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0章 艾卡斯塔的风(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00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或许是因为前些日子的降雨,在傍晚时分,艾卡斯塔平原很大的范围内开始泛起了稀薄的雾气。

  待到晚饭过后士兵们出发来到南侧的森林之中时,浓雾已经达到了几十米的距离都没有办法看清的程度。

  迷雾之中的森林看起来就好像是亚文内拉传说中无头的骑士会出没的地方,为了不掉队,所有人都采取了紧密的阵型。

  起雾对意图隐蔽前行的亚文内拉军队而言是一个天赐良机,但夜晚本来就低微的能见度再加上这阵雾气,行走于森林之中的骑士和军士们脸上的表情都显得凝重不已。

  迷信加上确实存在的危险让他们感觉整片森林都是怀有敌意的,许多人都神经紧张了起来,一点风吹草动就左右观望着。

  崇尚西瓦利耶式生活的贵族们或许从未真正融入过这片平原。

  外在与内在由昂贵盔甲和各种繁复礼节组成的他们在将自己与普通的亚文内拉人区分开来的同时,或许也把自然给隔离开来了。爱德华仔细地观察着那些打头的弓手们,为了生计,常年行走于山林的他们有着矫健又轻盈的步伐,在复杂地形时他们步行的速度甚至比战马都要快。那身姿与白雾融为一体,这种自然而然的气质和千锤百炼的动作是在狩猎那些远比人类更加机警的野生动物时锻炼出来的。

  物资的贫乏让这些农民出身的弓手们更多地使用技巧和经验来代替工具,他们将星星用作判断方向的指示,从地面上的每一丝不自然的痕迹和植被的生长判断哪边是安全的适合大军前进的道路。

  爱德华陷入了深思,正如其他许多此时此刻坐在马背上的亚文内拉将领一般。

  骑士和军士们固然装备优良训练有素,但当真正行军起来时,一千名弓手发出的声响都要比十名亚文内拉骑士更少。这些以往他们未曾真正关注过的亚文内拉占据了绝对的‘大多数’的普通人有着太多的地方是值得他们学习的,一头金发的王子如是思考着,亨利在几个小时前跟他说过的话语经过这些细节令他愈发地深思了起来。

  一百年前统一起来的亚文内拉人来到了艾卡斯塔平原,但真正意义上的融为一体,或许从未有过。

  来自西瓦利耶的贵族们从始至终都是西瓦利耶的贵族,若要真正地令这个国度强盛起来,不把民众和贵族之间的隔阂打破是不行的。

  他收回了思绪着眼于当下——最大的问题是时间。

  准确的爱伦哨堡被袭的时间无人知晓,但随着向它运输补给的日子接近,西瓦利耶随时都有可能进攻亚诗尼尔。考虑到瓦瓦西卡、爱伦哨堡和亚诗尼尔这三者之间的相对距离都没有过大差距,他们实际上拥有的领先优势并不多。

  爱伦哨堡到亚诗尼尔不绕道直走要走上两天,而从瓦瓦西卡前往亚诗尼尔则在正常情况下要走一天半——再加上伏击位置的因素,走正常道路的话留给他们的时间实在是太过短暂了。

  仅仅半天的缓冲时间,考虑到西瓦利耶人的主力是机动能力极强的骑兵,稍有误差的话爱德华旗下的这支部队很可能就跟对方擦肩而过。失去伏击的机会放任对方长驱直入的话之前一切的努力也就白费了,因此在那场演讲之后将整支军队拧成一股绳的爱德华王子令手下的弓手们作为前锋引领整支队伍横穿森林,生生地将到达指定地点的时间压到了一个晚上。

  刻不容缓,整个国家的命运此时此刻就寄托于自己这些人的身上。

  天公作美,浓重的大雾根据那些熟悉艾卡斯塔平原的弓手们判断至少会到明日下午才散去,考虑到夜间行军的危险性,西瓦利耶人很可能会选择等到后天的白天才出发。换句话说他们至少还会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做好伏击的部署。

  一切,就看这两天了。

  呼吸着口鼻之中冰冷潮湿的空气,爱德华抓紧了缰绳。

  ……

  月落,日升,一天过去。

  浓浓的雾气直到下午时分才被热烈的太阳所驱散。

  爱伦哨堡前面有着些许起伏的草原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积水的臭味,阿梅代·德·伯度安爵士眉头紧皱地捏着他极具西瓦利耶特色的大鼻子。

