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78章 门罗的魔术师(五)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80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淅淅沥沥的大雨哗啦啦地直下。

  点点滴滴敲击在午后庭院那灰色泥土的地面上。

  米拉透着有着棕黑色窗框比她整个人站起来还高的硕大落地玻璃窗,安静地只是盯着窗外的雨帘,发着呆。

  这是她十二年以来第二次见到玻璃这种东西,尽管教会在一个多世纪以前就已经公开了制作的方法,到现在它仍旧只是一些大户人家所独享的奢侈品级别的存在。

  平民的住宅和商会的驻扎点以及旅馆的窗户多为实木搭建,竖条型的木板排列整齐之后放上横向的木板用钉子固定,这种和盾牌的打造方式一般无二的厚实窗户就连佣兵公会的分部也在使用——并不是。

  并不是因为他们用不起玻璃的窗户,实际上单论金钱的话,玻璃终究还是无法和金银之类的贵重金属相比。在教会公开了制作的方法以后这种独特的可以透光的形同宝石一般的材质,就从顶级的宝物沦为了稍微有点钱财的人就能购买得起高价商品。

  ——它在奢侈性上面的含义并非单纯金钱就可以衡量,脆弱而又透光的玻璃没有厚实的木头那样良好的防御能力,并且选择了它在获取了光明和美景的同时也意味着将自家内部的隐秘展露无遗。

  所以用得起玻璃窗户的人,要么生活的城市和平而又繁荣治安极其地良好;要么,就是拥有一家独大的绝对地位,不畏惧任何的挑衅。前者体现出了所存在的国度极高的文明程度,国民拥有可以傲视周遭其他国家的发达。而后者,则是有权有势者的波澜不惊——不论哪一个,都是底气十足的精神层面上的“奢侈”。

  而这在局外人看来是有些讽刺的。

  ——愈是发达,愈是文明。愈是喜好,脆弱不堪的事物。

  不方便行动的礼服长裙,华贵精致但却沉重又易损的金银饰物,耀眼的宝石,细腻的丝绸折扇,还有这些不知从何处运来的大理石地板和上头铺着的兽皮地毯。

  贵族们所喜好的这些东西,虽然米拉可以明白他们选择这些是因为他们有能力做到,但她却无法理解这种思维模式。

  至少眼下还无法理解。

  雨依然在下,米拉回过了头,包括她、亨利和费里在内一共有三人处在这件占地不小的客房之中,而为何他们会在这儿,我们还得从头说起。

  昨日下午发现了那名死者以后亨利推断城内使用干涉法术杀人的“魔术师”总共有两人存在,而之后返回治安哨所翻查卷轴的维嘉他们果不其然发现了其中几处过去从未注意过的细节区分。

  虽然绝大多数的死者仍然被认为是公爵长子——也就是出手更为娴熟一方——所为,但也有少数几处尸体有着明显的潦草暴力破坏的迹象,看着像是第二位凶手的手法。

  破解掉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回溯尘封的卷轴,顺藤摸瓜通过杀人的手法将两类区分以后,众人很容易地就发现了第二名“魔术师”的规律特征。

  混杂在前一人无差别冷血杀人从小孩到老人从平民到士兵皆会下手的诸多案件当中,第二位魔术师所选择下手的对象,却有着许多的共通点。

  娼妇、酒鬼、流浪汉、盗匪、不务正业的佣兵。

  将所有的死者混合在一起的时候因为覆盖面积过于广泛众人并没有能够发现这一事实,而在分开了以后恍然大悟的治安官大叔挠着自己的脑袋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说道。

  “这货与其说是用诡秘手法杀人的魔术师,倒不如说是,把自己当成了治安人员啊。”

  卡了很久的瓶颈在亨利到来以后迎刃而解,再三定夺之下,众人决定兵分两路。

  维嘉率领着一众临时工开始按照一年前记述那些尸体被发现的地点展开了调查,但一年以来因为那些佣兵的破坏行为北城区早已物是人非,就算知道当年发现尸体的居民名字对方也很可能已经搬离了北区或者直接离开了门罗。

  搜寻起来犹如大海捞针,但事情有了进展看到了将城内死气沉沉的空气一扫而空给居民们一个交代的希望,维嘉就好像忽然年轻了十来岁一样,不单自己率领着手下另一路展开了调查,这一边还向着公爵府提出了申请。

  他的拼命亨利看在眼底,引起了贤者些许的思考。不论一个人多好品格多么善良,在资金不足还有着重重阻挠的情况下仍旧保持这种热情,那么多半这件事情是夹杂了他的私人感情的。

