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17章 教堂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57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就仿佛是拉曼人会说的“一切皆为上神的旨意”那般,存在于这世间的一切,像是被谁刻意安排的那样永远都有着正反两面的存在。

  宗教这件事物本身,自然也是如此。

  有支持它,将其作为毕生信仰的人存在,自然就会有对此不屑一顾,冷嘲热讽的人相应而生。

  归根结底,这世上或许并没有人能够真正地做到“客观”地去分析宗教与信仰的存在。毕竟这么一个信则有不信则无的东西,实在是很难拥有除了对立的两面以外的所谓“中立”的立场。

  但若是我们在这儿,略微取巧一些,不去深究宗教的本质,而是试着探查与宗教相关的历史——与那些信仰或者反对宗教存在的人们相关的历史的话,我们或许会讶异地发现,这一切是如此地泾渭分明。

  拉曼帝国崛起之初,东海极北之境拥有一个与后来北方四岛的斯京海盗拥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强盛王国——不败的雪之国苏奥米尔——尽管它最终被征服并且成为了奠定拉曼帝国的第一块丰碑,其一代名将罗森塔?古斯塔夫?基维尔却为这个在随后的十数年间疯狂扩张至整个东海岸范围内的庞大帝国的所有人,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据称在征服了苏奥米尔并且夺下苏奥米人最为自豪的欧罗拉领省以后,伟大不可一世的拉曼帝国开国皇帝“无畏的”“征服者”“令雪融化之人”“驯狮手”西撒里奥?V?盖洛孔迪陛下,命令手下最为精锐的第七军团,驾浩浩荡荡的舰队出行,将基维尔元帅之尸骨运送到遥远的外海埋葬——仅仅是担心他会复活,并且为“永世之帝国”带来灭亡。

  ——当然,如今的我们站在后人的角度已经可以判断出引来灭亡的并不是一个许多年前就死去的元帅的孤魂,但这位黑发蓝眼身材高大的苏奥米人指挥官给鼎盛的拉曼帝国乃至于整个里加尔世界,带来的影响确实是源远流长。

  如今的骑士制度以及许多军团协同进攻的战术以及战略最初就是源自于这位元帅之手,当初在东海岸势如破竹的新生帝国第一次碰上的这个敌人,被嘲笑是躲在雪地里头不敢南下却在战场当中令他们一败涂地的骄傲的王国子民,留下的警世格言当中,有一句应用在许多方面上也能够触类旁通。

  “这世上永远没有最好的军队和武器,有的只是在恰当的条件下,最为合适的军队罢了。”

  “作为指挥官,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洞悉这个恰当的时机,并且派遣出自己的军队,去进行恰当的举措。”

  ——如今的许多学者相信,正是因为那一场与基维尔元帅的大战,后世的拉曼帝国才会痛定思痛诞生出许多名噪一时的将领。但眼下我们冒昧地将这一句名言去套用到宗教上面,不可思议,又或许在意料之中的,它同样能够通用。

  没有任何一个宗教的诞生,是离得开时代的背景的。

  白色教会的诞生以及发扬光大,是在拉曼帝国的暮年的一个多世纪当中。

  社会的各处充斥着腐败和贪污,滥用职权的贵族和传统多神教信仰的祭司比比皆是。一边是商人们大腹便便妻妾成群,一边低贱的奴隶们却又都是瘦骨嶙峋。

  家境稍好一些学识渊博的学者们痛斥这种腐败的作风,认为它们必将导致帝国的灭亡。这样的言论延伸出来,被许许多多的人所认同,在不满当中,试图矫正这一切的,允诺以美好的精神的寄托,自然就此诞生。

  拉曼纪元末期的学者多诺万?伊桑霍斯特曾经尖锐地批评宗教是一种“打一棒子画个大饼”的东西——先是用地狱和酷刑来恐吓你,之后又允诺你只要你坚持行善律己就能够上的去天国。在他看来这种行为简直“与一屁股债却还幻想着要去赚得个盆满钵满的赌徒别无二致”——但就连这位出了名的反白色教廷的学者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成功了。

