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57章 遥远的歌声(六)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372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你什么都不知道,对吧,海米尔宁。”

  这世间,有许多比起白色教会更加古老的存在。

  “团长人呢!”风雪飘过,回过神来的一瞬间,利卡多和身旁的阿西奥惊觉海米尔宁已不在原地。

  当那名邪教头目以自己的身体撕碎作为代价进行了某种古老的魔法时,他召唤出来了某些东西。如其人的言辞一般,是远超人类想象以外的东西。

  这其实是很容易破解的幻像。

  这飘渺的暴风雪之中骑士们站在极近的距离都需要大声呼喊才能听见彼此的声音,她又是如何在远处就能够辨识到这里有人开始靠近的。再者,区区一介女子在这样令坚韧不拔的战士们都难以前进的风雪之中独自前行,这不论如何去想都是充满了悖论的。

  可她瞧见了人心的弱点。

  祂瞧见了海米尔宁的迷惘和动摇。

  仍是少年的时候,他曾将她视为自己指路的明灯,人生当中稀缺的美好。

  她的一句言语造就了今天的他。

  这是直击弱点的攻击,因为正是内心中所渴求的事物,他忽略了那一切的不对劲,忽略了身后骑士们忽然变得沉默寡言,也忽略了暴风雪当中的一成不变。

  反应过来之际,已经迷失了太远。

  整片天地之间除了黯淡的月光就只有他和暴风雪存在。

  “怎么......回事!——”海米尔宁本能地抬起了盾牌和剑,但茫然四顾却无法从这一成不变的场景之中看出任何。

  呼啸的风开始从脖颈和头盔的缝隙窜入,使得他无法睁开眼睛。

  “你什么都不知道对吧,海米尔宁。”一瞬之间她的声音在耳畔极尽的距离响起,海米尔宁一阵头皮发麻但猛地回过身来却仍旧什么都看不到。

  不论如何因为疲惫和渴望而影响了判断能力,这会儿他也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了。

  “你是什么东西!为何要假扮成她的样子!”他大声呼喊着,但就连这个声音也都被暴风雪的“呼呼——”声所掩盖。

  “我是你所渴求的事物,同时又是你所畏惧的事物。”祂用萨妮娅的声音说着。

  “我是耳畔的低语,是狂热的高呼。”紧接着又变成了赫墨斯皇太子的语调。

  “是你一直熟悉的事物,是你从未见过的事物。”这一次声音又变成了另一位女性,尽管海米尔宁在此之前并没有听过,他却感觉这个声音温暖并给予自己无穷的力量。

  “是恶魔吗。”他握紧了手中的剑,不知是天气缘故还是还是内心的原因,手指发冷。

  教会的圣典当中关于这些家伙的记载也不在少数,祂们能力非凡善于蛊惑人心,而对付这些家伙最有效的显然是坚定的心灵。

  “愿世人都遵您的名为圣,愿我等的手中都握有两刃的剑。”他大声地喊出了祈祷的咒文,而在一瞬之间也确实感觉到自己的头脑变得清明了。

  那个声音消失了,海米尔宁警戒地环顾了周围相当漫长的时间,在发现了那个存在似乎确实被自己坚定的祈祷所驱逐以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你还真信了啊——”“啊——!!”耳畔的低语再次响起,这一次就连呼吸都能感觉得到,尽管他分明知道自己是戴着头盔的。

  “呵呵呵呵呵——”祂用萨妮娅的声音笑着:“你真是个有趣的人,海米尔宁。”

  “该死,恶魔,出来与我正面对决!”他大声咆哮着,同时往前胡乱地挥剑,而在连砍了两剑以后“夺——!”地一声传来了实打实的命中感。

  “不——这——”被劈开了左半边身体的赫墨斯皇太子难以置信地瞪大了他灰蓝色的眼眸,对着海米尔宁伸出了手:“孩子你.......始终不肯原谅我吗——”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呵呵呵呵——”那声音在半空之中嘲笑着他,而他发狂似地胡乱挥舞着手中的剑,但却什么东西都无法触碰得到。

  “告诉你一件好事情吧,海米尔宁。”声音在一瞬之间变得冷漠了起来。

  “没人期待过你的诞生。”

  “你是个错误。”

  “.......”他握紧了剑,但动摇的内心却传递到了剑尖,使得它开始微微颤抖。

  “年少轻狂的凡人,即便如今已经作为人们所尊重的伟人。可他在过去却并非如此。”声音忽左忽右,海米尔宁一直保持面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准备抓准时机攻击,可是他的动摇也随着话语越来越明显。

  “想来是理所当然的吧。”

  “一直被父亲所冷落的少年,怎有可能长大却出淤泥而不染成为优秀可靠的人才?不,这不可能。伟人?为了百姓和教会奉献了许多?不,曾经的他不是这样的。他年少轻狂,并且自恃身份。”

  “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声音再度变成了赫墨斯皇太子,有些沧桑,带着感慨。“住嘴!”海米尔宁大声地咆哮着以掩盖自己内心中的动摇。

