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74章 残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83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事情的发展其实早已注定,尽管里界的展开带来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情况,但铂拉西亚的剑客只剩下一人,他的失败是必然的。

  问题就只是在这种必然到来之前,亨利一方会付出多大的牺牲罢了。

  依托于里世界的不稳定性,铂拉西亚剑士所使用的能够确定分散一支队伍的秘法,与其自身超越凡人身体素养带来的高超战斗力结合起来其实非常适合以高速攻击逐个击破。在对手因为战斗动静而确立方向,聚集起来之前尽可能地达成击杀。

  ——事后来想,这实际上也正是对方打的盘算。

  只是他挑错了第一个攻击的目标,不光没能轻易得手还被米拉用魔法通告了援军。

  得益于我们的洛安少女长足的进步和一直未变的敏锐战斗直觉,她只是受了点轻伤并且武器损坏铠甲也破损便拖延了足够长的时间。考虑到处境,这种代价已经算得上轻微了。处于这种极度紧张时间也十分紧迫的局面下,能够把握好每一分每一秒作出正确决策,这已是相当老练的冒险者才有的水平,因而即便是很少夸人的贤者都免不了赞赏一声。

  但赞叹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所有人都循着信号聚集过来以后,亨利很快带领着众人向着出口赶去。

  在天空中的光重新从血红变成橘色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感到胸口那股沉闷以及难以呼吸的感受消失了。

  “里面的环境对正常人来说是有毒的,如果没有某种防护的话,常人在里边会越来越难受。”贤者如是解释着:“这边靠近出口的部分浓度还不是很高,越是深入越会感到难受,适应不了的话,最好的结果是在两天内会死。”

  “虽然由于里面永远是那副德行,你也无法判断自己是不是渡过了两天。”他耸了耸肩,而洛安少女注意到自己老师描述的关键词,挑了挑小眉毛:“最好的结果?”

  “嗯,活着可能更糟。”亨利的语气一如既往平稳:“你会变成某种不是你自己的东西。”

  “把人想象成一个瓶子。”他竖起了一根手指:“你在里边装进去东西,再倒出来。如果装的只是水的话还好,但如果是气味强烈像是酒或者醋或者某种调料呢?”

  “气味会留下来。”

  “再装别的东西进去,也往往会串味。”

  “这就是所谓的‘残渣’。”

  “拥有强烈感情或者记忆的个体,在消逝之后,残留下来的东西。”

  “几千年,也许好几万年,或许更久,久到连最长寿的德鲁伊都无法计算的时间里。”

  “那些生命留下来的‘残渣’,就都保存在那里面。”他指了一下神社的入口,其他人都沉默着,感到有些不寒而栗。

  “凡人接触的一瞬间就会被彻底污染,像是往一个装了干净的水的瓶子里一口气倒进几千年份的各种口味的饮品与调味料。”

  “你会疯的。”

  “你会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分不清过去和现在。将他人的记忆、他人的痛苦、他人的憎恨全当做自己的所有物。”

  他说着,而洛安少女想起了那些她无法完全理解的回忆片段——有那么一瞬间,她确实感觉自己变成了某个其他人。那一瞬间深刻的无助与痛苦她亲身感受,完全不像是虚假的——而贤者接着说道:

  “最后你会彻底丧失自我,成为如同野兽一般游荡的生物。”

  “食尸鬼。”小少爷反应了过来,喃喃说道。

  “总之先离远点,我们现在可遭不住再进去一次。”贤者这样说着,当先走向了之前击杀的铂拉西亚剑客的所在,检查搜刮起了他们有的东西。

  米拉也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着。

  过去在北部误入里界时,亨利选择继续向前走是因为后面有追兵,但在里边待的那段时间也消耗了相当多的符文石。这些德鲁伊工艺的东西是贤者从老朋友的遗产那边借来的,现如今的人类社会当中不存在同等级的制作技术因而每次消耗一个就少一个。

  这次迅速解决了战斗也没必要再停留在那种有毒区域,迅速撤离才是正解。

  她还在思考着,而贤者“啪”地一声塞给了她一把剑。

  “没给他们拔出来的机会所以应该还算完好,你自己检查下。”他说着,一边又毫不留情地把另一名铂拉西亚剑客的皮带给扯开。

  这些人带的都是奥托洛式的长剑因此替换米拉坏掉的那把刚好,她拔出来检查了一下,保养得还算不错。

  “倒是可以再磨一磨,刃看起来不均匀。”偏转了一下剑锋,在夕阳余晖下剑刃上出现了一道细细的白线,但有的地方又没有。这是部分区域轻微卷刃的视觉特征,之后用精细的油石稍微剐蹭一下就可以修复。米拉和亨利带的有好几种磨石,修复大面积卷刃和崩口用的粗磨石和提高锋利度的精磨石若是搞混了只会毁掉刀剑,所以这方面的知识是不能落下的。

  “这些人也挺穷的。”穿臭了的衣物贤者可没心思去扒,再说也不合身。他取得的战利品除了武器和工具以外就只有一些随身的小物件,但其实价值也都挺低的。

  能用的奥托洛制式长剑有两把半——两把好的,和一把虽然卷刃面积较大但看起来还有修复余地的。其它的就都是粗暴使用损坏的,护手和配重球或许可以拆下来再利用,还有剑鞘的裹皮也可以拆下来拿来修补容器用,但除此之外就都没有太高的价值。随身物品有4把小刀,璐璐直接要走了一把,剩下的亨利用皮绳捆起来打算跟剑一起提着带走。

