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13章 力与智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68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这世上不存在绝对的东西。

  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有正面有反面,以及充斥于两者之间的漫长过渡。

  人们总是过于轻易地对某些东西盖棺定论。假若一场战役当中使用某某兵器的一方输给另一方,便会忽略运兵指挥、后勤补给、天时地利等一系列因素,流出“这种兵器不好用才导致战败”的说法。

  但没有什么东西是彻底无用的,正如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无缺的一样。

  “哇啊啊啊啊啊啊——”大叫着迈开两条大长腿的年青搬运工用狼狈不堪的姿态朝着陷阱所在跑来,但即便是一直欺负他的洛安少女此时却也没有开口或是翻白眼鄙视。一方面是她根本没有这份余裕,而另一方面,尽管狼狈不堪丢人得让人不忍直视,咖莱瓦却确凿无疑地完成了他的工作。

  搬运工出身又人高马大,单以体能而言在队伍当中仅次于贤者。除却小独角兽这种天生的跑者连米拉都跑不过他,又不懂得如何战斗的年青人,唯一能够派得上用场的情况想也知道是当诱饵。

  我们万能的贤者先生诚然是可以更加轻松地完成这一切,但倘若他一个人要完成包括当诱饵在内的所有工作,那么出现不可控因素又无人能够及时充当救火队员导致崩盘的可能性也会大大提高。

  亨利早就过了爱逞强爱出风头的年纪,而近朱者赤,我们的洛安少女耳闻目染之下自然也倾向于更加理智冷静的思考模式。

  单纯只想靠一两个人包揽全部工作只会增加不必要的负担,在没有危险的和平旅行当中贤者自然是不会去勉强理论上算是他护卫对象的这些人,但非常情况只能采取非常措施,眼下即便不提什么挽救远方那些对此毫不知情的月之国民众这种高谈阔论,单是要保证自己的生存也只能所有人团结齐心协力。

  “吼——!!轰——!!”近在脑后的腥臭气息吹得年青人一头黑发狂舞,他甚至感觉到有些什么湿哒哒黏糊糊的东西随着气息贴在了自己的耳朵上。巨兽发出“咚咚咚”的巨大声响扭动着身体以高速冲来,被带起的风吹得疯狂摇摆的火光之中张开的大嘴尽是尖牙,如鲨鱼一样拥有好几排备用牙齿显示出这个怪物倾向于疯狂进食的特性。

  “咔!!”它扭过了头试图一口咬中咖莱瓦,但年青人一个飞扑连带着翻滚虽然滚出一身淤青但也成功躲了开来。

  “标记、标记。”神情慌乱呼吸也不匀,但他仍旧有充沛的体能

  咖莱瓦瞧见了地面上之前做的标记,立刻准确地调转了脚步朝着那边跑去,而身后形似娃娃鱼的庞然大物也果不其然地跟了上来。

  “踏——!”空洞的声音在落脚点下方传来,咖莱瓦一跃而起跳过了铺着落叶的地面,而紧随其后落下的一只肥胖的脚掌落上去时地面却直接塌陷了下去。

  面对月之国武士时是优势的巨大吨位此时变成了劣势,用村里搜来的竹编网架配合木框做成的陷阱盖子能够承受得住人类的体重,这个将近10吨重的庞然大物却完全不行。

  “嗷呜——!!”一只脚掌落入了落穴陷阱之中的怪物短暂失去平衡,埋藏其中的削尖竹子还对它造成了一些伤害。但这并不足以完全阻止它。亨利一开始设计这些也只是为了争取时间让咖莱瓦不至于成为一次性的诱饵。

  “吼——嘶嘶嘶——”咆哮之后是急促的气流声,它从落穴陷阱之中抽出了脚掌又再度朝着已经拉开不少距离的咖莱瓦追来。

  火光与热量吸引了它来到附近,而咖莱瓦身上这九十多公斤的肉又把它引入了众人设置的口袋——到此为止都在计划预料之中。

  烧了很长时间的火把开始逐渐变小最后熄灭,年青人跑过了所有的落穴陷阱终于来到了进行实质性杀伤的落木陷阱面前。

  “记得弯腰!”对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颇为担忧的洛安少女大声提醒,而因为能见度下降并且情绪紧张确实险些没反应过来的年青人也在这声提醒之下一个滑铲从触发绳的下方跑了过去。

