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84章 道沃夫博格战役(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860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艾卡斯塔平原南部与王国权力中心所接壤的领省名为道沃夫博格,这个历史悠久的伯爵领地是亚文内拉境内极少数的坚定保守派家系的所属。相比起那些态度游移不定和西瓦利耶那边的亲戚一样擅长勾心斗角的大公们,道沃夫博格伯爵家族是坚定的保王派,因而将其置于艾卡斯塔的边境,用以区分商业中心和权力中心作为守护王国腹地的一道坚实屏障,显然是再正确不过的做法。

  这块领地历史悠久而且骑士的战斗力相当强大,不过道沃夫博格伯爵对于舒尔法加家的支持却还不仅仅是简单的贵族支持王室这么简单,而这一点从他们的名字和外表上面就都可以看得出来。

  西瓦利耶语和亚文内拉语之中都很没有“舒”或者“施”(sch)这样的发音,而道沃夫博格——正确的发音应当是“道沃夫特博尔格”——后面的“博尔格”(berg)这个音节在亚文内拉语当中发音也要更加地清脆,在“博”的发音后面不会拉长音就真的只是简单的“博格”。

  除了语言上面的区分更加明显的还要数外表——典型的西瓦利耶贵族,是黑色头发的。在亚文内拉两个世纪的历史当中黑发也常年作为一种尊贵的象征。而舒尔法加王族和道沃夫博格的人皆是一头金发,这与西海岸漫长而又血腥的历史是分不开关系的。

  西瓦利耶并不是一开始就有如今的版图,除了亚文内拉以外它还有另一个邻国马克西米连,这个王国虽小但军力十分强悍,在历史上也曾一度扩张开来只是又由于内战而分裂。之后扩张开来的西瓦利耶强行伸入触角隔断了亚文内拉和马克西米连的联系,并且在强盛时期一而再再而三地攻打吞并。

  如今的所谓亚文内拉人实际上很多往历史上追溯渊源都是马克西米连人——只是他们那时候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所谓的亚文内拉方言实际上也是一种简化的马克西米连语,所以普通的亚文内拉人和马克西米连人的共通点是相当之多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爱德华击败了西瓦利耶之后马克西米连王国会宣布与亚文内拉结盟的很大一个原因——这些一头金发的亚文内拉和马克西米连人遍布西海岸各地甚至远在南方都有他们的踪影,由于西瓦利耶人过去的强势他们的地位十分低下,但多年的混乱来来去去仍旧还是有一些马克西米连的贵族也如同过去的斯京人在西瓦利耶北部留下的诺斯兰一样,融入文化成为了他们的一部分。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过去马克西米连人当中的高等贵族,在西瓦利耶的巅峰时期善于收买人心的国王令他们降服成为了西瓦利耶的贵族从而不流血地合并了土地,但文化和语言上面的隔阂依然存在,人类总是善于以貌取人,金发蓝眼的马克西米连贵族虽然在西瓦利耶生长学习他们的文化甚至通婚生育后代但始终格格不入。因此在后来需要开垦亚文内拉这边的土地的时候,舒尔法加家族以及其他的一些马克西米连的贵族就这样以光荣的名义被当成包袱甩了出来。

  道沃夫博格家族也是其中之一,这个词汇是古代的马克西米连语,与当今的亚文内拉语有着不少共通的地方,拆开来看的话“道沃夫”意思是领头狼而“博格”则是城堡的意思。现代简化版本更加通俗易懂的亚文内拉语缩减了其中不少的词汇会称之为“沃夫博格”,而这也正是民间的亚文内拉人通常对于这座不小的城邦的称呼——

  狼堡。

  ……

  你可以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就一眼辨别出狼堡的特征。

  区别于如今的亚文内拉人喜好的歌德式充满拱状支撑和尖顶的城堡建筑还有西瓦利耶人喜好在细节下功夫构筑出浪漫风情的圆润的巴洛德风格,传统的马克西米连式城堡刚硬而又严谨没有多余的装饰纯粹是为了实用而建筑起来,熏黑的外表和四四方方给人以厚重感的结构是它们最好的招牌,而多层结构的城墙提供的有效防护以及遍布在城墙本体上方的竖起来的窄箭缝也证明了它可不仅仅只有外观看上去很强大。