  穷苦的人们,需要一种心理寄托。教会将各种他们在现实中所体会到的苦难和不平等,这些每一天都存在的可悲的冰冷的事实,阐述成是“因你背负有原罪”而受到的处罚。

  而严格律己的禁欲主义则是他们所给出来的答案,这“背负着罪孽之躯已然无法挽救”,因此至少要使自己“灵魂得到升华”。

  ——逃避现实,或许有的人会这么说。但就像我们在前面所说的那样,在这个问题上,没人能够保持绝对的客观。而任何片面的、带有主观性质去揣摩的想法,都必然会有失公允。

  正如历史本身那般,宗教这种具有强烈精神文明色彩的产物,并不能够以一个单一的对或者错来完全概括。

  现实中的痛苦,是无法被接受的。

  无数的无数的奴隶、挣扎在社会底层的人们,穷其一生,也不过仅仅只能做到小小的一丁点改变。而更多的人,就只能在这种绝望又冰冷的痛苦当中,度过一生。他们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个庞大的社会,那被地位高于他们的众人所施加的巨大的压力压迫得这些瘦小的人们喘不过气来。奴隶的孩子只会继续是奴隶,不论如何斗争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希望。

  “现世”已经是如此,那么至少对“来生”怀抱有一丝向往与希望。

  占据了最为庞大的基数的贫苦的奴隶们的“希望”点燃了这一信仰的火把,待到它们传播开来以后又有许多因为对于自己的行为有愧感到恐惧担心死后会下到地狱经历永世的折磨的贵族和商人们开始信奉,进一步、进一步地扩大,直到整个国家都开始信奉只要约束自己的欲望,就能够换来永世不灭。

  这最后的结果是怎样如今的我们已然知晓,但虽然白色教会的信仰没有能够拯救已经分崩离析的拉曼帝国,某种程度上,它却也为这个世界上的一部分人带来了安宁。

  如今的白色教廷遍布里加尔大陆上的绝大多数城邦地区,而当我们的贤者他们一行四人来到了科里康拉德前往海岸的这一条漫长又蜿蜒的道路最重要的一个转弯时,他们也就看到了这么一栋标志性的建筑物。

  建筑的材料,必须是白色的。

  尽管使用本地出产的烧制黏土,各种成本上面会更加地节省,但还是不惜千里迢迢从索拉丁高地的内侧挖来石灰岩,构建起一座典型的白色教堂。

  白色教会的信仰在细节方面上近乎偏执的苛刻要求,是引来许多不信者敌视乃至于教会分类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我们眼下并不打算过多地去叙述这些事情。

  今天的早晨又下了一场小雨,最近几天经常能够看得到天空乌云密布。或许下一场的暴风,很快就要到来。

  雨水洗过的天空看起来分外澄澈,还沾着水珠的苔藓以及路边的青草树木,为已经荒废的教堂添加了几分蔓延的生气。

  一行四人都披着斗篷,从马克西米连到科里康拉德,这种浸过桐油的雨具遍布各处——他们之所以在这里停留下来,还是因为艾莫妮卡的缘故。

  金发的少女从远远地瞧见雨水中的轮廓开始就明显地表露出了想要靠近的意图,她几乎每走一小段路就会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以至于都不注意去避开路上的水坑的模样逃不开周边几人的注意。而就好像是真的有一位神明在暗中操纵这一切一般,当他们来到了破败教堂的附近时,淅沥沥的小雨,停下了。

  “想进去看看的话,就进去吧。”发话的人是亨利,因为视力的缘故约书亚对于情况不是特别地清楚,但他熟知艾莫妮卡的性子,联系到其他的一些事情,也多多少少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嗯,去吧。”他对着大概的方向点了点头,艾莫妮卡摘下了兜帽,然后回头看向了一旁的米拉,眼神之中像是在请求洛安少女与她一同进去一般。

  “但我……并不信奉白色教会啊。”米拉有些尴尬,但紧接着她转念一想,出于关心艾莫妮卡的想法,还是向前迈进了一步。

  “约书亚……”“抱歉,我对这个实在是提不起好感。”红发剑师的回答似乎在艾莫妮卡的预料之中,金发少女叹了口气,而一旁的亨利适时地开口:“我们两个就在这外头守卫一下马匹和物资吧,你们两个进去就行,万事小心。”