  即便力道可能不足以触发陷阱,但狂奔一头撞上绳子也肯定会摔个七荤八素被后面的怪物捡个现成。

  “谢——”咖莱瓦犯呆的一面再度显现,松了口气之后他居然停在原地大声和米拉道谢,所幸身后的咆哮声让他反应过来自己还没彻底安全因而再度拔腿狂奔。而追赶上来的怪物蛮横地撞上了麻绳,在一声清脆的“噼啪”声之中连接结构被触发,而悬挂于高处的巨大原木失去了固定也“咻——”地一声带着巨大的力道撞了过来。

  “吼——”“嘭!!!!”月之国的博士小姐计算了原木下落需要的延迟时间,再参考贤者通过观察估算出来的怪物奔跑速度,这用来作为承重梁用的厚重原木实打实地撞在了它的身上,甚至一度把它撞得整个都歪斜了过去。

  “嗷——呜——”相当于人类挨了一闷棍的伤害虽不至于完全击倒但也确实令它遭受了重创。

  “哈——哈——”计划已经到了尾声,咖莱瓦停下来喘着粗气回头看向了它,而不屈不挠的怪物被重击之后似乎懵了一会儿,紧接着用那双圆溜溜的硕大黑眼盯住了前方的年青人。

  “妈呀。”仿佛认定年青搬运工是导致它受伤的原因一样,这显得过于聪慧的表现让咖莱瓦又开始手忙脚乱地狂奔起来,而后面的贤者则是皱起了眉毛。

  “吼——”“咚咚咚——”再度奔跑起来的怪物又追赶起了咖莱瓦。

  “嘿!”而年青人如法炮制再一次从麻绳的下方越过,但这一次令几乎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是,它没再一头撞上麻绳。

  “吼——”一瞬间停下像只猫一样蜷缩起身体的怪物拍着肥大的尾巴一跃而起,紧接着发出“嘭!!!”的一声落回了地面。

  动静之大,甚至于众人都感觉地面在震动。

  “这、这——妈哟!”已经说不出什么话的咖莱瓦只能再度拔腿狂奔,而意识到这一切不对头的贤者看了一眼洛安少女,米拉点了点头接着“呦——”地一声吹响了口哨。

  “嘶吁吁吁。”小独角兽迅速地从旁边窜了出来,为了预备突发情况小家伙身上的各种物资已经全部卸下。

  尽管还没完全长成,但这会儿的小独角兽体格也已经相当庞大,完全可以承担得住米拉的体重。

  “锵——”洛安少女翻身骑在了小独角兽身上紧接着单手拔出了战刀一跃而出。

  “哈——哈——”咖莱瓦与她错身而过,而白发女孩与独角兽的组合以惊人的高速接近了第三条触发绳的位置,怪物跑了过来再度蜷缩起身体而她在这一瞬间挥下了刀。

  “嚓——!”触发绳应声而断“走!”而米拉催促着小独角兽迅速地朝着后方跑去。

  “咚——”再度一跃而起试图越过陷阱的怪物“嘭!!!”地一声被落下的原木命中了头部,原本只会砸在它身侧的陷阱因为它跃起的动作反而在半空当中命中了头部这种要害。

  “瞄得好不如接得好。”亨利耸了耸肩,而米拉和咖莱瓦同时回到了作为最终决战点的袋底部分。洛安少女立刻挥手驱着小独角兽朝着矿洞的方向躲去,传教士三人也都在那附近,怪物正式到来以后他们就跑到了那边避难。

  “嗷——”尽管是在落木的途中被命中没能达到最佳效果,但命中的是头部很明显还是遭受了重创的怪物在原地摇头晃脑着看起来有些站不稳的模样。

  而贤者适时地抬起了手,米拉、咖莱瓦、绫还有璐璐四人分别拿起了弩和弓、完成了预备。

  “放!”“咻咻咻咻——夺夺夺!!”已经只有十米左右的距离谁也不可能落空,高速飞舞的大小箭矢尖锐的箭头扎进了它的表皮,没能致命但也成功地使得怪物发出“嗷”“嗷”的惨叫,而被落井下石的它摇头晃脑着也重新提起了对众人的敌意。

