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48章 萝丝玛丽琐事(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992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沉默地环视了一眼站在这儿的三个人以后,阿加莎不知为何忽然又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纤细的手掌紧握成拳,紧接着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就又走了出去。

  “她……”米拉用有点生硬的发音说了一个拉曼语的字节,然后转过头瞧向这边的两人,大胡子脏兮兮满是烟熏痕迹的迈克手里头拿着烟草正要往烟嘴里头塞,这会儿因为这一分钟之内连续发生的来了又走了的事情,也是愣在木台那儿,没有能够反应过来。

  “赶不上工了,虽说约定好的完成日子就在附近这几天没有强硬定论,但高傲的精灵做事比矮人慢了,心里头不痛快,是吧?”亨利用拉曼语对着迈克这样说着,他刻意放慢了语速让米拉也能够听懂个大概——西海岸语和亚文内拉与还有西瓦利耶语当中“精灵”还有“矮人”之类的词汇都来自拉曼语,发音一模一样而其他的阐述又都是日常化的用语,女孩努力地听着,也算是懂了些大概。

  “那倒不是……她五天前就过来找了我一趟,跟我说稍微等她一些时间,她可能会要花更多时间去完成并不熟悉的打造……”迈克对着亨利这样说着,贤者挑了挑眉毛,这一点多少出了他一些预料,或许这个精灵并不像其它的她的同族那样自以为是又死要面子,也或许她只是和迈克的感情比较好一些。

  “唉……从她那急匆匆的样子看来,大概是还没赶完,想要再来跟我说过几天,但看到你们两个在这儿了,不好意思开口吧。”迈克又望了一眼烟嘴,然后放回到了桌子上,转头看向二人:“我先去找一找她,其他的事情就等等吧,护甲已经做好了,你去那边跟安德烈拿完,就过几天再来吧。”

  “安度库辛艾尔凡萨,安提亚舒瓦提亚。(这些性格别扭的精灵,这真是份孽缘)”有些烦躁的老矮人嘟哝着这句新古语朝着门口跑去,米拉望向了亨利,贤者耸了耸肩,之后两人就走到了被迈克称之为铁匠铺里头稍有的人类当中最为年长的名为安德烈的那位,在付出了整整二十二枚艾拉金币——这已经是十分优惠的价钱——以后,他们如愿地获得了两套还有着保养油脂气味的崭新护甲。

  精心抛光过的护甲都是量身打造,米拉的那套和亨利的放在一起显得相当地小巧。矮人铁匠铺的手艺不愧是一流水准,被精心打磨抛光过的胸甲具有良好的弧度,四周都做了防止割伤衣物皮肤的卷边处理不说,两段式组合,整块胸背甲和小臂甲都不是西海岸常见的那种皮带而是采用了工艺要求更高的金属卡扣式的设计也使得它穿着起来必然要比其他的护甲更加地轻快。

  后背的护甲是缩减了的,并不像胸甲那样有着完全的防护。加之以同样减短了的下摆和裙甲挡板,整套护甲的重量实际上比传统的半身甲都要轻盈。

  贤者虽说因为身材的关系包括护腕在内的所有护甲加起来依然也有相当的重量,但我们的洛安少女的这套精心打造出来的有着收腰设计的贴身轻便护甲,任何一位有经验的女性冒险者,或许看了都会觉得相当地眼馋。

  不仅好用,而且好看,刚刚付完款米拉就好好地试穿了一下并且进行各种样式的活动,几乎完全不会影响行动的护甲令她感到着实地高兴。虽说防御力上升了更多,但这套护甲除了重量以外穿起来甚至比板甲衣都要舒适,和过去的皮甲搭配链甲的轻型防护差不多的灵活。

  头盔肩甲颈甲大腿甲小腿甲鞋甲上臂甲手甲之类的其他许多个组成全身甲需要的部分亨利都除去了,加上那些耗费的工时还有总价要翻上好几个翻——现在身上拥有的总共五个克里的钱财说不定仅仅只是堪堪足够。他们又不是什么骑士老爷,权衡防御与灵活性半身甲已经算是极点的选择了,至少现在米拉面对着一个持剑抑或持刀的对手可以做到正面躯干部位完全地无敌,虽说头部和咽喉仍是弱点所在,但由于没有上臂护甲之类的东西阻碍行动,女孩完全可以依靠自己手中的武器去进行格挡。

