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75章 门罗的魔术师(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92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门罗的治安哨所,是望遍整个西海岸也独此一家的正式法制机构。

  要提及这一点,我们还得从西海岸诸多王国的体制说起。

  与大部分知之甚少的平民所拥有的印象不同,不论是亚文内拉还是克兰特——又或者是西海岸最为强盛的西瓦利耶,国王的权力都不是顶尖而绝对的存在。

  详细地叙述这一体制会显得冗长而又无趣,我们这里就只大致地讲述一下。

  国王这一存在,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成是领主的升级版本。他们同样拥有自己的军队,同样拥有自己的领地,与领主的区别仅仅只是他们的军队更加庞大一些——但也只是领地征战级别的军队。包括西瓦利耶的国王菲利普二世在内,没有任何一位西海岸的国王拥有整个国家的军队。他们所拥有的只是领主们的效忠,而这种效忠可以通过征战的方式来获得,也可以通过联姻的方式来谋取。

  国王有自己的亲卫部队,这是确实的事情,但仅仅亲卫部队并不足以打一场王国之间的战争——或者说把自己的亲卫部队投入进去打一场这样的战争的话你的国王也就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当了。

  王家的亲卫部队更像是一种威慑性的存在,让那些臣服于王权的大小贵族们不敢有什么动静,并且响应国王的号召,去为他打赢一场战争。

  不过道理都是相通的,只用大棒不给胡萝卜的话总有一天这些领主们会联合起来反抗,所以明智的国王还会授予重要的大贵族仅次于自己的权力——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领地的自主权。

  话归原处,拥有自治权的门罗身为门罗公爵家族的领地,其治安体系也别出心裁地没有像西海岸的其他任何一座城邦那样直接采用驻军兼管。相反,门罗的领主将别处也常有存在的民间治安小队进一步发扬光大,采取了雇佣和普通平民两相搭配的方式。相比起隶属于领主常年需要外出征战的军队,在处理城内问题上面,这些专职的公务人员更放得开手脚,投入的精力也更为充分。

  正如修建道路一样,治安哨所这一存在也是七十年前的老一辈门罗大公奥布里的作为,连同一系列其他的改善民生政策,这位已故的大公在克兰特民间的美谈依然盛行不断。

  而相比之下他的子孙们就要差上了许多——这一点即便因为种种原因无人言说,亨利和米拉却也能够自行判断得出。

  治安哨所里头的警备队员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

  全副武装的两名佣兵走了进来,门口坐在木凳子上的守卫也只是抬了一下下巴瞥了一眼,就接着又坐了回去。

  “吱呀——吱呀——”

  这里的内部结构看起来像是一个紧凑版的旅店,一层的大厅约莫有两三个房间那么大,几张老旧的桌子堆放在旁边,除了守卫之外只有另一名工作人员在用长长的发黄的纸张书写着一些什么。

  木板刚刚踩上去就发出了声响,而随着两人的前进,这阵声响也接连不断。

  门口的守卫无精打采的原因多半也和这个环境有点联系——贤者可以判断得出他们脚下的这些地板还有楼梯和桌子使用的都是昂贵的柚木,这种热带的树种可以制造出非常美观的家具和装饰,但显然也经不起时间的折磨。

  治安哨所本身都已经这样破败,用来雇佣治安人员的薪酬,自然也不会众多。

  资金缺少环境破败,那么工作人员无精打采自然也在常理之中。

  “注意你们下脚的地方,那一块会翘起来,打上的树胶因为天气的原因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干透。”认真地书写着卷子的那名工作人员注意到了他俩,他头也不抬地这样说完,然后停下了笔伸了一个懒腰最后才看向了二人。

  “蓝牌么,这可有点少见。”年轻的工作人员皱了皱眉,但却也没有因此投入太多的注意。

  “找治安官的话他在二楼,第二个隔间,我建议你们在下面等一会儿。”他这样说着,亨利点了点头,而米拉则开口询问:“是在工作吗?”

