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80章 天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11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人类对于包含特定族群同类在内的大多数自己以外的生物所具有的情感,归根结底并不尽是与生俱来的。

  群居主义加上以文字、绘画、歌唱和口述方式所流传下来的文化,令刚刚学会认知的孩童与青少年也可以很快明白应该去爱什么,应该去恨什么。

  人是无法脱离自己所出生的族群文化背景的。

  成长过程中的耳闻目染,身边大人长辈的一言一行会对下一代造成极为深刻的影响,而当他们长大了,又会将这一切又再教授给自己的下一代:

  “洛安人是该死的小偷,强盗。”西海岸王国的农民们如是说着。

  “亚文内拉人就是一群目不识丁可笑的贱民。”而西瓦利耶的贵族老爷们哪怕至今——虽然变得小声了许多——也都仍旧宣扬着这种观念。

  曾在某一特定时间点或者因特定事件形成的刻板印象,在同一文化圈之中流传,进而最后演变出了令年青一代狂热地陷入“爱一个你从没去过的国家,恨一群你从没见过的人”的死局之中,可谓是文明的弊端之一。

  但多数时候这种传统经验还是有效的。

  例如人人喊打的老鼠苍蝇是因为会祸害人类辛苦囤积的食粮污染食品传播疫病。可就连这样理应是所有农耕文明所憎恶的生物,也有反其道而行之的文化将其供奉为神。

  所以人类的憎恶也好喜爱也罢,许多都并非天生,也不共通。

  ——但这次不一样。

  当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那些混混流寇都听到动静回过头时,这些分明出自不同阶级甚至不同文化的目击者,内心当中第一种浮现出来的情绪却罕有地一致——

  让全身如坠冰窖的恐惧,以及肌肉紧绷汗毛立起的厌恶与敌意。

  “咳——呸!这什么,恶心的鬼玩意。”混混里头胆子比较大的人转过身,吐了口痰横着脖子叫骂了出来,但他的停顿和话语之中带有的颤抖表明他只是在用不屑和鄙夷来掩饰自己的恐惧。

  “南蛮人的鬼玩意?没什么好怕的,就一只!”另一个混混也转过了头大声叫嚷着,但是同时他却退到了自己伙伴们的身后,并且不断打量着另一侧小巷的转角出口。

  食尸鬼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它和米拉过去曾在东海岸见过的大致一样,却又有一些细微区分——它的表皮覆盖着蛇一样的细密鳞片,似人非人的身形拉长了许多,显得高大,不粗壮但却坚实的肌肉包裹着的身体。虽然四足而行但手指细长的前肢可以看出来保留了抓握能力,后肢却像是猫狗虎豹一样脚尖着地。

  星咏博士出身的绫立刻注意到了面前这物种的体态特征,而猎民的直觉也让璐璐整个人都像是出鞘的山刀一样绷紧了神经随时准备行动。

  她们二人都不认识这种生物,也不似米拉曾经有过对抗的经验,但凭借自身的知识却也已经足以辨识出这生物的可怖之处。

  如猫一样看起来柔软修长的脊柱和以足尖着地的后肢,这种特征表明它是一个矫健迅猛的猎食者。而与人类相似的手掌又显然是为了使用工具而进化出来的特点。

  北部的夷人有句老话叫一猪二熊三老虎——这里并不是指战斗力的强弱,而是对于人类的威胁程度。

  野猪的领地与人类接近,体型也相较后两者更小。

  体积庞大如同里加尔的亚龙那样的生物确实令人恐惧,可是人类对它们来说是无足轻重的小东西,当人类躲进狭窄的地窖避难时龙也不会费太大劲去杀死这些不过它们巴掌大小的生物。

  大型危险生物像是天灾,威胁的是城市村庄,乃至于王国,一个文明的兴亡。

  但对个体的人类威胁最大的,往往还是和人体型相近的生物。

  因为它们可以进入人类躲藏的庇护所,可以搜寻每一个角落。

  这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受,尽管是第一次面见,但是这个面容与人类如此相像却又具有众多细节能够断定不是人类的生物,本能地令人内心浮现出了极致的厌恶与鄙夷。

  就好像世间所有一切美好事物的反面集合呈现出来的实体一样,哪怕是罪行累累的混混此刻都觉得自己要比这污浊的黑暗生物更加高贵光洁。

  食尸鬼没有理睬他们,哪怕这些青年或者成年的男性发出了一系列壮胆威吓的意图的噪音,它那双没有眼瞳纯黑色的眼珠却一直直盯盯地——

  锁定在倒地的米拉身上。

  心思聪慧的洛安少女结合前后关系立刻反应了过来,她下意识地瞥向了自己抽筋的左手——那不成熟的魔法运用带来的余波仍在——是魔力将它吸引来的?可这不是和人的城镇吗,它是怎样溜进来的?

