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92章 曙光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18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由于人员和物资整理需要时间,出发被定在了隔天的清晨。

  最终确定下来的队伍规模在400人上下,由佣兵当中挑选出来的精锐好手以及圣骑士,还有帝都的魔法师们这些公爵无权干涉的人员组成。

  因为亨利他们强行夺权产生的过节,即便是在安排物资的时候胡里昂德公爵手下的那帮子贵族也没少下绊子。但这些物资到底是玛格丽特家里的,而她本来就对着这些蠢蛋是憋着一肚子的气。

  平心而论,贵族小姐是一个浪漫主义者。

  这并非贬义,她不是那种干坐着发梦等别人来实现自己愿望的人,从一开始在帕尔尼拉发布任务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这位大小姐是一个切切实实的行动派。

  但她依然是一个浪漫主义者,与我们的小米拉一样,她们是纯粹的。

  这纯粹并非来源于无知和天真,而是即便见证了许多不公与伤痛,仍旧会试图相信某些美好的品质。

  纵观历史能够带来变革的人皆属此类。是的,他们是行动派,但并非只为肉眼可见的东西并不像是政客并不像是胡里昂德那般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行动。

  他们相信美好即便他人说这只是幻想,并且付诸行动,竭尽全力地抓住哪怕最细微的一丝火花,只因相信有哪天哪怕这无法带来翻天地覆的变化,它也能够传递下去,传到下一个人的手中。

  所以当亨利为她带来这场胜利的时候,玛格丽特哭了。

  若你不了解亨利梅尔到底是谁,你难以体会她心中的那份激昂。

  若你不了解他高举起来的那把剑当中寄存了怎样的荣光,你也不会明白。

  当他穿着那身银色盔甲,当他披上鲜红的披风,当他高举起克莱默尔高喊着——

  高喊着——

  高喊着“以人类的名义!”对着发起黑暗冲锋,而所有不论肤色不论民族不论言语的人们都怒吼着紧随其后一往无前的时候——

  那幅光景。

  有多醉人。

  摒弃了异见,摒弃了彼此之间的不同。

  肩并着肩,义无反顾。

  故事成为了现实。

  而她身在其中。

  所以玛格丽特激动得不能自已。

  但现实,终究不是故事里的那么美好。他们尚未能够细细品味这份胜利的滋味,胡里昂德他们这帮人就跳了出来搅局。

  像是期待了许久的生日餐点忽然被人恶作剧搅乱,而作出此事的人还在旁边哈哈大笑。公爵那帮人的兴致有多高昂,玛格丽特的愤怒就有多旺盛。

  投入了如此多心血的城防战斗,最后被这么一个完全没出过力的政客给钻了漏洞摘了果实。

  要揭穿胡里昂德的骗局并不困难,就算是她也有着许多的方法可以来搞垮他。但精明的公爵事先通过胜利游行为自己博取了人心,即便不甚稳固,但在眼下魔女的威胁尚未解决的这个节骨眼上,他们一旦选择揭穿撕破脸皮很可能就导致人类阵营分裂成两个部分。

  来自帕尔尼拉的物资已经断了,城防兵器在下一波的攻击当中必然无法像这次这样尽情使用,眼下实在不是搞内乱的好时候。

  而公爵正是料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堂而皇之。

  她只能忍。为了保全实力他们只能妥协。即便这意味着在之后的一系列政治交锋上很可能会被公爵占据了先手,但这就是现实,解决问题的军人思维和注重自己利益的政客思维从来就是两极分化的,真正的全国上下一个声音唯有皇权足够强大的曾经才能实现,而如今已经是——

  她没在这个方向上继续深思下去。

  妥协也是有底限的,干涉别的事情也就算了。当一帮子下位的贵族不知道是被指使还是觉得自己有公爵罩着可以为所欲为,跑来后勤部队所在的地方开始撒泼砸碎宝贵的淡水储存瓦罐,肆意污染珍贵的粮食,干扰为亨利他们一行人进行的物资准备时。

  玛格丽特。

  发飙了。

  她令手下身强力壮的佣兵们把这十来个小贵族都绑了起来关到了存放阵亡将士尸身待日后埋葬的谷仓之中,在逐渐回暖的天气下散发出来的味道以及那种死亡带来的阴森恐怖感之中度过的一个晚上给了他们足够的教训,而在这之后又适时加强了警备避免了任何无端的争执。

