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73章 俘虏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25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阿布塞拉草原上最好的追踪者和战士,来自一个叫做阿布斯艮提的族群。

  正如同西海岸也拥有着西瓦利耶人和亚文内拉人、里戴拉、索拉丁人之类的人种差距一般,广袤无垠的阿布塞拉大草原,各个方向上的族群之间不论是人种样貌还是习俗风气都拥有相当大的区别——而阿布斯艮提人,就是这其中最为典型的一种。

  “阿布斯艮提”这个词汇来自于拉曼语的简写,全称是“洛斯-阿布斯托-阿艮提”——意为“躲在灌木丛后面的人”,它名副其实地表现出了生活在库尔西木地区森林-草原-灌木丛交织显现的这片区域内这只族群的形象,并且我们从字面意义上就能够看得出来,当年西迁的拉曼人在这儿恐怕是获得了一些可怕的回忆,以至于留下来的这个专指特定人种的词汇至今仍旧在文明社会当中保留有“草原最强的猎人”的意思。

  阿布斯艮提人体格小巧,虽说草原人绝大多数身高都只在一米七上下,但阿布斯艮提人在这个标准上还要更低一些。他们当中的男性大部分都只有一米五到一米六的身高,体重不超过五十五公斤,而女性相比起来这个标准或许还要更小一些——这或许也正是为什么他们能够躲在灌木丛的后面出其不意地袭击了拉曼人队伍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比起外观上这些典型的特征,最重要的恐怕还是他们能征善战且善于追踪的名声。

  ——我们的主角亨利或许算得上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匿踪同时也是追踪方面的高手,他丰富的经验和敏锐的观察力足以甩开绝大多数世界各地的猎人。但这终究不是他的主场,即便经验再怎么丰富,一个外来者也永远无法和当地人相比拟,更不要提阿布斯艮提人的追踪技巧几乎已经达到了大师的级别。

  有一句同样由拉曼人发明并且被多年与他们交战的索拉丁和南境人深以为是的形容阿布斯艮提人的谚语是:“即便重新织网的蜘蛛亦能够告诉他们最近有人经过。”——这一细节非常直观地表现出了他们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和融入到环境之中的程度,而作为过去索拉丁人无数次吃了亏的主要对象,他们的外观形象自然也是被文明世界——至少是索拉丁和南境——深刻地铭记。

  让我们把镜头转移到主角一行三人身上。

  此时距离他们逃离红嘴雀氏族的营地已经过去了二十一天的时间,在发现了那间小屋休养生息了几天以后一行三人又重新踏上旅途行走了数天的时间。此时已经是一月份伊始,逐渐步入冬季的索拉丁地区即便由于身处热带的缘故不会如同更往北去的地方那般寒冷,那走在路上时不时吹来的阵阵凉风以及变得更加短暂的白昼,也依旧是能够给予人季节变迁的实感。

  他们这会儿已经真正进入了索拉丁南部有人居住的地区,一路上过来远远地也曾瞧见有不少小型的村落。但贤者并不打算前往那些地方去购买东西进行补给——在索拉丁北部和西海岸的其他地区旅行时也就算了,科里康拉德这样的佣兵王国的话所有的村民都十分地习惯和佣兵进行贸易的行为,但在南部饱受草原人和佣兵之间的战争侵扰的这些地区,仍旧固执地停留在这里没有搬走或者去到坚固的城堡当中而是以小村庄的形态存在的居民,他们的存在是极为复杂的。

  在这些人看来,佣兵和草原人的哪一方都不算是好人。战火烧灼了他们的家园,原本前方广阔又富庶的森林和灌木已经消失不见,要让它们重新长出来人类得至少有一个世纪以上不来这里才行。并且在多年的战争当中有需要物资补给的情况时佣兵们也总是强行地让本地居民自愿捐献出来,若是不肯协助的话就会被冠上和草原人同谋的名号失去所有东西变成奴隶,逼迫得本地民不聊生。

  所谓的草原人侵害索拉丁地区,袭击善良的定居民族这样的事情确实是存在的。但它自千百年前就一直存在,如同定居民族内部也会存在的强盗集团一般。将这一切上升到战争层面的不是别人正是白色教会的传教士和本地那些对阿布塞拉有所图谋又或者想要发战争财的贵族领主和佣兵集团,他们所高调宣称的为了索拉丁北部的居民不受草原人侵害才发动战争击退邪恶又野蛮的草原人的说法怕是连佣兵们自己都不信。实际上那些至今仍旧停留在这里的小村庄多数都和草原人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协商和妥协,万一战争到来的话他们也会选择性地帮助草原人,以换取平日里头的和平不会被侵扰总而言之——