  对于这座城堡敬而远之的道沃夫博格本地的农民们除了狼堡的本名以外还会将它称呼为黑堡,与瓦瓦西卡那边的圣白城堡在相当程度上形成一种呼应——而这也正是率领着大军南下的爱德华所将要面对的第一个敌人。

  对于这次远征来说,道沃夫博格伯爵领地是一块实打实的铁板——为了抑制奥托洛人和西瓦利耶可能的袭击爱德华不可能派出所有的军队,所幸自三月宣言以来自愿加入他的队伍的农民们和被解放的北方奴隶越来越多,如今已经达到了十万人的规模。虽说这些人大部分装备简陋只有斧子和棍棒并且调动他们也极为麻烦,但光声势上面看起来依然是极为惊人的。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大军出阵这一次我们的贤者先生和米拉亦伴随左右,但即便没有他们在爱德华也不可能犯准备不足这种小儿科的错误,积攒和购买得来的装备和武器还有各种各样的物资都被投入了其中,在南方的亚希伯恩二世尚未能够说服那些游移不定的公爵们和他组成大军迎击自己的“不孝子”的时候,爱德华已经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来到了艾卡斯塔的南边。

  他没有令军队进一步地靠近狼堡,因为上头强大的床弩和弩炮以及各式各样的弓箭弩失即便是一万训练有素的精兵亦需要耗费极大的代价才能靠近,让绝大多数还都只是普通农民的这支军队盲目地扑上去,结果只会是尸横遍野。

  时间紧迫,亚希伯恩二世那边是否已经调集起军队前往支援他们此刻尚且不得而知,但正因如此,这会儿才反而要放缓脚步仔细观察,切勿急躁冲动进而导致失败。

  因此在艾卡斯塔平原的边境,他们就着加尔里尔河流域两侧驻扎下来,以十万人以上的大军规模形成极为壮观的威慑。令那些在城堡当中远远观望的伯爵家的士兵在心理上产生一定的恐惧感。毕竟亚文内拉的贵族们在此之前都是小打小闹,最多打一打千人规模的战争罢了,所以即便知晓那些人大部分装备和训练都很差劲,他们也仍旧会因此变得紧张起来。

  道沃夫博格领是典型的艾卡斯塔领地,以平地而起的城堡作为中心点零星散布着不少小镇和村庄,再加上大片大片的农田视野没有多少的遮挡,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头,站在城堡高处的人甚至可以一眼望到远处蜿蜒流淌的加尔里尔河很长的一段距离,所以即便距离相当,他们却也仍旧能够感受到这十万人大军的声势。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当拿起武器追随爱德华为了自己而战的农民们在各种心境之下开始驻扎在加尔里尔河的岸边开始进行修整的时候,带着少数的精锐心腹还有亨利他们一行人的爱德华,呆在帆布制成的大帐之中,如同与贤者二人第一次见面那般穿着全身的板甲,开始商讨起对付狼堡的计划来。

  但在这一大堆的亚文内拉老面孔当中,却还夹杂了好几个新的人物——

  爱德华通过承认莉娜的王位正确性收买洛安人人心的方式奏效了,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买他们的帐,毕竟这样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年轻洛安女孩被推出来就说是洛安王室也是有人抱持怀疑态度的,但所幸在买账的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流亡在民间各处的曾经的洛安战士。

  这些人是真正的斗士,虽然数量并不多,但他们在二十一年的生活当中仍旧没有被磨去斗志——如同过去米拉的父母那般拒绝成为盗匪流寇即便做着一些仆人的工作仍旧要保持一定的尊严,而这其中令亨利都些许感到惊讶的,还是一个年级已经有六十岁以上,但各种方面上都让他想起那位故友伯尼的洛安老人。

  弗拉基米尔?莱斯基这个名字对于大部分的西海岸人来说都并不意味着什么,甚至就连米拉和莉娜这两个洛安少女在看到这个身材消瘦满脸大胡子的老人走过来参军的时候也想要劝说他还是回去安享自由吧,唯有我们的贤者和其他那些同样经历过卫国战争年纪都在四十岁以上的洛安人注意到了这个看似平凡无奇的洛安名字和这位左眼失明的老人年龄上的联系。