  种种琐事曲折之中,配备给这四百名精锐的物资装备总算是准备齐全。

  这支部队尽数由战斗人员组成,没有后勤是因为他们与帝国的专业军人区别甚大。不论圣骑士还是佣兵终归都不是国家编制,财力和物力都没有达到这种级别的他们习惯了自己保养武器铠甲照顾马匹,自己煮饭和打点营地。

  至于相对“娇柔”一些的魔法师们,到底占据的人数相对较少,分摊下来与其他人一并行动,加之以学徒们的随行伺候,虽然还是有不少人表达了担忧,但大约不至于在进入荒野之后就因为颠簸而丧失掉战斗能力。

  除了后勤补给人员以外另一项队伍舍弃的是则是马车。尽管一辆四轮马车的运载能力能够抵得上八到十匹马,但魔女可不会乖乖地在通畅的大道上等着他们,进入错综复杂的森林内部找不到平整的道路,加之以天气恢复到十几度的层次积雪融化土地变得泥泞起来,使用马车只会大大地拖慢他们的脚步。

  没人能够准确地预测魔女大概到什么时候会恢复。他们在有城墙依托,物资充足总计兵力数千近万人的情况下依然付出了不少的代价才使得她削弱到如今这种地步,一旦在别的事情上花费太多时间,这支仅仅四百余人的部队只怕是有去无回。

  舍弃了马车意味着他们必须轻装上阵,但战斗用的防具和武器不能含糊,所以最后只能在生活和随行用品上面下手。

  饮水的问题尚且能够在野外解决,但食物是重中之重。不带食物当然能够节省下大量的负重空间,但历经魔女麾下那一大批食尸鬼的洗劫,巴奥森林南面的生态系统要恢复到过往那般生机勃勃最少都还要个一两年的时间。四百多人规模的队伍要在这种贫瘠的森林当中找到足够的食物,即便他们的野外生存能力再如何出色,这也是一个不可取的方案。

  所以食品是必须自行携带的,而且还得是各种干粮肉干一类体积小又能提供足够的营养,并且烹饪方便的。除此之外锅具和餐具也进行了挑选,加之以严格的分配确保他们每一种物资都不会带得太多。

  笼统概括的时候这听起来没有多难,但实际实行起来光是要准备一个人的生存物资就已经相当麻烦,再乘以四百,我们的玛格丽特小姐会忙到一夜未眠,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呼噜噜——”

  战马打着响鼻,虽说天气回温到了十几度的层次,但融化的积雪造成的湿气使得实际体感要更冷一些。一股又一股的冷气伴随着潮湿侵蚀着身体,即便是裹着厚厚的披风它也依然阵阵袭来,使得你手脚冰冷。

  后勤部队,战斗工兵和下级步兵们早在他们这些人出发之前就起来了,他们打扫着积雪也清理着战场上的尸体。

  “就算昨天已经看过了一次,还是觉得难以置信啊——”穿着半身甲的菲利波在米拉的旁边这样轻声感叹,老管家费鲁乔留在了贵族小姐的身边,而年青人则是决定与他们一并出行。

  洛安少女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司考提小镇门口的这片战场上尸首遍地,亡灵和食尸鬼交错着躺在地上,床弩、绞盘弩还有各种弓箭发射出来的箭矢弩失加上大面积攻击用的射石落得到处都是。士兵们三三两两地配合着打扫战场,手持长矛的人是善后警戒的,任何还在抽出的食尸鬼和亡灵他们都会迅速补刀,这些东西给他们留下的印象不可谓不深刻,尽管取得了胜利,他们仍旧一阵后怕。

  “啪嚓——”尽管魔法师们的侦测结果是这些亡灵体内的黑色体液都“失去了活性”,但他们还是能小心一点就小心一点,两名士兵端平长矛警戒之下,另一人拿着另一种长杆勾住了死尸——这是之前用来拉床弩和守城用的长杆铁钩,现在它变成了移动尸体的工具。

  而在尸体被堆砌到旁边以后,另一批士兵过来开始收拾地上将还能使用的武器和箭矢都回收起来。

  第三批的士兵在另一侧堆起了火堆,城墙西面的空地上满是焦黑的痕迹,这是昨天已经焚烧过了好几次尸体遗留下来的。那附近的积雪也是融化得最快的,现在就连地面的泥土也都干燥了起来变成了浅色。

