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74章 相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91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阿布斯艮提人存在于这支队伍当中,很好地解释了他们为什么能够在慢一步出发以后还这么迅速地就追上己方——那纵观世界范围内也是顶尖的耐力和追踪能力是一回事,另一个原因则是有阿布斯艮提人存在,这些草原骑兵几乎可以不用携带任何的补给。

  同为坦布尔山脉山脚下的森林,又同样处于热带,库尔西木和索拉丁附近的植被和生物都没有太大的区别,因此对于阿布斯艮提人来说,来到了索拉丁,他们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

  可食用的植物、哪里会有哪种动物出现、它们的习惯是什么;这种植物的叶子坚韧又锋利可以作为切割的小刀使用,这种植物撕开可以做成篮子和绳子,这种植物上面会生长着坚果,这种植物可以提供燃烧用的油脂——拥有着这些知识的阿布斯艮提人在狩猎也好长距离行动也罢都几乎不需要携带任何的给养,除了爱用的小弓和毒箭以外连衣服他们都只穿最单薄的几块兽皮,可以说比起任何文明世界当中的佣兵和冒险者,他们才是真正活在荒野之中的人。

  无需携带生存物资减掉的负重加上优秀的追踪能力再加上优质草原战马强悍的耐力,综合起来这一系列的因素共同决定了即便是我们的贤者先生在各种不利的情况下也依然无法甩开对方的事实——这是委婉的说法,说难听点,他带着两个拖油瓶。

  没有太多战斗经验,即便是以往的逃亡也是被维多利亚等人保护有加的莉娜不提,我们的小米拉即便经过一年时间的学习已经比起以前成熟得多,但她也毕竟还是受限于年纪和经验,就算学得很快,任何东西也都不是能够一步登天的。

  总之,假如不想被射杀他们就只能选择投降,下马之后的三人被这些草原骑兵手脚麻利地解除了武装只留下最基本的衣物之后双手反绑用粗麻绳绑了个结结实实的,与他们的队伍一并重新朝着南方走回去,足足走了有半天的时间直到傍晚的时候才减缓了速度准备扎营。

  成功地俘虏了他们三人以后以那名草原贵族少女为首的这一行人也适时地减缓了速度,他们骑在马上而亨利三人则是步行。他们的两匹战马缰绳被捆绑在了一起由一名草原武士紧紧拉着,用来充当驮马——这一点上面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的专业和小心翼翼,他们没有打算让亨利他们重新回归到马背上,即便是反绑双手也是如此。虽说这样的话可以增加队伍前进的速度早日回归到阿布塞拉,但他们显然还是担心此时十分顺从的战马会被亨利或者是米拉指挥着逃脱。

  马是一种聪明的动物,和它们朝夕相处并且马术了得的人的话凭借大腿和臀部就能够稳稳当当地坐在马鞍上根本无需双手去抓住缰绳。因而和马打了不知道多少年交道的这些草原骑兵果断地将三人与他们的战马分开,分别走在队伍的前段和后段,避免他们利用马匹逃跑。

  这诚然是一个警惕措施,但同时地,它却也为贤者提供了一些线索——这些人不想杀他们,至少在这会儿还不想。

  他开始观察起了队伍的搭配,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眼角余光一刻不停地注意着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不会错过任何的细节。

  那个显然是阿布斯艮提人混血儿的领头草原贵族女孩——亨利听到他们叫她“穆娜”,这在苏穆语当中意味着“希望”或者“愿望“,显然是为她取名的人寄托了某种美好的愿景。总而言之,穆娜看起来就像是这一支十几个人的队伍当中的领袖,她的年纪比米拉大不了多少,不过草原的环境比起西海岸都要恶劣,这个年纪的孩子实际上已经算作是成年,可以嫁娶,所以自然带领一支小队出来也不算奇怪。

  穆娜的装束是典型的草原贵族子女的模样——兽皮加上蓝绿草汁和红色氧化铁染色的多彩粗布,草原人没有南境和各大帝国那种多姿多彩的各式布料,因此他们只能够在现有的兽皮和粗布处理的工艺上面下手来制造出华贵的衣裳供给贵族穿着。细心鞣制的小羊羔皮贴身而又柔软,彩色的粗布作为腰部的装饰更能够体现出民族的风情,加之以腰上一条看样子很可能是缴获之后重铸的铜制刀链,和上头挂着的深绿色龙蜥皮刀鞘象牙雕刻刀柄镶嵌有宝石的小号草原弯刀,无一不体现出了这个少女出身的是一个远比白羊氏族更大也更富有的族群。