  联系到治安官的那把抹去了标示的长剑这一推测更加坐实,但维嘉不打算说,一向不喜欢刨根问底的亨利也就保持沉默。

  ——话归原处,维嘉向公爵府送出的申请除去那些规定的正式礼貌用语以外内容大致如下:近期名为“魔法师”的杀人犯再次出现,由于靠近公爵府,为了检查防备是否完善请求派遣三名有一定实力的佣兵入住公爵府两日一夜进行巡查。

  这个理由看起来冠冕堂皇,但老谋深算的公爵肯定能够明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此不论是谁都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维嘉把这作为第一步棋,准备在被拒绝之后派遣治安队员埋伏在公爵府附近以治安巡逻为由,想要等到公爵长子再次外出行凶时跟踪上去抓个现行。

  说辞和行动方案都已经做好,等待的就只有对方的拒绝。但仅仅片刻过后两名穿着和北城门口守卫士兵一般无二的大肩半身甲的士兵却带来了另一个消息。

  ——公爵同意了。

  对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即便是亨利也无法推测明白。是那么地有自信让自己进去也不会暴露出任何的假象吗,还是说进去以后会采取一定的阻挠措施妨碍调查或者给出错误的方向呢?

  对弈的形势再一次变得扑朔迷离,贤者与治安官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决定先是沉着以待——而这,已经是今天上午的事情了。

  在被引领进入公爵府以后送行的士兵就自行离去,改由穿着精致黑白相间服装的女仆引领三人直接前往分配给他们的房间。

  宅邸的内部宽阔而又华贵,从正门的廊厅进来T字型的右边走廊便是客房的所在,富庶城邦门罗公爵的财力在这上头可见一斑,即便是常年空置的客房都全数有着华贵的地板和水晶制成的灯座,以及清一色的柚木家具——女仆在引领三人到达以后又送上了水果制成的饮品,接着叮嘱有事的话就在左侧的中厅以后,便退了下去,留下三人自由活动。

  用精美玻璃器皿承装散发着香甜气息的芒果果汁和柠檬叶茶引来了费里和米拉二人警惕的目光,但贤者却是毫不在意地拿起一杯就大大地喝了一口,然后跟两人打了一个“待在这儿别乱跑”的眼色,就自顾自地走出了房门。

  他没有卸下大剑,就这样全副武装地在公爵府的内部行进着。

  “……”路过的女仆和更为低级的男性仆人拿着各式的清扫工具以及衣物床单,在见到亨利的时候他们都停了下来微微鞠躬,仿佛他是什么名贵的客人一般。

  ‘也就是说,我往哪走都行么。’这个细节让贤者微微眯起了双眼——他愈发好奇门罗的大公到底是在做什么样子的盘算,因此一不做二不休,亨利直接地就在整座宅邸里头乱逛了起来。

  门罗的公爵府整体的造型可以看成是一个大圆包裹着一个小圆,T字型横线的两端分别是客房和仆人的房间,而直线的末端则是硕大的中厅,有着一条可以让十个人同时走上去的宽阔楼梯,通向宅邸的二楼。

  楼梯的后方是前往后院的大门,被外围的“大圆”——也就是围墙和柴房仓库之类的建筑——所圈起来的占地广阔的这个后院还有着一些训练用的器材,往后院的右侧走去的话还能透过玻璃窗户看到在客房内部的米拉他们。

  几名刚刚训练完毕的士兵穿着制式的大肩半身甲从右侧走过,他们注意到了贤者的存在,但却也只是漠然地走过。

  “真的要放任我随意调查么,就不怕真的被我发现点什么吗。”亨利小声地喃喃自语,他主动的试探得出了结论对方并不打算限制自己的行为,这一举措到底有何深意贤者暂且不得而知——因此他决定先收一收手,不要操之过急。

  “算了,由那边先来也没有问题。”回味了一下口中果汁那甜的腻人像是要掩盖一些什么的味道,亨利转过了身,开始往回走去。

  留在房间的费里显得有些毛毛躁躁,毕竟整件事情对他来说是相当私人的。年龄尚浅又是冲动的男生,要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显然是天方夜谭。于是滴水未沾的他就这样子啥都不做只是来回地踱着步子从椅子上坐了又起,一会儿抱着手臂一会儿抓挠着自己的短发,显得好不烦躁。

  旁边的米拉一边端起柠檬叶茶抿了一口一边接着看书,她起初还试着和费里闲聊一些什么,但自从来到公爵府邸之后少年佣兵就显得坐立不安,因此女孩也就默默地一个人坐到了边上。

  亨利回归以后二人自然是询问了他关于调查的结果,但贤者摇了摇头,只是说了一句:“守株待兔就行了。”

  刚认识不久不熟悉亨利做事风格的费里对于这个回答显然很不服气,他赌气式地拿起一杯果汁一饮而尽,然后就抱着手臂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开始闷闷不乐。