  这些人没有着甲,顶多只有几个人穿着皮制护臂,但品质十分一般不说还被血液污染了,实在没有取得的价值。

  然后就是一些常见的维护用品,但数量也相对稀少。

  在可悲的仅有小米和粗盐的口粮袋旁边,贤者还发现了一些鹅卵石与铜线——鹅卵石自身没有附带任何魔力,需要二次加工才能使用。

  “像苦行僧一样。”洛安少女看着他们的行头都忍不住这样说道。

  这些铂拉西亚的狂信徒尽管在许多方面他们无法苟同,但却非常能吃苦。他们轻装前行在饮食和补给等个人方面都压缩到了极致,只是为了完成目标。

  这绝不是什么庸俗无趣贪婪而又好对付的对手,他们之所以能胜利除了自身素质也不差以外,还与每个人及时且正确的决策相关。

  “尸体得烧了。”贤者抓起大剑走向了旁边的林间地面。

  “这是为何?”鸣海这样问着。

  “若是弃之不理或者埋葬,动物摄食他们的尸体后也会受到污染。”亨利这样说着,而鸣海点了点头,让其他人也上前帮忙构架火堆。

  “那关于里边的——”武士领队接着问,但亨利这次摇了摇头:“这方面我也无能为力。”

  “即便以他们仍旧记得方法为前提,已经被打开一次的门,关上所需要的物资和人力需求也非常巨大。”

  “尤其是这种年久失修的。”他叹了口气:“以后这片区域。”

  “大抵会经常发生神隐事件吧。”

  “本来神社就是在不稳定的区域里建立起来的,配合神龛来使得一整片区域内更为安稳不容易出事。”

  “从今往后,现世与里界的隔阂在这附近不再明晰。”

  “最佳的选择是警告本地人不要误入,设下某种边界,可——”他没说完,鸣海回头望了一眼偌大的林子。

  “守备方圆所需要的人数,大抵得三四百之数。”武士也沉默了,他们确实可以尝试与当地领主沟通。

  有博士小姐在,对方兴许会愿意听他们一言。可即便如此,试问谁又愿意抽调数百兵力去到一片边远山区里边驻守呢?

  常年行走这条路线也大多数只是平民,对贵族而言,一年有那么几个或者十几个平民被神隐是‘可接受的’,远没有重要到得专门调兵来镇守防卫的级别。

  正因为自身也是贵族,他更加明白对方会作出的抉择。

  所以他们只能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先做了。

  呈井字形摆放的木头架高了底座方便通风,在上面再加上地上随处可见的枯叶和小树枝作为引火物。在天色彻底暗下来之前他们成功点起了熊熊篝火,将那些被斩杀的铂拉西亚剑客尸身付诸一炬。

  处理完这一切以后一行人又解除了他们设下的陷阱——单纯地用泥土填埋就行了。小少爷在这个过程中试图在树干上做点表示危险的记号防止旅人靠近,但他涂完走不出几步远就发现记号被隐藏在密林之中完全看不见。

  人终归还是太渺小了。

  回归到队伍的一行人带着柴火烟熏的气息而且个个看起来精疲力竭,因为看着要在这边过夜了,留守的人已经把营帐设立了起来。正在处理药材的坚爷和樱见到分队归来,赶了过来为他们——主要是米拉——检查伤势。

  走入了营帐里避嫌,樱为米拉解下了身上的硬皮甲。被砍穿的缺口回头打一块补丁或许还可以继续用,但其下的伤势比她原先预料的要稍微糟糕一些。

  紧贴着的皮甲压住了皮肤使她感受不到,尽管砍得很歪并且被挡住,白发女孩儿的侧身也还是被挂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已经化身药师学徒的花魁把脏的衣物除了下来后为她清洗了一下伤口。

  刺激性让米拉龇牙咧嘴,但樱没有浪费时间安慰她只是快速完成工作。

  “师匠,毛蕊草叶在哪。”“左边陶罐。”在外边检查其他人的坚爷的声音透过帷幕传了进来,而樱走了过去拿起了放满草叶的陶罐。

  毛蕊草是七八月野地空旷处很常见的一种野草,以花蕊的部分高高竖起宛如柱子一样为特点。这是一种里加尔也存在的植物,它的花蕊在晒干以后可以用作灯芯或者烛芯,浸泡灯油或蜂蜡便可以燃烧用作照明。

  樱把有助伤口愈合的毛蕊草叶放在陶罐里,又倒了一些粗盐和醋,然后又放了些蓍草进去,用光滑的石质捣棒将它们细细捣烂制成草药膏后为米拉敷在了侧腰的伤口上。

  “嘶——”清凉同时也有些刺痛的感受让洛安少女又吸了一口气。

  “忍一下。”而樱说着,又取来了干净的棉布贴上去,再把麻布卷了一圈又一圈。

  “别缠太紧,会影响活动。”尽管是在侧腰而非四肢,但洛安少女还是这样强调着。

  “你最近就给我好好待着。”而已经从身心都变成医师的樱则是有些不满地这样说了一句。

  “好了。”她看着自己包扎完的场面,而洛安少女活动着身体确认绷带不会影响动作,却又扯到了伤口龇牙咧嘴。

  “等下给你点果酒。”樱叹了口气,米拉双眼发光:“酒!”

  “只是止痛用的。”樱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衣服穿上吧,这附近水源不多还得再熬几天。”

  “真想泡澡啊。”她叹了口气,白发女孩儿略有同感地也点了点头,重新穿上衣物提着自己的皮甲走了出去。

  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维修护甲打磨刀剑,这场战斗虽然已经结束,但下一场或许也已将至。

  得做好准备。养好伤口,维护好装备。

  还有就是。

  好好吃上一顿。

  “今晚吃什么!”她向着营地中心的篝火小跑着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