  但比起这些,恐怕还是她跟阿布斯艮提人的关系更让亨利感兴趣——这些矮小又消瘦的褐色皮肤的猎人你很难从他们的外表上判断出年纪,一个二三十岁的阿布斯艮提人跟一个五六十岁的阿布斯艮提人看起来是一样的瘦巴巴的模样,只是他们围在旁边跟穆娜说话的时候亨利可以很清楚地瞧见这个贵族少女对于四人都拥有一种像是孙女对着爷爷一样的尊敬和亲近——

  除此之外那十二名的草原武士也和一般的草原武士有些不同,像是之前白羊氏族哈利德带着的那些又或者红嘴雀的艾本尼麾下的武士,虽说名义上是受他们指挥的,但其实这些人都拥有自己的贵族身份地位,也就是说他们只是“跟着”更高阶级的领导者,而不是完全地如同普通平民和贵族一样是一种严格的从属关系——这种情况广泛地存在于阿布塞拉的各个中等和以下的氏族当中,因为常年和异国的军队战斗又或者是互相征战的缘故,这里的许许多多氏族都是朝不保夕的,当他们灭亡的时候武士不可能是听信族长的话语就那样去送死。

  假如没有在氏族的内部组建家庭的话,他们甚至可以选择自己是要留下来还是要离开——这一种微妙的关系和佣兵还有雇主十分相似,只是代替了金钱作为酬劳武士们获得的是一个安身之所以及荣耀——话归原处,相比起那些普遍存在的只是普通地遵从指挥的人,穆娜麾下的这些草原武士显示出来的精气神完全不同。

  首先是服装上的统一性,在草原这种环境恶劣技术简陋的地方能够制作出外观类似的装备显然必须是相当有实力的大氏族才行——除了服装以外装饰还有发型甚至是身高体型都相当地类似,这种使得战士们看起来都差不多的行为亨利非常地熟悉,帕德罗西还有拉曼帝国的军团编制当中就有类似的设计。这种抹消掉个性使得他们看起来像是量产物品的行为是为了让战士磨去棱角成为更加服从指令更有效率的精锐军队,而他们所展现出来的那种对于领头的穆娜的绝对服从以及自然而然的捍卫也很符合这一特征。

  ——从被征服的别的氏族当中选取适龄且体格合适的男童从小进行艰苦的训练培养出来的亲卫队,精锐中的精锐,亨利微微地眯起了双眼。

  穆娜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个草原氏族那么简单,她很可能是过去曾经统一了大半草原的,草原人公认的王族血统的拥有者——而这样的一个人俘虏他们想要让他们派上用场,联系到她和阿布斯艮提人之间的关系,贤者的心里头多多少少地拥有了一些猜测。

  毕竟,哪里的王族都是相同的,想要的只有一种东西。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从动作和神态以及交谈的内容判断出对方的身份和所为何求以后,即便仍旧处于手无寸铁而且被限制了行动的砧板上的肉的形态,贤者却也依然维持着冷静,不似两名洛安少女那般隐隐或者明显地惊慌。

  太阳西沉,而他们在一片树林的边上驻扎了起来。两个阿布斯艮提人带着半支亲卫队进入了更深的树林深处明显是要去寻找一些食物,而余下来的包括穆娜在内的所有人则是开始安置起了马匹并且构筑营地来。他们在这极其靠近索拉丁南部的地区表现得就好像在自己家一样从容,联系到之前那座城堡当中驻扎的军队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表现不难想出原因,而正弯下腰往篝火堆里头添柴的穆娜似乎是注意到了不远处靠在树干上的亨利看向这边的眼神,她明白贤者是在感叹自己一行人的从容,所以愉快地露出小虎牙笑盈盈地说道:“对自己人很失望吧,佣兵,没有错,你们定居民就是这样的怂啊。”

  “住在气候温和土壤肥沃的平原地区,缩在石头做成的城堡当中就以为自己可以高枕无忧,这种温和得就好像是家畜一样的懦弱天性,好像绵羊一样的你们,又怎么能够和卜卡的子民相比呢。”穆娜这样说着,她所指的卜卡是一种在库尔西木地区出没的大型群居龙蜥——也就是她刀鞘用的那种坚韧皮肤的主人——学名是库尔西木斑纹龙蜥,这种灰绿色皮肤黑色竖纹的龙蜥身材强壮奔跑速度惊人即便是棕熊也会畏惧它的存在,是库尔西木那边许多游牧民族的图腾,认为他们和这些龙蜥一样是在天底下游走的天生猎手,可以轻易地杀死如同绵羊一般柔弱而又缺乏戒备的定居民族。

