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22章 小小探险家(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82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费鲁乔到底跟玛格丽特说了一些什么,亨利和米拉都并不清楚。

  只是不知是由于自己家臣加入队伍的关系还是受交谈内容影响,玛格丽特整个人的态度继之前发现现实中的冒险与想象大不相同的些微低迷之后,又再度进入了高涨得甚至有些过头的状态。

  这位贵族小姐的行动力是十分惊人的,从她最初发布这个委托任务的时候给出的详细计划和各种相关方案就可以看得出来。尽管由于经验和认知上面的缺失在实行阶段发生了意外,但能够这么费心费力地准备一场针对自己的绑架计划,也多少透露出这小小的身体当中潜藏着的巨大能量。

  由于旅途奔波的劳累她在正式开始冒险以后确实显得有些无精打采,但兴许是以费鲁乔还有菲利波二人的加入作为契机,玛格丽特又重新变成了那副活力十足行动力旺盛得有些过头的模样。

  仅仅在二人加入的第二天,扩大到五个人的队伍就继续一路往南,朝着规模比切斯特还要稍大一些的另一座小镇阿马尔菲赶去。

  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这边拥有一处佣兵工会的分会。

  已经被家里人给逮住了的玛格丽特不再小心翼翼,她以惊人的行动力反过来带领着整支队伍朝着阿马尔菲赶去,大摇大摆,堂堂正正。

  这位贵族大小姐打是什么算盘她并未明说,不过就像我们的贤者先生所言,佣兵都是拿钱办事的,雇主想要做些什么,他们就陪着她做些什么。

  只是恐怕即便是万能如亨利·梅尔,他也因这位贵族小姐破天荒的行为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您好,我想要,注册一个佣兵团!”

  只比柜台高出一些,因为急着超这边赶来也并未进行梳洗沐浴的玛格丽特,原先光彩逼人的模样也仅剩下那双咄咄逼人的眼睛。她直视着阿马尔菲城内办事处的这位男青年工作人员,几乎像是命令一样的强烈语气搭配礼貌的措辞引来了周围许多人的注意。

  “呃,那个。可您不是,不是注册在案的佣兵——”帕德罗西的男性讲究绅士礼仪,因而拒绝一位女士的请求是十分失礼的,更别提这是他的本职工作。但玛格丽特的请求显然令这位工作人员十分难办,他正在思考如何婉拒她,贵族小姐却摸索了一下自己的腰包,然后从中掏出小袋,拿出了三枚价格高昂的金币,拍在了桌面上。

  “告诉我你能解决。”她咄咄逼人的态度令身后的米拉皱起了眉毛,之前累积起来的好感在这贵族式的行径下被一扫而空。但不同于少女简单的喜恶,我们的贤者先生却是开始观察起了玛格丽特和费鲁乔等人的一言一行。

  “玛格丽特,你这样人家很难办——”眼见贵族小姐的任性令工作人员手足无措,米拉上前一步试图开口阻止。但在她靠近之前,管家费鲁乔拦在了她和玛格丽特中间:“请您别插手这事,小姐可以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您若不喜欢,可就此解约,我们再雇佣他人。”

  “......”米拉的眼角抽了一抽,但她回过头瞥了一眼贤者,亨利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她稍安勿躁。

  “我出去散散心!”白发的洛安少女少见地发了脾气,她转过身大步大步地朝着外头走去,用像是要把地板给踩破一样的步伐宣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我.......”玛格丽特注意到米拉的愤然离去,她回过头开口说了一句,神情显得有些失落。“小姐并没有做错什么。”费鲁乔伸手拦住了她接下去的话语,而亨利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她回过了头,看着对这一切不知所措的工作人员,神情低落,小手攥着小皮钱袋一言不发。周围的佣兵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将注意力投了过来,而菲利波立马像是一条护主的忠犬一般,跑到了玛格丽特的附近对着这些注意力回以警戒的姿态。

  一片寂静,费鲁乔抬头对上了亨利平静的灰蓝色眸子,贤者没有表达出任何的情绪,只是一如既往平静如水。

  “小姐可以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老管家重复了一次之前的话语:“您若是有任何不满,我们可以就此解约。符合契约的资金以及违约金我们都会支付,你们仍旧可以获得一笔不菲的报酬,而我们会再度物色合适的人选。”

