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49章 亡魂迷雾(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27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浩浩荡荡六十几人的队伍,马蹄声、脚步声、车轮声和盔甲碰撞的声响此起彼伏。

  一夜整修过后,队伍循着巴奥森林内部的小道继续朝司考提走去。康斯坦丁一行所率领的骑士正是从那个方向出发的,除了这三十多人的一支重骑兵大队以外,还额外有五十来名协同步兵和四十多人的侍从。

  他们的营地在小村前往司考提小镇的道路中段,昨日骑士长率领队伍刚好要前来村落进行侦察的时候就遇上了罗诺,而这位高地民的领导者在远远地瞧见了帝国军队的一瞬间也不知道是因为谋反而心虚还是担心是亡灵——或两者皆有——下意识地拔腿就跑。

  不论因何原由康斯坦丁他们都只能选择追上,而在到达了小村以后闻到浓重的腐臭气息面见那些行尸攻击罗诺的景象他们顺势就再度加快了速度直接转赶路为冲锋。这也就因此才有了令罗诺吓尿在马鞍上的重骑兵集群冲刺的场景。

  虽说由于迷雾存在他们担心冲入过度复杂的地形导致己方出现伤亡所以并未极限加速,但骑兵面对步兵即便是没有痛觉不会流血的亡灵步兵,也足以造成压倒性的优势。

  并且从他们对付行尸手到擒来的模样判断,估计这种遭遇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队伍小心翼翼地往前前进着。

  那些混居民和莫罗一行在接收到从死尸身上拔下来仅仅简单清理过的盔甲以后,因那股挥洒不掉的臭味而抱怨了一会儿,但终归也是保命要紧。

  除此之外费鲁乔和菲利波也获得了更多的装备。

  盔甲是自然,他们二人获得的都是相对比较完好的锅形头盔和胸甲,但除此之外还每人都获得了一把长矛,充当骑枪。

  帕德罗西样式的骑枪与西海岸差距并不是很大,圆锥形的木杆向着枪尖的部分逐渐缩窄,而在握把的后方还有留着一块硕大的木头用以充当平衡配重。

  整体都是木制结构,唯有末端的地方有着用钢做成的枪尖。这种强化过的骑枪面对板甲都有着极高的杀伤力,但却很遗憾地与其他很多武器一样,只是一次性的用品。

  巨大威力的代价是命中敌人以后枪杆会折断,若是训练不足的骑士甚至会因为反冲力而落马摔伤。

  因而那三十余人的帝国军亡灵步兵,留下来的长矛当中没有折断的二十多支都被骑枪损坏的骑士们给拿了过去。唯有两三支分到了这边,然后其中一支交予了我们的贤者先生,余下两支则是在费鲁乔和菲利波的手中。

  除此之外商队内部战斗力较为低下甚至根本就没有战斗力的例如玛格丽特几人,还从骑士们手中接过了许多面鸢盾。

  帝国骑士自身有着全身板甲保护,盾牌只是一种增强和组合阵型用的道具,因此拿给其他人对于队伍整体的提升要好上许多。

  搭配上护卫在马车上的佣兵手里头同样来源的盾牌,万一遇袭,无法作战的他们至少可以用盾牌进行自我防护,让战斗人员不用担心顾此失彼,能够放心对付敌人。

  根据局势的改变来调整队伍装备和人员,康斯坦丁他们在安排这一点上多少算是做得不错,但事情却也并非一帆风顺。

  亨利往后瞥了一眼,虽说有雾气在,但能见度也还没有差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整支六十几人的队伍构成是这样的:

  康斯坦丁和米哈伊尔率领着四名骑士在前方组成了前锋,这个部分和后方拉出了一小段的距离,是作为斥候和先锋部队起到警戒的作用。

  而余下的那些重装帕德罗西骑士分成了两队分别在左右护着马车队,商队护卫的佣兵们全都乘坐在马车上。车队打头的便是玛格丽特取名为小小探险家的五人一行,以及乘坐在他们马车上的奥尔诺与巴罗。

  整体上来说是集机动性和防御力为一体的良好搭配,典型的护卫阵型,以缺乏战斗力的保护目标作为核心展开的队伍。

  但是,这样的话,问题就来了。

  包括罗诺在内的那十来名高地人,哪里去了?

