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54章 被遗忘的城市(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36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千年时光的威力在道路的下半段显示了出来。

  这里几乎找不到什么可以被称之为路的东西,当盖在泥土上的石板碎裂产生缝隙以后,在阳光和水分的共同作用下密密麻麻的植被长了一茬又一茬。

  说来讽刺,但身后那一段路面之所以能够保存得相对完善,某种程度上来说却也是托了那终年不散令人憎恶的浓雾的福。湿原地带浓厚的湿气和常常出现波动起伏的气温令巴奥森林一年当中绝大多数日子都是被浓雾所笼罩的,而却也正是这种情况导致大部分的灌木和小草得不到足够的光照,只有对于阳光需求最低最小的那种野草得以生长。

  除此之外,就只有树冠高于雾气能够自由获取阳光的大型多年生乔木了。

  但巴卡古道的后半截这种现象不复存在。

  古典拉曼时代以前的莫比加斯是一个有着与当初的拉曼文明不相上下工程技术实力的文明,而作为其中后期城邦的典型,位于巴卡古道中段的卡蒂加利便是这样一座兼具防御工事功能,可供三千余人居住设备相对完善的城邦。

  对阳光的喜好似乎不只是拉曼人的专利而是整个东海岸的普遍现象,即便是建立在常年浓雾弥漫的巴奥森林之中也不例外。莫比加斯人为卡蒂加利所选择的建造地点也是整个森林当中都十分罕见的一处暴露在太阳光下的高地,这在当初看来是一种美好的设想,就好似早期多神教信仰常常描绘的神明之国。

  雾气缭绕的森林当中独树一帜凸显出来的,被阳光所普照的城邦,而生活在这其中的人站在城墙上往外看去,刹那间便会有自己其实是身处云端之上,在众神之国的错觉。

  然而只怕是莫比加斯人也从未意料到自己的文明会衰败得如此之快吧。

  数千年的时光过去,这座城市因其暴露在阳光当中而被众多疯狂生长的植被所包围,早已成为了就连南方本地人都不愿意前去找寻的遗忘古都。

  若非情势所迫,即便是亨利他们这一行人也完全没有想要前往这里的意思。

  亡灵的威胁只是其中之一,实话说考虑到它们的行进速度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可怕。更大的原因是即便丢弃了罗诺他们一行十几个人,余下的口粮给四十几个人分也依然十分不足。

  康斯坦丁是个物尽其用主义者,永远以理性思考以及综合利益来衡量考虑下达决策,即便是人情跟收买人心的举动也是为了之后有利可图——这令他成为一个十分出色的领导者。

  而他为何在之前不将罗诺等人丢弃,归根结底考虑到的还是队伍的统一性。

  帕德罗西帝国是个等级森严的国家,平民阶级出身的佣兵和商人们即便立场与罗诺他们那一行人不同,却是在身份上要划归到同一类的。

  是的,罗诺他们是暴民,是盗匪,是恶棍。

  可是自己一行人又比他们好上多少呢?

  就算是良民,区区一介佣兵和商人,在贵族的眼里就真的有什么份量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吧,而在这样缺少食物的情况下首先是那些最没有价值人憎狗恨的家伙被抛弃,那么接下来呢?

  贵族骑士们有可能自己忍饥挨饿把食物都赠送给他们吗?

  长期以来形成的阶级和出身观念,令双方的一举一动都容易被人打下整个阶级的烙印。像是菲利波那样做了一点什么事情,平民们就会说成是“果然贵族都是这样的”,而当罗诺他们这些人被抛弃以后,虽说在许多商人和佣兵看来他们是罪有应得,他们也不禁会想同属平民阶级的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被抛弃给尸群的对象。

  一石激起千层浪。康斯坦丁虽说最初带着罗诺等人就是打算当炮灰用的,但他原先的意图是让他们在战场上充当前锋战死而非像这样因食物不足而舍弃。

  这是下下之策,尤其以他现在整支队伍的最高领导人这种身份做这种事,更容易让平民阶级觉得是贵族们的统一意志,在有不好的情况时就会选择牺牲他们这些下层阶级。

  饶是如何天纵奇才,个人能力领导能力皆是优越十分,康斯坦丁也敌不过整个帝国上下长久以来形成的固有观念,以及人们内心当中本能的认知。

  他可以解释,但他们也可以不听。

  在帝国军队当中民兵的地位最低而战争发展到后面基本上也都是专业人士在打,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种原因。自主意志和各种内心中的小九九,自己胡乱臆测,由于能力所限无法判断清楚局势之类的不共同努力反而开始捣乱,像这样的事情民兵和个体的下级佣兵可是干过不少回了。

