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31章 恶斗(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65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人和野兽,以及其它个体寿命更为长寿的文明究竟有些什么区别。

  若你问见识了许多,走过了许多路途,历经了许多风雨的亨利·梅尔的话,他大抵会回答你“未来”二字。

  仍旧稚嫩的我们的洛安少女多半会说是“思考与学习”,而她身畔的武士乃至于夷族出身的璐璐则大抵会归结于“传统”与“精神”。

  咖莱瓦与绫应当总结在“知识”之上,可这些其实诸如精灵等种族也并不缺乏。

  精灵在魔法上的造诣是公认的,他们拥有人类当中迄今为止都未有人得以问津的大魔导师这种能一个人对抗一整支骑兵的存在;而矮人在锻造技术上的出众知识也远超普通的人类,他们自千百年前就已经掌握的多种合金技术至今都足以令大部分人类赞叹不已。

  侏儒一族的工程技术,兽人的传统尚武精神,所有其他人的回答你都可以在别的种族身上找到对应。甚至就连野兽都会思考和学习,猎人都知道嗅觉敏锐的野兽会对人类的味道起反应因而需要躲在下风处,而中过一次陷阱并成功逃脱的也往往不会再被相同的套路捕获。

  所以贤者的答案是未来。

  精灵会传承魔法,是因为“一向如此”。兽人遵循着可能已经有几千年的古老传统,拒绝改变;侏儒能制作出翱翔于天际的飞艇,也正因如此,他们才看不到脚下人类世界几十年一新的变化。

  或许只有与人类接触最多的矮人一族,尚且能够推陈出新。

  可这仍是被动的,而且矮人接受新技术的时间是以两三代人——也即是几百年为单位。

  思考未来,眼光越过现在,为上百年以后甚至自己都已经死去的年代做好盘算,留下足以影响后人的事物。培育出有能的人。

  “立起一块砖,眼里却已看到数百年后这座城邦繁华的模样。”

  这是短寿种独有的浪漫与哲学,也正因如此,人类才足以将自己的触角拓展开来。而这种特性,也让他们在面对数倍于己的对手时,能够运用知识预见下一步,夺取先机。

  ——被包围了。

  和之前像是复数野兽混合体的怪物不同,这次成群结队出现的是相对“正常”的生物。

  “是岩虎。”从名字便可看出端倪的虎太郎一眼便认出了这种野兽:“我家中一直挂着它的画像,是家父最心喜的猛兽。”

  橙色体毛的岩虎体型相较新月洲一般的老虎更小,更接近豹的体型。它们不像一般的老虎善于在平地躲藏于灌木与草丛伏击,而是利用其相对轻巧灵活但十分强健的身躯在复杂陡峭的山体上追逐山羊这种主要猎物。

  这也因此,相较善于平地长途奔跑的豹类,它的四肢更粗短一些,但这种在峭壁上来去自如的能力弥补了长途奔跑的不足,让它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

  “有箭疤。”猎民出身的璐璐立刻注意到包围过来的这些岩虎右耳附近都有伤痕,而她这一提醒本来有些紧张的绫也立刻察觉到所有的岩虎都和之前那些生物一样,有着一模一样的疤痕,仿佛被谁给复制出来的一样。

  “不太妙啊,有十八头。”本应是独居掠食者的岩虎以这种规模出现,被前后夹击的一行人卡在走道的中间,两侧往下虽然不是深不见底,却也有个几米距离,若是摔下去必然是会断腿伤腰失去行动能力的。

  人可不像岩虎一样能在这种地方快速行进,最佳的选择理应是守势,但亨利却反而要求一行人散开向着两端攻出——这便是贤者凭借自己的知识与对局势未来发展的远见作出的判断。

  “拔刀!”亨利简短地叙述了自己的想法之后,一行人将武器重新分配了一下,弥次郎和老乔等具有较为完善行动能力与经验的人把短矛交给了咖莱瓦与受伤的鸣海以及看起来不堪大用的虎太郎。

  他们没有让拿着大盾的咖莱瓦顶上前去,因为本身采矿通道就已经十分狭窄,大盾上前会挡住视线,假如有岩虎从两侧试图攀爬侧袭他们没法及时看到。

  咖莱瓦被安排在了唯一的远程射手璐璐的旁边,一手持盾一手持矛保护她与没有作战能力的绫,而其他人就以剑士在前矛手在后的姿态远离中部直接向前突进。

  “吼——!”尽管看起来诡异不已,但野兽的本能仍旧使得这些岩虎在攻击之前先发出了威慑性质的咆哮,善于攀爬的它们在平地行动的速度甚至不如普通的老虎,这点给予了一行人足够的迎击时间,而等到他们冲上去的一刹那,所有人立刻意识到了亨利判断的正确性——

