规模了。

  数万人的乌合之众,哪怕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未经武艺训练并且只有锄头斧头镰刀这样的杂牌武器,兵临城下时的声势浩大,也足以让多年未经实战的直辖州武士们连吞口水。

  庞大的人数带来的混乱催生了恶意,而当一位不冷静的华族下令从城楼上向这些刁民放箭时。

  一个血腥的、人人自危的时代,也终于在新月洲拉开了帷幕。

  8月17日,新月洲史称济州府事变的战役打响,武士们胜利了,毫无悬念地。有弓箭等远程武器又有城楼优势的他们成功击溃了那数万名平民组成的乌合之众。

  但是这尸横遍野的惨状以及带伤流亡到周遭领地的平民,也彻彻底底地坐实了之前传谣者所说的“贵族会对平民痛下杀手”。

  之前还认为事不关己的平民们,看着邻居阿嬷望着自己那一腔热血懵懵懂懂跑去参战而死去的儿子被带回来的遗物大哭的样子,第一次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8月20日,由抱团平民组成的队伍报复性地主动袭击了外出旅行的一家济州士族,全家无人幸免并且护卫足轻的武器与铠甲也被夺走。

  得知消息的其它贵族决心反击,但他们不屑将此事称作战斗,只以“鼠辈狩猎”代称。

  对立与憎恶迅速地在血债血偿似的思维之中增长。

  而在这一切混乱之中,我们的贤者与青田家一行。

  哪一边都不隶属。

  他们必须成为一座自给自足,独立自保的孤岛。

  因为卷入任意一方,都会断送更加重要的目的。

  让新京看到真相这点,随着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变得越来越重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