  食物补给问题必须得到解决,之后要抓紧时间脱离这该死的荒野回归到文明世界的范畴。

  如何做他大抵上有一些想法,但首当其冲地,他们却必须穿过这漫长而又茂密的草丛才行。

  随着地势的抬高山路开始愈发难行,不仅因为平整的石板路早已四分五裂,还因为这里的杂草疯长。随着路面的抬高光照愈发充足它们也就长得越快越高,虽然因为此处地形位于巴奥森林边缘的凸起呈现类似悬崖边缘的缘故没有生长着巨大的树木。但密密麻麻的杂草再加上有着顽强根系的灌木,也已经足以令一行人的前进之路苦不堪言。

  起初还能直接骑乘在马背上直接趟过杂草,愈发靠近卡蒂加利城的位置植被就越是茂盛,到了最后已经有一人多高,若非骑在马背上即便是亨利和康斯坦丁二人都没法看清前方道路。

  “这里的植物,有古怪。”头发在阳光下璀璨生光的奥尔诺靠近在亨利的身旁小声说道,昨天夜里她施展魔法过后身份显然就再也保不住了,因此这会儿直接掀开了兜帽大大方方地展示出那一头金发和尖尖的耳朵。

  队伍当中有一个精灵,而且还是个精灵元素法师的事情产生了小小的轰动,但在饥寒交迫和生命威胁以及魔女令他们所做的梦等一系列因素促使下,没有人对此事过于深究。

  倒不如说,得知了随行队伍当中有一位魔法师以后,许多人是安心了许多。

  尽管他们大多数对于魔法一无所知,即便是奥尔诺讲解过后他们也依然完全搞不清楚元素法师和巫师之类的区别。但亨利和其他部分了解魔法的人也并未打算就此戳破,尽管就事实上来说元素师和巫师的魔法体系截然不同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队伍当中的情形已经足够艰辛,还是让他们怀抱有这种“我们也有擅长魔法的同伴可以对付魔女”的错觉更好一些。

  只是那厄运之神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们。

  奥尔诺所说的“有古怪”亨利也一早就注意到了。

  这里的植被,未免茂盛得有些过头了。

  人类。

  是卑微而又渺小的。

  不论是人类自己的造物还是人类对于生态环境造成的破坏,都会被时光和自然本身的力量修复,到头来变得荡然无存。这是身为自然之民拥有漫长寿命的精灵不反对人类狩猎和伐木的原因,只要不是有将某一物种赶尽杀绝的威胁,甚至就连德鲁伊也不会去管。

  因为即便是人类将这片森林里头的所有的树木都给砍光了,也“只”需要“短短”的一两百年,就会重新回归到原先的环境。

  长寿种族的理念与人类是完全不同的,历经数千年时光荒废的巴卡古道甚至于卡蒂加利城本身被生长的植被摧毁得荡然无存都不会令人意外,但奥尔诺却仍旧说这里的植物有古怪,归根结底,还在于其种类问题。

  这里到底还是属于巴奥森林的一部分,就算光照比起别的地方更加地充足,其他方面却也是没有太大改变的。

  就连植物的种类都一样。

  因为当地的环境不同生物出现变化这是自然循环当中理所当然的一环,但即便如此,在仅有光照这一项有些许不同的情况下,这一片区域的植物看起来却像是从阿布塞拉运过来的一般格格不入,这显然有悖常理。

  “都打起精神来,保持警惕,至少两千年没什么人来过这里了,我们在这遇到什么都不例外。”听到了奥尔诺的话语,康斯坦丁加大了音量这样说道,他这句话有些夸大事实的意味,直到数百年前其实巴奥森林内部的道路其实算得上是络绎不绝的,那个时候有冒险者过来这儿探索过也说不定。

  但料敌从宽总比麻痹大意要好,若确实曾有冒险者来过却并未留下任何流通记录的话,要么卡蒂加利古城平淡无奇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要么,那些冒险者就有来无回。

  他们现在只能期望是前者了。

  骑士们手里头拿着之前从村民那里收缴的砍刀开着路,这种单手使用且重心前置的工具在战斗上面不如长剑,但开路时的顺手程度却是远超后者。

  “嚓——!”即便是冬季,站在大白天的阳光下穿着一身金属盔甲挥动砍刀在密密麻麻的植被当中开路仍旧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儿。一刀下去之后用手抱着将砍倒灌木丢到路旁,此时穿着的盔甲相对轻型的佣兵们反而有了优势。

