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49章 萝丝玛丽琐事(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56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萝丝玛丽是一个有味道的城镇,正如南境城邦联盟的其他大大小小的石头建筑物一样。

  这份所谓的“味道”,并不是像其他时候我们用这个词汇去形容一座城市或者城镇时,指的是它们经历历史的时光打磨留存下来的那些古风和韵味,而是如同字面意义上的那样,有味道。

  而且是很浓烈的味道。

  城镇的北区和西区靠近通往西海岸的森林的部分是居住区和商业街,这里人来人往街道宽广干净而又整洁,就像是初来南境的任何人会有的感受那样,它象征着一切的文明与美好,象征着富足与安康——但有一件事,是绝大多数行走在这儿的旅客和佣兵们,极少注意到的。

  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南境城邦联盟对于奴隶的使用远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更为严厉,而若是顺着这个思路走下去的话,那些干净整洁人们其乐融融满脸欢笑平和的大街上缺少了什么,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在差不多两个世纪之前西海岸那边的亚文内拉刚刚建国的时候,南境城邦联盟其实也和许多的地方一样,大街上充满了臭烘烘脏兮兮的奴隶以及牲畜随意排泄的粪便和尿液,人们把厨余的垃圾和其他的杂物都一起肆意倾倒在附近的水沟和河流当中,这些垃圾又顺着它们流向莫比加斯海。夜以继日持续时间之长以至于最后竟然令主城艾拉成为了一座被臭烘烘的黑色海水所包围着的“恶臭之城”。

  如今的南境俚语当中仍旧保留有一个带有讽刺对方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意味的词汇发音就是艾拉的变调,不过要掌握它,你得先学会这边经过数个世纪发展变得与传统的拉曼语拥有巨大区别的大量南境俚语才行。

  总而言之,发觉不能继续这样下去的当时的贵族们联合了起来耗费了大量的资金,将村落和市镇当中的居民搬迁出来房屋全部推倒并且从遥远东方的矮人山请来了强大的建筑大师作为指导,动用大批奴隶历时二十三年才造出了如今这些极其具有美感的城镇堡垒。

  但有一点是即便矮人们的下水道系统也无法处理掉的,南境到底是一片商业之地,他们所制造生产的许多东西远远超过了这里所有人口综合起来的需求,而这样的情况自然就产生了大量的废弃物,加之以用来劳动的奴隶们的存在——居住区可以轻易地保持整洁,但占地更加广阔一刻不停地一直在生产垃圾的工业区,却是连矮人大师们都望而却步的存在。

  当然如今也有一些说法是矮人们看不惯人类奴役自己同类的做法才拒绝了使用,但不论如何,无法借助矮人的力量实现这一切的南境贵族们,按照人类贵族那高高在上想法能够得出来的唯一方法,自然是又一次地选择了简单粗暴的把那些脏兮兮的家伙跟自己隔离开来。

  于是、于是,有别于商业街那边都是大师级的手工业者,要么是迈克那样的顶尖铁匠开的精英店铺,要么是珠宝商人金匠银匠总之都是顶尖级的稀少精英,一个集合了大量廉价量产的借助那强大的海上运输能力用来出售给各地平民百姓和下级佣兵的便宜货制造点的工业区域,就这样被大手一挥,规划了出来。

  这里负责生产的都是最下级的奴隶,即便拥有基础的工匠知识他们却永远都得不到工匠的待遇,廉价的劳动力成本做出来的商品却售出了与工匠制造的东西一个层次的价钱,南境的商人们赚得是盆满钵满,但这些奴隶的生死却从没有任何人会去在意。

  皮革的加工,成品皮制品的出售是萝丝玛丽这里的一项重大输出,而处理皮具需要浸泡在水中进行熟皮处理,还需要刮掉那些烂肉毛发和脂肪,这些所有的东西一并加起来投入到水中,自然就使得这边刻意与居住区分割开来的水域当中都充斥着恶臭和各类的蝇虫。

  米拉刚刚才来到这儿闻到这股味道就忍不住伸出手去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这里的地面全都是黏糊糊湿哒哒的沾着一股不知道多少年才积压下来的黑色污垢,空气当中夹杂着死尸和排泄物的臭味与鲜血还有汗味和其他一大堆的东西混合在一起让人一闻就感到鼻腔内辛辣地疼痛——亨利递了一块棉布给她,这是前方带路的费列克斯商会的人给的,米拉系上了它。

  白发的洛安少女难以想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居住并且生活,但这是确确实实的——这个时间段大部分的奴隶都还在工作,只有极少极少一部分的人在外头闲逛,他们把自己脏兮兮的身体倚靠在同样脏兮兮的木制房屋的廊柱上,朝着这边投来有些阴沉的目光。