  他一直非常地厌恶这片土地,厌恶这里讨人厌的住在城堡之中仍旧呼啸个不停的恼人寒风,厌恶这片长满了野草的大地,厌恶这里不知好歹的人民以及贵族。

  “呸。”爵士狠狠地向着平原啐了一口,雾气让他披在身上的丝绒披风沾上了许多的露水,这令他心中的不快愈加旺盛。

  “怀念因茨尼尔金黄色的小麦海了吗。”旁边走过来的一名年纪在35岁上下,面白无须,穿着得体的贵族,他对着伯度安爵士耸了耸肩,而爵士回之以另一口唾沫。

  “这些山猪生活着的地方就连空气都闻起来有一股猪粪味。”爵士显得相当不快,而那人脸上表情依然吊儿郎当:“安托万伯爵阁下已经发布命令了,爵士,明日一早就出发,你我将会成为利矛之尖。”

  “去教会这群乡巴佬什么叫做真正的骑士吧。”一头金发全部梳到一侧的贵族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乐意之极。”而爵士如是回答道。

  日落、日升,又是一天过去。

  爵士站在城堡的门口令手下的两名仆从将一件件的板甲套到了他的身上,深蓝色的罩袍下摆从胸甲的下方垂出,在它的下面贴身系在武装衣外围的柔软锁甲围裙保护着大腿的上半部分。

  仆人们熟练地将武装衣上面的坚韧皮线穿过板甲上面的小孔然后拉紧系住,整整花了五分有余的时间,整套的板甲才被穿戴整齐。

  “咔哒。”在仆人的帮助下爵士翻身上了马,他接过一旁仆人递来的头盔,盔顶显眼的蓝色尾羽装饰代表着贵族的身份。他戴上了头盔,然后将面甲掀开,转头看向了身后。

  其他人也大致都准备完毕,数以百计的旗帜被举了起来,紫罗兰与玫瑰在艾卡斯塔平原的狂风下猎猎作响。

  “德帕!瓦拉!西瓦利耶!”坐镇中部的安托万伯爵高声喊着。

  “喔!!”其实和军士们高举武器回应着。

  “瓦拉!西瓦利耶!”伯度安爵士露出了些许的笑容,然后当先拉动了缰绳。

  那些亚文内拉的蠢货只要到时候不会吓得尿湿了马鞍就行了,在这支铁骑的面前。

  “咚咚咚咚咚!”平原地面上残留的积水被一对又一对的马蹄重重踩踏而过,不可一世的西瓦利耶重装骑兵开始了前进。骑士们集群奔袭的场景就连地平线都为之颤动,他们手持骑枪,各式各样的贵族纹饰画满了胸甲头盔还有罩袍露出的下摆的每一寸空间。

  假如有认得贵族纹章或者熟悉骑士比武的人在这儿的话铁定会因为如此众多的数目而数得眼花缭乱。

  两万五千名骑士和军士组成的重装骑兵——精钢打造的昂贵板甲配合血统优良的健壮战马,除了西瓦利耶之外没有任何一个西海岸的国家可以拥有这样一支骑兵。

  即便是近年来以富有著称的亚文内拉新建成的三大骑士团联合起来也不过一万有余,而现在位于瓦瓦西卡的还仅仅只是一个骑士团的大半部分。

  这也难怪西瓦利耶人如此信心十足了。

  “东面配合我们的步兵呢?”伯度安爵士一马当先率领着近千的骑兵冲了出去,一旁响起了声音,也已经全副武装起来的那名金发贵族对着他这样说道,而爵士再次呲了一下嘴,丝毫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意思。

  “用不着那些蠢货,等我们击溃了亚文内拉的军队开始围城时他们再赶过来也没有任何的区别。”

  “冲!”

  爵士一拉缰绳驱动马匹开始了狂奔,周遭的空气流动变得迅速起来,透过头盔的观察口不断地吹到他的面部皮肤上。

  “确实如此,爵士。”旁边的金发贵族语带笑意地这样说着,往后大叫了一声身后的众人也随着他们开始了加速。

  唯有肆意狂奔的时刻爵士才能够对这片土地感觉到一丝丝的喜爱,广阔的野地让战马可以无忧无虑地奔跑起来,他甚至已经开始考虑是否要在这附近投资建立一个巨大的骑士比武场——至少要有王都普罗斯佩尔那个代表了骑士比武最高基准的场地一半以上——反正假以时日这里就会变成西瓦利耶的领土。

  他这样想着,身后的骑士和军士们随着爵士的行动开始逐渐形成了一个以他为首的细窄阵型,而后方更多的部队则维持了相对密集一些的模样。

  风在呼啸,在冲出爱伦哨堡东侧森林的挡风圈以后它变得愈发地剧烈了起来。但爵士没有去管那些东西,他率领着当先的近千骑兵就朝着前方只是略有起伏的平原一路狂奔而去。

  已经不远了,只要迈过前面的小丘,再前进一段时间,被誉为永春之地的平原中心点就会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伯度安爵士熟练地指挥着自己的爱马,下坡路本应令战马减速,但自信满满的他和他的同伴只是继续全速奔袭。

