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11章 生命的出路(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09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来总结一下目前所知的情况吧。”月之国的博士那略带口音的拉曼语因身处密闭通道缘故有些回响。阴冷潮湿的坑洞当中如何去想都不算最合适的休息处,但一行人已经走了两个小时有余,身心疲惫。考虑到许多人都是文员出身,再不休息只怕等下跑没几步就得脸色苍白地摔在地上。

  一根筋的热血蠢货总会认为任何事情都是只要靠毅力就能死撑下去,但在眼下这种短暂甩掉危机又不能确信安全的情况下,适当安排时间休息温存体力才能保证危险再度降临时不至于浑身颤抖迈不开腿。

  无意义的逞强死要面子和在没所谓的地方上面较真,是生存环境当中的大忌。幸得我们的贤者先生一向与这些年青男性常有的缺陷无缘——即便是在他确确实实是个“年青男性”的时代也——而队伍当中尽管还有两名年龄段符合,也确实干过不少蠢事的年青男性在,有亨利压着,他们也不至于捅出什么太大的篓子。

  即便大陆有别文化迥异,年长者却不约而同地会受到尊敬成为部族领袖,很大程度上便是这类原因。

  他们也许已经不再年青没有强壮的身体和锐利的眼神,但光是冷静沉稳的性格和多年累积的知识,就足以避免旗下的青壮年们因为那不可避免的雄性动物天性早早愚蠢送命。

  总而言之,短暂停留休息是亨利的安排,而一如既往,他做出的总是对队伍而言最正确的选项。

  风雪遮盖下黯淡的阳光从洞口照射进来,支撑着矿坑底部入口的木柱子上长满了已死的青苔与有毒的蘑菇。

  在漆黑矿道当中走了两个小时,他们手里的蜡烛已经消耗殆尽。时间不早了,再过两三个小时冬季短暂的日照时间就该结束,夜晚降临之后在凌冽的吹雪下不论是视野还是行动都会遭受极大限制。

  而这也正是月之国的博士阁下在喘了一会儿气之后,立刻开始进行分析讲解的一大原因。

  四千年的和平统一岁月,这个国家累积下来的知识足以与里加尔大陆诸国总和相比。而这些知识储备,作为博士等级当中排行前三的“星咏”一级,绫拥有自由借阅学习的权限。

  依托于如此巨大的知识宝库,再加之以不俗的头脑以及只身一人都要踏上求证之路的旺盛好奇心,她能以女子之身年纪轻轻就拥有堪比贤者的称谓,也就不是什么令人意外的事情。

  两个知识丰富的人加在一起,不仅相互补充了知识盲点,还拓展了思路。

  绫一个人耗费时间调查取证,已经完成了6成左右的关于这种黄金菌与魔力之间关系的理论,如今在面见了进一步的演化加之亨利的帮助下,尽管仍旧粗糙,但也算是完成了一个基础的理论:

  “根据我个人所得知的信息,加之以目前所经历的情况。”似乎是习惯性地讲起来就想写些什么,绫从随身火具包中拿出了一块木炭在坑道墙壁的一侧借着外头黯淡的阳光开始书写。

  “可以认为这种黄金菌拥有最少四种,疑似五种形态。”她在洞壁上用月之国的语言写了一下,因为这只是一种辅助思考讲解的手段,这位博士阁下并没有追求要让所有人都看懂:“第一种形态便是最原始的,以人眼难以观察到的矿物菌形态。这种形态与铁细菌类似,尽管如何凝聚黄金尚且处于未知,说到底了黄金是它们的生产物还是单纯只是收集,而收集黄金的作用是什么,我们也一无所知。”

  她在洞壁上用笔圈出了尚且处于未知的部分。

  “而后,第二形态尚未拥有任何目击证据。根据我的个人推测以及亨利先生所说的魔力对生物的促进作用,可以认为是黄金菌暴露在大量的灵、”绫顿了一顿:“咳、魔力之中后,导致了急剧的形态变化产生。”

  “联系到在渔村当中的所见,可以认为是与寄生相关的形态变化。也有可能在村子地下埋藏的那些黄金虫子,就是所谓的第二形态。”绫再次握着炭笔转过了身:“也就是说,第二形态可以认为是进化出了寄生能力。”她在墙壁上一边写一边讲解。

  “而之后可以肯定的第三形态,就是以黄金外壳覆盖,拥有短暂自主活动能力的黄金虫子。”绫头也不回地一边书写一边说明:“第二和第三形态的区分还不完全明确,我的个人推断是,第二形态只是拥有寄生能力不拥有独立自主行动的能力。而第三形态则是为了能够更有效地在宿主处于睡眠等无防备的状态下进行寄生,而进化出了短途行动的能力。”

  “这种行动能力应当类似于掠食性昆虫,属于短期内高爆发的类型。通俗点说,跑得快,但跑不远。而且应对复杂地形和高低差的能力也很差,这应该是和黄金外壳过于沉重有很大关系。按照诸位的经历和村庄记事,那些虫子也很简单地就被困在了人类可以轻易爬出来的洞穴之中。”绫写好了第三项,然后画了一个很大的圈把整个部分都圈了起来。

  “这个形态可以认为是这种黄金菌进化历程当中的一个里程碑。因为拥有了行动能力的缘故,它们可以自行寻找宿主,不必被单一地区所限制。我想这个村落之所以静悄悄地变成了无人鬼村,应该就和这个分不开联系。”她接着说,而旁边一直安静听讲的许多人都同感地点了点头。

  “但这种形态仍旧是有限制的。”绫又用笔圈了一下这个部分:“作为矿物的黄金自重不轻,要驱动这样的身体,对于它们而言必然不会是吃饭喝水那样简单。”

