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77章 无妄之灾(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51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不论在里加尔还是在新月洲,但凡稍微正规化、精锐一些的军队,往往对于入选者的身高乃至体重会有一定程度的限制。

  “身高在某某程度到某某程度之间,体重在某某程度到某某程度之间者方可入伍。”类似的词眼在里加尔的公爵亲兵招募抑或月之国的足轻扩编——尽管如今因为缺乏战争新京已经很少这么做——公告当中往往可以找到。

  普通人很少理解为什么要有这种限制条件,一些因此被刷下来没法进去的人也许甚至会心怀不忿。

  而当这些对此知之甚少甚至怀抱有敌意偏见的人,瞧见了那些优秀精锐士兵们衣甲鲜亮,体格和身高都相近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迈着优秀整齐的步伐进行阅兵游行时——

  “哦,就是为了好看。”之类的结论,便会带有一丝鄙夷地被作出。

  人是一种非常肤浅的生物,总是善于以貌取人,以自己浅显的知识去套用在他们无法理解的事物上面:擅自地为动物代入人类的情感纠葛编造生死离别的故事;又或者是以粗俗的见解认为自己远比真正的专业人士更为优秀。

  士兵是上阵杀敌的职业。

  哪怕随着和平年代的到来确实很多东西都失去了自己原本的意义,但是身高和体重限制在一个层次内,并不紧紧只具备有阅兵时看起来整齐划一的炫耀意义。

  经历过战斗的人便会深刻地明白这一切的意义何在——

  “快动起来啊!”花魁有些不耐烦的话语响彻在小巷之中。

  米拉一行四人皆是女性,其中博士小姐和璐璐的身高更是只有一米五以内,体型十分娇小。

  樱虽然身材高挑,但却十分纤细,也并不是有力气的人。唯一算得上体力相对优秀的,也就仅有身形和她差不多却锻炼充分的我们的洛安女孩。

  但她需要负责战斗。

  弥次郎整个人都呆滞住了,他身体僵硬像个木偶一样迈不开腿。这位平日里有些嚣张的小少爷见了血变成这样一幅窝囊样实在有些让人大跌眼镜,可眼下不是嘲讽他的时候,他们需要脱离险境。

  一米七身高经常锻炼又是小少爷出身营养充分,弥次郎虽然在宽大的衣服下看起来也不甚高大,但体重也是有60公斤以上的。

  这样的一个大活人自己腿麻了没办法走路了,光靠娇小的博士小姐和璐璐还有高挑纤细的花魁,三人一起搀扶着他都跑不了多快,而且她们没跑多远就变得精疲力尽也气喘吁吁了起来。

  米拉有些焦虑地看着后面,新出现的那些地痞流氓果然是地上那个人的同伙,因为其中二人出现以后立刻蹲下开始帮那人解绑。他们当中有年轻的也有中年的,但无一例外都是身强力壮的成年男性。

  “这个人数我一个人能搞定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洛安少女的内心十分忐忑不安。若是她手里拿着其它类型的武器也就算了,随身的只有一把不怎么长的单手刀,这种自我防卫的武器攻击距离太短了,一两个人还好,七八个这种层次的人数,她冲过去估计没能挥几刀就会被包围。

  这也是为何米拉第一时间会下达逃跑的判断的缘由,能够一个人打三个人以上的话,你必须在很多方面上具有优势:例如着甲、使用长度和重量都更高的重型主战武器、骑马,或者在体格和技巧上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对自己的实力认知不够明确导致和预想情况有别进而搞砸的例子有弥次郎一个已经足够,米拉可不想步他的后尘。

  “跑什么跑啊,跑得掉吗,附近都是我们青山众的领地懂吗?”

  “都没搞清楚局势就在这里闹事?”

  两个高低不同但同样粗鲁的声音先后响起,而洛安少女因为这句话才终于开始注意起了周围的环境——

  这里的房屋相对破败古旧一些,尽管和人的房屋基本都是木加上纸结构的,但这里许多人家就连窗纸都有填补过的破洞,很显然正是所谓的贫民街。

  但更为重要的是这里并非没有民众,实际上她回头扫视一眼的时候便有不少民众透过自家的窗户缝隙或者门缝看向了外面和米拉对上了眼,只是对上眼神的一瞬间他们就都藏了回去。

  ——不可能有人打算帮他们,这些民众畏惧那些流氓。

  附近居民的表现坐实了那些自称青山众的流氓的叫嚣——这里的确是这些人的地盘——但没有洛安少女这种师从贤者的敏锐局势掌握能力的博士小姐,却尚且仍在挨家挨户地敲门试图找人帮忙。

  “帮帮我们!”绫的模样不可谓不楚楚可怜,语调也十分诚恳。只是她这一身博士袍哪怕能够获得大多数人的尊敬,在这种地方却似乎也是没有太大的作用了。

  流氓们没有很快冲上来,而是留在了他们的同伴附近,这种余裕的表现更加证明了他们在自己地盘的自信。一行五人用很慢的速度拐进了小巷,尽管只是两分钟的冲刺,但除了米拉之外另外三名女性都已经气喘吁吁,而弥次郎仍旧一脸呆滞地浑身发着抖。

