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69章 尾随者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55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新月洲是一片龙类生物绝迹的土地,不提极其少见的巨龙与同样数量相对稀少的亚龙,哪怕是里加尔大陆上许多地方都有分布的各种杂龙类以及龙蜥类,这里也一概见不到。对于这一独特的现象,帕德罗西帝国组建了学者团进行过多次探讨研究,但由于新京政府的不配合,这方面一直都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月之国有句谚语叫“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尽管谚语中的动物有些微妙的差别,但因为龙类生物的不存在,这片土地上的其它生物确实更加繁荣昌盛。

  对于自然稍稍有所了解的人,总会惊叹于自然之中巧妙的生物结构。

  哪怕是截然不同的生物,在相同环境之下历经漫长的岁月依然会演变出类似的结构、外表以及自身的生态位。

  食草动物;以昆虫还有果实之类为食的小型杂食动物;伺机而动、不挑食的食腐动物,以及——

  顶级掠食者。

  未曾出过远门的人,不会明白为什么猎人最少也需要是个两人小组。

  住在和平的文明地带,石头构建的城市坚固住房之中的人,多半一生之中见过最大的侵入者也就只是无处不在的老鼠。

  但荒野之中是不一样的。

  野兽会远离人类所在的区域,除非饥肠辘辘到无以复加。它们畏惧那些灯火通明的地方,哪怕那里总是传来食物的香气,哪怕那里尽是无力抵挡自己的弱小生物。

  刻在血脉之中的记忆让它们本能地避开这些睚眦必报,没有爪子没有獠牙,却会拿着小尖棍儿,会用看不见的方式让自己流血受伤的生物。

  刚出生不久的野兽都明白这一点,就像幼猫会本能地对着像是小鸟或者老鼠之类的物体提起兴趣一样。这是流淌在血液之中不得已成为了本能的深刻印记,在人类城市村庄建立扩张的过程之中产生的冲突在这些人总认为无脑的野兽身上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刻痕。

  它们必须让规避人类、规避那些灯火通明的地方成为本能,做不到的,基本上都已经死在了人类的弓箭和长矛之下。

  这是一种巧妙的平衡,刻在基因之中的记忆,使得哪怕城市与村庄防御并不是那么地完好,野兽也会处于自保本能规避开。因此世代更迭,在城市繁荣之后出生的新生儿甚至连尖牙利爪的掠食者有多可怖都并不知晓。

  在他们的眼里,这些食人野兽就好像是神话故事一样遥不可及,开拓者那一代与之搏斗的血腥记忆这些新一代根本无法感同身受。

  这种大意与无知带来的是轻视,许多在城市稳固发展之后出生的新一代年青人,在荒野之中遇到野兽遇到掠食者时也丝毫没有畏惧之心,认为它们就像是城里街道上的流浪猫狗,自己挥挥手吓一下就会夹着尾巴逃走。

  而其结果,便是往往旅途未曾走出一半,便被咬断了喉咙,吃光了内脏。

  老练的猎人与冒险者,永远都会留着人守夜。

  哪怕没有与任何人产生冲突,没有人类的追兵,他们需要防备的生物也依然有许多。

  只有蠢蛋才会小瞧野生动物的敏锐与机灵,人类世界的文明给予了很多弱者犯错甚至重复犯错的机会,但是荒野之中是不一样的。在这里犯了错就意味着饿肚子,犯了错就意味着死亡。

  一百人的队伍,山贼可以注意得到,更为敏锐的这大山之中的野兽又怎可能毫无察觉。

  人类所散发出来的味道、马匹、驮牛的体味和排泄物、烹饪的食物香气,剩余的食物残渣。所有的这一切在嗅觉敏锐的狼的感官之中,都会像是夜里海岸上的灯塔一样明显。

  它们是长途奔跑的好手,沿途又有的是森林可供它们藏身,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跟在了队伍后面的,哪怕是夷人的老练猎手或者视觉敏锐的我们的贤者先生也无法说清。

  能够知道的就只有,当注意到的时候,这个规模不小的狼群已经开始在远处的森林之中用那反射着月光的双眼盯着他们了。

  “二十四头,领头的是一对。”基本讯息的确认并不困难,猎人之中有的是好眼力的射手,但我们的贤者先生比他们所有人都更快地洞悉了情况,并且同时也告知了鸣海等人。

  狼是一种聪明的生物,小规模的狼群一般低于10匹,而这个显然要稍大一些,也或许正是它们会有信心尾随在他们这一支百人大队后方的缘由。

  “目标是牛吗。”虽然是彻头彻尾的城里人,但鸣海显然也不是对于荒野一无所知的类型。他很容易就判断出了这个狼群盯上的是行动缓慢又体积庞大的驮牛。

  吊着一条尾巴确实让人十分不快。湿原地区本来就对带有辎重的队伍来说艰苦难行,此刻又加上这些伺机而动的饿狼,简直令人心烦意乱。

  但他们却也没有什么太过于高效的方法去解决这一切,这个狼群不小,而且从保持的距离来看明显仍旧在警惕着他们。百余米的距离在昏暗的月光下,狼群又躲藏在森林之中,能够注意到已经是视力优秀而且警惕十分了。

