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04章 内拉森林战役(四)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23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亨利的计谋见效十分,但局部战术优势改变不了巨大的兵力差距。过去拉曼帝国的学者在记载战争的时候曾经使用过这样的句式:“他们赢得了每一场战役,但却输掉了整场战争。”,这个句式过于经典,以至于文化传承极大受他们所影响的西海岸诸国文学也沿用至今,而它所用仅仅一句话囊括了的,却是战争其庞大的复杂性和诸多要素的考量。

  在外行人,或者自认内行的人眼里头,上面的这句话或许会是愚蠢而又自相矛盾的。

  因为按照惯性思维来想的话,赢得了每一场战役,又怎么可能输掉整场战争——但会做出这种结论的人,很明显地搞错了很多重要的东西。

  他们的思考方式局限于棋盘之类的对抗游戏之中,在这样黑白分明的世界里头战胜对手就是唯一需要做的考量,因而只需赢得每一场战役,自然也就意味着彻底的得胜。可现实是更加复杂的,现实当中的战争从来都不是目的而仅仅只是一种手段,它是政治或者利益的延伸,不论是为了权力、领土、矿产还是商道,战争都是为了达成某一目的而发起的,并且通常都是作为最终手段动用。

  而自这个定义进一步扩展,不同于棋局游戏上单纯的胜与败,现实中的“输”和“赢”,自然也就有着更为复杂的定义。

  若是以二十多年前的奥托洛-洛安战争为例:洛安人尽一切可能地以弱势兵力奋力迎击取得了诸多堪称辉煌的胜利,但没有任何战争是可以不死人的,本就在兵力上面处压倒性劣势的洛安人,在一场场战役当中不知保存实力,拼命追求胜利,最终的结果就是在奥托洛人的大军兵临城下之际,以骑兵闻名的他们,竟然只能完全依靠步兵和弓手出门迎击。

  如是的这种不从长远考虑,不保存实力导致消耗过度输掉战争本身的方式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发起战争目的是夺取某处商业要镇,最后却因为步步紧逼不给对手留余地,结果对方在绝望之下付之一炬这样的,从目的上而言也属于“失败”的情形。

  我们在看待战争的时候不能只拥有简单的棋盘式黑白胜负思维,钻牛角尖一条路走到黑往往没有什么好的下场。亨利和莱斯基深谙此道,而仅仅只是经验不足的爱德华和他麾下的北地贵族们亦是如此,他们明白过分追求场场得胜会带来的结局,为了达成真正目的有的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

  但遗憾的是这种做法并不能够被所有人都接受,缺乏有效的军事管制体系令北方军在撤离的过程当中损失了更多兵力,乃至于军队的高层都有一些声音质疑后撤是否明智,假如拼死战斗的话兴许损失的军力反倒更少。

  所幸亚希伯恩二世有着高压铁血手段和王权,爱德华这边则是有着压倒性的人望,因而在王子殿下本人对于亨利还有莱斯基大公的坚定信任下,整支军队依然能够高效地按照计划进行。

  而这又回到了我们最初的问题上。

  亨利的一个计谋改变不了双方悬殊的兵力对比,它或许在这以后会令许多嗅觉敏锐人士注意到成建制的魔法庞大的战争潜能,但放在眼下的情况之中,这仅仅只是更为庞大的战略部署当中的一环罢了。

  北方军需要什么?

  这是一个算不上正确的问题,真正的问题应当是:亚文内拉需要什么?

  如果仅仅是想要那种在大国统治下的虚假和平的话,那么一开始就不应当发起这场战争。但归降于奥托洛兴许能够换来一时的平和与繁荣,抛开国家的颜面问题,其由于国民与宗主国之间的不平等,内部积压的矛盾也会是一个极大的潜在隐患。并且作为附属国,一旦奥托洛发生任何变故,都势必免不了要受到牵连甚至成为牺牲品、替罪羊。

  爱德华拼命地追求主权追求平等是与切实的利益相关的,没有话语权的国家就像是毫无地位的奴隶一样甚至就连主宰自己命运也无法做到。但思维方式的冲突最终导致了战争爆发,这一点我们不多赘述,战争已经是既定的进行时,因而我们需要询问的问题就是:现在的、以及未来的亚文内拉,需要的是什么?