  “弗拉基米尔?乌达洛伊?莱斯基?”亨利一语惊人,而除了米拉和莉娜以外就连爱德华和其他的一堆人也都因为这个名字转过了头——

  在加入了乌达洛伊这个词汇以后,他平凡无奇的名字变成了一个传奇——洛安的最后一位公爵,无畏的莱斯基。

  “不过是败军之将,不足言勇。”老人谦逊地笑了笑,以十分标准的亚文内拉方言回答以后转过头,用洛安语对着莉娜说道:“臣,参见女王陛下。”

  “您的这头白发,洛安母亲,看来确实没有忘记我们啊。”他如是感叹着,而莉娜看了一眼自己象牙白色的长发,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何提及这件事情,但紧接着她迅速地反应了过来,这位公爵大人虽然一直都只闻其名而且现在看起来就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但他仍然是她小时候耳闻目染的那段历史当中不折不扣的英雄。

  “欢迎您,公爵阁下。”莉娜以得体的姿态这样回答道,回归至亚文内拉已经两个月有余,她在长时间的学习和休养生息以后也愈发显示出一股王族的作态,之前怯懦而又紧张的模样日渐消失,背负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命运的她只能够选择迅速地变得坚强起来。

  “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看着莉娜和旁边俨然是亲卫骑士的米拉,莱斯基这样笑着说道。而这位公爵阁下加入的消息迅速地扩散开来像是一个重磅炸弹让那些虽然动摇但仍旧迟疑不定的洛安人前赴后继地前来加入,亨利他们一行人甚至都不需要进行任何的控制民间的舆论就自然而然地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

  比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洛安公主,莱斯基大公的名号显然更加地响亮。他在洛安人的心中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英雄,卫国战争的最后阶段已经只剩下一座城邦的时候正是因为这位“乌达洛伊”的挺身而出莉娜的父母亲才得以在其他的贵族麾下逃离,而那些流亡至西海岸的洛安人当中也有非常多的人深深地铭记着这个当时正值壮年率领着敢死队朝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冲出去的洛安大公。

  不论如何,莱斯基大公的加入在很多方面上令爱德华他们受益良多,除了他在号召力上面的有力帮助以外,作为洛安人过去顶尖的军事指挥官,他累积下来的经验是极为丰富的,在即将到来的战争当中也必定能够派上很大的用场。因而爱德华果断地就给这位分明是刚刚加入的老人委以重任,而他的这一举措也进一步地收买了洛安的人心。而即便莱斯基大公本人十分谦逊地说:“二十一年没用的这把老剑,已经不甚锋利啦。”,在十万人规模的行军当中他有条不紊的指挥,也仍旧暴露出那岁月累积下来的智慧没有遗失反而变得更加深刻的事实。

  ——话归原处,让我们把时间回归到当下。

  在大帐之中,对着由侦察兵临时绘制的地图,所有人围在一团开始商讨起战术来。

  洛安人是不折不扣的战斗民族。而在面对这样的一块硬骨头,在庞大的压力之下他们必须迅速地攻下狼堡的情况下,要获胜除了我们的贤者先生以外,老公爵那丰富的调兵遣将的经验,显然也是极为重要的凭依。

  “确实很硬,但我们也并不是没有法子。”或许是因为同样属于拥有智慧的人,又或许他确实在很多方面上和伯尼很像,莱斯基自从加入以来很快地就与我们的贤者先生熟络了起来,而他们二人对着地图一阵研究,即便话语尚且没有说出来,双眼和手指落在了的平原、小镇、森林和河流这四个地区,也令站在旁边看着的爱德华还有一众北方贵族获益良多。

  这是由两个传奇阶级的人物共同规划的战役。

  但这并不会让它的残酷和血腥程度有任何的下降——

  时年亚文内拉历192年4月17日,道沃夫博格战役正式打响。

  但最先被砍倒在地的却不是任何一方的骑士或者士兵,而是普洛塔西亚森林的树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