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17章 阳光 风与向日葵(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0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若要说艾卡斯塔平原给人的印象是寒风呼啸大雨连绵的潮湿春天的话,那么以帕尔尼拉为典型的帕德罗西帝国南方,不论是在这儿已经居住数年的人还是刚刚到来的人,都会对那灿烂的阳光和温暖的气候记忆深刻。

  即便从气候上而言已经是秋天,帕尔尼拉郊外的早晨也仅仅是变得更加凉爽了一些,令人不想从被窝里头爬出来,想要再多贪睡一会儿。

  早早就冒头的太阳打在这间郊外旅馆二层向阳客房的窗户上,为了节省资金而使用的次品玻璃质地不匀还带有瑕疵的表面令光线曲解折射,在地面上投下了斑驳又带有一些青色的影子。

  旅店提供的被褥被放在了地上,而已经早先爬起来的米拉正在整理自己的装备和寝具,这些简单的小尺寸单人旅行寝具是跟补给物资一块儿在帕尔尼拉购买的。除了被褥之外她们还在旅馆的亚麻床垫上多铺了一层薄布,毕竟这种廉价的郊外旅馆是不可能有那个人力去每天清洗大量被褥的。这看似干净整洁的被子上面到底沾着多少脏东西,米拉连想都不愿意去想。

  不过据亨利所言,帝国南方的旅馆还算得上是好的了。

  由于气候温暖,这里的被子大部分都只是羊毛内衬混合一层亚麻布制成的,相对轻薄所以清洗起来还容易一些。若是去到了更为寒冷的帝国北方地区,那些厚重的一件就重达二十多到三十千克——这几乎等同于一套全身甲重量——的防寒被子,连续使用长达四五年的时间都不洗一次也是常有的事。

  贤者随后耸了耸肩接着补充道:“这也是为什么深色系的熊皮和驼鹿皮会在北部大行其道的缘故,就跟那个著名的‘棕裤子’笑话一样。”

  常年在外旅行加上作为佣兵和剑士的敏锐性,米拉已经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比起懒散而又对于周遭环境全无察觉,她更愿意提早做好准备以防不时之需。尽管在真正遇到情况时许多准备往往派不上用场,但做好了准备却用不上,也总比需要用的时候手忙脚乱却什么都找不到要好上许多。

  佣兵、冒险者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

  尽管由于亨利的个人能力十分出众并且他们二人也相当幸运,在之前得以获得大量的资金以至于在装备和日常衣食住行之余还足以购买书本进行学习,但其实大部分的佣兵都是贫困潦倒的。

  细细想来也是如此,若非贫穷,又有谁会愿意去从事这种刀口舔血的生计。

  即便是米拉跟亨利,在到达了帕尔尼拉以后购买书本,武器装备,马匹,平板车以及一些基础的物资以后,他们二人的存款也已所剩无几。虽然战马和马车还有武器之类的可以持续使用很长时间,但若是遇上了严重的问题,被迫要放弃马车和马匹的话,他们势必就会遭受极大的损失。

  而武器更是如此。

  一把优秀的长剑造价绝对不便宜,米拉手中的这把就花了一个半金币的价格,而亨利的那把由于尺寸的缘故更贵。虽然这与他们在帕尔尼拉的上街购买分不开关系,若是跑到了郊外乡下的个体铁匠那儿价格应该能够压到一个金币以下,但相应的质量也会下降许多。

  一把可靠的,不会砍中人或者格挡一下就弯掉甚至断掉的长剑至少要花一个蓝牌佣兵大半个月的收入来购买。这还是以好的行情和稳定的收入来计算的,而佣兵们还需要衣食住行等等各种日常开支,许多人还喜欢在空闲的时候小斟一杯或者玩一把赌博。实际上以普遍的蓝牌佣兵水平,他们一个季度两三个月的时间能够攒到足够的钱来定做一把长剑,就已经算得上是拥有良好的自控能力懂得理财了。

  而这样的长剑可以使用多久呢?