  贤者这样说着,而两名少女一并点了点头,因为担心过会儿还会下雨所以斗篷也没有摘下,就这样直接地走了进去。

  四处蔓延的灌木和杂草让她们的行动有些受阻,米拉先是抽出了腰间的长剑,但一手半剑的长度用来开路并不十分方便,于是她又改成使用亨利最初赠送给她的那把小剑,劈砍开满是水珠的杂草,为二人开辟通往教堂的道路。

  高大的教堂,距离道路并不算远。

  雨过天晴乌云开始散去,光芒照射下来米拉清楚地看到了周围还有一些已经腐朽破败的看起来曾经是住宅的木质框架,一些石头和黏土的结构上面还能看到焦黑的火烧的痕迹——米拉不需要成为一位贤者也能够判断得出这显然是当初布教的神职者和一些什么人起了冲突的结果,而周遭攀爬遍布大半个墙面的藤蔓显然也证明了它荒废的时间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实。

  “啪嗒——”艾莫妮卡当先走了过去,教堂的大门早已经损坏,从地面上的粪便判断多半高层的塔楼结构已经成为了蝙蝠的家园,然而即便是这些脏污也并不能够掩饰它曾经的华丽。

  乌云散尽再度显示出自己威力的太阳将炽烈的日光投射了下来,多块拼接的彩色玻璃即便外表已经蒙上一层灰尘却也依然折射出美丽的光芒——干燥的教堂内部地面上的灰尘投射在半空之中,与这美妙的光芒一并形成了西海岸白色教会分支最为典型的光景。

  当年的拉曼帝国最终演变出来的两支信仰的分支,如今还遗留在帕德罗西帝国那边的耶提纳宗,是原始的纯粹的禁欲主义——而这一支败北逃亡的分支,则要拥有更多的“花样”。

  想必在这座教堂最为鼎盛的时期,牧师们会穿着华贵的服饰,阳光也如现在这般投射进来,只是周遭的灰尘会为名贵的香薰所代替,红衣主教在讲台上高声用古老的语言宣告着神明的荣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营造出“人间的天国”,去令信众们敬畏,拜服。

  来自西瓦利耶的书本,让米拉得以在脑海当中想象出这一切——但比起这些所有的事情,她更为在意的却是错过了神明的标示直接走向了左侧的艾莫妮卡的举动。

  “这是?”斑驳的女性雕像,依稀可以看出是在做祈祷的模样——亨利为她所购买的那些西瓦利耶人书写的简史当中只是大致地概括了一些东西,并没有详细到辨别出所有宗教象征的解释,于是她开口问道。

  “圣女……是圣女大人。”艾莫妮卡回过了头,不知道为什么情绪并没有十分地高涨,她接着说道:“我们行走于地上的,都是平等的子民。若是真能下决意诚心为善,秉持正义,那么什么时候开始赎罪,都不会太晚。”

  “这是她对战败以后试图自杀殉国的敌方将领所说的话。”艾莫妮卡对着米拉歪过头,微微笑着这样说道:“真不愧是圣女大人呢,这种坦然的气量,真是令人钦佩啊……”

  “只是……大家真的都是平等的吗……”艾莫妮卡小声的念叨着。“嗯?”米拉没有听清楚,于是发出询问的声响。“不、没什么,差不多走了吧,我只是想见一见圣女大人而已,以前在村子里头,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跑到教堂那边。”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着她,明明知道只是个石像罢了,却总是会感到心里头踏实下来。”

  “怎么说呢……”艾莫妮卡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好像是,‘一切都会好的’这样的感觉。”

  “走吧走吧,我还想要快点看到海呢~”她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害羞一样转过了头,米拉望着金发少女的背影有些好笑,她迈出一步跟了上去,但却又停了下来。

  透过彩色玻璃窗淡黄色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一头白发扎着马尾的洛安少女回过头看着那个斑驳布满青苔的女性的雕像,皱起了自己小小的眉头。

  “桑……”地面上的字体已经不甚明晰,书写看得出来是拉曼式的花体字,米拉认得它们,因为西瓦利耶语就是从拉曼语当中演变过来的。

  “桑嘉?”

  “奇怪的名字……”白发的洛安少女皱着眉摇了摇头甩掉脑海当中一丝丝怪异的感受,然后大步追上了艾莫妮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