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94章 死斗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116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咻——砰!!”

  “咔——擦——”

  厚实的木制承重柱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而扭曲,木屑横飞,扭曲的金属和骨骼伴随着鲜血在空气之中绽放开来。

  “快走!我们断后——”前列的精兵抬着盾牌回头这样咆哮着,他话音刚落,整个人就被一股巨力直接甩到了旁边的墙壁上。

  “砰哐!”隔着厚重的金属头盔和棉质内衬巨大的冲击力仍旧使得这名精兵一阵眩晕,身后的众人飞快地转身逃跑,小奥斯卡缓步追了上去回过神来的精兵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就想要朝着他劈砍下去。

  “啪——咔哒——”双眼通红的少年仅仅打了一个响指,精兵的脖颈就扭到了背后。

  “无趣。”他小声地说了一句,然后接着追了上去。

  “哈啊啊啊!”“啪——”“咔哒——”“啪——”“锵——”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恐惧,弥漫在这几名断后的精兵心中。

  他们当中有不少都曾经经历过前段时间晚上围攻亨利的那一幕,贤者的战斗力也确实极强,好几名精兵对付他一个人都没能拿下还被反杀——但那种强悍是不一样的,那是在他们理解范畴以内的强悍。剑技和力量的平衡与协调,虽然强大,但他们会有的是敬畏而非恐惧——甚至或多或少地,还会有一些想要更加努力试着打败对方的跃跃欲试。

  这和小奥斯卡截然不同。

  盾击,左右协同配合,搭配左右配合的两人之后抓住对方的空隙从视觉死角袭击。这些精兵都知晓自己的能力和技术都并不算是顶尖层次,但他们拥有的是夜以继日的刻苦训练加上实战得来的多年的经验,以及优秀的,对彼此都知根知底的同伴的配合。

  狭小的地形让对方无处闪躲,但他也从一开始就未曾打算过要这么做。

  “无趣。”

  清脆的响指声回荡在走道之中,肢体扭曲翻起白眼的一大群精兵在尚未接触到大理石的地面就已经失去了生息。

  “火球!”雷泽曼和两名元素法师学徒配合着从远处射过来了三枚火球,然而这些炙热而又迅猛的元素攻击被小奥斯卡像是赶苍蝇一样不耐烦地挥了一下手就灰飞烟灭。

  “等级不同啊……”雷泽曼咬紧了牙关,元素师和巫师在关于魔力的理解上面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相比起更多地运用自身能力的巫师元素师的各种方法更像是一种推波助澜式的诱导,所以当陷入这种法师之间的内战状态时,元素法师的攻击不会起效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充当攻击性元素诱导作用的元素师自身的魔力被擅长干涉他人魔力的巫师直接击溃,失去了引导的元素瞬间爆炸四处乱窜,不论是雷泽曼也好两名更为低级的元素师学徒也罢都完全没有办法直接触碰到对方,他们能做的也就仅仅只是减缓一下脚步——然而这也立马随着对方的不耐烦而变得极其地困难起来。

  “砰——”

  小奥斯卡使用魔力的方式,是铺张浪费的。

  在讲究精打细算以最小的魔力消耗去引导法术的人类法师眼中,这种直接输出己身魔力凝聚成实质然后直接随心所欲地砸出去的方式,简直不知道要有多么地愚蠢和浪费。

  但比起所有的那些,最让这三位元素师感觉五味杂陈的还是对方的做法非常有效的这一事实。

  简单粗暴,无需精打细算——那是因为对方有这个资本去嚣张。魔化的人类拥有的魔力远非常人能够比拟,既然有那个能力去挥霍,那么小奥斯卡自然就没必要再去浪费精力精打细算。

  “砰轰!!”

  断后的几人当中最后一名精兵带着碎裂的盾牌和凹陷的胸甲向后倒去,亨利他们和另一侧的精兵冲出了走道,来到了宽阔的正厅。

  “要往哪跑!”行动不方便的维嘉被两名精兵搀扶着,一名精兵这样高声喊道,梅德洛焦急地来回转头,他本意是朝着外头跑去,但那边本来就已经陷入了恶魔猎犬的攻击之中并且这些普通人也没有什么方法能够对付小奥斯卡。

  “可恶……”梅德洛面色冰冷:“上二楼!”他果断地做出了决定,门罗城主府的二楼是公爵一家的卧室,一般情况下不允许别人进入,那里头相当宽敞,可以容纳一行人进行较大范围内的躲避。