  “也就是说这里不会是单纯的肌肉运动,而是。”绫顿了一顿,而旁边的贤者开口补充:“与魔力相关。”

  “嗯。”博士小姐点了点头:“这么考虑的话比较合适:在进化的过程当中积攒下来的魔力,一下子释放出来,拥有像是烟花刹那绽放一般的高超行动能力。但也只是一次性的。”

  “我的推断是,如果这种黄金虫子开始了行动。那么假如无法及时找到能够持续供应魔力的宿主,它们就会因为过度消耗而死去。”绫这样说着,而众人结合之前奥尼尔的遭遇以及事后贤者的分析,听得懂的人都是认同地点了点头。

  “这么说的话,地下通道里头,应该有不少已经死掉的虫子?”艾吉在旁边忽然开口提及了这个点,他的说法有些让人蠢蠢欲动,但考虑到风险,众人都还是不约而同地没有提及返回的事情。

  “那这样做是为了?”因为话题超出自己专业范围而一直沉默的米拉到了这会儿才开口,而绫迟疑了一会儿,在洞壁上写下了第四形态。

  “为了下一步的进化。”博士小姐停笔了好一会儿,才接着一边写一边讲解:“这种菌的寄生,按照亨利先生的分析,是以植物根部一般的触肢,彻底掌控了人体的。”

  “而这一点再结合那些被寄生时间更长,以至于只剩下人形轮廓的村民.......”绫显得有些难以启齿,但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我的推断是:第四形态的生存方式,是寄生掌控人体,但却仍旧让宿主存活着。以宿主本身产生的魔力,对宿主身体进行同化改造。”她迟疑的原因,在这段话说出来之后所有人也都明白了。

  “嘶。”咖莱瓦吸了一口凉气,胆子最小的艾吉更是开始抓耳挠腮起来,似乎担忧着有一只黄金虫爬到了自己的身上。

  “全程意识都存在,被迫只能清醒着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掌控,感受到自己一丁一点远离人类吗。”就连洛安少女也打了个寒颤:“我的话肯定会疯掉的。”

  “经过异变,形成了类似植物一样仅以热量维持生命的身体。不停地产生着魔力,一直到凝聚出来足够魔力的一瞬间——进化成第五形态。”绫在墙壁上书写着。

  “这是关于形态上的推论。而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则可以总结为简单的生物形态演变。”她不再书写,而是神情疲惫地倚在冰冷的墙壁上单纯开口讲解。

  “从第一到第四形态的进化,它从只能待在矿道角落当中的矿物菌,演变成了寄生生物,又进而完全地掌控了宿主的行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拥有了独立行动能力。”

  “但这种行动能力是有限的。因为类似植物的光照、依赖热能获取能量的方式无法提供剧烈运动消耗所需的能量,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家伙大部分时候都是蹒跚行动或者呆立在某处,少数时间点却跑得飞快的原因。”绫说着:“而刚刚我们所遭遇到的第五形态,是迄今为止,最接近完整生物的形态。”

  “我在第一时间看到它的时候,确认了进化还未完成的事实。但却也有一个疑惑存在于我内心——不论是吸收魔力还是吸收热能的方式,都比起捕食其它生物而言算是更高效的进食方式。那么理应作为更高级形态的第五形态,为什么反而出现了这么多的掠食动物特征,仿佛像是退化了一样呢?”

  “因为魔力有限,并且要用以完成自身的进化。而单纯依赖热能获取行动能量的方式,并不足以维持长时间自由活动的消耗。捕食其它生物,通过脏器消化吸收营养,获取能量。从长远来看反而是最合适的方法。”绫垂着头叹了口气:“这一切,只是为了拥有长时间独立自主活动的能力。包括进化出体温来抵御严寒等等。”

  “答案很明确了。”贤者耸了耸肩。

  而旁边其他五人全部转过头看向了他们两个。

  “蒲公英会借着风把自己的种子传播开来。果实拥有鲜艳的颜色与芳香的气味是希望被鸟兽啄食,在它们迁徙的道路上随着粪便排出。”亨利用平稳的语调说着:“生物的本能就是繁衍与扩张,不论是哪一种生物都一样。”

  “只能在矿洞当中繁衍的矿物菌,假若只是局限于这一片区域,那么当这里的资源消耗殆尽,也就走到了末路。”

  “那么既然如此,它们就得像是果实那样,进化出某种手段来吸引其它生物带走自己。”

  “这个世界上如今覆盖范围最广的生物是什么?哪一种生物喜欢黄金,又繁衍得遍地都是?”贤者耸着肩反问道。

  “人类。”米拉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第五阶段形态的演变,是因为村子当中已经不存在可以带走自己的人类。”

  “它会朝着人群聚居点前进。仅仅一个小村还不足以让它满足,所以它进化出了独立自主行动的能力。进化出了捕食和消化的能力以维持翻山越岭的消耗。”亨利竖起了一根手指:“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

  “这是一个因为接触魔力而产生的特例,还是说这种矿物菌本身就是这样的生命历程?”

  “因为要我来看,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完整的生命流程了。从诞生到成长,最终成为成熟个体,移动到食物充足的环境当中,繁衍下一代。”

  “这挺重要的吗?”呆头呆脑的咖莱瓦开口问着,而旁边机灵地反应过来的洛安少女又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呆子。如果这只是个意外,那么就只有这一头。如果这是这种矿物菌必然会有的生命流程,那么,那些打算叛乱的家伙估计可是囤积了好多这种黄金.......”

  “哦.......哦,妈呀。”终于听懂的咖莱瓦憋了半天只是骂了一句。

  而贤者瞥向了矿道外的景象。

  “不论如何。”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们不能让这家伙走出这个村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