  在这些对佣兵没什么好感的村庄里头,看上去就是一幅佣兵模样而且还挂着佣兵徽章的亨利他们一行三人,进去会迎接他们的也必然不是美食住所和篝火而是明晃晃刺人的敌意。

  仍旧携带着不少金币,和打火石之类的重要的小东西一样贴身带在武装带上面的小皮包里头而不是放在马背上的行囊,是亨利的一个好习惯。但要进行补给,将损失掉的行囊和其他一些东西都补充一下并且购置新的衣物,还有走上真正的路而不是在山林和荒原当中穿行,他们还需要到达一座由那些佣兵和贵族建立的真正的城堡才行。

  两个多月的野地行走也未曾更换过,两匹战马的马蹄铁也已经磨损相当。虽说是在泥地行走而非石板道路,蹄铁的作用也相当之大。除了保护马匹在高强度的运动当中不损坏蹄子以外,特殊形状例如带尖刺的蹄铁还能够增强在泥地或者冻土当中的抓地力,它们磨损以后战马跑起来就会更加地费劲,而且全速冲刺起来还得担心打滑摔倒的问题。

  想做的事情有很多,但计划这种东西总是赶不上变化,在担心其他的一系列问题之前,出于警惕仍旧保持在靠近森林边缘的地方以便利用地形及时避开草原人追踪的三人,又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

  那是一场不期而遇,逃离红嘴雀氏族营地第二十二天的下午,正好骑马进入森林当中想要找地方扎营的一行三人,隔着二十多米远看到一头体型不小的野猪啼叫着从灌木丛中冲了出来,紧接着没跑出几步远就倒在了地上气绝身亡。眼尖的亨利一眼看到了上头比普通的箭矢更加细小的几支白色的箭立马就皱起了眉毛:“转过身,往后跑。”他这样说道,语气相当地认真,因而米拉果断地反应了过来,而就在他们调转过马头的一瞬间,一个穿着兽皮服饰相当矮小褐色皮肤的人就抓着一把小小的弓跑了出来。

  “是草原人的追兵吗!”亚文内拉的战马提速的能力不愧是一流水准,他们迅速地就拉开了距离跑出了那支明显箭上有毒的小弓的射程,米拉开口这样询问道,而亨利点了点头:“而且是最好的,我不知道艾本尼有什么能耐能够找到这些人,但反正他做到了。”

  他说道,而一行三人就这样迅速地跑开,直到拉开了相当的距离亨利才逐渐减缓了速度。

  “那是阿布斯艮提人。”他回过头瞧了一眼身后,然后接着说道:“整个阿布塞拉最好的追踪者,虽然看起来身材瘦弱,但他们就好像草原的矮马一样,拥有着极高的体力和耐力。”

  “而且他们是库尔西木地区出身的,那边和阿布塞拉不一样,也有着不少的森林和灌木存在。当初和索拉丁佣兵们的战争当中草原人一方就是请这些人来作为向导凭借他们在丛林当中穿行追踪的能力,从而才能够和南境还有索拉丁的军队打了个平手甚至是占据了上风的。”

  “得赶快了,阿布斯艮提人人口稀少,主要是作为草原上的各个大氏族里头的专家队伍而被雇佣的。但即便是他们面对石头城堡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退却,只要我们赶到了城堡里头就安全了。”亨利一边指挥着马匹继续前进,一边这样说道,他们控制着速度有条不紊地前进,已经确定了追击者是这些大师级的猎人贤者也不再打算借助丛林藏匿自己的踪迹——他们会在这里遇上这些人显然就是从没有真正甩掉他们,或许在小木屋的那个时间段曾经做到过一次,但重新上路以后就很快地又被追了上来。

  这些人甚至设法都来到了他们的面前,明摆着的是打算在他们到达城镇地区之前截住,只是由于一次狩猎巧之又巧地被他们给撞见了,因而才真正暴露了行踪。否则的话面对这些技巧高超的大师的埋伏,只怕即便是贤者,以仅仅三个人其中一个还不是有效战力,米拉又丢掉了主武器且都休息不足的队伍前去应对,也会是死无全尸。

  饶是他人高马大腕力十足,近战的话来十几二十个阿布斯艮提人亨利也可以轻易解决,这些了不起的草原猎人拥有的某一项武器却是任何强悍的佣兵和骑士都会感到畏惧的。

  受制于身材的限制,阿布斯艮提人没有办法使用草原常见的弯弓或者是西海岸式的长弓。他们手中的小弓比一个西海岸的成年男子的手臂还要短一些,尺寸小巧那就自然不可能拥有足够的力量凭借弓箭本身的杀伤力来击倒敌人,因而这些人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使用从昆虫身上提取的毒液,在细小的箭矢箭头后端绑上细细的麻绳,然后在麻绳上面浸毒。