  想不通的问题不应当继续想,尤其是在这种现在紧要的关头——她立刻作出了决断:“冲着我来的,你们跟我分开。”洛安少女如是对着同伴说道,她如此判断并非个人主义想出风头,而是四位同伴里能跟得上她速度的估计也就只有璐璐,一起行动的话他们可能反而会成为累赘。

  至于正面对决,除非迫不得已否则她不会考虑。

  过去曾经与这种皮糙肉厚的东西交手过的洛安少女是十分明白杀死一头食尸鬼有多困难的,它们厚厚的硬化表皮防御力堪比30层的亚麻甲或是经过硝化处理的硬化牛皮甲,只有足够坚硬且锋利的武器加上正确角度的高速刺击或者劈砍才能击穿表面——而在这之下还有一层结实到足以卡住刀刃的肌肉与骨头。

  这种诡异东西即便具有生物的外形却也不能认为就是生物,它们没有或者只有极轻微的痛觉并且要害极少,哪怕内脏被好几支长矛刺穿都依然可以保持十数分钟内惊人的战斗能力。

  坚硬的表皮,难以被杀死的顽强生命力,锋利的爪子与强悍的撕咬能力,单对单能与其一战的仅有全副武装的甲士或是顶尖的剑客。

  轻装且左手因为魔法逆流而抽筋发麻,又只有一把短短的单手刀的洛安少女即便技术上勉强能给够得着老练剑士的层次,装备和自身的状态却也是不甚理想的。

  所以逃跑是最佳选择——但她刚刚说完其他几人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小混混那边就有人有了动静。

  推搡着让同伴上去的中年混混终于鼓动了那入行还不够久不太明白江湖世道的年青流寇,以为兄弟就在自己身后的青年人用和人的语言大声叫骂着为自己壮胆,怒吼着将匕首捅向了这他们以为还是米拉召唤出来的黑暗生物。

  “呲啦——”“啊?”连攻击者本人都未曾预料到会如此容易得手,这头食尸鬼就像是一个不会动弹的靶子一样被他准确无误地刺进了左侧肩膀的皮肉——‘防御力比料想的差?’米拉立刻皱起了眉头,那身上的鳞片看起来防御力怎么还不如当初东海岸的那些——但更令她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

  “嘶——嗷——痛——”气流声和哀鸣,之后是发音诡异却大致可以辨别出音节的和人语言。

  “说话了!!”小混混们慌乱之中一个个都后退挤在一起接着有人左脚绊右脚摔了下去就带倒了一片,重重摔在地上的这些人开始哀嚎,而因为突发情况而发愣的那名年青混混,则也因为一系列的变故而失去了自己——

  最后逃生的机会。

  “嗷——”一瞬之间,扑起的食尸鬼用修长的爪子抓住了他的双肩将他扑倒在地,紧接着横过脑袋咬住并撕开了他的喉咙。

  “简直像是训练过的猎犬。”虽然怕得脸色返青但却因为好奇的天性仍旧目不转睛连眨眼都不肯做的博士小姐直勾勾地盯着食尸鬼并且自言自语地说着,而她身后的花魁则是一把抓住了绫的领子就把她往身后拉。

  “命都要没了还做什么研究!”樱大抵是五人当中唯一一个还能正常思考的,本来因为情况和以前不同而呆滞了一下的洛安少女也因为她这一声而惊醒了过来,她爬了起来并且紧握武器。

  “走走走!”小巷这头的几人慌忙跑向另一侧。

  “快起身!”“滚开啊!”而在食尸鬼附近的混混们也陷入焦虑和混乱,他们手脚并用地把同伴踹开或是推开试图拉开距离起身逃走,但杀掉了年青混混的食尸鬼甩了甩脑袋,紧接着压低了身体。

  “嘭!”修长如同山羊一样的后肢脚尖着地,用力一蹬就将它这数十公斤重的身体推上了半空。

  “啪!!”落下的动静相较之下沉重了许多,贫穷人家年久失修的屋瓦直接被踩穿了一个大洞导致它整个半边身体陷了进去。落下的屋瓦和忽然从天空中伸出来的一只黑漆漆的爪子惹来了屋内那些对于外面事情视若不见的居民的一阵尖叫,但怪物没有搭理他们,它从破口当中抽回了自己前肢紧接着像是一只花豹一样匍匐着身体快速地在屋脊上攀爬。

