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33章 繁荣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14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让亨利和米拉作为评价见证人之类的是迈克一气之下顺势就说出来的话语,它并不拥有什么真正的公信力,因此当然两人也是没法获得什么真正的报酬。

  顺着势头就把两人拉进了这件麻烦事的事情冷静下来的矮人铁匠也有些惭愧,因而作为些许的补偿,作为本地工匠的他也就为二人介绍了一下相对靠谱一些的佣兵适用的旅馆——这里到底是南境联盟的领地,那种在西海岸非常常见的单纯是住宿就餐的旅馆非常少见,这边的旅店多数都还兼顾了娼馆和赌场之类的功能,大量地吸金是一方面,对于米拉来说这种儿童不宜的事情也显然为时过早。

  处处都是甜蜜陷阱的南境联盟,骗子和赌徒随处可见,但这些东西却也在相当的程度上反映出了它的繁华。

  过去拉曼帝国的社会学家曾经说过一句话:“贫穷的城邦是没有乞丐的。”——正是因为人们普遍都相对地富有,物资的充足才令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起各种形式上的娱乐以及他人的生活,白色教会的建筑在南境联盟是完全见不到的,就好像过去拉曼帝国开始衰退时教会则开始崛起一样,南境的城邦联盟这里是一切的反转,人们对各种禁欲主张完全不感冒,各种在白色教会有影响力的地区都被明令禁止的行为在这里像是家常便饭。

  夜夜笙歌,满大街都是精心鞣制过的皮草和各种样式的食物——甚至就连米拉和亨利都一直有在使用的那种大陆通行的艾拉银币,实际上也是以南境联盟的首都,水上都市艾拉这个出产地作为命名。

  那银币上印着的美丽少女的侧像是艾拉人对于自己的宣传与自夸,纯洁而又美好的商业都市,在这儿你能像是遇见自己的初恋情人一样收获爱情的美妙——但谁人是真正明白这些城邦本质的呢,或许只有那些变得身无分文只能跑去乞讨一份食物或者工作,抑或更糟的已经变成了奴隶的人儿罢。

  所有的南境联盟的城邦都是不容小视的,诚然它对于外来者而言是新奇而又繁华并且充满着机遇的,但若是一不小心,你也很可能会在这儿摔得头破血流。

  跟着亨利前去书店售卖掉那些已经读完了的基础入门书籍的时候米拉在这边的豪华又琳琅满目的书店柜台那边等待的时候,透过右侧的门扉看见里头似乎在一个露天小院的中间,有一些人正在操作着一台巨大的机器。

  机器约莫有一米多高,框架的上方固定着一个巨大的木制螺旋杆,而下方则是一个不小的盒子,一些穿着简陋的人往上头用猪鬃做成的刷子刷上黑色的墨汁,然后旋转杆子压在纸上,使墨汁因为压力而浸透上纸张。

  ——那是印刷机,米拉根据自己读过的知识判断出了这一点,在亨利和那个老板用拉曼语讲价的时候她好奇地走了过去站在门的附近观看。这会儿还是上午,热带的光线十分充足,女孩清楚地瞧见了那些操作的人,他们不单衣着简陋身体相对纤瘦,脖子上还绑着项圈,显然是奴隶。

  女孩的到来没有引起这些人太多的注意,他们只是继续重复着自己的工作,不断地刷上油墨,然后往下压,等到印完了一部分以后,又再度放上了新的纸张。印刷下来的东西是一整页的,约莫有一米多的长宽,由奴隶拿着去交给旁边一个衣着好上许多也没有戴着项圈的人,那人再接着用硕大的裁纸刀剪裁,之后用石块压着一角,放在小院里头晒干墨汁。

  这一系列的过程都不是很容易,而且印刷出来的东西似乎都是一样的,米拉皱着眉观察着这一切,心底里头的疑问直到亨利把那些书本全部换成银币两人离开的时候才询问了出来。

  “你注意到了啊。”西瓦利耶和亚文内拉那边的金币在南境联盟价格波动很大,因此精明的贤者在讨价还价的时候没有中对方的套路换单纯算丹诺值更高一些的金币,而是全数换成了银币。整整一个小袋的银币沉甸甸的,他把它挂在腰间,然后对着米拉微微一笑。

  “嗯……我就是觉得……单纯这样子印刷,确实成本比起手抄也没有低上多少,因为只能用相同的板子——可是——”米拉抬头望向了亨利:“活板印刷什么的,不是早在两百年前就被发明了出来吗,可以活动编排的文字组成的板子怎么说都要比这样的固定板子更为划算啊,提高了产量的话,就算利润变低了大量地销售的话也会获得更多的收入的吧?”