  包括博士小姐和花魁传教士一行、咖莱瓦以及小少爷在内,更多的人都是在听闻了远方的森林之中有尾随的狼群之后,有意去寻找,才瞧见了那些毛茸茸的蠕动黑影轮廓。若是队伍当中尽数由武士构成,没有更加适应荒野的猎民之类的角色存在,那么他们多半会等到狼群靠到了跟前才注意得到。

  狡诈,机灵。

  保持着距离警惕着人类的攻击,不会贸然靠近。

  同时体力与耐心都十分充沛。

  在知道自己被察觉被警惕时它们不会强攻,而是会利用自己长久的耐力就这样跟随下去,然后在有谁掉队落单的时候,一拥而上。

  “只能跟它们耗着了么?”很明显又开始心惊胆战的胆小传教士艾吉忍不住开口这样问道,若是可以由他来决定的话,多半会希望能对这些野狼都赶尽杀绝吧。

  “我可不是坐船这么远过来,来给狼撕成碎片的啊!”自从登陆以来至今都没过几天安生日子的艾吉整个人都变得有点神经质了起来,虽说原本他就相当胆小,让人怀疑这种心理素质到底为什么会选择漂洋过海成为传教士,但现在是真的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一碰就爆了起来。

  “安静点,你这样还算是神的仆从吗。”阿方索显然也对他的表现失去了耐心,他大声地训斥着,而艾吉在吓了一个激灵之后垂头丧气地返回了帐篷。

  “安排守夜吧。”亨利如是说着,而鸣海点了点头,与特木伦一起开始进行安排的商讨。哪怕去打这些狼多半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它们躲藏在森林之中,机敏,又懂得互相配合。

  夜色之下武士们哪怕弓术再好也难以发挥,而且森林地形复杂,对于弓箭射击来说命中难度大大增加。

  两条腿的人是跑不过四条腿的狼的,这些家伙的耐力也很充足,一旦打算逃跑,以人的脚力根本追不上,而骑马又会被复杂的植被所阻碍。

  打不着又追不上不说,一旦有谁在追逐的过程当中落单,那么这些家伙也肯定会回过头来亮出爪牙。

  高风险低回报,加之以武士们携带出门的箭矢有限,虽说在山贼一战过后尽量回收并且也从山贼的库存里搜了一些出来,也依然有1到2成左右的箭矢彻底损毁无法再次使用。

  武器和甲胄都是会损耗的,刀会有缺口,会卷刃需要打磨。倘若不细心保养使用方式又出错的话,折断也是常有的事情。

  人和马的体能也都有限,夜里实在不是人类尤其是骑兵这种重型单位可以肆无忌惮地行动的时间。而若是到了白天,这些狡猾的狼估计又会保持更远的距离,它们听力与嗅觉皆十分敏锐,不似人类那般依赖光照与视力,而它们也懂得如何发挥自己的长处。

  只能选择以不变应万变,用滴水不漏的防备、警戒,成本更低不那么消耗人力与物力的驱赶代替斩尽杀绝,等到他们离开这片区域或者拖的时间足够长了,这些狼就会转移目标去猎杀其它猎物。

  讨论的结果,最为合理的搭配显然是让夷人的优秀猎手与武士还有足轻等于附近设立篝火哨岗。

  他们所在的这块高地一面靠水,但余下的所有地方都是平缓的山坡,因此哨岗必须最少设立3处。

  设立起来的篝火附近被摆上了小马扎以供疲惫者暂时休息,每个哨岗都被安排了两名夷人猎手以及三名武士两名足轻。武士和夷人都是带着弓的,而足轻则是持长矛警戒。

  他们从柴堆里取得了一些一握粗,一米五左右长度带有分衩的木棍,将另一端削尖并且在上面挂上了蜡烛灯笼。

  这些木棍被安置在篝火外几米远的地方,并且点上了长明耐烧的蜡烛,以扩大照明范围,提早察觉动静。

  月光终归是不靠谱的,一片晴朗时确实亮如白昼,但被云遮住的话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而武士和夷人猎手们也并不是贤者,没有出色的视觉,就需要用其它办法来补全。

  但这种准备归根结底仍旧是财大气粗物资充足的武士们才能采用的手法。能够烧好几个小时的蜡烛虽然不至于贵到平民买不起,大部分农民也依然会对其小心谨慎地节省使用。绝不会这样一次用上好一些,而且直接就挂在了外头让它烧到干净。

  总而言之,有了个颇具威胁的尾随者之后,队伍的方针也必须作出一些改变。这一段时间大抵夜里都不会很好过,但些许的疲惫可以回复,一旦失去了驮牛失去物资或者有谁失去生命了,却是更大的损失。

  篝火与烛火缓缓摇曳,而在这一夜里,武士们又更进一步地开始感受到夷人猎民的出色之处。

  尽管在武艺和操守还有团队合作上面他们确实无法与武士相提并论,但要讨论对付野兽的方式,长时间枯燥又让人心慌的荒野守夜之时如何保持清醒,他们却又一个个如数家珍,令结伴的武士们学习到了很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