  答案是队伍的末端。

  在全部都借由马车和马匹行动的佣兵、商人和骑士一行末尾,十来个村民穿着生锈还散发着臭味的盔甲,拿着他们更习惯使用的大砍刀还有简陋长矛,隔着一小段的距离跟在后头。

  这显然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没有代步工具这一个原因,若是仔细观察的话,高地民与末端的佣兵们之间隐隐有着互相警戒的模样,显得空气十分凝重。

  原因理由稍加细思就能够明了——米拉和菲利波在与他们遭遇的第一时间这些人的反应不甚友好,而同样经历过那天的围攻,队伍里头的商人和佣兵们又怎么可能就这样对这些令他们受了很多苦的家伙嘘寒问暖?

  不但如此,虽说贤者与洛安少女还有其他数人为避免局势发生不利的变化而没有提及,莫罗还有马里奥大叔他们这些粗人,却是没想得那么多的。

  既然双方有仇,而眼下又有全副武装的帝国贵族可以告状,他们又怎么可能会不去做。

  一大清早地,在休息过后忽然意识到这些人是谁时,佣兵就把罗诺等人谋害村长然后打算前去成为盗匪,在这个过程当中危害他们这些商人以及玛格丽特在内的几位贵族的事情在康斯坦丁的面前被挑了出来。

  导致神殿内部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而本就紧张兮兮的十来个高地民见到骑士们走过来有包围他们的迹象以后捡起了武器的事情,差点就让队伍在出发之前开始一场内斗。

  当时紧张的气氛维持了很久很久,由于是在神殿的内部戳破了这层窗户纸,发生冲突的话容易影响到没有战斗能力的佣兵和玛格丽特等人,最后这件事情只能是双方各退一步就此不了了之。

  但在这之后,都已经骑上马了拥有绝佳战斗力,康斯坦丁却仍旧没有下令攻击这些混居民,这个中缘由,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虽然骑士长对此的解释是:“生者何必与生者为敌。”

  但显然这也只是个借口,给双方一个台阶下罢了。帝国对于叛乱的态度一向是不容姑息,不单单为了维持贵族阶级的统治权,考虑到国家的统一和完整性,在这方面上也是绝不允许一丝一毫妇人之仁的。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则寓言自古典拉曼时代便已存在,边境村庄尤其还是混居民少数民族的叛乱,若是传播开来变成一整个民族的叛乱,导致的结果会更加严重。

  可康斯坦丁却仍旧留着他们。

  他不是那种天真地以为大家可以来个握握手重做好朋友的人,他绝对不是。亨利在第一眼瞧见这个人的时候从眼神和言行上就能判断的出来。

  这是个。

  奉行物尽其用主义的人。

  他留着罗诺等人是因为他们还有价值,而至于这个价值是什么价值呢——商人和骑士们全都是拥有马匹的,高地民则是步行。

  所以。

  就像那个著名的笑话一样:“我不需要跑得比龙蜥快,我只需要跑得比你快就行。”

  亨利收回了视线,罗诺他们想必是知晓这一点的。村民虽然目不识丁,但多年的抗争经验他们在这方面上有着敏锐的嗅觉。

  但寄人篱下的悲哀之处就在于此,即便明知道没有什么好下场他们也还是不得不选择跟着大部队前进。脱离了帝国骑士的保护他们自己只会死于物资匮乏或者怪物袭击,到头来还不如跟着他们能多活一天是一天。指不定运气好了,骑士老爷们还会看在自己的功劳上来一个赦免能够回家种地去。

  最开始是一腔热血想要反抗贵族,想要把积攒的不满通过暴力发泄到别人的身上。

  但当真正离家以后,很多人其实都后悔了。

  这种朝不保夕的生活相较起安安稳稳过日子,起初或许还有几分快意恩仇,一段时间过去就只有无穷无尽的悔意。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队伍继续缓缓地向前进发,待到中午时分,令人期待已久的帕德罗西式艳阳天,时隔多日总算再度冒出。

  虽说位于湿原地带冬天不甚强烈的阳光并没有能够使得浓雾彻底消散,但总算地,雾气多多少少薄了一些,周边环境一眼望去能够看到更远一些的范围。不单前后方向的道路,两侧森林也能深深地望入进去,免去任何意外惊喜。

  “停!”康斯坦丁举起拳头挥了一挥,显然是打算就地驻扎。

  重骑兵的高战斗力是以高消耗作为代价的,本来计划好当天就返回营地的他们这下缺少了一天的马料。让马匹饥肠辘辘的人不是合格的骑士,因而刚刚走了一个早上,他们就决定停留下来短暂休息。在附近采摘些浆果和灌木枝叶,供马匹和自身食用恢复。