  “总之先上去,然后再考——”“砰——轰——”

  “呲呲呲呲——”亨利果断地护住了米拉,一团带着火星的烟气从通道之中炸裂了出来,紧接着三名法师狼狈地跑了过来,雷泽曼用力地拍了几下自己法袍上的点点火星,他没有使用水系的魔法,这是为了节省宝贵的魔力。

  “跑啊!”中阶法师这样喊着,一行人朝着二楼的方向跑了过去,贤者对着洛安少女点了点头,紧接着两人一起向前迈进。

  “还想跑到哪里去,你们这些卑贱的下等生物。”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魔化越发严重的小奥斯卡已经开始用恶魔式的口吻讲话,他在下一秒钟从通道的入口处出现,雷泽曼和两名法师学徒处于他的正前方,而亨利和米拉则在他的左前方向。

  “啧——”元素师虽然无法彻底攻破他,但毕竟同为魔法职业,他们的攻击仍旧能给小奥斯卡造成一定的麻烦,因此他直接转头看向了亨利和米拉决定把这些近战的杂鱼给干掉。

  “你先走。”贤者之前转身逃跑的时候为了方便行动把大剑收了回去,他这会儿又握住了剑柄,然后对着米拉认真地说道。

  “老师……”女孩的脸上有担忧的表情,但另一侧的小奥斯卡可不准备给他们在这边互相煽情的机会,他直接就走了过来亨利拦腰抱起米拉然后把女孩朝着前方用力地丢了出去紧接着后脚跟一蹬拔出大剑的同时整个人后背撞在了墙壁上。

  “砰轰!!”两人原先站着的地方,大理石地面龟裂四溅。

  “啪嗒啪嗒。”四溅的石块击打在墙壁和皮肤上让人感觉一阵生疼,但双目通红的小奥斯卡却皱起了它那对细长的眉毛。

  “你,躲开我的攻击了?”它使用的东西连是法术都谈不上,仅仅是把大量的魔力直接投射出来作为攻击手段罢了,这种方式与各类魔兽的攻击异曲同工,理论上来说人类也能够做得到,只是通常都没有人拥有这等程度的魔力储量。

  话归原处,没有凝聚元素属性的纯粹生物魔力只能造成类似钝器攻击一样的冲击,但即便如此肉眼无法看到也没有什么明显动作的它要躲避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但贤者做到了,即便看起来有些狼狈,但他成功地救下了自己和米拉。

  “你,有点意思。”小奥斯卡脸上的血管暴起,皮肤愈发惨白,他用通红的双眼盯着亨利。“该死!”上面的梅德洛和下方的雷泽曼异口同声地这样喊道,对方明显地盯上了亨利,虽说逃到第二层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事但眼下必须在这里展开战斗他们却没有任何的应对方法。

  “不行也得上了!”雷泽曼大声地喊叫着同时开始准备法术,当先跑上去的几名精兵和梅德洛还有维嘉都开始向下赶来,而前方的亨利却已经再度展开了攻击。

  这是米拉第一次看到亨利用这么快的速度行动,他的身高足有一米九五,加上手中硕大的克莱默尔和身上的板甲衣,这些全部都和迟缓有关联的要素放在贤者的身上却好像一点问题都不存在。他先是单手持剑另一只手撑在墙面上一个瞬间就冲了过来,小奥斯卡没有立刻发起攻击,它等到亨利跑出了三步远因为加速而无法转向的时候才抬起了手,但仅仅是一刹那间贤者脚跟着地然后直接整个人向右倒下就朝着小奥斯卡一个翻滚冲了过来。

  ‘不想逃跑而是想杀我?!’通红的双眼瞪大了一会儿,紧接着变成了嘴角的一抹微笑。

  “嚓——锵——”“不要靠近他!巫师的各种手段都是近距离——”身后的雷泽曼惊慌地高呼同时射出了手中尚未成型的火球,亨利冲了过来但是没有使用大剑而是急急收手,他在一瞬间抽出了腰间的小刀然后射了出去,与雷泽曼的火球形成了九十度夹角的攻击——但小奥斯卡脸上的笑容仍旧没有消失。

  “砰!!轰——咻呜——”火花四溅空气中爆发开来一整团的黑烟,急急停下的亨利整个人朝着右侧躲闪过去而发出呼啸声的小刀与他擦肩而过深深地钉到了身后的墙壁之中。

  “啧,真是无——”小奥斯卡闭上了它那双通红的眼睛,然后嗤笑了一声,但话音未落——“咻呜——”暴雨未停,一道闪电划过,蓝白色的强光照亮了整个主厅而高高举起克莱默尔的贤者就这样整个人从半空之中破开烟尘一跃而下——

  “……”他双手持剑神情专注长达一米五有着相当重量的克莱默尔画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朝着没有任何防备的小奥斯卡砍去但——

  “当——!!”