  米拉盯着他们,许多人都是瘦骨嶙峋的,她感到有些于心不忍,脚步变得缓慢了下来,前方的贤者和那名带路的中年人都停了下来,看向了她:“小姐,我劝你不要对这些人有过多的关怀要好,他们大多数落得这幅德行都是自作自受,并且对此毫无反悔。”

  注意到了女孩的目光,那个中年人这样说道,米拉大致能够听得懂他在说些什么,尽管并不知晓是因为身为南境人而在为自己辩护还是真的如此,他接着说道:“若是有机会的话,他们会像狼蜥一样扑上来把您撕碎,这里已经发生过许多起有小姐和夫人们走到工业区然后失踪的事情了,我们还是赶紧继续前进为妙。”

  “……”米拉最后停留了一下,转过头又瞧了那些人一眼,然后就迅速地跟上前方的两人离开了南区最外围的皮革工坊的部分,继续朝着内里深入。

  如今的她早已不是那个瞧见不好的事情的时候只会感到悲伤并且试图去帮助对方的单纯女孩了,米拉所学习的西瓦利耶的一些历史相关的东西当中通常都如同这文化的源泉拉曼人所信奉的那样,会有意无意地去宣传一种关于宿命关于因果关于报偿的理论,而在这其中最令她印象深刻的,则莫过于许许多多家族乃至于帝国因为自身的缺陷而灭亡的事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很早以前亨利就跟她讲过了关于没有足够的能力的时候不要去随便帮助别人的事情,而在她学会识字开始阅读书籍以后,好心办坏事或者是善人反而被他们帮助的对象所杀害的事例,米拉也是从最开始的震惊和难以置信,到逐渐地明白并且更加地理解了自己老师许多为人处世的细节是因何而成。

  人性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许许多多莫名其妙地就栽了跟头丢掉了性命的人都是过分地高估了自己对于这一切的掌控。他们以偏概全片面地觉得自己的想法也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因而满腔热血地就开始做着自以为是好事的事情——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自我满足,即便真的有是发自真心的为对方好的部分存在,忽略了出身和成长环境以及身份地位的差距的善举,往往,却也不得善终。

  “人本就是应该被奴役、被征服、被管教的。”来自拉曼帝国伟大的帝皇西撒里奥一世的这句宣称奴隶制是正确道路的话语直到如今也仍旧存在争议,大部分的贵族和平民以及商人们都是支持它的存在的,而一些顶尖的学者和魔法师则时常谴责它——毕竟里加尔大陆上存在的五大种族当中,会做这种将同类当成牲畜的行为的,仅仅只有人类。

  但任何东西只要存在都是有它的必要性的,西海岸有一句谚语是“假如你每天给一个人一丹诺,有天你不给了,他会憎恨你;而假如你每天给一个人一巴掌,有天你不给了,他会感激你。”

  人和人之间从来就不是生而平等的,保持武力与威严正因为畏惧那些一般人才不敢前去冒犯,而一旦一位爱心过分泛滥的贵族或者富有的商人,与那些没有经受过什么文化熏陶一辈子都挣扎在温饱线上的贫民靠的太近了的话,失去了这层神秘的面纱和距离感,对方发觉他们有能力能够触碰到你的时候,贪婪就会开始蠢蠢欲动,他们想要获得更多,获得你那样的体面生活,获得你那样的美味的三餐。

  甚至假若你是一位女性的话,他们还会想要获得你本人。

  贵族制度,精英统治,奴隶,奖赏与惩戒——这些所有的东西都正是源自那无穷无尽的贪婪和欲望,为了维持住自己的生活和生命,一代代地演变出来这样的阶级分化以及各种各样的相应权利——只是因为自己来到了这儿,瞧见了这些人的生活环境有多么地凄惨,就试图去改变这一切?

