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9章 艾卡斯塔的旅行者(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77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夜无话。

  傍晚吃过晚餐以后亨利找了更多的柴火以增加篝火燃烧的时间——他们离营地有些远,一千多人的阵势让绝大多数的野兽都从森林边缘跑进了深处,因此为了狩猎两人进入了比较深一些的森林。

  虽然更加大型更加聪明的野兽会躲得更远一些所以附近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危险,但亨利还是维持着篝火不让它熄灭。火总能吓跑这些野生动物,不过两人还是选择了树干粗壮的大树树枝作为过夜的地方。

  在温暖的海岸森林之中这是必要的谨慎,虽然篝火旺盛,但林地地表下各种夜行趋向的蛇虫鼠蚁依然数之不尽。

  远离地面是防止你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爬满了蜈蚣、蟑螂、甲虫、蜘蛛和蚂蚁的最好方法,而在两人选择用以休息的那棵树的树干上,亨利还用某种随身携带的带有强烈刺激性味道的粉末混合树液抹上了一圈。

  “驱虫粉,这东西在任何冒险者商店都可以买得到,而且异常便宜”贤者对着一脸好奇的米拉如是解释道,而这之后,两人便度过了在野外的第一个夜晚。

  让白发的洛安大萝莉醒来的是清晨积攒在树叶上最终不堪重负滴落在她鼻尖上的一滴露珠。

  天刚蒙蒙亮,但她身旁的亨利已经是下了树。

  “咔擦”米拉解开了她身上固定着的皮带,晚上翻身从几米高的树枝上摔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便他俩选择的这棵树相对于女孩的身形来说十分宽敞,但也必须避免任何的意外。

  “呜啊~”被皮带勒紧的腰部和在树干上小心翼翼蜷缩着无法伸展开来的一觉让洛安大萝莉醒来只觉得浑身酸痛,她稍稍地活动了一下身体,鼻尖轻嗅闻到了一股面包的香味。

  昨夜吃剩的烤野兔和烤蛇被亨利丢到了很远的地方,肉类的吸引力远比谷物更高,他们可不想在自己安然入睡的时候某些嗅觉灵敏的猛兽闻到了食物的味道跑来这儿。

  米拉收拾了一下把用作被子的外套穿了上来,然后紧紧地抓着树干小心翼翼地爬了下来。

  “起来了啊”她把那条固定身体用的带子递给了亨利,那是贤者用来背大剑的固定带之一,而亨利接过带子,朝着米拉递过来一个用大叶子做成的水杯。

  野外的水源通常都带有一定的危险性,佣兵和冒险者当中因为在外饮用生水而得了痢疾之类的数不胜数。在更为古早一些的年代,甚至连国王的军队去异地征战时首先要面对的都不会是敌人而是补给——事实上这一点到现在仍旧没有改变,但已经由士兵们自行解决改成了由专职人员负责——我们扯远了。

  现在的旅行者们大多都会带着一口可以烧水的小铁锅,把水烧开是最为保险的方法,并且热水还能暖和你的身体或者用来洗漱。不过这也仅限于那些拥有马匹或者马车的人,像亨利和米拉这样徒步旅行的人依然只能够在野外采集水源。

  所幸艾卡斯塔平原水草丰美空气十分湿润,并且单单取水这点小事完全难不倒拥有贤者之名的亨利。

  树林之中大片的叶子是绝佳的盛水容器,将它略加凹折,以中间最为宽阔的部分作为盛水的容器做出大致的形状以后,再用一些干净的藤条稍作固定,一个简易的水杯就被做了出来。

  两人所在的这片森林以及它的附近都没有任何明显的水源存在,或许有一条暗河,或许在没被探索的更远一些的地方有一条小溪,谁知道呢。

  没有可以随取随用的水源,那么这杯子里头装的又是什么?米拉看着亨利仔细地回想着昨天他讲过的话——观察,并且学习——她抿了一口,水里有一些些植物类特有的清新的味道,洛安女孩向贤者投去了询问的眼神。

  “野外有几种水源是干净的,一个是雨水,另一个是雪,还有就是清晨的露珠。但前两者我们这儿暂时没有,后者收集起来太费时间了,在有更好的选择的情况下。”亨利把放着面包的大叶子摆到重新燃起来的篝火附近恰到好处的距离,然后转过身指着身后的树木。

  “藤本植物——我是说,葡萄藤之类的,只需要在根部切开一道口子,就可以接到你现在在喝的那种东西了”亨利对着米拉如是说道,而女孩点了点头,默默地记住了这些东西。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带上一个小羊羔皮做成的软水壶。虽然它在一段时间里头会有一些奇怪的异味,但总比每次都要在野外取水更好。”亨利耸了耸肩,而米拉给了他一个白眼。