  “啪嗒……啪嗒啪嗒。”钢盔,盾牌,对手的长剑,一向无往不利的克莱默尔,被小奥斯卡一只手给接住了。发出的声音像是金铁交鸣,亨利确实地斩开了对方的表皮,但也仅此而已,即便是他也无法再存进分豪。

  “开玩笑……的吧——”身后的米拉瞪大了双眼。“真有种啊,竟然能够伤到我。”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滴落在地上的鲜血是黑色的并且冒着一个个的气泡,双眼通红的小奥斯卡脸上表情狰狞,它对着亨利的腹部抬起了手以即便是贤者都来不及躲避的速度直接运用最浓厚的魔力发起了攻击。

  “砰!!!轰——”衣角飘扬,单手持剑的亨利整个人飞跃了整段楼梯的距离然后重重地落在了二楼的地板上。

  “老师!!”米拉喊得声嘶力竭,上方的梅德洛和几名精兵立刻跑了过去,小奥斯卡收起狰狞的表情再度露出了一丝微笑,但下一秒钟已经彻底地魔化了的它又再度地陷入了呆滞。

  “啪咔——”毫发无损。

  表层的木板全部破碎露出了里头未经处理的承重的木石结构,亨利直接坐了起来,包括梅德洛和慌张地跑上来的米拉在内所有人都一脸呆滞地望着他,贤者紧皱着眉头,他一只手撑着克莱默尔另一只手却在下面摸了摸一些什么,紧接着拿了起来在鼻子前面搓了搓然后嗅了嗅。

  “你……你没事吧?”梅德洛用有些生硬的语气这样回答道。“刺啦——”亨利的反应是直接撕开了身上板甲衣的连接皮带,然后一把扯下了缓冲用的棉甲:“力道被吸收了。”“砰当——”已经严重变形的板甲衣被他随意地丢在了地上,米拉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他,亨利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对着下方的雷泽曼说道。

  “快上来,二层的楼板之中埋有铜线,恐怕这就是那个召唤法阵的所在。”贤者的话语让一行人想起了来时的目的,但还不止如此,他又接着说道:“那家伙的血是黑色的,这不是人类或者普通的魔化人类应有的颜色,这是彻头彻尾的纯血恶魔,恐怕是通过法阵和另一侧的高等恶魔取得了联系,所以只要毁掉法阵切断就可以了。”

  他当着对方的面直接把老底都给爆了出来,小奥斯卡的表情变得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亨利接着举起了大剑然后转过头看向了几名精兵:“把你们皮袋里头的铅沙倒出来,倒在楼梯这里让它无法用法术干扰上面的人。”

  贤者这样说着,下方的雷泽曼反应了过来迅速地跑上了楼梯,他和其他两名法师学徒转过身射出了几枚火球,但已经完全被激怒的小奥斯卡表情狰狞地直接撞爆了火球冲了过来。

  “散开!”贤者高声大喊着推开了众人,以惊人的速度冲过来的小奥斯卡双手成爪直接掐住了一名精兵的脖子。“呃啊!”精兵发出一声哀嚎紧接着就被小奥斯卡徒手撕开了整个脖子。“快去破解掉法阵!”亨利大声地喊道,被铜保护着的法阵是无法被铅所屏蔽的,而拥有这种程度的魔力含量若是直接用物理的方式破坏的话震荡开来的魔力怕是会杀死在场的所有人。“哈哈哈哈哈!!”浑身是血的小奥斯卡再次转身一脚把旁边的另一名精兵连人带盾踹下到了楼梯直接摔断了颈椎奄奄一息,亨利一把抓住了它的领子然后把它提了起来向后丢了出去,紧接着抓起大剑也朝着下方跑去。

  “快!”他这么喊着,精兵们立马掏出了怀里的皮袋把里头的铅沙洒了出来。“愚蠢!”但在屏蔽魔力的铅圈完全形成之前小奥斯卡咬开了自己的手然后把散发着高温的黑色血液洒了出来。