  “往后跑。”贤者“锵——”地一声拔出了背后的克莱默尔,而其余四人则是转过身开始朝身后的方向跑去。

  “吼——嘶嘶嘶——”短短一瞬间就跨过了十米距离的怪物拍着肥大的尾巴扭动着身体冲了过来,亨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直到它冲到了跟前才一个箭步向着左侧避开并且挥下了手中的大剑。

  “啪!!!”瞬间绷断的绳索令四角坠着大石的巨大渔网从上空落下,用来捕捞大型鱼类的结实渔网也是从村子当中搜来的,这便是他们的杀手锏,因为没有强大到足以一击击杀的远程武器,最终手段自然还是只能近战解决。

  世上的事物是没有绝对的,一切都是相对的。

  力量和智慧,单独有其中之一都不能算是完美。

  而这世上没有完美之物,正如没有完全无用之物。

  故事里耍小聪明和只有勇气没有其它的农民猎户或是骑士,诚然不如专业有序的做法来得靠谱。但要说它们就毫无价值,那也是过于死板。倘若没有随机应变的小聪明,或是直面危险的勇气。

  那么再有计划,也不会得以实现。

  归根结底,计划再完美,实施的也是人——“嘭!!嗷!!”被困在了结实渔网当中的怪物疯狂地扭动着身体,而贤者没有瞄着头部反而抬起克莱默尔对着它肥大的尾巴一剑砍了下去。

  “锵——咔!!”在强而有力的斩击之下肌肉与骨骼起到的阻挠作用微乎其微,亨利成功地把占据身体三分之一以上的肥大尾巴给斩断,感受到刻骨铭心疼痛的怪物开始疯狂地扭动着身体,而掉落的尾巴也仿佛仍旧仍有生命一样开始扭动。

  空旷的场地当中其他人拿着备用的火把也都走了回来,把新的火把插在附近的泥地里头点燃让场地变得明亮起来。

  所有人都紧张地拿着武器,战斗还没结束,渔网能困住它的时间也是有限的。众人拉开了距离开始用弓弩尽量杀伤。“小心,要挣脱了!”亨利大声地提醒着,渔网困住它的时间比预计的短,加上挣扎的幅度过大贤者来不及用克莱默尔造成更多的伤害。

  它逃了出来,但目的已经达到,众多的陷阱削弱了这头怪物,它显得精疲力竭,停在了原地半天都没有行动,只是一直喘着粗气呼出大片大片的白雾。

  对尾巴而不是头部下手是绫的主意。

  “不要忘记它原来是什么。”几个小时前的博士小姐如是说道:“尽管它看起来是个生物,而生物的弱点基本上都是头部,但我认为不可以以常理论之。”

  “这只是一种拟态,它只是以某种方式模仿了动物的结构,而并没有真的变成动物。”

  “所以对生物而言是弱点的器官对它来说也许并不如此。但就算这样,它的这些模仿和拟态也仍旧是有意义的。”

  “身型巨大的生物有很多都有尾巴,而且尾巴的尺寸要占据很大部分。正是因为它们需要沉重的尾部来平衡身体,否则就难以奔跑起来。对于很多蜥蜴类来说,尾巴还是它们储存营养的地方。”她说道:“机会可能只有一次,我认为瞄准这里下手,尽量削弱,而不是对着看起来可能是弱点的头部攻击更为合理。”

  “因为这.......东西可能,无法以通常生物论之。”

  火光摇曳,而说出这段话的本人此刻脸色因为紧张有些发白。停在原地的怪物整个身体僵硬了起来,紧接着皮肤下面忽然好像开水沸腾一样不停地一个一个冒着疙瘩。

  “好恶心。”米拉和璐璐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

  而亨利则是瞥了一眼神色凝重的博士小姐。

  “你的推论估计是对的,这东西还在变化。”

  他握紧了克莱默尔。

  “用智慧和计划取胜的方案行不通,但也已经削弱了它很多。你们退后吧,接下来。”

  接着摘下斗篷甩手一扬丢到了旁边。

  “要以蛮力取胜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