  “不,他吃多了水果在拉肚子。”工作人员重新地拿起笔开始书写,而对视了一眼从彼此脸上都看到了无语的贤者和洛安少女则是站在那里开始等候。

  过了差不多有两三分钟,楼上的隔间紧闭的房门才被打开。

  “舒畅舒畅……”满脸胡茬鬓角发白的治安官甩了甩手走了出来,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两人的存在,与工作人员的冷淡态度不同,治安官却是显得兴趣满满。

  “丹拉索……不,是拉曼人?还有洛安人……这可是个少见的组合。”这位年纪约莫在四十岁左右的治安官大大咧咧地迈着步子踩着“吱呀”作响的柚木梯子走了下来,米拉因为他之前正在进行人体内部清洁工作的原因略带嫌弃地退到了贤者的身后,而亨利则是十分有教养地对着对方点了点头。

  “让我猜猜,是因为魔术师的事情吗。”两人后退了几步,因为治安官看起来刚刚并不像是有洗手的样子,所幸对方也没有打算和他们握手。他从二人让出的空位走了过去,去到了那名正在认真书写着的工作人员旁边的桌子,坐了下去然后直接把双脚放在了桌子上。

  “总算是——给我等到了啊。”

  治安官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顿了一顿然后用洪亮的声音这样说道。

  过高的音调让门口无精打采的那名守卫瞬间惊醒并且站了起来,他左顾右盼着,发现没什么情况以后嘟哝着又坐了回去。

  “……”亨利和米拉再次对视了一眼,然后沉默不语地走到了治安官的面前。

  “请问那是什么意思呢,刚刚的话。”女孩主动开口询问道,她的这种行为贤者乐见其成,因此他选择了沉默让米拉去交流。

  “呃……这位小姐才是你们里头领头的?”治安官这样说着,而米拉摇了摇头:“那不重要。”她这样答道,而对方则像是被呛了一口那样愣了一下。

  “这性子,挺有趣的啊。”治安官呼了口气,然后收起了双脚,把桌子上的泥土扫到了地上,然后又把手在自己的皮衣上擦了一擦。

  不讲卫生的动作让爱干净的女孩微微皱起了眉毛,但紧接着对方就开始了正事的商谈,因此她也就把这抛到了脑后。

  “直到跑来这里找我的话,说明你们也已经了解一些情况了吧。”治安官这样说道,两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嗯,你们听到的事情大部分应该都是事实,虽然人数上可能会有些夸张,这是因为我们对消息进行了封闭处理的缘故。”治安官拍了拍手把残余的泥土给弄掉,然后从旁边拿出来一个陶制的杯子,里头放着的东西似乎是茶,亨利从散发出来的味道判断多半是柠檬树的叶子冲泡而成的。

  “其他人来的话我不会泄露这些消息,但你们完美地符合了我的要求,所以仔细听我接下来的话。”

  “一般的民众都知道死者心脏消失的事情,因为最初被挖掘出来的尸体就是被平民发现的。”治安官抿了一口柠檬茶,然后把陶杯放在旁边,双手撑着下巴一改之前大大咧咧的语气,开始认真地叙述。

  “但不被他们所得知的,更为令人恐怖的一点是。”治安官顿了一顿:“包括昨天晚上发现的女性佣兵在内,所有人都是‘自杀’。”

  “自杀?”米拉有些错愕地反问,而亨利则是因为这个词汇而皱起了眉头。

  “对……假如你有足够的毅力宁可把自己的手臂扭到脱臼也要整个割开自己的脖子的话,那确实是自杀。”治安官耸了耸肩,这个动作让米拉望向了亨利,但贤者脸上有的只是严肃。

  “虽然她也不算是什么好东西,但好好的一个人死成那副德行,也真是够惨了。”他略带感叹意味地这样说着,然后也望向了亨利。

  “巫师的干涉法术①……”高大的黑发贤者用平静的语调吐出了这个词汇,而坐在椅子上的治安官双眼变得稍微锐利了一些,接着嘴角挂起了微微的弧度。

  “小哥你确实,有点本事。”他点了点头,然后一边语调越来越正式,一边站起了身。

  “能够让人违反自己的意志甚至干涉部分的肢体和器官的行为,使他们做出违背常理的行动,这是巫师的手段。”治安官走到了一旁翻出来一张羊皮纸地图,然后从一堆满是灰尘的杂物里头拉出了一个木制的架子,把它放了上去。而米拉则再度将目光投向了亨利,她忽然回想起了很早以前两人相遇时的事情。