  比起普通的草原人直接在箭头上涂毒的方法这种方式能够更有效地维持毒液的活性,并且较好地避免了不小心割伤自己就中毒身亡,需要箭矢射入猎物体内才会发作——而且他们所用的毒素足以放倒三百公斤重的大型猎物,若是用的多一些的话强壮的亚文内拉战马也不在话下。

  这是一些极度危险又极端老练的对手,瘦小但却致命,并且非常懂得取舍——在亨利他们跑出去的三分钟以后,不再打算隐藏自己的踪迹的三人跑在宽阔的平原上果不其然地就瞧见了身后出现了十几个的身影。

  显然他们是放弃了刚刚获得的猎物前来追踪自己一行人了。

  远远望去马背上最瘦小的几个身影显然就是阿布斯艮提的追踪者,而除此之外余下的十个左右的人则是之前曾经看到过的普通的草原武士的打扮,想来他们应该是出自同一个氏族,然后因为某些原因分头行动之后才进行合流——不论如何,他们必须赶快前进了。

  “老师,城堡!”米拉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重新见到可以进入的作为文明社会的象征的石头建筑让女孩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就带着一股隐隐的兴奋。认不出来的贵族或者是王族的旗帜在城堡的顶端烈烈飘扬,上头的哨兵明显是发现了他们“把佣兵徽章取下来。”亨利这样说着,然后当先取下了腰间的徽章,接着抬起手用力地摇晃宝石材质会反光的这个东西——这是文明世界通用的规矩,表明自己的身份并且告诉他们并没有敌意以便能够进城——但显然它并不是永远都有效。

  “……这群懦夫。”亨利咂了一下舌,因为他很明显地看到远处的城堡大门开始缓缓地关闭,这种由此地征战的佣兵集团和贵族建立起来的城堡是百分之百和草原人敌对的,可问题是追在他们身后的草原人一共也才不过十几个人,这个城堡虽然不是特别大只相当于当初亚文内拉的爱伦哨堡三倍的大小——差不多是最小号的城堡——但里头少说也有驻扎着三四百人,面对十几个人的草原骑兵就如同惊弓之鸟,简直是不要太丢人。

  “不要停,继续跑!”亨利回过头对着米拉这样说道,这附近已经变得都是森林,越过身后的草原和平原这片地区已经展现出了那种他们熟悉的坦布尔山脉沿途的风景,继续朝着前方奔袭的话还能够再遇见另一座城堡,所以三人二马丝毫没有减速的打算,眼看着城堡越来越靠近了,几乎都能看清楚上头建筑用的石灰岩表面上的青苔了——

  “啪——咻——夺!”泥土飞溅,不小的弩失落在了他们身旁的土地之中。

  “……”城堡上的人对着他们发射了弩炮,稍有差池刚刚就得连人带马被就地击杀“不要再靠近了!不要把那些草原人往我们这儿引!”索拉丁口音的西海岸通用语大声地喊着,城堡上方的城垛出现了一大群示威性地举着弓弩的佣兵。

  “老师!”米拉的声音从刚刚的获救一般地夹杂了松一口气和兴奋迅速地变成了担忧和难以置信以及隐忍的愤怒,同时她那好看的眉毛也皱到了一块儿,亨利又看了一眼她身后的莉娜,后者的表情上担忧的成分更加地明显。

  “转头,他们是认真的。”亨利这样说道,而就在三人二马调转朝向另一个方向的这一刻,十几个人的草原追兵正式地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喇——”步伐远比亚文内拉战马更小的草原矮马用小碎步迅速地减慢了下来,十七名草原轻骑兵以半圆姿态围在他们三人的面前缓缓踱步,除了四名阿布斯艮提人和另外一人以外其余十二名草原武士都拉开了弯弓指着他们的这个方向。而那唯一一个既不是草原武士也不是追踪大师的人——身材比阿布斯艮提人还要小一圈,很明显应当也拥有他们血统的一名和米拉年纪相仿的褐色皮肤短头发的草原少女,带着笑意露出小虎牙驱使着矮马缓缓地走了上来。

  “看来你们被自己人抛弃了,一如既往,佣兵。”她开口,用带着浓烈口音但发音和用词远比穆斯塔法更加正规的拉曼语这样说道。

  “别试着反抗,否则你们会被一箭穿心,俘虏。”少女如是说道,而亨利抬起了双手,同时示意旁边的两人也如同他这样去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