  大猫的攻击方式几乎都如出一辙,大幅度的奔跑之后扑起张开前肢试图扑咬目标。

  这种方式不光对于人类而言在一瞬间立起身体时它们会有一个很大且容易命中的正面目标,并且动作幅度也极大。

  ——换而言之,它们不像只用吻部攻击的狼群一样可以围住你同时好几匹一起上——从来就不是群居动物的岩虎毫无配合,每个个体的动作幅度与活动空间之大哪怕聚集成群,其实同时面对的数量也不会太多。

  这就好比剑士的战阵总是会比矛兵更稀疏一样,前者需要活动空间来挥舞武器,而后者只需向前突刺。

  “喝啊——!”已经经历过多次战斗,逐渐熟悉这种紧张感的小少爷手持腰刀在奔跑过来的岩虎刚刚立起身体的一瞬间就以一记简单又标准的劈砍命中了它的天灵盖。

  “嘭!”的一声重击长刀砍破了岩虎的头皮并造成了头壳骨裂,但猎物是同样顽强的山羊因而长了一副厚实脑壳的岩虎并不至于一击毙命。仅重900克的护身长刀仍不够重,它虽然遭受重创但仍未身死,此时身后的鸣海立刻利用手中武器的长度越过前面顶着的弥次郎向下戳向被他击打趴在地上的岩虎,武士领队准确地刺中了它的背部把它按在地上,而另一侧我们的洛安少女立刻一个侧身扭腰的同时一刀从侧面劈向这只岩虎的颈椎。

  她砍了进去,但坚硬的骨骼和强壮的肌肉使得这一刀没能完美切断,米拉因而立刻一脚狠狠地踩在了刀背上助力,但在切断岩虎头颅彻底击杀的同时她手里的刀也狠狠地磕在了岩石凿刻的道路上。

  “当——”的一声,坚硬但相对较脆的和人长刀出现了豁口,但眼下不是能管这些的时候,因为另一头岩虎立刻又扑了上来。

  比仍是少年少女的二人更加健壮有力的约书亚听音辨位,在俯身的同时挥刀用手中更长更重的太刀一击便命中腹部将一头扑过来的岩虎腰斩紧接着顺势往上一顶把被切断的岩虎上半身撞到调入两侧之中。重重摔在地上的半截岩虎身躯发出一声最后的哀鸣挣扎着没了声息,而另一侧的老乔也在同一时间用腰刀刺进了一只刚从侧面攀爬上来的岩虎嘴中,在扭刀扩大伤害的同时一脚踹中它的鼻子将其踢回到下方。

  几乎全部的其它战斗力都位于这一侧,而另一侧单枪匹马拦下其余几头的,自然便是我们的贤者先生与他威力无比的克莱默尔。

  空旷的空间中得以全力发挥的一米五大剑佐以他个人的臂长,亨利的攻击范围几乎和手持短矛的其它人一致。他一个人就涵盖了所有的空间,而且不同于仅有尖部有战斗力的矛或者斧子若是不幸杆子命中了目标就只能造成相当于轻型钝器的伤害甚至把自己折断,大剑修长又锋利的剑刃尽是致命的杀伤部。横斩竖劈,没有一头袭来的岩虎能挨他一剑还只是重伤。

  就连趁机爬上了旁边支撑柱试图从半空中下扑的一头也在空中被贤者换成单手握剑潇洒地一记上撩竖着从腹部切成了两半,而他本人在避开喷涌的红色鲜血与岩虎内脏的同时往前顺势绕了个圈改成双手握剑又是一记袈裟斩劈开了一头刚刚伏下身子准备扑起的岩虎的半个头颅。

  只剩下下颚的头部喷着鲜血被亨利一脚踹开,他接着又一剑捅进去下一头岩虎的身躯然后一扭大剑就像切纸一样从一侧破出,而生命力顽强的野兽仍旧试图用爪子造成伤害,但贤者仗着自己身上的板甲衣直接撞了上去把它顶过去撞在了后面最后一头岩虎的身上,然后趁它被死去岩虎的尸体压住的时候调转剑尖向下直接从天灵盖插穿了下巴,再用力一扭,龇牙咧嘴露出尖牙的野兽便翻着白眼一阵抽搐死去了。

