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09章 吹雪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21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若你在里加尔世界随便找到一个人,询问对于佣兵士兵阶级和骑士贵族阶级印象的区分。最为普遍的答案,恐怕便是“前者总是一身脏兮兮,而后者则一身华贵”。

  这种说法虽有些刻板生硬,非要钻牛角尖争执的话你也确实可以找出贫穷如佣兵般的骑士,和相对富有能承担得起华贵衣饰与盔甲的佣兵。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人确实都是两个阶级当中的少数,而非具有代表性的多数。

  但有悖于大部分人认知的是,佣兵们之所以总是看起来不那么亮眼,并非是他们都贫穷不堪或是愚昧到把所有收入都花在了吃喝玩乐——尽管这的确属实——上面,而是有意为之。

  骑士们可以华贵,可以在盔甲上镶金带银。因为他们打的是贵族的仪式性战争,很少会被杀害,展现自己的财力以高调示人,是在告诉对方“我很有钱,别杀我,俘虏我来获得大笔赎金吧!”

  但佣兵没有这种家境。他们经历的战场不论是规模还是频率甚至是残忍程度都要比贵族们面临的更高,而在这种环境下,相比之高调示人,财不外露的低调反而成为了保命诀窍。

  这是很简单的战场数学题:如果有十个人同时把手里的武器向你刺来,那么你会丧命的可能性就远比只被一个对手盯上更高。

  高调、吸引来不必要的注目;像个蠢货一样因为一点屁大的事情就开始与人争执;在没必要的情况下显摆自己的武器铠甲或是战斗技巧,会做这些事情的冒险者往往都活不长。

  “真正的老练冒险者应当像是藏起自己尾巴的蝎子或是毒蛛,只有在想要置人于死地的时候才露出爪牙。”

  高调行事的个人英雄主义,是会让你丧命的头脑发热。

  她深知这一点。

  “咔哒——”米拉顺着低矮的土坡轻手轻脚地溜了回来,这一来一回没有花掉她太多的时间。

  贤者冲了出去,以极强的武力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但这些武士也不是弱手,在意识到他的杀伤力之后他们就利用骑乘战马的脚力优势和远程打击能力开始和他周旋了起来。

  亨利虽然强大,但在面对同样是行家的对手时,即便是他也难免陷入苦战。

  来自多方位的远程攻击,在躲闪前方的敌人时,可能就陷入后方或者侧面的袭击。他必须全神贯注一直掌握周围所有人的动向,而尽管已经杀掉了其中4人,余下的却也足足还有12人之多。在武士首领的指挥下,他们始终不再给他靠近的机会。

  不论克莱默尔多强,砍不到就没有意义。

  吸引了12名骑马武士的攻击,每人最少都还剩下20多发弓矢,加起来已经有200多枚。

  倘若跑回来支援的人是咖莱瓦的话,这个愣头青估计看着这一幕会傻愣愣地就冲回去和贤者站在一起,试图用大盾或者其他东西来掩护他。

  米拉不会这么做,尽管情感上她非常想要和自己的老师站着背对背拔剑面对围攻的敌军。但这种浪漫的场景只有冒险小说里头会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她是专家,是年纪轻轻就在冒险者行业当中摸爬滚打了许多年的战斗职业者。

  而且。

  她有个好老师。

  “啪——咻——夺!!”从不知道哪个角落射出来的暗箭命中了一名没有穿着护喉的武士,他捂着自己鲜血狂涌的脖子努力地维持着乘坐在马背上的姿势同时试图警告自己的队友。而被这偷袭破坏了阵型的其他两名武士举目四望,驱马朝着推测的方向跑过去时,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在那边!”武士们大声地喊着,而在奔跑当中用嘴叼着一枚弩矢的米拉用力地上了弦之后“咔哒”一声把弩矢推到压箭的钢片下面,随手就对着朝她冲来的武士甩出了一发。

  “啪——夺!”轻型的弩矢射中了月之国武士防御力弱于里加尔式板甲的胸甲并且成功击穿了表面,尽管被铠甲卡住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只破了点皮,却仍旧足以形成阻挠。