  队伍缓慢地向前移动,佣兵们尽数来到了前方开路因而后面压阵警戒的就变成了帝国骑士。

  十余骑重装手持长矛的贵族小心翼翼地警戒着后方,生怕在那数百米外的雾气之中忽然人头攒动尸群再度追上来。

  所幸马匹的脚力终究还不是两只腐烂僵硬的脚能够比拟的,他们拉开的距离以那些行尸慢吞吞的速度估计要走上个两天时间才能追得上来。

  不过因此就掉了警惕也并不是这样的专业人士会犯的错误。

  “唰——嚓!”手起刀落,也不知是否担心被抛弃因而更加卖力还是单纯因为负担较小,前锋的佣兵们迅速地再度开辟出一点新的通道,但这一次反应却有大不同。

  “咻——!”一个黑影从草堆当中冒了出来“什么东西——”莫罗吓了一跳差点没一屁股坐在被踩实了的草堆上。

  “啪啪啪啪——”而当他们定睛去看,那拍动着翅膀跑走的竟然是一只南境常见的野火鸡,并且个头还不小。

  “活的,这里有活的动物!”另一个佣兵高兴得举起双手欢呼着。莫罗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但下一秒钟他赶紧变换了颜色:“快拿弩啊!快,别让它跑了!”

  久未尝肉味的众人反应了过来,一阵鸡飞狗跳之后由于植被茂密他们还是未能抓住这只野火鸡。“快看!我发现了什么!”但回过头来的众人却还是发现了别的一些什么,在野鸡被吓跑的地方佣兵们找到了一大窝每个都有鹅蛋那么大的火鸡蛋。

  “今天可以煮蛋汤了!”五六天的时间只靠干粮和野果度日,连咸肉的库存都已经吃光又打不到猎物,这到底是一种多么痛苦的体验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人们常常忽视了食物的美好对于士气提升作用有多巨大。

  我们曾在过去提到过的“外行讲战略,内行谈后勤。”这一句拉曼成语,若是以通俗语言延伸出来用大众都能明白的意思讲,就会变成:“让士兵吃饱饭他们才能打好仗。”

  靠谱的后勤,让人吃饱喝足,不单士气上面能够保证高涨,体力和精气神也会好上许多。

  获得的火鸡蛋被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放到马车上,担心颠簸的众人还用了许多麻布来包裹。而在之后又前进了一段距离以后,那头兴许是担心自己的后代而跑回来查看的火鸡,也在两枚弩失下成为了他们的晚餐。

  “这就是弱肉强食,不要怪我啊。”莫罗在用刀子割开它的喉咙放血之前双手合十地说了一句。在食物短缺的情况下就连鸡血也没有被浪费而是被用一个水壶给装了起来。血放干净以后他们将火鸡放在了货物堆当中避免被太阳直射到。

  而带到这一段的道路被艰难又缓慢地克服了之后,他们虽然仍旧还没有到达卡蒂加利城,却是有了其他的意外发现。

  “野生的稻米!”

  原先的莫比加斯人在这里建立起城邦时也考虑到了自给自足的问题,因而在城市的外面这坡道上开辟了许多的稻田。两千余年过去绝大多数的它们因为缺乏照料都已经消失,但却仍旧还是有一部分遗留了下来,野生化以后混入到杂草之中,若非佣兵当中有农民出身的人,他们都还注意不到这些穗子比起农田种植的要小上许多的稻子。

  一小片的野生稻田,从已故村民手中拿来的高地样式砍刀麻利地切割下来它们,虽然不是特别多,但加上其他食物满足四十余人的队伍一餐也已经是够了。

  确认到今日是无法到达卡蒂加利城以后他们就在这片稻田的旁边开辟出了空地准备扎营,而在用随地翻找到的石块砸开了稻壳获得里头的大米以后,佣兵们还在附近又发现了几株生长茂盛的甘薯。

  由于光照和水分皆十分充足,这些甘薯的个头都十分巨大。

  大锅被架了起来。

  久违地,他们总算能够饱餐一顿。

  人们的脸上都散发着由衷的笑容,唯有奥尔诺独自走到了暗处的地方,用手指捏起一撮泥土,放在鼻尖前嗅了一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