  而在亨利砍瓜切菜般解决了这头所有野兽的同时,其他人也在合作击杀了另一侧的最后一头岩虎。

  体格比普通老虎更小的岩虎是敏捷而又出其不意的独行猎手,但因为体重较轻它们的冲击能力不足,又不似狼犬可以集群配合。数量没能形成真正的优势,因此主动进攻集中多人的力量围攻一只逐个击破,选择了正确的方法他们在几分钟内便解决了这一整批十几头的野兽。

  “这些的血,是红色的呢。”洛安少女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些岩虎和之前那些怪异野兽的区别,尽管没人受伤看起来算是大获全胜,他们却也消耗了不少的体能。本身从山下走上来再进入洞窟之中爬上爬下就已经消耗了部分体力,加上和虫类战斗后回去找援军再过来,因为急着救人也没能好好休息,此刻不少人都已经是气喘吁吁。

  战斗时的紧张感使得人感觉精神振奋,但实际上在从狭窄通道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是靠着薄荷膏的冰凉刺激在强打精神。此时已是夜晚加上体能消耗未经补充,自进入洞窟一来一直缭绕的如臭鸡蛋的味道也令人头昏目眩,在战斗结束以后精神略一放松,本就受伤的鸣海一个踉跄居然把手里的火把失手掉了下去。

  而这一掉不要紧,落到了地下的火把立刻像是激起什么反应一样发出巨大轰鸣“嗤!”地一声在这一侧的下方燃起了熊熊大火。

  “怎么回事?!是什么妖法吗!”被吓到的虎太郎直接松开了手里的短矛叫了起来,而更具判断能力和知识储备的亨利与博士小姐则认为是下方有些什么可燃物。

  “也许是以前遗留的油。”绫如是说的,燃起的熊熊大火覆盖着地面烧灼着掉落的岩虎尸体毛发同时似乎还对什么东西造成了伤害,一声尖锐的惨叫声传来,令人汗毛倒竖,它听起来像人类又高于正常人能发出的声音。

  诡异的感觉还只是心理层面上的,洞窟内本就空气混浊腥臭,此刻多了大火燃烧,燥热的感觉加上进一步的缺氧使人几乎快要昏倒——刚刚作出过一次的决定此刻其正确性又开始被质疑,他们再一次面临选择:

  是进一步前进,还是退出去设法再找点人以及尝试把火灭了再走?

  先不说龙之介那边是否会帮忙,留在那边的大神和足轻要照顾病倒的人并且保护己方财物与补给——毕竟对方终归是浪人——也抽不开身,他们若是再回去一趟,就这个体力消耗估计也是没法再来的了。

  而且依照洞窟内部目前所见的凶险情况,拖延的时间越长,只怕被拖进来的人生还几率就越发渺茫。

  龙之介察觉到了众人的迟疑和沉默,虽然性格十分纨绔高傲但似乎在涉及阿惠的问题上他就行动力极高。

  也不知是疲惫和恐惧促使还是真心如此——或许两者皆有,他整个人跪了下来,以极低的姿态磕着头涕泪横流地说道:

  “求求你们,别走啊。”

  接连超出认知的危机和一行人展现出的战斗力,令他体会到了自身的无能为力。加之以之前老药师的离去,绝望使得他终于放下了华族的高傲,但这在一方面却也证明了他对阿惠是有多在乎。

  “走吧。”鸣海率先表了态,这种下跪的姿态在和人文化里被称作土下座,已是可以展示的最低姿态。若是这样了都还拒绝对方,那他便已是在对同为武士的对方表达鄙夷,认为以对方的身份地位哪怕这样低声下气都不足以被自己重视。

  亨利看了看其他人,除了赞同基本上也是默许,毕竟人都有共情心,哪怕虎太郎有许多让人反感的地方,他在乎自己重视的人的这份心意却是真实的。

  恐惧,瑟瑟发抖,不敢上前战斗,他知晓自己的无能为力,但却在同行的其它武家子弟都逃避的时候仍旧拼尽全力想找人帮忙救援。

  “呼——”米拉看向了自己有了好几个豁口,尖部还折断了的长刀,尽管还有单手刀和小剑可用,但她仍旧有些不安。

  除了亨利以外的其他人武器也基本上都出现了一些磨损,只是气喘吁吁的他们仍需要继续前进。

  时间不等人,而且本就炎热的夏季此刻加上无名大火燃烧更加令人难以忍耐,不论如何,首先要离开这片区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