  ——具体看情况。

  如果佣兵接受的任务是去攻击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缺少防具手中也仅仅只有简陋农具的农民的话,那么他的武器顶多只会砍钝了,之后重新打磨就行。

  但如果他是面对全副武装的正规军,或者其他一些技术高超的佣兵,和可怕的盗贼的话。一场激烈的战斗,对着盾牌,护甲和对手的武器磕磕碰碰下来,这把剑很可能就会布满锯子般的缺口,变得无法修复。

  剑也好,如同盾牌和护甲之类的防具也好,实际上都只是消耗品。为了生存下去,佣兵们需要良好的武器。而为了保护自己的武器不用花费大价钱去维修或者重新制作——以及更重要的,保住自己的小命——他们又对于那些报酬更高危险性也更大的任务需得小心谨慎。

  不谨慎者,对自己力量过分自信者,大部分都已经躺在了地上变成了花肥。而这些幸存下来得以晋升到高级的老练佣兵,不提技术,其实大部分之所以能活下来还是因为对于局势拥有一定的判断能力。

  但这也正是他们贫困潦倒的原因。

  有道是富贵险中求,但能够登顶拥有一定财富的佣兵少之又少。除装备维修制作所需要的大量金钱以外,这个时代高昂到吓人的医疗费用也是他们贫穷的原因。对于刀口舔血的佣兵而言受伤是常有的事情,而在泥泞的战场上身体出现开放性的伤口意味着饱含细菌的泥土和衣物防具碎片会进入到你的身体之中,随之而来的发炎溃烂以及发烧等症状每年造成的佣兵和其他战斗职业者死亡的比例高达总数的七成,其他还有一成是死于酗酒过度或者打架斗殴抑或溺死之类的意外,实际上真的在战场上“死得其所”的佣兵和骑士们,只有二成不到。

  被劈中脸部,丢掉了一只眼睛;被砍断了手,被砍断了脚。这些战场上非常常见的肉体创伤,令佣兵们即便是幸存下来也会失去自己的价值,无法再从事这一赖以为生的行业。

  米拉整理着自己的装备,然后看着由于一日奔波和激动而十分疲惫,直到这会儿还在睡懒觉的玛格丽特,不无感慨。

  如同白发少女自身这样的已经算得上是混得比较好的佣兵了,但即便是她和亨利也仍旧不能肆意花费,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被分配到的时候明知道麻烦但仍旧会接取这个任务的原因——它的报酬更高,并且危险性比起其他需要明确战斗的相对低上一些——或者正确一点描述:这个任务的危险因素是可以被规避的。

  佣兵和冒险者这种职业远远不是书上描述的那么光彩又富有激情的,事实上许多身体健全的佣兵都会攒钱,像是之前遇到过的那个领航员一样,在拥有足够的资金以后就转行自己开设一间小店再从事其他的行业兼职。

  “抽身离去,趁你还能。”这句话语是流行在佣兵业界内部那些老前辈的循循善诱,而已经成为了佣兵不短时日的女孩自身对其也是深有体会。虽然她现在是坚定意志要循着这条道路一直走下去,但这是在明白了所处环境有多艰苦以后仍旧下定了决心的坚持。相较之下,出身贵族,养尊处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玛格丽特,却由于向往着小说中主人翁的那种冒险,就想要出来闯荡体会一番。

  要说米拉心中没有一丝不平衡,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含着金钥匙出生,却对于自己拥有的美好不自知。只因向往那种浪漫的冒险,就想要实际来上一场。但她的思维模式仍旧停留于贵族那种“用钱和权力什么都能买来”的高高在上,所以所谓的冒险实际上也只是花钱雇佣了保镖护卫的“郊游”。

  这种小儿科的理由,天真的想法,只因为有钱所以就可以随意实现。

  “唉......”白发少女的一声长叹之中,拥有的复杂情感千言万语难以形容。

  “早上好......”兴许是动静惊醒了她,睡眼惺忪的玛格丽特总算是爬了起来。她一头卷发乱糟糟的,平日在府上总有女仆一早就会帮她打理,此刻到了外头就只能随意披散。

  贵族小姐显然并不像她看起来睡得那样香,毕竟只是郊外廉价旅店的硬板床,在木板上面简单地铺了一层麻布除此之外别无他物。相比起她家中做工精美的柔软大床,这简直令人浑身酸痛。