  头盔对于视线的阻碍一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的佣兵选择不戴它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自然是穷。毕竟多数人仅仅只是填饱自己的肚子维持现有的装备不要彻底损坏就已经竭尽全力了,像他俩这样一年之内装备连续更换的人,在其他佣兵看来绝对要算得上是铺张浪费。

  不论如何,眼下迈克跑出去找阿加莎了,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亨利和米拉暂且把护甲寄存在了铁匠铺这儿,洛安少女也顺带把她那把这一个月在潮湿的丛林当中行动尽管有保养但还是产生了一些锈迹的一手半剑拿了出来委托对方除锈。两个人就这样轻装而行,趁着闲下来的功夫打算在萝丝玛丽这座城镇之内,好好地逛上一逛。

  他们这一回出发并没有骑乘战马,原因是一个多月的出游已经使得两匹马筋疲力尽,这会儿正寄存在居住的旅店那里,由那边的马童帮忙清洗战马,以及喂养大量的粮草,令它们重新恢复体能。

  步行在白天的萝丝玛丽的街道上已经足以感受到这座城镇的繁荣昌盛,四处存在的各色人等来来往往,背着或者腰间挎着武器在武装带上固定着佣兵徽章的人比比皆是,而并没有职业佣兵标示,却也拿着武器的人,也占据了极大的数目。

  这里的人们早已习惯看到一大群全副武装的人在大街上行走,与西海岸那边的王国不同,居民们并非是冷漠或者排斥的。他们接受这些人的存在,从小的教育整个南境的人们都知晓利益至上的主义,他们礼貌待人油嘴滑舌,不会像是愚蠢的西海岸人一样刻骨地显露出他们对你的厌恶,虽然在那骨子里头深深埋藏的仍然是排外与区别对待,但圆滑的南境人总是会试图维持表面上的其乐融融。

  这是一片残酷的土地,但却也拥有着许多值得令人深思的特点——走在萝丝玛丽的大街上,米拉望着周遭的情景,如是思考着。

  作为一个在艾卡斯塔平原出身并且长大的孩子,米拉一直都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一个亚文内拉人,一个西海岸人。那亡故的祖国伟大的洛安她从未知晓,不论是成长的环境还是接触的人都有着强烈的亚文内拉色彩,而在这样的环境长大的她印象中的普遍贫瘠而又战乱的西海岸诸国,所有的,所有的平民——都不喜欢出行。

  盗匪、野兽、贵族,这些所有的存在,都非常地致命。软烂的泥土道路一到了下雨天一脚踩下去就会深深地陷入,牛车骡车的车轮是无法行走的,适合用来骑乘的战马又只是有钱佣兵和贵族老爷们的独享,道路状况差本身就限制了人口的流通,加之以治安的糟糕指不定哪天隔壁的领地甚至隔壁的王国就朝着这边攻打过来了——

  种种的限制,让大多数的亚文内拉本地的居民,成为了老实巴交谈到外出就闻之色变的一辈子待在自己出身的那小破地方的农民——这些人十分地顽固,宁可守着那根本不属于自己的土地种植作物,收成之后却被收缴大半只留下勉强糊口的分量,也绝对不肯出外闯荡。常年在外旅行的佣兵和商人这两个职业在他们看来简直是胆大包天的蠢货,总有一天会摔的,总有一天会摔得很惨的——许许多多的亚文内拉农民,包括米拉过去曾经打工的那家旅店的老板,总是会念叨着这样的话语。

  这是普遍存在于整个西海岸的光景,当她和亨利来到了索拉丁高地的时候依然是如此,虽说遇上了的约书亚和艾莫妮卡并非为了生计奔波而仅仅只是想要看一看海,但那样做的前提也必须是约书亚身为橙牌等级的佣兵且拥有强大的战斗能力。

  ——不懂得如何战斗,没有武器没法做好战斗的准备,那就没有办法外出。哪怕仅仅是从一个城镇去到另一个城镇,那也是要冒着极大的风险的。

  这根深蒂固的一切,几乎已经成为了米拉心中不可动摇的事实——可南境不同。

  真正拥有了时间停留下来,并不是匆匆忙忙地骑着马赶去某个地方做某件事,而是优哉游哉地在这铺着平整石板的道路上慢慢地前行,她感受到的,瞧见的东西,与过去大不相同。

  前面有几名南境的女性穿着短袖和短裙戴着包裹住后脑向前延伸出去样式独特的遮阳帽,米拉目睹着她们从一辆马车上下来——那并非前面遇到的费列克斯家族的那种贵族马车,仅仅只是加装了一个帆布遮阳罩还有一些座椅的平板马车,而她们也并非什么有钱的富商或者贵族,从衣着打扮看起来都完完全全只是一般的平民。