  米拉瞥了他一眼,然后摇了摇头,接着安静地看书,后来像是看累了,又走到了窗边看着大雨开始思考起一些问题来。

  时间就这样平缓地飘过,整整一天跟他们有过接触的就只是送饭的女仆,午饭和晚饭都很丰盛,由好几名女仆端着送来。而毛躁了一天的费里在吃饱喝足了以后就躺在地毯上开始打起了瞌睡,米拉依然在看书,亨利则是悠闲地坐着像是在等候着什么。

  “扣扣。”约莫七时少许,敲门声响了起来,米拉晃晃悠悠地想要起身,但亨利抬起手阻止了她。贤者亲自走上前去打开了房门,这一次来的人并不是女仆,但却正是亨利在等的人。

  “我是梅德洛?米勒,门罗的骑士。”天气闷热却仍然穿着长袖的这个有着一头褐发的男人这样说着,然后用锐利的眼神逼向了一行三人。

  “公爵夫人想让我和你们这些来调查的佣兵过一下手,以确认你们的实力。”他语调平静,但脸上的表情却全然不像是只是要过一过手。

  “唉,果然,你们这些贵族就只会这一手。”贤者有些失望地扶住了额头,对方的意图并没有超出他的预料,之前推测他们是否有什么深意或者会玩一两手特别的还产生了的些许期待,但到头来到头来,不论哪里的贵族,都只会做相同的选择。

  想搞清楚他们想做什么的话只要明白贵族的思考模式就再简单不过。

  这些含着金钥匙出生从小就被教育自己是生来统治之人的家伙根本不会把佣兵又或者是平民看成是和自己对等的存在。在他们眼中自己是“高贵”的,就仿佛人类高高在上地俯视着脚下的虫蚁,普通人对于贵族而言是连提起劲去认真对付都没有必要的卑微之物。

  他们心情好了可能会施舍一点让对方对自己感激流涕,而当这些卑微的虫子胆敢冒犯到自己的时候。

  防备、阴谋、误导——不,这些东西是留给同等的贵族的。

  对付威胁到自己的凡人贵族们的选择不论在哪从古至今都只有一种,那就是将对方碾碎。

  两个蓝牌佣兵和一个绿牌佣兵在对练格斗的时候意外身亡,公爵家对佣兵公会进行了金钱上的赔偿,并且声明会严惩杀人的手下精兵。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呼……”亨利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拿过了旁边靠在椅子上的大剑。

  坐在椅子上看书的米拉脖子一歪,和躺在地毯上的费里一并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你真是不幸,如果也乖乖地睡着就没有痛苦了。”梅德洛拉开了距离露出了身后的一众全副武装的精兵,“咔嚓”的声音响起,客房侧面通往后院的玻璃窗户被从外头打开,吹进来的夜风让烛火一阵晃荡,三名士兵从窗户走了进来绕到了亨利的身后。

  “锵——”他们拔出了武器,而贤者也握住了剑柄。

  “啊,等等。”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前后各三名穿着半身甲的士兵包围着他,门外的走廊还有更多进不来的人,说是被重重包围也罢,但贤者一如既往平静地开口说道。

  “你们在想自己占据着人数的优势,而这个人还得保护两个昏睡的同伴。并且现在多半是用意志力在强撑,还不知道能不能挥得出来一剑呢。”

  “对不对。”亨利缓缓地拔出了大剑,客房内部的空间极其地狭小,前有狼后有虎,情况不容乐观,但他却像是在和自己的友人聊天一样悠然自若。

  “跟你们说句实话吧,我也不知道。”亨利耸了耸肩:“因为就好像你们偷偷观察的那样,我也吃下了那些下药的东西。”

  “但这个——”

  “这是一把克莱默尔,它可以把一个人从头开始完美地劈成两半。”

  “而你们正好在它的攻击范围之内。”

  “所以你们该问问自己一个问题,年轻——人!”后面的一名士兵不打算再听他废话下去直接抬起剑就朝着倒在地上的费里刺去而亨利看都不看双手握剑闪电般地转过了身。

  “啪锵——砰——!!”断掉的半截钢剑旋转着飞出深深地扎在了柚木椅子的靠背,还带有余温的手臂拉着一道血迹冲天而起,士兵扭曲的脸庞上嘴巴大大地张开但哀嚎声还没有发出就随着亨利的下一个动作而永远地停滞。

  “咚当——咕噜噜”戴着钢制头盔的头颅重重地落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发出了响亮的声音,死不瞑目的士兵依然大张着嘴。

  “呜……”闪电般结束的一击让余下的五人立马停下脚步拉开了距离,门口的梅德洛更往后退出了一些,让预备队的精兵向前迈进。低垂下去的大剑剑尖流淌着尚有余温的鲜血,亨利大气不喘,回过了头看向梅德洛接着说完了他的警告。

  “你们想不想试试看自己的运气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