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91章 硬骨头(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56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多尔多涅领地的城堡从设计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战略意图,这个充满西瓦利耶风情的名字在相当程度上说明了它的建造者出身——正如同瓦瓦西卡一样,“弯月城”多尔多涅也是在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的蜜月期时,由骑士之国的那些充满创造力和浪漫气息的城堡建筑师们所设计建造的。

  亚文内拉中部的城堡,多选择建立在漫长的内拉森林当中伴随加尔里尔河两岸所存在的平地之上,相比起崎岖难行的森林道路,大股人马前进的话顺流而下走这些平地显然是更好的选择——而因为两侧远远望去这斑驳存在的厚重森林,存在于内拉森林中间的这一段长长的不规则平地,也被南方人称之为“内拉森林走廊”。

  瓦瓦西卡是格里格利裂口的边境要塞,一旦它失守了军队会接连地退到亚诗尼尔再退到道沃夫博格,但这两处领地一个是商业领省一个虽说是坚实盾牌但实际上也只是且战且退的缓解之举。一旦南方的军队无法及时集结完成,等到他们聚集起来以后就连道沃夫博格也已经失守,那么这边的军队自然就需要一个开阔而又有利的地形来迎击敌人。

  多尔多涅的建立是相当符合西瓦利耶人的思维方式的,相比起其它领地众星捧月式的以城堡为中心点扩散开来许多村庄的搭配,多尔多涅设计的时候就只造了一面长长的城墙,所有的农民和城镇建筑物都在它的里头——这面长长的弯月形城墙覆盖了极大的一片区域面朝北方,而上头开着的三座大门和面前预留的平地显然也是为了方便骑兵进行冲锋而设计的。

  虽说只是一介侯爵领,通常情况下拥有的贵族骑兵也并不比道沃夫博格多上多少,但它却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一位甚至多位公爵级别的军队部署所需要的活动空间,所以当杜兰大公率领着将近两千的重骑兵和数万民兵来到这儿时,他们一字排开在弯月城墙的面前,看起来当真是好不气派。

  亚文内拉的中部一共拥有的真正作为可怕的主要战力的重骑兵加起来本来就比北部稍微多出一些,而爱德华为了防备不测还在亚诗尼尔和瓦瓦西卡还有爱伦哨堡那里留了不少人,因此他们这边的军队虽说总人数上远远超过对面的联军,但实际上运作起来的时候要发挥出这份优势却相当艰难。

  若是按照最初的计划的话,骑兵必须保存实力才能应对接下去还依然存在着的两位大公加起来少说也在三千五百人以上的骑兵和王都的精英骑士,因此战役的主力必然会是那些民兵组成的弓手和近战步兵——事实上大规模的战争当中这也才是真正正确的做法,骑兵诚然拥有极强的冲击力,但是全副重装进行冲锋显然是无法永远持续下去的。因此如同这样的正面战场推进显然还是步兵的活,两者互相搭配步兵正面推线而骑兵则是作为侧翼侵扰掩护己方步兵才是西海岸人传统的战争,像是之前的西瓦利耶被亚文内拉所截杀了的那种情况,除了对地形的不了解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之外自大地以为骑兵可以征服一切也是很重要的败因。

  只是换到眼下,爱德华当真是无比地希望他也能够有如同西瓦利耶那般的一万多骑兵。

  在麾下的骑兵并不能够对联军造成压倒性优势的现在,要通过这片作为骑兵主场的开阔领地他们只能选择拿人命去填。而对方的军队当中同样有步兵存在,虽说大部分只是拿起农具和劣质木盾的民兵弓手的比例都要比这边少上很多,集齐起来的阵型也歪歪扭扭——但别忘记,己方真正意义上受到过训练经历过战争的也不过是三万多到四万人的一年多以前打过仗的老兵罢了,并且这一部分人还留下了一万三千在瓦瓦西卡,只有两万六千人随军出发。

  余下的数万人当中算得上是有一些经验的有近万的下级佣兵,这些人发挥得好的话可以作为一股不错的力量,但给予他们信任的结果往往是换来背叛,佣兵本就是无纪律的代名词,若是错误地重用他们造成的伤害反而更大一些。