  同一辆马车上还乘坐了一样是平民打扮的一家三口,但与那几名女性不同他们手上还提着一个篮子的蔬菜和水果,看样子像是刚从哪里采购完毕,然后乘坐马车回家。

  有说有笑的一家三口拿着新鲜的食材朝着另一侧走去,米拉的眼光顺着他们一路横移,直到又被另一侧咕噜噜的马车车轮翻滚的声音给吸引去了注意。一辆、又一辆;一家子,又一家子——这样的事情,乘坐并非运货而是专门载人的马车,无需携带武器随意出游的事情,在南境似乎极为寻常。

  米拉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呆呆的。她这幅感到不可思议的模样没有能够瞒得住前方的贤者,亨利也停下了步伐,优哉游哉地看着女孩脸上讶异的表情,半晌才缓缓开口:“这就是发达的商业带来的资本,所进而引发的效果。”他说着,洛安少女抬头望向了他。

  “南境人一切以钱为准,他们不做任何会损伤自己利益的事情,同样地,他们也不会在不划算的事情上面耗费太多的精力。”贤者如是说道:“流血牺牲的事情,花钱让外人去做,而本地人,则是去赚取更多的金钱。这座城镇乃至于整个南境城邦联盟对于本地的居民们极为地友好,因为这里的贵族们明白若不是这些商人们在四处奔波他们永远无法获得如今的财富与地位,因此各种各样的针对本地居民的便利与福利,自然也就被列举了出来。”

  “以财富作为基础,通过建设基础设施如同道路和交通工具以及我们早上使用过的公共澡堂这种设施,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亨利耸了耸肩:“人都是实在的,在这个国家过得比别的国家更舒服你自然就不会想要离开,国民的忠诚度由决策者决定的这些政策而决定,而忠诚的国民赚取来的资金,以及让外人去为他们送死拼命他们可以在后方享乐的双重标准,也让这一切得以重复地循环,使得南境一而再再而三地变得富足。”

  “口号和什么精神之类的东西毕竟只是虚的,若不能够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人们就会选择背弃你,离开你。”他顿了顿:“远在亚文内拉的我们的那位爱德华王子殿下,此刻没有犯傻的话依然在做的事情,也必定是试图把艾卡斯塔平原建设得像是这边一般。”

  “一个和平的,人们可以肆意出游,普通人携家带口也不必担心会遭受袭击身亡的艾卡斯塔平原。小米拉,等回到那儿以后,你或许会发现自己家乡的一切都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亨利这样说着,他并没有把坦布尔山脉另一侧的洛安王国曾经的土地说是米拉的家乡,而是说着艾卡斯塔。这自然也是出于对女孩的了解,明白她成长起来所受到熏陶的文化的本质。

  米拉愣了一会儿,她因为贤者的这些话语产生了一定的思考,但立马却又注意到了一些什么:“回到那儿?”

  女孩开口这样说着,她情不自禁地问出来的这句话带有不少复杂的情感,毕竟这将近一年以来的生活虽说也还算富足美满,但艾卡斯塔才是自己成长起来的地方。要说对那里没有怀念,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嗯,出来游历磨练你,也算达到了一个层次。不过要回去还得再等上一段时间,我们还有一件事情必须去做。”他这样说着,灰蓝色的眼眸里头依然波澜不惊,米拉无法从中看出任何的意味,她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也并没有去开口询问是要做什么事情。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继续前进着,亨利一路上望了好几下路边的铁制招牌,然后在走过一条大道的时候,在一间不小的四层砖木结构楼房的前面停了下来。

  “老师?”米拉开口问道,她对于面前这个五芒星的标示也算是有了一些认知,亨利偏过了头,像是在跟她说也像是在自言自语:“既然对方也都示好了,那不用白不用。”

  “嗯?”女孩歪头,而贤者对着她微微一笑:“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他这样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