  与之前的战斗相比起来不那么光荣的工作,但却是必须的。

  “呼——”米拉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久违的清晨曙光使得她产生了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小独角兽凑了过来,用自己的脑袋磨蹭着骑在马上的洛安少女的小腿。她侧过了头,轻轻地抚摸着它优美的脖颈。

  “一路顺风,愿神明保佑你们。”几名打扫战场的士兵路过了他们的身旁向着佣兵和骑士们致敬,军队内部的声音也并不是统一的,相当一部分的人支持他们这支特遣部队去斩草除根。但也还有许多人在胡里昂德他们的引导下认为这些他们是自寻死路并且要浪费宝贵的物资,所以没给什么好脸色看。

  “你们精灵认为意见不同甚至争吵这种事情是极大的叛逆,对人类来说,却只是再平凡不过的事情。”卡米洛摇了摇头,对着奥尔诺这样说道,而后者沉默不语。

  说服一个精灵安分守己,这不难。虽然许多人都认为他们顽固而又高傲,但这种情况往往是因为对话的人类说出来的东西在精灵看来实在是太过愚蠢天真。

  像奥尔诺这样会叛逆出逃的精灵在他们漫长的历史上屈指可数。而反观人类,当两方出现了意见分歧的时候,哪怕你能拿出来的所有证据都能证明对方是错的,他也依然不会承认自己有错,而是会开始否定你证据的真实性,要求你拿出证据来证明你的证据,进而陷入无穷尽的争论循环之中。

  人类在某些方面上表现出的不可理喻,常常令人感觉十分无奈。

  但也许这就像其他许多事情一样吧,米拉想着。

  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

  尽管不尽完美,如昨日那般许多时候她甚至感觉到深深的无奈。

  但却也不应当就因此否定所有的价值。

  自己的老师不常说、或者说不曾说这些,却用行动教会了自己这个道理。

  “哒、哒”的马蹄声响了起来,米拉回过了头,换成了之前的半身胸甲和黑色保暖披风的亨利骑着马背着克莱默尔缓缓地靠近了过来。

  “我就说,那套太显眼了。”洛安少女微微一笑,而贤者耸了耸肩。

  “玛格丽特呢?”

  “小姐忙到凌晨,估计今早是起不来了吧。”

  “也好,让她好好睡吧。”

  “准备出发——”

  “是的,先生。”“准备出发,号手!”

  “呜——呜——”

  “呜——呜——”

  悠长的号角声透过窗户和空气传来,早早起来就在处理各种工作康斯坦丁抬起了头,皱着眉向着这边看来。后方正在写信的胡里昂德公爵不屑地“切”了一声。

  明娜扎起了自己的马尾辫,走到了城墙的上方——她仍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因而也得留下,女爵士望向了远方,四百人的队伍和遍布尸身的战场比起来显得相当渺小。

  她深吸了一口气,但正准备开口忽然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给打乱了。

  “——小姐,衣服!”费鲁乔的声音在后方响起,而前面“哒哒哒”的则是玛格丽特赤着脚踩在城墙石块上发出的清晰响声。

  贵族小姐的一头黑色长发乱糟糟的,身上的淡蓝色睡裙也歪歪扭扭,她两只手抓着长长的裙摆就把它们给提起来小步地奔跑着来到了明娜的身旁。

  明显没有睡够的玛格丽特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从休息的地方一路抛过来的她喘着气儿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哈呼——哈呼——”大口喘着气的贵族小姐在急促地喘息之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们——要!”

  她喊道。

  “活——着——回——来!”

  亨利、米拉和菲利波一起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抬起了头望向了城墙的上方,明娜惊讶地挑起了眉毛,讶异于这位贵族小姐小小的身体是如何发出这么洪亮的声音。

  “我以,小小探险家的,团长的名义命令你们。”

  “要活着回来。”

  “你们都是我光荣的佣兵团成员。”

  “一定要。”

  “一定要活着回来。”

  “再一次,一起去冒险!”

  她这样喊着,也许是因为用力过度,最后整个人都趴在了城墙的边缘上。

  “遵——命,团——长——”米拉挥了挥手。

  “呼——”

  “嘿嘿嘿——”小脸贴着冰凉城墙的贵族小姐小声地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又落了下来。

  “真是。”金发的女爵士笑着摇了摇头,过来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一路顺风——”她这样说着,对着众人挥了挥手。

  “走吧。”亨利耸了耸肩。

  队伍开始了迈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