  “我们需要的可不仅仅是一个水壶”女孩这么说着,在贤者的旁边坐了下来。

  ……

  ……

  吃完重新烤热的面包以后两人迅速回到了扎营的地方,天还没有完全亮,刻意地避开了那些抱着武器依然在睡觉的佣兵,亨利和米拉来到了正在做出发准备的马车旁边。

  没有太多的人对二人的到来投入过多的注意。整个队伍车夫、商队护卫、商队负责人、旅行者、佣兵团成员以及自由佣兵林林总总加起来已经超过了一千人,所以虽然一个明显是佣兵的大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孩是有些吸引眼球,但也没有几个人会去注意。

  亨利和米拉再次走到了队伍的前端那些载着轻量化货物的地方,他们停在了一辆马车边上等候全队出发。

  这辆马车的车夫是个35岁左右的中年人,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还带着自己的儿子一块儿。年纪与米拉相仿的这个脸上带着一些雀斑的红发小男孩在看到身材高大并且背着一把大剑的亨利时就双眼一亮——显然在小孩子看来像他这样背着一把大剑的家伙是相当帅气的,但他紧接着又注意到了后面的白发萝莉。

  “喔!那是一把短剑吗”从马车前面的木制椅子上扑过来的男生稍微吓到了女孩一点,她转过了头,这才注意到车队之中还有一名同龄人存在。

  “……是”女孩腼腆地点了点头,而红发的男生则显得十分憧憬地又“喔!”了一声,他紧接着盯着米拉:“你也是一名佣兵吗!你看着和我差不多大啊,我能看看你的短剑吗?”吵闹的红发男孩吸引了两名成年人的注意,留着八字胡身材矮胖的中年车夫和善又有些无奈地看着亨利苦笑着点头示意,而贤者以相同动作回应。

  “……不能”米拉再次摇了摇头,而红发男孩则一边叫着“给我看一下嘛!”一边朝着她扑了过来——这个动作让女孩彻底地被吓到了,她捂着腰间的短剑整个人就朝着后头大退了一步,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

  “哟——呵本尼大爷击溃了该死的洛安强盗!!”策马狂奔的声音从后面熙熙攘攘的车队之中忽然地传了出来,之前的那名纨绔不已的金发青年直直地操控着马匹就朝着女孩冲了过来——亨利闪电般地转过了身,但一切似乎已经太迟——

  “……”

  “咚——砰——什么!——”

  “嘶吁吁吁——咚——!”

  烟尘四散,满脸呆滞的洛安女孩保持着躲闪的姿势站在原地。

  他没有拔出大剑。

  全场都安静了下来,马车夫一把抓着自己的儿子就把他往后拉。

  刚刚一瞬间亨利手中抓着的仅仅是一把短刀,面对全速冲过来的马匹他在电光火石之间丢了出去——短刀准准地扎进了那匹白马的前腿关节之中,使得它在踩到米拉之前整个摔倒在地上,连带着那名金发青年搞了一身的泥。

  “啊啊啊啊!老子的腿啊,你这个,下贱的穷鬼!杂种!你这个该死的东西!”重重地被甩飞了出去的金发青年本尼一瘸一拐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而当他看到了自己痛苦地在地上挣扎着血流不已的白马时,本尼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跪倒在了它的面前。

  “噢我的天啊凡妮莎,天啊这些下贱的杂种对你做了什么……”

  “你!!你这个该死的下贱的穷鬼,你对我的凡妮莎做了什么!!你知道她花了我多少的钱吗,这可是一匹纯种战马,一百个你卖了都赔不起她!”本尼面目狰狞地爬了起来,而亨利对此熟视无睹,他只是走过去拉起了米拉,然后用一如既往平静的声音询问她是否安好。

  “锵当——”金属之间互相碰撞的声音以及脚步声从后面传来,巨大的动静引起了队伍中部的注意,全部穿着制式锁甲的商队护卫以及正规佣兵团的人从那儿跑了过来想要瞧瞧是发生了什么麻烦,而一眼看到他们的本尼立刻就叫嚣了起来。

  “杀掉那两个狗杂种!给我杀掉他们!”商会高层的公子哥如是命令着,护卫们立即就摆平了长矛,其中两名显然是盘算着要在主子面前表现的直直就越过了其他的同伴抓着长矛朝着亨利刺了过来。

  “……”贤者一脸冷色地把米拉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他没有做出任何闪避的举动,只是直挺挺地站在那儿,任由两把气势汹汹的长矛朝着自己的胸口扎来。

  “咻——”带着剧烈破空声的尖锐银色矛尖狠厉地袭向亨利的胸口,但在它们却在离目标只有不到10公分的地方稳稳地停了下来,无法再进分寸。

  “呃啊——”两名年轻的商队护卫涨红了脸脚底踩得泥土都翻了起来,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也徒劳无功。