  “杀了那南蛮女人。”大声叫着的武士们有好几个抽身跑了出去,而牛角武士意识到不妙正打算开口指挥,贤者却一言不发地以极高的速度冲向了他。

  “啧——!”为了避免被他靠近武士领导只得拉开距离,而他这一跑其他人更显得像无头苍蝇。原本有序的阵列一下子乱了套,一部分人在朝着米拉所在的区域冲去,其他人则是犹豫了一下之后打算追上来掩护自家的头头。

  但这正是亨利所期望的。

  “停下,他的目标是你们!”武士领导瞬间反应了过来,但贤者已经在佯动之后立刻转过了身朝那些追上来的武士杀去。

  “啊!”几个人只来得及发出一阵乱糟糟的叫声,奔跑动作没能停下的他们立刻就撞上了返回的亨利。

  “锵——!”齐膝斩断马腿让第一个人失去平衡向着前方摔出,之后扭转手中的大剑利用身高优势命中了一名武士的面门。

  被切开的半张脸鲜血四溅而因为骑马奔驰而来的对冲力道他整个人就向着后方飞去。

  紧接着亨利弯下腰一个翻滚躲开第三名武士用手里大弓当成临时长矛的刺击动作,同时反手握着克莱默尔剑尖朝上以剑作矛刺中了第四个人因为抬手攻击而露出的腋下盔甲弱点,直接把他整个人从马上挑飞之后顺势砸向了第五个人。

  “锵——嘭——啪——”惨叫声连连,一个照面之间撞上贤者的五人中有四人落地。尽管实质上死亡和重伤的都仅有一人,但第一个落马的和第五个被伙伴身体砸中的人也都一时间失去了战斗力。

  “牙咯!”似乎是月之国骂人语言的话语再度传出,那名唯一没有受伤的武士丢掉了手里的大弓拔出长刀驱马回身杀来,但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他一击没能砍中反而身下的战马左侧后腿被亨利顺势用匕首划了一刀。

  “嘶吁吁吁!”发出悲鸣的战马斜着向一侧倒下也压断了乘在上面的武士左侧的大腿,剧痛之下他整个人都几近休克,而迅速靠近过来的亨利直接一剑从挣扎中的武士右臂腋下的防御空隙捅进心脏解决了他。

  他没有恋战,抽出了克莱默尔又朝着那些追向米拉的武士跑去。

  ——完美的配合。

  连一句沟通交待都不需要,心有灵犀的两人都知道该做些什么。

  米拉没有直接冲到亨利的身旁与他并肩作战。

  因为她没有强到能够像贤者那样在十几名弓骑兵的围攻下都仍旧保证不被命中不着甲的部分。

  盲目、莽撞、下意识地就想要用纯粹的力量来解决——尚且年幼的她在观看自己老师的战斗时,总是免不了地就会停留在表面上这种简单粗暴的强大,而忽略他每一步当中深思熟虑的部分。

  直至现在,她都仍旧有许多时候会下意识地倾向于去模仿他的行动。

  但也许是这新月洲北部冰冷的空气和紧张感使得她的头脑飞速地转动了起来,第一次——不是在战斗之后进行反思,也不是在受伤之后的自我检讨——第一次,身处战斗之中时,她意识到了贤者行动的目的,也从而明白了自己该如何去做。

  他吸引了所有的火力,这意味着没有人对她投来足够的注意。

  这些弓骑兵们形成了三角的夹击,每当贤者意图朝着一个方向突破,这个方向的人就拉开距离,而其它两队仍旧可以形成夹角,令他瞻前顾后,不得突击。

  风吹了起来,夹着些许的雪,拍打在洛安少女的脸庞上。

  与雪同色的头发轻轻摆动。

  而她呼出了一口气,在不被人注意到的情况下仔仔细细地缓慢瞄准,扣下了轻弩的扳机。

  三角夹击,贤者不论朝着哪一个方向突破,剩下的队伍都仍旧能够对他形成钳制。

  但若是三变成了二呢?