  战争造成的创伤需要抚慰,国家发展需要劳动力,而这一切意味着他们必须尽一切可能地减小损伤。不论是敌方还是己方都是亚文内拉人,他们在亚文内拉的土地上战斗,对于自己国内的事物以及人民的附带损伤都必须减小到极致。

  我们在之前就曾提及过,惨胜是不可取的,但事实上,通过大规模的正面决战取得的正常胜利,也一样是不可取的。

  从四月持续到现在的这场战争伤亡人数已经大大超出了原先的预想,在此之上再进一步的话,他们取得的胜利就会变得毫无意义。

  这是一道难题,本来只是需要普通地取胜就已经足够艰难,现在还要再加上减小双方伤亡这一点。

  北方军的行动必须一丝不苟严格执行计划才能够成功,他们不能容许任何节外生枝。有道是富贵险中求,沿用至眼下的局势这句话语亦无错漏,但北方军剑走偏锋的计划严重影响到的一个因素,就是我们一直在提及的容错率问题。

  饶是应用工程无比发达与侏儒有所联系的伟大东海岸帝国帕德罗西,其所制作的拥有数百上千零件的精密钟表,也仍旧免不了会在一段时间以后就必须重新调整时间。而这还只是简单的单向前进显示时间的机器,若是要赋予人类这样本就拥有复杂思想和个体差异的生命体以其他过于复杂的使命,在某一环节上面出错的几率也自然会相应地增加。

  长矛与盾牌的搭配为何一直以来都是步兵的首选理由就在于此,它们一个只需要往前捅另一个只需要拿起来护在自己的身前,正因为它们制作和使用都及其简单能够武装起大批量的军队。简单意味着更少失误,在装备选择上如此,战略调动上仍旧一样。

  要想减低伤亡,军队的指挥就必须谨小慎微。需要执行的目的过于复杂,对于士兵本身的要求自然就更高——而这也正是我们的贤者先生所面临的最大的难题:北方军唯一能够算得上是职业士兵的就只有那些骑士跟军士,但他们人数稀少。自艾卡斯塔战役以后培养的老兵以及可靠的指挥官在前面与奥托洛重装步兵的冲突当中损失殆尽,而余下的这些临时征召的民兵和洛安人,尽管勇气可嘉,却多数目不识丁。

  这个问题看似无关紧要,但正如我们过去所提及过关于知识的传播,军书命令亦是如此。

  北方军的人数比南方联军要少上一半以上,但这也已经有好几千人,而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目不识丁的农民难民。要与他们交流只能通过口头传播的方式,三人成虎的道理我们都懂,口头传播因为理解能力导致的差异很可能最终传达到基层的命令和最初的范文有极大的差别,并且其效率远远无法与一纸可以来回传递的书信来得省事——特别是在人力不足的情况下。

  当然,假如北方军此刻仍旧拥有之前的那种规范有效的军官士官体系的话这一切都不成问题,可整支军队已经被再三打散了建制,现在要一个个跑去跟那些民兵解释半天他们该做什么事情,人力和时间两方面均不允许。

  他们说到底了只是业余民兵,不懂得战术战略不说,若是换了一位哪怕是已经相当贴近人民的北地亚文内拉贵族,想要和他们普通地交流都会十分地困难。

  社会地位和文化出身决定了他们的理解能力,就算同样说着亚文内拉语,北部贵族们更偏正式规范的语言在农民们耳里也会显得晦涩难懂。你必须懂得他们俚语、他们的文化背景,理解应当说些什么话用如何的比喻他们才能明白你的意思——通俗点说,你要“贴地气”——而这,就轮到我们的贤者先生出马了。

  他用让爱德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冒牌亚文内拉人的语调和流畅的甚至带着乡音的方言,飞快地令那些民兵们理解了他的想法。民兵们不懂得战术规划不懂得朝东走200米然后往西拐前进500米是什么意思,但他们熟悉这片土地,知道东边200米的地方是约翰·史密斯的家,而500米外又是哪里的农场主的农场。