  “双方都能得到满意的——”“是这样吗。”亨利不留情面地戳破:“我怎么记得这个任务挂了半年多的时间都没有合适的人选呢。”

  “这——”费鲁乔顿了一顿:“这,就由我们自己来想办法了。”

  “嗯,我能理解她为什么生气。”亨利说道,他口中的她显然是指米拉,玛格丽特抓着钱袋的小手攥得更紧了。

  “这种事情,前台的工作人员是没有权限处理的。佣兵工会要建立佣兵团的最低限制是成员必须达到绿牌等级,而如果你们三人要现在开始考核的话,正式成为登记佣兵最少也是几天后的事情。”亨利无视了费鲁乔,直接对着玛格丽特说道,贵族小姐回过了头,她惊讶地盯着贤者。

  “所以你们要去找这里的主管,蓝牌等级的佣兵每个人都拥有带两名学徒,也就是见习佣兵的权限。这些见习佣兵可以作为他们的帮手参加任务,也可以参加佣兵团,而登记只需填一份简单资料即可。”

  “钱固然重要且不可或缺,但也要花在对的地方。”被费鲁乔和玛格丽特一起盯着的亨利丝毫没有感到压力,他一如既往轻松地耸了耸肩。

  “主、主管的话,在楼上——”男性工作人员这会儿总算是弱弱地开了口,小心翼翼地指着自己头顶上的天花板这样说道。

  “哒哒哒哒!”玛格丽特一个转身踩着小皮鞋就朝着大厅中央楼梯口的方向跑去,但只片刻又以更快的速度“哒哒哒哒”地跑了回来。

  “叮——”她丢下了一枚金币,放在了前台工作人员的面前。

  “给你添麻烦了很是抱歉!”丢下这样一句话,贵族小姐再度折返朝着楼梯跑去。

  “呃——”短短时间内接连经历的事情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左看右看,最后眼神不知为何也落在了亨利的身上,仿佛从他这儿就能得到一个答案。

  “收下吧,那是她给你的歉礼,就当今天是你的幸运日。”贤者耸了耸肩,而工作人员连连点头,将金币收入囊中。

  “为何帮助小姐?”费鲁乔开口,语气几近质问。

  “......”亨利居高临下地瞥了他一眼,他帮助玛格丽特的行为却换不得一个好脸色看,若是一般人只怕要被对方这种恩将仇报的做法搞得心里一阵不爽。但贤者到底是贤者,归根结底,他能理解费鲁乔的身份地位养成的这种做法。

  “并不是人人都在图谋不轨的,我们接下这个任务也纯属偶然。”他淡淡地说道:“就像我之前说的,佣兵,拿钱办事。你们有什么内情我并不感兴趣。”

  “贵族的秘密和勾当就像是夏天大太阳底下的沥青路,能够绕开就不要踩上去。”亨利这样说着,然后转过身前去外面寻找米拉。

  “在我看来你身上的秘密也毫不逊色。”费鲁乔盯着他的背影这样说着,而贤者耸了耸肩。

  一米九五的身高在找人这件事情上面颇有奇效,特别是亨利对于米拉的习惯也已经十分熟悉,他左右探查了一下,果然在屋外的石椅上找到了正发出生人勿进气息,一个人生着闷气的白发少女。

  贤者走了过来,坐在了她的身边,剑鞘末端保护用的金属顶在了地面石板上发出轻微碰撞的声响,而他一言不发。

  沉默就这样持续了一分多钟,为了方便坐下来米拉解开了自己的武装带,她抱着自己的一手半剑,像是和友人吵架的小女孩躲到自己房间里头抱着枕头一样嘟着嘴。

  “我以为她是不一样的。”令人安心的沉默持续了好一阵子,在亨利的身边逐渐放松了的米拉开口说道。

  “贵族果然都是,不把其他人当做人看待的。”只有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他们用的总是西海岸语,因而来来往往的路人对着二人投来了不少目光,只是他们都行色匆匆,没人因为好奇而驻足停留。