  “……”亨利没有开口回应穆娜的嘲讽,只是耸了耸肩。篝火开始变得愈发旺盛起来,冬季日照时间短暂天色迅速地变暗,外出狩猎的八个人带回来了不少的果实,只有短短的一两个小时即便是最出色的猎人显然也并不是一直都能够获取肉食,穆娜回过头看了一眼,然后那张典型草原人褐色皮肤的清秀脸蛋上短短的黑色眉毛皱到了一块。

  “如果你们早上不逃跑的话,这会儿我们就有野猪肉可以吃了——”“哼!”她有些恼怒地把一旁的一块小石头给踢飞,这一点又给予了我们的贤者先生一些讯息:这位草原人的贵族小姐显然并没有太多追踪的经验,且无法承受挫折和失败——正如其他地方的纨绔子弟那般——而这样的她带领着这些十几个人前来追踪自己一行,显然,一时冲动的可能性要高于经过计划。

  “明明就最后还是会被抓到,逃又有什么意义呢佣兵,绵羊的反抗是无力的,不反抗的话反而还不会给人添麻烦吧。”穆娜在旁边继续絮絮叨叨地用拉曼语念着,她的拉曼语十分标准流畅听起来像是经常使用的样子,这一点十分地符合库尔西木地区的草原人的特征,多年和奥托洛南方的那些拉曼国家战斗的经历双方之间自然也曾有过和平交流,不论如何作为草原高层贵族的话精通拉曼语是一种必备的才能——亨利继续解析着这个贵族少女的形象,同时一心两用背地里用手指给身后的米拉打手势。

  简单的手语不需要专门去训练过有基本的理解能力就能够看懂,天色已晚洛安少女看向自己老师背后的举动也没有被前方的穆娜给注意到,她暗自记在了心底,然后朝着莉娜那边靠近了一些。

  “呵,不过不论如何,你们现在已经被我们给捉到了,接下去你们要和我们一起回到库尔西木。”些许的不满过后,穆娜又重新开始得意起自己作为草原人的出身:“今晚我会给你们一些吃的,不过你们定居民所喜欢的在房子里头睡觉的事情可是别想要有的,我说这就是你们的弊病不是吗?佣兵猎人还是商人,又或是那些肥头大耳的贵族,一个个都是这幅德行,躺在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房子和营帐里头把自己和自然母亲隔开,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免一切危险。”

  “啧,就连那些和商人接触太多的家伙也都逐渐变成那副享乐的德行,逐渐褪掉了身为卜卡子民的凶性,像是定居民一样变成绵羊任人宰割。”穆娜说道,面对一个见面第一天的陌生人说出了这么多的话语,这一点又为我们的贤者先生完善这位草原贵族小姐的形象提供了更多的线索——而她继续滔滔不绝地说道:“真正的草原人在外头都是睡在马背上,睡在外面,面对着星空和自然母亲的。”

  “真正的草原人会像卜卡一样留意哪怕是最小的犬吠和虫鸣,永远不会像是绵羊般的定居民一样睡得死死的——”她说着,同时越来越靠近这边:“我们就连针对最弱小的敌人也会用尽全力,哪怕是捆绑一个最柔弱的女子也会用最结实的绳索和绳结。”

  “愚蠢又懦弱,如同绵羊一样毫无警惕心的定居民,你们——”“嗯,是挺结实的”“——呃?”一直沉默地只是任由穆娜发表自己意见的亨利忽然开口,让这位草原的贵族小姐愣了一下,而贤者对着她微微一笑,接着说道:

  “是挺结实的,花了我这么长时间才解开。”

  “啪——”就好像发起袭击的蝮蛇,贤者“唰——”地一声捉住了太过于靠近的穆娜。

  “锵——”迅速反应过来的草原武士们拔出了弯刀而远处的阿布斯艮提人也是一脸担忧地紧盯着这边,他们气势汹汹,但正如亨利所料的一般没有人敢上前来。

  “稍安勿躁,我只是想谈一谈。”他用一如既往平静的腔调这样说道,为了保证所有人都能听懂采用的是苏穆语,而身后的米拉则用身体推着莉娜一同如同计划那样躲到了挟持着穆娜的亨利附近,以避免她俩也成为人质变成对方的砝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