  亨利用一只左手握住了两支长矛的枪杆,仅仅只是一只手,就轻而易举地拦下了两人的突刺。

  不论二人如何用力,高大的贤者都仿佛是一面石碑那样巍然不动。他面色平静之中带着一丝愤怒,下一秒钟手臂发力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青筋暴起——“咔——嚓——”

  硬木制成的枪杆被亨利单手折断“啪当——”他随手丢开,而失去了矛尖的两名商队护卫一脸呆愣的后退了几步。

  “这……这他妈是人干的事吗”其中一个人这么喊叫着就想往同伴里头钻,但紧接着他被后面的一个人一脚给踹了出来。

  “冲动的混蛋,不能冷静思考被打了就想跑?我这儿不需要你这样的废柴。”从人堆当中走出来的是一名和亨利一样有着黑色头发的壮年汉子。他的身材十分宽厚,虽然身高不及贤者,但单纯外表的强壮程度却远比身材匀称的亨利更高。

  壮汉外表不怒自威,他凌厉的双眼来回扫射了一下,即便是身为公子哥的本尼都撇过头不敢直视——但当他对上了那双平静的浅蓝色瞳孔的时候,对方却没有一丝一毫回避的意味。

  “我是阿姆斯特朗护卫总管”壮汉这么自称着来回扫视了一眼——周遭暂时而言还只有十来名商队护卫以及福德佣兵,但如此的动静想必更多的人也会立马赶来。

  “亨利·梅尔”贤者回答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请随我来”阿姆斯特朗点了点头,然后命令周围全副武装的人就与亨利一并走到了更远的地方。只余下依然跪在白马旁边的本尼,后面相当嘈杂,不一会儿亨利他们听到了本尼近乎女性尖叫的大声咒骂。

  “看什么看你们这些下贱的杂种!都给我滚!这里没什么好看的,都给我滚!”

  他这么喊着,而一行人在车队的最前端停了下来。挥手驱赶了一下车夫让他向后走了一些以后,阿姆斯特朗命令手下的人走到了一旁待命。

  商队护卫总管并没有让手下人摆出攻击的姿势,这让紧紧跟随着亨利的米拉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他看了一看米拉,然后更多地将目光投射在了亨利身上。

  半晌,阿姆斯特朗才叹了一口气。

  “首先,我要感谢你,佣兵梅尔”

  “谢谢你帮我们好好地照料了一下那个自大的私生子”他这么说着,然后又是叹了一口气:“但接下来事情也会变得相当难看,因为那家伙的老子是我的顶头上司,就算我心底里头认同你的做法,但我有我的职责所在。”

  “……”亨利没有开口,他明白对方说出这种话就必然已经有了一个处理的方案。

  “把你的剑交出来”他这么说着,而因为这句话第一个产生反应的是亨利身后的米拉——洛安人的女孩显得相当手足无措,她紧紧地抓着亨利衣服的下摆,像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急得来回用迫切的眼神看了又看。

  “防身用的短剑和小剑我留给你,但在没有遇到危机的情况下,你的那把大剑先由我们保管了。这是最低限度的要求,并且你将在接下去的日子里头被限制行动,不能靠近车队最后段的旅客车厢,这是为了双方的方便。”

  “这一切将维持到我们到达爱伦哨堡的时候,等到了那儿我们会请求城主府进行审判,到时候再定夺你的罪行。你觉得这个方案可以接受吗”阿姆斯特朗表现出超乎他五大三粗外貌的冷静和智慧,而亨利点了点头,在米拉心急如焚的眼神之中解下了了胸口的金属扣,然后把手中的大剑递给了对方。

  “喔——”接过大剑的商队护卫总管双手一沉,他稍微打量了一下,紧接着抬起头用复杂的眼神看向了亨利。

  “你果然不简单……”他如是说着,然后朝着亨利点了点头:“那么就等到到达爱伦堡再说了”紧接着转过身带着手下人迅速地离去。

  “……这样没问题吗,为了我。”等到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洛安大萝莉才用担忧的眼神看着亨利这样问道。

  “没问题”而贤者露出了令她安心的笑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哒哒哒哒”后面又响起了脚步声,和商队护卫们擦肩而过跑过来的是红发的佣兵副团长。阿黛拉隔着几米的距离眼神复杂地瞧了一眼没有背着大剑的亨利,而贤者沉默地对着她点了点头。

  “……”红发的女佣兵回应地点了点头,见事情已经解决她也没有进一步靠近,只是又深深地看了二人一眼,转过身就朝着后面走去。

  “呜——”一分钟以后重新回到这儿的领队车夫拿起了号角,用他那白色的大胡子都被吹到了两旁的巨大气量吹响了它。洪亮又悠长的声音传达到了队伍的每一个位置,一些仍旧在睡梦中的佣兵们这时才睡眼惺忪地从依靠着的树上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

  旅途,再次开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