  再加上即便铺着一层薄布作为隔离仍旧不断袭来的过往旅客的酸臭体味,她这一夜休息过后,一时间反倒是觉得更加地疲乏。

  “汝....你、你精神真好呢。”来时的路上多少也已经注意到了自己措辞的不妥,玛格丽特有意地改为用通俗拉曼语说话,但她认知当中的所谓通俗拉曼语也是来自于冒险小说,实际上和书中描述的装束一样也透着一股怪怪的味道。

  所以显得有些讽刺的事实是,分明是异乡人,刚刚踏入东海岸领土不过十日的我们的洛安少女,反倒成为了这位土生土长的拉曼贵族小姐的拉曼语导师和对话练习人。

  这真是一场各种意义上都独一无二的旅途——米拉在心中翻了一个小小的白眼不由自主地这样想到。

  “习惯了就好。”尽管对于对方天真的想法有些意见,但知晓这只是高高在上的贵族小姐不食人间烟火的环境所致,加之以对方并不傲慢的性情,米拉对于这位同龄委托人并无多少抵触的情绪。

  不过她本性就是如此,兴许是与贤者日夜相伴耳闻目染沾染了他的那种平静淡定的气息吧。即便是面对一个咄咄逼人的家伙,女孩也不会逞口舌之利立马呛回去,而是选择以冷静和理智回应。非要说的话,她对于玛格丽特,还是无奈的想法多上几分。

  “呜~~嗯~~”黑色卷发的贵族小姐在床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窗口处的阳光借由玻璃反射使得整个房间内部都亮堂堂的。她习惯性地伸直了手,然后立马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是在有女仆为她更衣的宅邸当中。在左右观望了一下周遭的环境之后,玛格丽特的瞩目点落在了手脚麻利地整理着物资的米拉身上。

  白发少女正在安排自己随身的行囊,昨天赶着出发预先买好了这些东西但都只是胡乱地堆成一团。亨利在这种地方上面表现得相当随意,他们二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贤者也是一身如同乞丐一般的装束。因而队伍当中负责把物品根据使用频率和体积排列收入包裹当中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由米拉负责。

  玛格丽特盯了她好一会儿,敏锐的洛安少女自然注意到了她,但就在她以为这位贵族大小姐是想要她帮忙穿衣服时,玛格丽特再度显得兴致勃勃——但同时却又笨手笨脚——地开始模仿米拉的动作,自己整理衣着以及装备和武器。

  “......”这一细节让米拉对她的印象多少有些改观。

  即便是天真的大小姐又有何妨,至少她是个善良又勤奋的好孩子。

  “不是这样穿的,还有,你在吃早饭之前就把皮甲穿上的话,等下会太热的,等上了路再穿。”看着她笨拙的行动,米拉总算是忍不住开了口。

  而在她们的门扉之外,听着里头交谈的声音,正抬起手准备敲门的亨利耸了耸肩,当先独自一人走到了楼下。

  在这之后两名少女又花费了10来分钟的时间才整理完毕,贤者这时已经吃完了早饭,正端着一杯热腾腾的柚子茶坐在旅店外围的长椅上休息。

  这种添加了少量蔗糖的饮料在帕尔尼拉很是常见,它具有的解酒消食作用对于常年把酒言欢的水手和佣兵而言是一剂良药,因而绝大多数的旅店都会有所提供。

  尽管由于成本问题这种廉价旅店的柚子茶通常会兑很多遍水,但拥有一点甜味和柚子清香的它仍旧是备受推崇的早餐饮品。

  身后“哒哒哒”的轻快脚步声响起,米拉和玛格丽特也来到了吧台前方购买早点。贤者品着带有淡淡清香的柚子茶,回过头瞥了一眼第一次品尝这种廉价餐点的玛格丽特。

  贵族小姐对于这些并不精美的早点显然不是那么地中意,她在入口的一瞬间眉毛都紧紧地皱在了一块儿,但看着桌对面的米拉面不改色地一边迅速解决早餐一边还在阅读学习,她也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大口大口地吞吃了起来。

  早晨的阳光洒遍大地。

  逐渐变暖的清风吹过,店门口木制台阶旁生长的向日葵和雏菊随风飘摇。

  亨利再度品了一口淡淡的柚子茶。

  一切和平又安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