  如今的米拉,已经不再是那样地天真了。

  若是要改变一整个已经流传了数千年的体系,那么你得首先发明一个能够替代它的存在的体系才行,否则就算推翻了看似邪恶的奴隶主们,把这整个南境城邦联盟之内的所有黑暗的事物都彻底地消灭,死灰复燃也仅仅只是时间的问题——甚至于真的有能力去做到这一切的话,掌权者掌握着最多利益的人的位置空出来以后,为了争抢这个地位这份利益,还免不了会换来更大的腥风血雨和社会动荡。

  白发的洛安少女明白的不仅仅是贤者这样拥有能力的人在许多事情上面的处理方法,她现在也已经多多少少能够懂得一些为什么他拥有能力,拥有或许甚至足以改变一切的能力,却常常对于某事某物视而不见,没有去采取行动的原因。

  “让一只猴子穿上铠甲骑上战马它也不会变成骑士,平民亦是如此。”——写在西瓦利耶语的骑术相关书本当中的这句话语触类旁通也可以用来解释许多的情形,贵族骑士们接受的武力训练和知识教导是他们最为强大的东西,一个突然获得了强大力量而不是从小训练的人通常会将其发挥到错误的地方,由于没有与武力相称的强大内心和冷静头脑,他们非常容易就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导致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真正的强者不能仅仅只有武力强悍,如同亨利这样,拥有与之相称的内心才能确切地发挥出百分之百的能力,并且不会去做如同试图一个人以武力改变一切的愚蠢行为。

  这条道路是没有捷径的,突然得来的依靠某些神秘的异族宝物提升的战斗力不是实实在在的强大,一丁一点的刻苦认真勤奋练习日积月累形成的强才是真正意味上的强——白发少女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白自己眼下应当做的事情认真学习,而在她之前,也已经有许许多多的人照着这条路走到了更远的地方。

  亨利必然是属于这个行列之中的佼佼者,而他们这一个多月所一起相处,也是这会儿正要去找的对象,费列克斯家族的那位佣兵团副团长老胡安,则也又是另一个典型的例子。

  “小心一位老人,特别是当他所从事的行业,很多人都年纪轻轻就死掉了的时候。”岁月所带来的阅历是可怕的,佣兵这种与死亡为伴的行业当中即便是一辈子都没法升到很高的等级,能够见识过战场——不论是狩猎还是战争——并且幸存下来的人,你也最好对他们多提起一些警惕为妙。

  脚步踩踏在漆黑脏污的木板和泥土混搭的道路上,前方有刺鼻的烟熏味即便透着捂脸的湿棉布仍旧传了过来,噼啪噼啪的声响以及浓浓的黑烟冲天而起,附近的水域除了和之前的皮革工坊一样拥有腐臭味和浑浊的颜色以外还漂浮着一层黑乎乎的碳灰——这是在制作肥皂。

  用动物油和草木灰熬制的这种个人卫生用品在南境这样富有的地区很是流行,虽说要消耗大量的草木灰才能制作出来所以价格居高不下,但所幸一块肥皂通常就足以为许多人使用上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大部分人都也还是愿意花上这么一些钱,来保证自己的身体闻起来不像那些奴隶一样满是哄臭的气息。

  “咳咳——咳咳咳——”滚滚的黑烟因为风向的变化而朝着他们这边吹了过来,女孩好还有前方的中年人都是好一阵的咳嗽,因为路面湿滑,米拉差点一个打滑摔到臭烘烘的水沟之中,所幸亨利拉了她一把,之后三人一起继续朝着前方迈进。

  随着道路的前进,这边的空气多少开始变得好上一些,而七拐八扭地在肮脏又除了奴隶以外基本上没有其他人的工业区之内走了这么久的时间,他们也总算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潜藏工业区东面一处小巷当中,行至末尾登上东面小坡的山顶,敲开一扇隐蔽的门扉,拿起火把顺着楼梯走到尽头,里头存在的竟是费列克斯家族硕大的隐藏宅邸。

  “欢迎,我的朋友。”潜藏在满是臭气的工业区当中的这座宅邸面朝着北部的居住区,它那隐藏在树林之中的正面,硕大采光窗户因为地处高位的缘故可以将整个萝丝玛丽一览无余——显然与这座城镇的最大贵族地位十分相称。

  “看样子你们已经见过内人了。”依然是眯眯眼山羊胡,但头发仔细打理过穿着做工精致的南境贵族短袖衬衣搭配深蓝色蛇龙皮小马甲,穿着灯笼裤的老胡安看起来和之前完全不是同一个人,他端着一杯红酒,然后伸手示意让亨利与米拉坐在对面的藤椅上。

  “找我有什么事情,我已经通过渡鸦大致得知了一些,你吉尔我都不是喜欢拐弯抹角之人,虽然已经付过报酬,但救命之恩也并不是一些酬劳就能够抵偿的,所以这个忙,我会帮。”他把红酒放了下来,然后双手交叉弯下了腰,双眼缓缓地睁了开来,表情严肃眼神锐利。

  “但我得先警告你,朋友,要做这件事情的话,你会遇到很大的麻烦。”

  “我是说——即便对你来说,也会是很大的麻烦。”

  他这样说着,而亨利耸了耸肩,微微一笑。

  “愿闻其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