  “西瓦利耶的诗人会说,雾就像是女人,得不到(没接近)的时候才是最美的。”下了马的康斯坦丁不知为何朝着亨利他们这边走来,他抱着头盔,然后引用了一个双关语这样说着。

  “而拉曼诗人会说,西瓦利耶人怎么什么东西都能比喻成女人。”亨利耸了耸肩回应了康斯坦丁的比喻。“噗嗤。”旁边的米拉和其他人哈哈大笑了起来,而骑士长歪了歪头,举起双手做了个“我投降我认输”的姿势又接着朝另一边走去。

  “他和你真的挺像的,老师。”米拉回过头瞥了一眼尴尬地站在外头不知如何是好的罗诺他们,然后接着说道:“都是个糟糕的大人。”

  “是这样么。”亨利耸了耸肩:“我倒觉得他比我坏多了。”

  “人家好歹救了我的命的。”米拉白了他一眼,亨利俯视着她,但有些话并不是眼下适合说明的。两人以惊人的同步从马背上拔下来一部分的物资,打开皮包之后从里头拿出来一个折叠的小布袋,系在腰上。

  由于进入这段路途以后再也见不到什么动物的缘故,之前商队出发时携带的物资已经基本消耗一空。只能靠野果和野菜充饥的日子让人痛苦不堪,但为了生存下去这也是迫不得已的。

  好在司考提小镇已经很近,加上就在附近的康斯坦丁这支骑兵大队的后勤补给,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他们应该在今晚就可以久违地饱餐一顿。

  不过今晚是今晚的事情,希望和允诺不能当饭吃这件事情米拉很小就明白了。只是怀抱着对“以后”的期待坐着干等,结果只会是饿死,唯有自己实际行动起来事情才能真正地获得改变。

  不论如何,与手里头拿着短弩的莫罗等人为伴,他们以三到四人为一个小组分散进入了附近的森林之中,找寻可以供人和马匹食用的浆果与野菜草料,并且期待着是否能够猎取一点肉食。

  “多加注意一些,互相别离得太远了,还要注意那些鬼东西可能留下的有毒体液。”莫罗对着那边的几名佣兵这样挥手大声地交待着。米拉皱了皱眉,虽说与帝国骑士汇流了有个坚实的后盾是可以放心一些,这位中年佣兵也未免松懈的有些过头了吧。

  “哎,抱歉抱歉。”喊完话回过头来的莫罗瞧见了米拉不满的眼神,意识到错误的他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连连摇头一脸自责。

  “不能怪你,要换了我穿着这件胸甲,也会被熏得失去判断力的。”亨利耸了耸肩开个玩笑活跃气氛。已经清洗过的胸甲仍旧有着难闻的臭味,虽说污染最为严重的皮质内衬已经被干脆地丢掉换成了莫罗自己的,那些皮带还有其他部分的结构也仍旧是臭味熏天。

  但即便如此,中年佣兵仍旧舍不得丢弃它。整体锻打的胸甲比起他原先穿的皮铁混搭的护甲防御力可是高上了很多的,加上顺带获得的一把长剑还有菲利波答应好要补偿他的长剑,可以说是已经赚翻了的。

  莫罗在心里都盘算好了,这次回归以后花点小钱把恶臭的皮带都给换一下,然后表面一些小坑洼修补修补,卖掉其中一把长剑再赚他一笔。之后换了更好装备的自己和其他几名同伴兴许可以也去组个佣兵团,他已经停留在绿牌太多太多年了,好胜之心之前由于能力所限而封存了起来,眼下也是重新提起了热血。

  再加上这次有所交际的人们构成的人脉,已经人近中年的自己,兴许总算是能够混得好上一些,过上体面点的日子了。

  所以就算是散发着挥散不掉臭味的头盔和胸甲,他也仍旧当成宝贝一样呵护。

  时间辗转,而待到他们几人随身携带的小布袋都装满了各式浆果和可食用植物归来时,团队营地周边已经设好了基础的防御,生起了好几处营火。

  尽管火焰和食物令人多少感觉舒适一些,但周围仍旧没有能够瞧见任何一只动物的状况,也仍旧在提醒着他们。

  这附近。

  仍不容得掉以轻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