  追赶上来的武士虽有战马的优势但米拉从没打算跟他们正面硬抗,她用手中的轻弩争取着时间同时借助掩体和地形灵活地躲闪着。

  而亨利抓住了这个机会瞬间就让武士们减员了小半。

  “哈——哈——”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的洛安少女飞奔着,饶是利用了地形和阻碍她仍旧跑不过马匹,武士们成功地拉近了距离,但米拉却也并非毫无目的地逃亡。

  “锵——嘭!!”从侧面冲来的亨利在与她汇合的一瞬间又带走了两名武士,而武士临死之前射出的一箭在命中了米拉身上的布里根地板甲衣之后也被弹开。

  强大的力道使得洛安少女站不稳摔在了地上,但除了因为遭受冲击感觉有些呼吸困难之外,她却也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伤害。

  “咳咳咳——”矮人工艺的高品质防具物有所值,两人身上穿着的防具最少已经救了他们性命好几回。虽说那原本精致的天鹅绒表面也因为被命中加上摸爬滚打而有所脏污破损,但在那之下坚固的淬火钢制甲片仅仅增添了少数划痕。

  “没事吧。”亨利拉起了米拉,紧接着两人都再度借助掩体躲藏了起来。

  他们成功解决了不少敌人,然而伤痕累累的武士们也重新聚集了起来——他们的士气并没有遭受太大的损失。这些人仍旧目的坚决,这不是流寇能有的意志力,这是货真价实的叛军军人。不达成目的他们不会就此退却。

  “弩矢,用完了。还有一台摔坏了。”米拉揉着自己被弓矢命中阵阵酸楚的侧腰一边说着,而贤者点了点头,刚刚探头瞄了一眼就迎来了一枚弓矢。

  风变得更加剧烈了起来,冬日本就不甚剧烈的阳光开始因天气变化而更加黯淡。夹着雪花的狂风吹得裸露在外的皮肤阵阵发疼,气温降低开始让他们手脚麻痹。

  “锵——”洛安少女拔出了腰间的单手刀,她有些紧张,因为剩下的人虽然不多了,但她自己的体力也消耗了不少。

  武器装备和人手的不充足使得他们每一步的行动都是在冒险,尽管前面成功奏效,但对方也因此变得更加警惕了起来。

  神社这片平地尽管有些地形起伏,却仅有神社一间建筑。近战手对付弓兵的方法除了偷袭也就只有利用复杂地形掩护拉近距离了,这不是他们理想的作战情况,劣势明显得不能再明显。

  他们被逼在了鸟居一侧的洼地,通往山上小屋的通道在左侧的远处,但旁边是悬崖峭壁要跑过去只能通过没有任何掩护的地面。

  余下的所有武士已经都把弓对向了这边,他们合流之后再度陷入了被包围的局面,而已经使用过的计策明显不会再度奏效。哪怕贤者再度冲出,这些人也拉开了距离不会再被他吸引过去,而是会集中火力优先攻击米拉。

  意识到自己成为拖累的洛安少女有些不甘,但亨利只是沉默地揉了揉她的头。

  风吹了起来。

  月之国的人将这种夹着雪的凛冽寒风称之为吹雪。

  神社鸟居上的注文绳落满了雪因为重量而下垂,而在狂风之中,它摇摇欲坠,最终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瞬间“啪”的一声断掉。

  像是植物一样麻木地待在原地的那些被转化的村民们,因为武士之前上山的时候他们也毫无反应的缘故,仿佛成为了山水背景的一部分,没有任何人在激烈的战斗当中曾对他们投来注意。

  这也因此,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沉浸于彼此战斗中的双方,都没有能够及时反应过来。

  “吼——!”

  张开的血盆大口。

  “咔!!”直接咬穿了牛角武士的胸背甲。

  仿佛破布偶一般杂乱拼接的身体上几只没完成融合的手臂仍在乱舞着。

  而那没有长着眼睛仿佛鳗鱼一样的头颅,只有一张大嘴无比显眼。

  “啊啊啊啊!”被袭击的武士惨叫着开始了反抗,而贤者一把拉起呆愣的洛安少女就抓着这个机会开始朝山上的小屋跑去。

  “你们快——”显然是回来找他们的绫抓着另一把弓站在那儿只说出半截话就没有继续。

  她愣愣地看着在神社面前那个仿佛娃娃鱼一样有四肢和尾巴的生物。

  “进化还没结束,它还在,可是这——”

  “没时间发呆了,快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