  “这种杀人的手法非常吓人,并且防不胜防。”像是很多年没有使用过了一样,治安官拿出来的手绘地图已经开始有些发硬,他粗糙的大手抹在上面的时候发出了清晰的声响,而这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又接着把架子边缘上已经发黑的铁扣扣在了上头,固定住了整张羊皮纸的地图。

  “但其实我们从一开始,就有了怀疑的凶手。”他扫干净了地图上面的灰尘,而身后的两人立马就注意到了打着硕大红叉的地方。

  “虽然你们看不懂克兰特的文字,但从占地面积上来判断,也能够明白这栋建筑物是属于什么人吧……”治安官叹了口气,而亨利和米拉一并点了点头。

  “当今的门罗公爵,奥斯卡?门罗阁下的大儿子小奥斯卡?门罗,莫说是平民了,就连我这样勉强算得上是手下的人,也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

  “一年前,门罗公爵家曾经有一位侍女逃跑了出来,据她所说她在夜里瞧见了公子偷偷地练习违禁的法术,而这名侍女,也是第一个牺牲者。”治安官把手指放在了地图上面。

  “所有的死者除了死法上的相同以外,还有另一个共通点,就是尸体被发现的地点都在公爵府的附近。”他这样说着,而米拉和亨利一并将目光投向了地图,上头画着的大大的红叉呈扇形分布在门罗公爵府的附近,全都是公爵府内的人触手可及的范围。

  “公爵长子是我们重点怀疑的对象,而这一点也就导致了十分讽刺的结果……”治安官扶着额头,带着一丝苦笑继续说道:“由他的父亲,当今的门罗公爵所请求我们这些下属的治安人员来调查这件事情,结果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是公正公平的……”

  “所以你才会说你终于等到了么。”亨利开口这样询问,而一旁的米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没错!身为公爵下属的我们无论如何都没法仔细调查公爵的长子,但又是佣兵又是外来者,这里没有一个人认识的你们,却能做到我们做不到的这一切。”治安官直起了身子,米拉发现这个邋遢又大大咧咧的中年男人在一瞬间露出了一股精干的气势,只是他很快又把它收敛了起来。

  “尽管报酬不多,但我希望你们能接下这个任务。”他对着两人一字一句地说道,亨利望了一眼米拉,女孩用眼神表示了肯定,但就在贤者打算点头应允的时候,门口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维嘉大叔,这可不是我们约定好的样子!”

  稚嫩的声音来自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亨利和米拉回过了头看向了他,少年胸口挂着绿色的佣兵徽章,而仅仅与两人对上了视线的第一瞬间,他就一脸难过地转过了身头也不回地跑开。

  “费里!哎!费里!”

  治安官想要追上去,但紧接着就咬紧了牙关青筋暴起弓起身子停了下来,他哆嗦着左脚,像是旧伤复发。

  “二位……拜托你们……去找一下那个孩子,我怕他会……做些傻事。”治安官咬着牙喘了一会儿才回复了正常的语调:“费里的母亲就是一年前第一个死掉的门罗家的侍女,她之所以逃跑也是为了带着费里离开这个地方。”

  “她死掉以后都是街坊邻居在帮忙照顾,这孩子一直想给他的母亲报仇,而我答应了他假如他能够成为蓝牌佣兵就助他一臂之力。”

  “我从没想过他会真的跑去当佣兵啊……”治安官咬紧了牙关冷汗满面,而一旁的那名似乎是书记员的工作人员则走了过来一脸平静地扶住了他。

  “拜托了,别让他靠近公爵府。”

  “别让这个孩子做什么傻事!”

  ……

  注释:干涉法术:有别于操纵可见元素进行主动攻击的元素法术,被西海岸各国联合宣布为违禁的干涉法术是巫师的独有法术体系,而它们也就像是字面意义上的那样,可以通过独特的共鸣来做到干涉人体的器官使之衰竭又或者是违背受术者的意识使肢体进行违反常理的动作。民间也通常将这一类法术称之为诅咒,又或者是傀儡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