  “别太早下结论,再给她一些机会。”一如既往,亨利给她的是解决的方法,而非苍白的安慰。

  “嗯。”但心结这种东西到底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解开的,由于初期的好感基础,这会儿米拉心头的郁闷和反感也就愈发剧烈。

  两个人就这样在外头坐了好一会儿,直到作为跑腿的菲利波跑了出来行色匆匆地左右奔跑——中途从他们的面前路过三次——总算找到了他们,气喘吁吁地通知二人前往二楼,他们才重新整理了行装,朝着工会的内部走去。

  “......”再度与玛格丽特四目相对,米拉又忍不住地皱起了自己修长的眉毛,只是她也不是那种动辄破口大骂的人,因此只是态度显得有些冷淡,刻意地拉开与贵族小姐的距离,站到了另一侧。

  “......”黑色卷发的娇小委托人垂头丧气的模样显得十分惹人怜爱,不过她紧接着摇了摇头,像是再度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朝着前方迈出一步。

  细致的交接事宜之前已经敲定,背靠着亮堂的窗户,四十余岁一幅精瘦模样的分会主管再度浏览了一遍注意事项和契约文本,然后将目光投到了真正拥有佣兵资格,也是作为注册人记录在案的亨利和米拉的身上。

  “二位是在,西海岸注册的?”他用不疾不徐的语调开口说道,注意力似乎完全是放在了注册文本上,侧着身体只用眼角余光打量着亨利和米拉。

  “是。”贤者用简短的词汇作为回答,而主管则是长叹了一声,开口说道:“唉......这事情,不太好办啊。”

  “可您,刚刚不是说了——”玛格丽特呆了一呆,而中年主管挥了挥手:“刚刚您并未提及拥有资格的二位是从西海岸前来的,蓝牌佣兵可以带着两名见习佣兵行动的规定,一向只是针对帝国本地的佣兵。至于外来者,终究是没有这个先例——”

  他开口这样说道,看似有理有据的话语实则一派胡言,米拉再度皱起了修长的眉毛,但亨利拉住了她的手阻止她开口说话。

  “哼。”主管注意到了这一点,一声轻笑。

  “若是非要这样做也没有问题,只是必须寄送文本前往帕尔尼拉的总会,进行商议讨论,在总会那边的决策层同意开这个先例以后,我才能够盖章决定。”他放下了文本,然后侧过身打开了一个精致的铜盒,从中拿起了极为相当昂贵的整块软糖,放入口中细细品尝。

  “这所花费的时间,怕是最少也要一到两周吧。”主管眯起双眼一边品着软糖一边这样说着,而即便是冲动如菲利波这样的愣头青,这会儿也注意到了对方是在有意刁难他们。

  “你这家伙,知道——”“闭嘴,菲利波!”老管家费鲁乔训斥了一句年青人,然后缓缓地走上前去。

  “开个价吧。”

  “哼。”主管再度发出一声轻笑,然后盖上了软糖盒的盖子。

  “合作愉快。”他这样说着,而这一令人不快的插曲过后,一行五人总算是成功地注册了一个佣兵团。他们在这之后可以自行设计制作自己佣兵团的徽章,除了成员佩戴的以外还需额外多做一份送往佣兵工会进行记录。形似于贵族纹章的这种徽记在这个画像缺少的年代里头是极为有效的身份证明,毕竟人们可能不认识你是谁,但当看到代表了某一家族或者佣兵团的徽记时,他们也能够明白你是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存在。

  正式注册佣兵团并且制作自己的徽记以后,接受任务就会以佣兵团的名义,并且相比起个体佣兵,在任务接收的优先等级上面,有组织的佣兵也会更受欢迎。

  若是在以后打响了名号的话,甚至会有人慕名前来发布限定只有该佣兵团可以接受的任务。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玛格丽特到底为何如此纠结这么一个名分,要去做这种事情,亨利是并不在乎——因为他即便不开口询问也往往能够获得答案——,而米拉多少出于赌气的心理,这会儿也不想去询问详细。

  她只是低下了头,看着自己手中那一份羊皮纸上面记载着的登记证明。

  轻声地念出了由玛格丽特决定的佣兵团名号。

  “小小探险家......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