  “啪沙沙!”破碎的地板处露出来的铜线开始散发着红光,紧接着从主厅二层的某处地方传来了恶魔猎犬那如同毒蛇一般的嘶吼声。

  “该死!走,那是我们的对手。”梅德洛大声地喊着与一众精兵还有三名元素师一并冲了进去,而下方在混乱之中留下的就只有亨利、米拉和维嘉。

  “呵……你们……”

  “还真是真的很,过分有趣……”像是有两个声音同时地被发出来,似乎因为手掌被亨利砍了一剑的缘故小奥斯卡在痛苦中又找回了一点自己的意识,但不论如何眼下的情况十分难办,失去了元素师援护的情况下,三人当中唯一真正能够和小奥斯卡交手不会三下两下就被干掉的也就只有亨利了。

  维嘉和米拉深知这一点,他们识相地跑到了后边以留给贤者更大的活动空间——而不喜欢废话的亨利就这样单刀直入地直接冲了过去。

  “……”他表情沉稳平静,但却无法掩盖身处劣势的事实。

  “咻呜——”克莱默尔一剑向前,本应是逼迫对方躲闪的招式小奥斯卡却不闪不避,他双手张成爪状如果亨利选择继续攻击必然陷入被动之中,因此贤者不得不抽身后退。

  这从来就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亨利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水,他在考虑着一些事情,但就在这个时候——

  “啪嗒——”

  清脆的某种声响,回荡在大理石的地板上。

  在场的四人——或者说三人一物,全部回过了头看向了那个不速之客。

  “……喝啊!”那人披着斗篷,带兜帽的全身斗篷,脚下穿着的是厚实的木底凉鞋,刚刚一进来,他就直接对着小奥斯卡抬起了双手,紧接着一声清叱发动了法术。

  “干涉法术?!”维嘉发出了惊讶的声音,正要扑上去攻击亨利的小奥斯卡忽然浑身扭曲了起来,它自身的魔力开始抵抗起这种外来的魔力,因此没有直接被扭断肢体而是维持在了诡异僵持的模样。

  “你是谁……”治安官上下打量的眼神落在了对方斗篷上一条长长的破损的痕迹上面,他回想起了之前赫尔曼旗下的王家亲卫巡逻队的一份报告,加之以对方使用干涉法术的事实维嘉立马判断出这就是另一位魔术师。

  “……”似乎正在和对方角力当中的魔术师没有回话,他转过身来直面小奥斯卡然后输出了更大了力量,亨利皱着眉盯着这个突如其来的介入者,而整个脖子诡异地扭曲着的小奥斯卡则是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虽然仅仅维持了一秒钟。

  “哦呀,你就是那个有意思的家伙吗——”

  看似已经被压制住的它,轻易地挣脱了束缚。

  披着黑色斗篷的外来者被小奥斯卡的反击整个人击飞出去,然后重重地砸在了主厅楼梯的扶手边缘上。

  “可恶!”上方各种打斗的声音清澈地传了过来,伴随着外头一片混乱的声响。

  “刷拉——”大雨忽然停了,散去的乌云让阳光得以投入,亨利再次冲了上去但又一次被小奥斯卡逼退。“咳啊——”披着斗篷的来访者咳了一下,然后扶着楼梯缓缓地起了身。

  他的兜帽因为这个动作而滑落了下来,金色的阳光闪闪,米拉和维嘉一并回过了头,然后愣在了原地。

  “费里……”“当——!”随着魔化程度的加深似乎身体能力也得到了强化的小奥斯卡直接用肉拳砸在了亨利的大剑上,巨大的冲击力让贤者在地上滑出了好几步,而身后的不速之客——另一位魔术师——费里,带着嘴角和鼻孔的鲜血,咬紧牙关转头看到了地面上那名之前脖子错位死掉的精兵口袋里掉出来的黑色圆环。

  “啪嗒——!”“别碰那个!”“费里,不要!”米拉和维嘉一并大声地喊道,少年佣兵回头看了他俩一眼勉强地笑了一笑,紧接着戴上了手环,发动了法术。

  “砰——咔擦!!”正准备乘胜追击干掉亨利的小奥斯卡的一只手臂忽然整个扭曲变形,它停了下来,维持着冲刺的姿势然后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无力耷拉下去的左手。