  “啪——”

  一些轻微的声响随风而逝,爵士皱起了眉“啪——啪——啪——”更多的声响开始密密麻麻地响了起来,他和他的同伴循着声音望去看向了右侧。

  ——那里空无一物,西瓦利耶的骑兵侧翼受到袭击时会相当地脆弱,特别是在没有步兵协同的情况下。

  但不论是伯度安爵士还是其他任何的一名骑士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们自然对于这一点清楚不已,所以一开始出发的时候就和两侧保持着大约六百米的距离,一直都是处在道路的中心点部分。

  这个距离内一马平川的两侧极佳的视野令任何想要偷袭他们的军队在出发的第一时间就会暴露自己,而西瓦利耶的铁骑们所需要的仅仅是转个头就能重新形成优势。

  六百米是距离东侧这片略微隆起的地面的距离,越过它,那边也仅仅是空无一物的荒原,以及银白色的沙滩。

  而更往前去,则是密密麻麻的普洛塔西亚森林。

  没有任何的视觉死角,不论是重装步兵还是重骑兵,只要他们露头,立马就会暴露自己。

  摇了摇头忽视掉了之前的细微声响,信心满满的伯度安爵士开始思索着毫不相关的事情起来。‘这边的海滩据说有着极佳美景,等到西瓦利耶夺下这块宝地之后,也带着家人来到这儿吧。’他回想起了自己刚刚出生的孩子和总是一脸温柔笑容的妻子,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那是什么?”

  “什么东西?!”

  身后的骑士们变得嘈杂了起来,爵士不满地皱起眉毛回头望去,接着顺着他们的目光抬起了头。

  密密麻麻数以千计的黑色小点布满了高处的天空,在澄澈的天蓝色背景下它们只有接近到了如此的距离才得以被察觉。

  “……”爵士瞪大了双眼,这从空无一物的地方忽然出现的东西令他感到十分眼熟,而在这个距离上完全没有预料过的袭击让他错失了警告友军的机会。

  “噢这些该死的——!!”金发的贵族歇斯底里的咆哮声从左后方传来但紧接着就被一阵密密麻麻的破空声给掩盖。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夺——叮!”自极高的高度疯狂落下的箭雨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一些箭矢落在了骑士的盔甲上面被弹开但更多的却命中了毫无防护的战马。

  “嘶吁吁吁!!”

  伯度安爵士的战马是第一匹在奔跑之中摔倒的,整个侧面和脖子插满了箭矢的战马一声哀鸣之后就把他整个人狠狠地摔了出去。

  泥土十分柔软并且有着板甲和绵甲的保护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摔了个头晕眼花。

  “呃——”感受着背部和手脚传来的剧烈疼痛和麻木感爵士侧躺在地无力地看着不远处自己的同伴们也一个个摔倒在黑色的暴雨之中。

  ‘后面的人,看到了吗……’努力地尝试了好几次却没有能够爬起来的伯度安爵士不禁这样想着。

  “咚咚咚咚咚咚——”密集的马蹄声从他的背后传来,紧接着一小队以单纵为列的身上纹着山狮标示的骑兵全速从一侧跑了过去登上了小丘——以声音的方向判断,他们应当是藏身在前方的森林之中。

  “嘿!西瓦利耶的混蛋们,我们在这儿!”亚文内拉的骑士用极大的声音朝着身后喊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跑。

  “……咚咚咚!”震天动地的声响逐渐地变得响亮了起来,伯度安爵士瞪大了他的瞳孔,因为摔伤他硕大的鼻孔之中流出了鲜血,整个身体的每一根骨头都在疼痛,但身为沙场老将的韧性和西瓦利耶贵族的骄傲让他咬牙撑起了半边身体,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不!!不要过来,这是个陷阱!!”

  “咚咚咚咚咚咚咚!!”

  “瓦拉!西瓦利耶!!”

  骑士喊杀的声音和战马齐头并进的铁蹄落下之声撼天动地掩盖住了爵士的咆哮,而就在第一匹马冲过了山丘的一瞬间,东侧原本应该一个人都没有的山丘上站起了一排密密麻麻的人影。

  “开弓!!”

  “锵——!”爱德华手中的长剑直直指向下面五百多米远处将侧翼暴露无遗的西瓦利耶大军。

  然后高声喊道。

  “放!!”

  “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支又一支的箭矢带着尖锐又致命的呼啸声朝着西瓦利耶骑士们扑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