  为了梦想而战斗,为了自由、为了家园,为了自己的生活而战斗。爱德华麾下的民兵们在心理上是更加强大的,但生理上他们和其他那些农民没有多大的区别,除了北部农民生活水准提高了以外余下的那些难民之类的同样是瘦弱无力的,之前在道沃夫博格也就罢了,到了这边遇上必须奋力一战的敌人所有人都得做好准备时,他们当中是否有人会临阵脱逃精神崩溃,这是谁都说不清的事情。

  将近十二万人的军队停留在了多尔多涅领地的边缘,之前就分配好的后勤补给人员随着这一路的进军进一步地对一切的处理变得熟悉了起来,他们当中有不少曾经学过一些数字的人被授予了管理阶级的职位用以计算这庞大军队每天的各种粮食消耗,而打仗的费用有多可怕爱德华到了这一刻才清楚地认知。

  士兵们假如不吃饱,就不会拥有战斗力。为了喂饱这样一支十万人的大军,每天需要宰杀的牲畜就得多达上千头。用来制作面包的面粉平均下来每个人每天至少需要五百克以上,而这个数字乘以十二万的数量就会变得极其惊人。拉车的牲畜排出来的队伍非常之长,而这些牲畜还需要人来照料需要吃草喝水。

  照顾和宰杀牲畜,驱车引领后勤运输队伍前进,制作餐饮,住宿安排,这些各种各样的问题都需要人手来解决,十二万人的大军看似强大,但其实后勤的压力以及所消耗的各种物资也是呈直线性上升。虽说拥有着富裕的艾卡斯塔平原作为后盾,若是维持着这么一支庞大的作战编制过长时间,无人回乡耕种这样坐吃山空下去,即便爱德华取胜亚文内拉也是前景堪忧。

  打一场内战打得整个国家都空虚了起来民不聊生是最差的结果,但南方这些根深蒂固的贵族们是无法用道理说服的。于是只能选择诉诸武力,但在这样剧烈的后勤消耗之下还要速战速决又保存双方力量不至于惨胜伤亡过大,碰上多尔多涅的这场硬仗时,他们这边显然是万般不愿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军队就地补给短暂修养完毕之后就大举进发朝着公爵和侯爵的联军杀去。

  杜兰大公是中部出了名地如同石头一样的一位公爵,除了寡言少语以外性格也是顽固的就好像是岩石一样。因此双方都没有进行任何的信使交流,之前运用船舶借助水流进行运输的事情节省了极大的行军压力因此爱德华一方还能只是进行短暂修养就恢复了大部分的精力,不至于在疲惫之中被偷袭。

  而就这样,在四月份的末期,亚文内拉南方多尔多涅侯爵领地那弯月一般的城墙外面的原野之上,分成数个军团以高高的鲜艳战旗作为指挥,双方的军队开始了一场绝对的硬碰硬。

  这场战役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算作是攻城战,因为多尔多涅领地的特殊环境它并不是一个四四方方包围着的城堡而只有一面城墙,但横向覆盖了相当漫长距离的城墙加上前方专门前来拦截大军使得爱德华他们要就这样继续往南进发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加之以亚诗尼尔那边来到这儿的补给线已经拉得越来越长补给越来越不易,种种原因都促使他们必须拿下多尔多涅作为继续进攻的桥头堡。

  相比起道沃夫博格的攻城这场战斗消耗的时间会大幅度地下降,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作为时间下降的代价军队面对的情形是爱德华最不愿意瞧见的硬碰硬式的消耗战,人员的伤亡所会带来的负面效果是极为可怕的,各种伤口感染处理伤员运输之类的都会对后勤造成更大的挑战,而由此引发的对于士气的打击也是相当可怕。

  不幸中的万幸的是爱德华有亨利和莱斯基在,即便是眼下这种情况不论如何都只能够硬上,如同后勤部队一样早先就安排好了配置此刻经过个把月的时间已经过了磨合期,配合相对完善的军队在他们二人的指挥下分割成数个团体协同前进,虽仍旧稍显稚嫩,但拥有一定程度的秩序且互相配合的军团相比起来对面的公侯联军从整体军容上水平就要高出很多。