  “帮帮我们,有人在家的吗?”绫仍旧不死心,喘了几口气之后便试图敲开一户人家的门。

  “没用的。”樱有些不耐烦地开口说道,但她这句话却和角落里的一个声音异口同声。

  绫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几人看了过去。

  那是一个衣衫褴褛地坐在垃圾堆里头的老妇人。

  “安踏拉。”她说,这个有些粗鲁的说法是月之国的民间用语,意思大概是“你们这群家伙”。

  “从北方来的吧。”

  乞丐老妇人接着说:“做生意搞砸了的商人,受伤了没法工作的工人。”

  “这里是聚集了这些活不下去的人的地方,还有从藩地来的流民,做两倍的工作只能拿一半的酬劳。”

  “很多人已经放弃了,就窝在家里,向青山众借了贷来过日子。”

  “那些家伙是负责催收债务的,刚刚你们家的少爷自以为救下的那个女人,好吃懒做欠了几年的债又不愿意卖身。”

  “谁会帮你们哦,帮了就是断了自家的生活来源,自讨没趣。”一顿嘲讽过后,老妇人起了身拄着拐杖走进了小巷的深处。

  “这。”这明显是绫所未曾接触过的世界,她一时间失了言。而米拉没有说些什么,类型的情形在世界各地都是存在的,阶级分化严重的月之国会有也是自然,难以突破现状因而变得得过且过的人有多冷漠她是有过深刻了解的。

  人与人哪怕住的地方不同,接受的文化教育不同,很多方面却仍旧还是具有共通点的。

  在来到这里历经了一季有余,虽然接触的人仍旧不能算多,她却也多多少少对这个国家有了一些外来者的见解。

  月之国是一个两极分化,一定程度上缺乏灵活性的社会。

  在好的方面,他们各种社会基础建设和制度、对于知识的重视、相对高效的官府等方面确实比起混乱的里加尔世界要出色极多。

  可另一方面,这里的人在冷漠、保守起来的时候也要比里加尔人更加严重。

  青田家的发迹史是个好例子,但是绝大多数的和人不会去尝试。

  历经过商业风气十分发达的里加尔南境城邦联盟还有帕德罗西帝国这些地方,米拉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文化上的截然不同。

  她说不上是月之国这种压抑而又缺乏创新,不敢尝试的保守风气更好;还是拉曼人那种一旦有一个人成功就一大堆人跟风试图复制对方成功的投机风气更好。

  想不通的问题,与眼下无关的问题不要思考太多。

  专注于目前的困局。

  ——没人会帮他们,只能自己想办法突围。

  方案是有的。

  “这些人估计是有这里的官方背景支持,但就算这样,他们也不会撕破脸皮。”尽管是在月之国,但是很多事情的潜规则是世界通用的,米拉学着亨利惯有的模式展开了分析:

  “罩着的应该只是镇上的势力,如果闯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他们大概就会收手。因为事情捅大了引起上面的注意了,连官府自己都会遭殃。”

  她的说法引起了其他人的赞同,但是尽管知道怎样突破目前的局面,却仍旧有两个点是难以解决的——

  第一个自然是因为几分钟前的事情,目前还陷入呆滞和恐慌自己动不起来的弥次郎。本就不以体力见长的她们这些年轻女性要拖着他这样一个大活人是跑不了多远的。

  各种军队之所以对士兵会有身高体格的追求,尽量让大部分人拥有近似的身材也是这样的原因。要是体格与体能差距太大,倘若你的队友倒下了那么你连拉着他或者背着他逃跑都难以做到。

  而第二个原因,则是在紧张感之下被短暂忘却,但确凿无疑的,至今仍未解决的一个问题——

  她们迷路了。

  一开始就是因为迷路才跟弥次郎相遇,又怎么可能在救下了他之后就忽然不迷路了。

  逃向人来人往的大街听起来容易,但实际上该往哪走?

  安尚是个相当大的地方,加上几人又是初来乍到。虽说月之国的正规城镇都是经过国土博士规划的,相对有序,可这也只是建城之初,随着时间流逝,很多格局都会和原来的有所区分——也正是这个原因,绫才没能发挥她的知识。

  哪怕并不是专职规划的国土博士,绫也是书院出身的,耳闻目染一些基本的原则还是明白的。

  但安尚是一个历史悠久远胜于青知的地方,本地官府的土地局管理人员可没有国土博士级别的知识水平,毕竟如果人均博士的话博士也就没有存在价值了。

  人们在这里生活,人来人往,家里添了新丁或者谁家想做生意了就会对住所有所需求。审批购置土地,建造房屋的时候他们不一定严格会按照原来的城邦规划来修建,因此历史越悠久的城邦内部结构也就越错综复杂。本以为按照规划可以通达的大道却因为某些原因不可通行改道了,生活时间长的本地人也许知道该怎么走,但她们却是不行的。

  盲目乱走也许会迷路得更严重,被围堵住的话就只能正面冲突了。

  但胜算很低。

  对方表现得那么余裕,想必也正是看穿了这些点。

  该怎么做?

  米拉看向了气喘吁吁的樱、绫还有璐璐,又看向了一脸呆滞的弥次郎。

  思考的速度是电光火石,总而言之——

  “啪!”

  响亮的一个巴掌,在其它三人目瞪口呆的围观下,弥次郎瞪大了眼睛,左脸逐渐浮现出一个鲜红的手印。

  “男人点!”而并非出身自月之国,对于本地女性所谓矜持文化一无所知的洛安少女,用最直接了当的方式使这个陷入自信崩溃的少年清醒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