  她这样说着,口中的言论完全不是一年前同样的这个女孩所能够说得出来的,亨利微笑着,摸了摸米拉的小脑袋,然后接着说道:“你说得对,单纯考虑到书本的产量的话,活板印刷确实要方便得多,因为不用每一次都去雕刻新的板子。”

  “但是呢,小米拉,为什么这些商人不用呢。”两人一起向前走着,他们的马匹寄放在旅馆的地方,之前在索拉丁的一系列问题当中板甲衣已经遗失,而只穿着棉甲的话在这样的天气也是相当地恼人,因此两人此刻都是轻便的冒险者短上衣搭配长裤的服装。

  “原因很简单,他们是商人。”亨利耸了耸肩,而米拉白了他一眼,但贤者当然不是在卖弄,他接着为她解释道:“你只注意到了那些印刷用的板子,却没有注意到工人。”

  一如既往一针见血的话语让女孩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不过她仍旧不甚明晰,因此亨利接着说道:“在自己拥有某物的时候我们偶尔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你冷静下来想想,现在这些事情,不论是知识还是文字,对于一年前的你来说,可是这样驾轻就熟的张口就来的?”

  “……啊!”白发的洛安少女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是这样啊!虽然单纯从雕刻成本上来说,活板的印刷是更低的,但是在排版的时候要求印刷的工人要认得这些文字!”

  “是这样啊……”她低下小脑袋连连点头:“认字的人很少,所以要雇佣的话成本当然会更高,而相比起来雕刻好的板子的话就算是奴隶工人也可以操作……”

  “是的,而且活动的字母比起整块的木板更容易损坏与丢失,种种计算下来,反而是得不偿失了。”亨利补充着说道,四周的餐馆里头开始飘出一些香气,格式各样的铁艺做成的招牌和木质雕刻的招牌挂满了街道的两侧,人来人往,而他俩接着前进。

  “……但若是能够不惜成本,使用这种印刷大量地生产书本的话,人们大多数都识得字,雇佣成本也会变低的吧。”她垂下了头,用不是很高的声音说道:“而且若是底层的人都能够识字的话……也不至于那么地无力……”

  “他们毕竟是商人,对他们来说重要的只有眼前看得到的利益。”亨利又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米拉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先去吃个饭,然后去佣兵公会那儿报道一下。”这件事情若在深入探究的话也不会再获得如何的结果,只要它引起了女孩的一些思考就已经足以,亨利岔开了话题,而米拉再度点了点头。

  南境的城邦联盟若是说有一种东西是不会骗人的话,那么就要数得上是它的食物了。得益于那四通八达的陆地和海上贸易系统,糖类在这里的存在极其的普遍,从东方运来的甘蔗和甜菜大批量大批量地被种植在城镇的外围,砂糖是南境城邦联盟的重要产出物品之一,而除了它以外各式各样的食物和香料也是络绎不绝。

  等重的情况下比黄金还要贵三倍的各式香料是南境城邦联盟的首要经济来源,一丁点的孜然一丁点的胡椒就足以改变整道菜的风味,民以食为天,口腹之欲上的追求促使着人们不停不停地涌入这里到处都是的餐馆,而由于竞争过于激烈的缘故,这里的餐馆甚至要比起西海岸那边都更为地廉价。

  数公里之外的海滨城市捕捞来的海产,远方的山脉里头出现的山珍,草原上的野牛,从东海岸北部运来的奶酪,加之以绝对不会缺少的面包和大米,南境联盟的食物之丰盛与美味是任何人都难以想象的——因此当交出了仅仅比亚文内拉那边一顿最低廉的午饭多上一些的三十枚铁币以后,米拉就被端上来的菜肴那迷人的香气给吸引得将之前的所有想法都甩到了脑后。

  她和亨利朝着这边前进的一路上虽然温饱尚且能够保证,但连续两个月吃的都是干面包或者面汤搭配清水别说肉类了就连蔬菜也只有偶尔遇见了村落的时候才得以购买,米拉的小舌头实在是感觉淡得都快没有味道了,而眼下这些香气扑鼻又丰盛有鱼有肉的大餐被这么给端了上来,她立马就感到食指大动。