  亨利与民兵们的交流方式令爱德华他们大开眼界,讲一个双方都知晓的东西好过强行解释清楚一个从未接触过的事物——但尽管知道这一切,没有拥有贤者这等级别的知识储量的话,他们也只能望而兴叹。

  我们很难弄清楚亨利在这场战役当中扮演的角色到底有多重要,尽管他并非真正引领军队的人,若没有爱德华在的话北方军连成型都困难,而若是北方贵族们与南方贵族一样糟糕的话,就算有爱德华和亨利在他们也同样有心无力。我们只能说这段历史这场战争是一系列偶然因素所共同造成的必然,而数以十万上百万人的命运,此时此刻就掌握在这少数关键几人的手中。

  事情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长久的准备、隐忍、稳步的计划进行到了这最后的一步。

  以整个计划的发起人和执行者,亨利·梅尔本人在当天所阐述的话语作为总结,这一场持续了三个多月的内战也总算是迎来了尾声。

  “正面的冲突是不可取的,我们的兵力远逊于南方联军。即便侥幸取胜,未能保有足够的力量面对之后的潜在隐患,这个国家也不会有任何的未来。”当天的亨利指着因为奔波撤离而带着不少脏污的内拉森林地区地图如是道:“很遗憾,亚文内拉虽然以山地国家著称,南北两地的连接点,漫长的内拉森林走廊地区却多是平原与森林。就算是起伏地形也只是小丘之流,没有我们可以凭弱势兵力固守的坚固关口。”

  “但我们并非占尽劣势,退却到了多尔多涅附近意味着我们总算可以得到一些物资补给。而平坦的地形以及内拉森林地区四通八达的小道,虽令固守成为一件难事,放开思路来想的话,它也是一个可以利用的点。”亨利这样说着,而身遭的一众北方军高层都认真地聆听着。

  “南方联军的胜利,凭借的是连战连胜的巨大冲击力。他们是过分紧绷的弦,一旦超过其临界值就会自行崩溃,而我们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就在于并没有足够的兵力可以达成这一切。”亨利说,而其他人都会意地点了点头,爱德华王子接着补充道:“并且即便拥有足够的兵力,我们也必须尽力避免更多的伤亡。”

  “但这个世界上没有无法被击溃的城堡,不论是谁都拥有自己的弱点存在。”亨利这样说着,然后转过头看向了爱德华:“渡鸦来了吗?”

  爱德华回应地点了点头:“嗯,紧急调运的马和骡子已经到了这附近,就等着我们去接了。”

  亨利重新走到了地图的面前,伸出手指去,越过放着木制标示的双方军队所在区域,点在了远方的某处。

  “那么就是这儿了。”

  内拉森林两侧四通八达的小路扭曲蜿蜒,但就像是循着树木的根系往上总能找到树干一样,它们当然也都通往一个共同的终点。

  “强扭着凝聚成一团的南方联军所需要的仅仅只是一个契机,更往南去的农民们之所以还站在亚希伯恩二世那边,只是因为他们的家乡还没有被卷进战火,而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他们不再能置身事外。”

  “虽然这样听起来很残忍,但我们必须把这些人也一起拉进这趟浑水。”

  亨利如是说着,而北方军于7月12日的这天,违反惯性思维地,面对两倍于己的敌人,他们亦然做出了分兵的决策。

  一部分的精兵强将在北方军仅剩的优秀军官携带下,带上那些懂得骑马的山民出身的民兵,骑乘从多尔多涅紧急调来的各种座驾,像是一个等腰三角形那般从两侧散开,避开正中央内拉森林走廊地区南方联军的锋芒,剑尖直指位于南方兵力被抽调一空的政治中心。

  而与此同时,在我们奸诈狡猾的贤者先生暗中操作下,一些南方本地出身的农民被挑选了出来,带着多次练习过的台词,开始悄悄地接近管理混乱的南方联军。

  些许的谣言,像是投入池水中的一颗石子。

  泛起的涟漪一下又一下地挑逗着紧绷的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