  “传令左翼罗宾森子爵,长弓手方阵向左侧森林移动占据高地。”莱斯基这样说着,在正面战场上还如同之前准备阶段那般运用骑手传令显然是不可取的,因此他们在指挥部的旁边临时搭建了一个木制高台,上头站着的旗手收到讯息了就举起颜色鲜明的旗帜,隔得远远的用视觉信号旗语来传达指示。

  这其中的一套复杂的指挥系统西海岸人自然是未曾见过的,事实上就连各种战旗也是来自于洛安人的经验,在行动之中才制作出来的这些彩色旗帜和家族纹章分别作为行动指示和各大方阵的标识。迎风飘扬隔着老远都能看见的硕大旗帜比起其他任何讯号更加地迅速而又有效,各个方阵当中都专门安排了视力优秀的山民斥候作为专门的旗语解读员,简单的家族纹章加上几种颜色的旗帜搭配挥舞就能够成为大致要前进到哪一个方位做一些什么的即时指挥,虽然因为人的个体理解能力差距这命令在执行上仍旧会有一部分的问题,但终归比起公侯联军那边乱糟糟赶鸭子上架一般的民兵队伍要好上许多。

  “侧翼骑兵队向前延伸,中央的步兵方阵推进。”莱斯基的一个个指令发布出来,而前方作为中央方阵必须啃下最硬的一块骨头的混装步兵方针前方是手持盾牌长矛的佣兵和民兵而后方则是那些最为精锐的打败过西瓦利耶的长弓手,经历过一年多以前那场战役的他们如今俨然一副老兵风范,有这些人在后方压阵前面的民兵和下级佣兵组成的阵营也显得是稳固了许多。

  一方是相对有序而另一方则是乱成一团,步兵们在互相靠近到了相当的距离以后待在万人军阵当中的爱德华一方的战鼓手开始敲响战鼓。

  “为了亚文内拉!”他们的存在对于调动士气显然有着极佳的作用,充满力量感的战鼓轰鸣声加上整齐的高喊让对面那些被强迫征召过来的民兵们面面相窥显然都有些胆怯和迟疑,骑马率领重装骑兵队伍待在他们后面的多尔多涅侯爵不知所措,他没有任何指挥此等规模的军队的经验,不过这场战役也并非由他来指挥。

  杜兰大公到底是亚文内拉的三位公爵之一,今年六十七岁的他即便未曾指挥过军团作战但多少那份作为贵族的骄傲和基本的带兵经验还是存在的,并且他麾下那与西瓦利耶人一脉相承的重装骑兵也拥有着不容忽视的战斗能力。一位顽固却又勇猛的公爵率领着两千人的骑兵能够造成的伤害是极为可观的,作为主阵存在的四万步兵和弓手混搭的队伍假如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被他们冲垮冲散。

  他不像洛安人那样经验丰富,也没经历过太大的场面,但多年的战斗培养出来的直觉仍旧使得杜兰大公能够读懂对方的意图——毕竟战略这种东西总是相似的,无非是包抄分割冲击,真正困难的东西是如何把自己的意图准确并且及时地传达——

  爱德华的民兵和他是站在同一阵线的,相比之下联军这边就真的只是赶鸭子上架。杜兰大公和人们所听说的一样沉默寡言,但他的心思可不呆滞,知晓在指挥军队上面一定无法与爱德华这边相比拟以后,大公将步兵的指挥权交给了多尔多涅侯爵,在留下一句简短的“让他们前进”以后,就从侍从那边接住了骑枪,将它举起来卡在胸甲右侧的骑枪勾上面保持平衡之后一拉缰绳率领着两千骑兵开始往前推进。

  “……前进、前进!”年纪只有三十几岁的多尔多涅侯爵脸上全是汗水地挥舞长剑让乱哄哄的步兵们向前迈进,而在另一侧察觉到对方骑兵入场的莱基斯、亨利和爱德华三人,不约而同地长叹一声。

  “……看来还是我们骑兵的活儿啊。”全副武装压阵的查尔斯回过头对着自己的儿子和旁边的一众骑士苦笑了一声,然后也盖上了面甲。

  马蹄飞溅,随着左翼的第一枚箭矢从高空朝着联军一方的步兵落下并且被早有防范的盾牌所挡住。

  这场血腥不已的战役拉开了序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