  只用了不到10秒的时间,它就已经缩短了抢跑的洛安少女一行领先的距离。

  ——逃不掉了。

  “不列特。”米拉没忍住骂了句粗口,接着停下了脚步:“你们走,攻击它会引起反击。”她甩了一下单手刀,左手张张合合尝试了几次确认从麻木抽筋之中恢复了一些。

  “嘭!”八九十公斤重的食尸鬼从屋脊上跳了下来,它直立起了身体,身高足有两米二以上,而修长的前肢足足垂到了膝盖附近。

  没有瞳孔的诡异眼珠打量着面前的洛安少女,也许是因为本身就不是高等魔法师的她身上微弱魔力反噬逐渐消失的缘故,它没有第一时间发起进攻而是似乎在犹豫观察。

  米拉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她也没有急着在不清楚对手情况的时候抢攻,而是抓紧这短暂的契机也对这头食尸鬼进行了评估。

  它和以前遇到过的食尸鬼明显不是一个类型——短短几分钟的接触已经足以让洛安少女做出判断。

  那名年青混混牺牲性命捅的匕首插进去了一半有多,显然这头身形更加修长的食尸鬼表皮也更加薄弱——是种类的不同?因为里加尔与月之国之别?

  不,似乎不仅仅是表皮防御力的区分。

  当年遇到过的食尸鬼皮糙肉厚而且数量众多,但作为代价个体的智慧并不高,倘若断绝了指挥那么会变成只有杀戮本能的魔物,会落入简单的陷阱被杀死。

  但这头不同。

  它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了对于米拉本人的针对性,甚至于具备有痛觉并且能够识别出是谁攻击自己的并且优先消灭有威胁的目标。

  而此时此刻它又像是一个老练的剑士一样,开始评估确认自己面前的目标。

  米拉忽然想起了故人曾说过的话语:

  “就像是生物经历一代一代的自然考验最终进化出适应当下环境的个体一般。”

  “这些东西也会进化。”

  “更加强壮的体格,更加厚实的表皮,更长更尖锐的爪子和牙齿,更快的速度。”

  “它们在进化。”

  “以成为。”

  “更好的杀戮机器。”

  像是一声惊雷,结合自身对于战斗的所知,她立即明白了为什么眼前这头食尸鬼会有诸多的不同——

  当初在东海岸遇到的那些可以认为是主力型:集体活动,皮糙肉厚但个体智力更低,没有独立感知与判断能力代表它们可以毫不畏死地前赴后继冲击人类的防线消耗有生力量。

  在正面战场环境下,悍不畏死生命力顽强且数量如潮水的食尸鬼是人类最可怕的噩梦。

  可倘若你所需要的是针对某些特定目标进行的重点击杀呢?

  大规模的进攻不光成本高昂也很容易引来注意,令对手调兵遣将发起大规模的反击。

  倘若己方的战力仍旧不足以确保战胜的话那么这种过于急躁的做法会迎来自身的灭亡。

  因此所需要的,是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目标所在区域的刺客而非主力。

  单一个体深入的话,就必须注重应变能力,确保它能够击杀特定的目标而不是遇人就杀引发过多不必要的关注,并且有能力自保。

  所以它被赋予了更高的智慧,一些——这么想不知道对不对——独立思考或者最少是应变的能力。

  冷汗淋漓。

  想通了这一点的洛安少女再次确认到了这些污秽的生物完完全全是针对人类而设计出来的杀戮兵器这一事实。

  在人类建立起文明与城邦以后,除了同类和其它种族,已经极少再有这种。

  宛如天敌一般针对性的存在。

  “啊——”她忽然想到了什么。

  ——北方藩王的谋反意图。

  ——之前莫名其妙展开的里世界。

  ——当时贤者的反应。

  ——熟悉的黑雪。

  ——针对魔力反应,拥有自主行动能力,牺牲了力量与护甲换来更快速度的特化型食尸鬼。

  到了新月洲之后的一系列经历像是一个一个的点。

  在这一刻连成了线。

  但问题也就来了——自己的老师理应更早注意到这些的,为何他——‘别再想了,米拉’她这样警告着自己。

  专注于眼前的战斗。

  这绝不是一个可以掉以轻心的对手。

  她活动了一下握刀的手指避免下意识的用力导致指尖麻木不听使唤,然后。

  一步踏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