  “真有种……”眼角抽抽的小奥斯卡转过了身朝着费里冲了过去,少年佣兵向前咬牙迈进了一步专心致志地用干涉法术与对方强拼着,他手中的圆环散发出硕大的光芒,像是把费里裸露的皮肤全部吸了过去一样,小奥斯卡被成功地阻拦住了,但停在原地的它却露出了一丝微笑。

  “愚蠢,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啪锵——!”“哇啊!”“咚咚咚咚咚!”震天动地的声响,两头浑身都是伤痕的恶魔猎犬冲到了二楼门口的地方,一头嘴里还咬着一只带有灰色布料的手腕,看样子似乎来自其中一名元素师学徒。

  “杀了他。”小奥斯卡歪了歪头,猎犬吐掉了口中的手腕,亨利冲了过来但被它用余力再度逼退,费里满头大汗地咬紧了牙关,但所幸他并不只有亨利能够帮忙。

  “喝呀!”“哈啊!”米拉和维嘉冲了上去,他们没有任何对付猎犬的方法因此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拦在了费里的面前,女孩稳住了重心高高举起了长剑,而一旁的治安官则丢弃主武器拔出匕首直接冲了上去。

  “砰啊——”白发的洛安少女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落在了远处,她的一手半剑脱手而出剑刃扭曲但仍旧成功地刺进了猎犬的脖颈,燥热的鲜血狂涌而出,这头猎犬在落地之前已经没了生息。

  “咔啊——”“呃啊啊啊啊”和米拉那边不同这头猎犬直接扑向了费里因此维嘉只得整个人冲上去抱住了它,治安官的腹部直接挨了它一口,鲜血四溢,他那满头花白的头发冲天而起。维嘉怒目圆睁,反握匕首的右手青筋暴起,紧接着用尽全身的力量深深地自眼窝刺进了猎犬的大脑。

  “嘶呜——!!”生命力强悍的下级恶魔即便大脑被破坏仍旧四肢仍旧乱蹬了好一会儿,它临死前又接连咬了好几次维嘉的腹部,治安官闷哼连连,之后又接连捅了好几刀,总算结束了它的生命。

  “咳啊——”“维嘉大叔!”费里焦急地望了一眼远处的米拉又回过头看向了维嘉,疼痛不已的治安官忍不住呕出的鲜血染红了他花白的胡子,他转过身来看向了费里,露出了艰难的微笑。

  “抱歉啊……大叔我……太没用——了。”

  “啪嗒——”维嘉面朝下地摔倒了下去。

  “呃——”

  “呃啊啊啊啊啊啊”

  眼角的热泪狂涌而出,费里怒目圆睁地转过了头狠狠地瞪着小奥斯卡,他全身的血管都鼓了起来,心脏疯狂地泵动着把每一滴的血液每一丝的魔力都挤向双手和佩戴着的圆环——

  “砰——咔——”双目通红的小奥斯卡身体动弹不得,它无法再使出任何的魔法,但却仍旧有余力嘲讽少年:“真是愚蠢,拼尽全力你也只不过能做到这样的程度,等你的魔力耗尽我会一点一点地把你撕碎,愚蠢的人类——”“愚蠢的是你,年轻的恶魔。”

  “锵——”

  银亮的剑刃有如一汪秋水,但比那更冰冷的是贤者的双眼。

  “他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咔——轰——”亨利的双眼散发着夺目的蓝光,他双手持剑,克莱默尔挥动的轨迹平稳而又优美。

  “当——嚓——”金铁交加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然而这一次小奥斯卡魔化躯体的坚韧却再也无法阻挡亨利的攻击,他带着呆愣表情的头颅冲天而起,贤者扭转腰身,然后又追加了一击直刺直接从背后贯穿了对方的心脏。

  “砰轰!!!”与法阵被破坏一般无二的震荡波直接炸裂了开来宣告了小奥斯卡的死亡,依然死不瞑目的头颅落在了地上,担心伤到亨利的费里急匆匆地收回了双手,贤者抽出了长剑,喷涌着黑色血液的小奥斯卡摔倒在了地上。

  逐渐蔓延开来的鲜血因为主人的死亡而恢复了原本的颜色,费里愣愣地望着亨利的双眼。

  “我……”他刚刚开口发出了一个音节,就双腿一软整个人摔倒了下去。

  “锵当——”亨利丢开了大剑冲了过来,身后的米拉撑着地板带着痛苦的表情起了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