  仿佛久旱逢甘霖的大地,尽情地吃完了这一顿美餐的米拉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恢复了干劲——想来至少在这儿他俩吃喝是不愁了,但相较之下旅馆的居住费用却相对高一些,虽说矮人铁匠迈克介绍的那家店没有那些不需要的娼妓和赌场之类的附加设施,居住的费用却也已经高达一周两个艾拉银币的价钱——卖书虽然换来了一定的积蓄,继续坐吃山空下去也并不是个好主意。

  加上两人还需要替换新的装备,当时为了假扮教廷的骑士他们卸下了自己的板甲衣藏在了某处打算等之后再回去取,但计划赶不上变化,也就只好就这样遗失。现在棉甲虽然还在,但单纯只穿着这层缓冲内衬的话,效果却也并不是很大。

  认识了矮人铁匠迈克卷进他们的这件事情意味着的不仅仅是一个麻烦,手艺出众的矮人的话或许这一次米拉和亨利可以定做一套更加精致一些的护甲,南境城邦联盟流行的一种佣兵用的半身甲是兼顾了灵活和防御力的板甲,利用卡扣结合的它甚至连皮带都不需要,外形看上去就仿佛是骑士甲的缩小的它在重量上也相当地轻便,虽然不能扛得住重骑兵的冲刺也不被那些狩猎佣兵所中意,有一两个钱并且珍惜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中阶的佣兵,也都会选择它。

  知人知面不知心,在这个世道上行走闯荡,防具这种事关自己生命的东西,还是不要吝啬的好。

  对于护甲亨利拥有一些自己的见解,之后再交与迈克的话,他相信对方也有这个能力造出来这等层次的防具——不论如何,眼下他们需要金钱,所以在吃饱喝足了以后,两人就慢慢地朝着佣兵公会的方向走去。

  “……”南境联盟的佣兵公会和这里的房屋建筑结构是类似的,走到了公会门口的时候米拉迟疑了一会儿——如同当初在科里康拉德那般再度邂逅某人的事情自然没有发生,周遭人来人往但并没有人对着他俩投来过多的注意,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让白发的洛安少女想起了艾莫妮卡和约书亚,想起了金发的女孩最后在强烈的背光当中露出的微笑——而亨利也配合她停了下来,不言不语。

  若是他俩也随着自己一同来到了这儿,该有多好啊。

  虽然这里的阳光也一样会令艾莫妮卡感到不适,但若是他们还在的话……

  她甩了甩小脑袋,努力地试图打起精神来。

  “走吧,老师。”米拉抬起了小脸朝着亨利露出一个“不用担心”的笑容,贤者平静地点了点头,两人踩着光滑而平整的石板道路,朝着佣兵公会的内部走去。

  繁华如南境城邦联盟这样的地区即便只是一个小城镇佣兵公会的内部却也是十分地辽阔,自东海岸诞生遍布世界各地的这个组织在南境可谓最为繁华,内里的工作人员多如牛毛不说各式的告示牌也挂的琳琅满目,与西海岸的所有地区显示出一股本质上的区别。

  来来往往的佣兵当中有大量的绿牌新手,和两人一个等级的蓝牌佣兵也是数不胜数,即便是橙牌乃至于紫牌也并不是无法见到——但比起这些最为醒目的却那些蓝牌以上的佣兵三三两两成群结队地行动,不单服饰较为接近,还佩戴着一致的佣兵团徽章的景象。

  这是真正的专业佣兵的聚集地,不论是ABC三种的战争佣兵还是DEF三类的狩猎佣兵都成群结队地行动的模样与另一侧那些散漫的下级佣兵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米拉和亨利刚刚进来就被不少那些佣兵团的人投来了注意,毕竟他俩好歹也是蓝牌,这些佣兵都会考虑一下是否要招募。

  但虽说如此,毕竟初来乍到,连防具都没有穿着的两人立马被人相中的可能性也并不高,因此也就那样留意了一下,并没有多少人过来搭讪。

  不论如何,当时间已经步入了十月份的这一天,两人离自己最初出发的地方已经有了相当遥远的距离。

  而生活与冒险,还将要继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