  “友谊,他们说是。”

  “纯净的友谊,来自刚刚被立为皇太子未满一年的,一直被自己亲生父亲所冷落,心高气傲的年青人。和一位。”

  “杰出的,苏奥米尔史上第一位女主教。”

  “何等的,荒唐又可笑啊。”声音变成了那第三名女性的声音,只是不复之前的温婉,带着十足冷酷咬牙切齿的意味。

  “这结合并非她本愿。理应侍奉神明的她信仰虔诚,自然也会为此守贞。”声音又变成了萨妮娅的声音——或者至少是海米尔宁认为应当是萨妮娅的声音:“可她没有资格选择,她不过是一介小国苏奥米尔的主教。而他则是帝国邻居的皇太子。”

  “而他们称这为。”祂说着,换成了赫墨斯皇太子的声音,只是听起来更加年轻并且充满了轻佻的味道:“友谊,哈哈哈哈哈——”

  “你一个错误,应当被遮盖的弥天大错。”

  “他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试图挽回,可一切已经太晚。”

  “她死了。”声音变成了那个曾令海米尔宁感到温暖的女声,只是冷冰冰的毫无感情。他忽然意识到这是谁的声音。

  “母......亲?”海米尔宁的声音微微颤抖,手里的盾和剑都难以握紧。

  “因为难产。”

  “因为你。”声音再度变得咬牙切齿并且很明显是对着他来的。

  “帝国掩盖了一切事实,不惜动用杀招,清扫了绝大多数的知情人士,只是为了帮助刚刚被列为皇太子的他保留颜面。”

  “这是丑闻,不该被外人知道的丑闻。”

  “于是他们开始雇佣作家和游吟诗人,不停地宣传着二人之间的纯洁友谊。”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在帝国具有压倒性威能的宣传能力之下,真相很快就被谎言给盖过了。”

  “不计其数的人相信了帝国人编造的谎话,而也许是在演戏,也许是出于内心当中的愧疚?”祂继续用萨妮娅的声音讲解:“他确实改变了,至少在表面上,成为了受人敬仰的优秀伟大的人物。”

  “可苏奥米尔的人民没有忘记。”

  “那些痛哭流涕地失去了他们最敬爱的女主教的信徒们,那极少数从帝国的刽子手刀下逃离的人。”

  “没有忘记。”

  “你现在知道了吗,海米尔宁。”声音再度在他的耳畔响起,海米尔宁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但却愣在原地无法动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声音猖狂地笑着。

  “这是,复仇......”盾牌掉落在了地上,他双膝一软,满脸呆滞地跪在了暴风雪之中。

  “是的——你所认为的邪教徒,你所认为的打算谋害那敬爱的皇太子——你可敬可亲的父亲的邪教徒。不过是一群悲愤交加的复仇者。”

  “这是他们的正义,海米尔宁,你所认为的该死的所谓邪教徒,你在斩杀的时候毫无犹豫的所谓邪教徒。”

  “他们是为了给你母亲报仇而生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猖狂的笑声无休止地在空中回荡着,而海米尔宁却已经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盾与剑,腿脚无力就连站起来都没有办法。

  “你到底站在哪一边呢,海米尔宁。”声音再度在他的耳畔响起,而海米尔宁浑身颤栗着,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你所期望的她,所期待着的那位骑士吗?”声音再一次响起,而海米尔宁的面前忽然又出现了那个提着灯穿着主教服饰的萨妮娅。

  “萨妮——”他跪在地上向着前方伸出了手“不——”被火光所照亮的她那张脸充满了恐惧:“不要靠近我,你这个怪物!”她大叫了一声紧接着转过头冲进暴风雪之中一去不返,而海米尔宁愣在了原地,就连站起来追出去的力气都没有。

  “你选错了边啊,海米尔宁。”

  “你自认在为了正义为了守护人民而战,可你正在刀剑相向,你所残忍杀害的人,却是真正为了你的生身母亲在讨公道的人。”

  “这是她所期待的人吗。”

  “你到底是......谁.......”海米尔宁的声音颤抖着,理智已经几乎不剩多少。

  “我?”

  “向着高不可攀的皇太子复仇所需要的力量,不是四分五裂的信徒可以拥有的。可是向着你们虚伪的神明再虔诚的祈祷也毫无作用。”

  “于是他们。”

  “换了一个祈祷对象。”声音不停地变换着,这一刻又变成了已经退役的前任银卫骑士团长的声音:“你小子也能够理解的吧,当人陷入绝望之中的时候,总是不计一切地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

  “他们前赴后继,就是为了达成这一夙愿。为屈辱身死的主教讨一个公道。”

  “为此即便踏上通往地狱的单行道也毫不犹豫,这些人就是拥有这种程度的觉悟。”

  “而你呢,海米尔宁。”

  “被生活推动着前进,不知何处去,那被人隐瞒的过去只不过是一个谎言的你。”

  “你又拥有何等的觉悟呢?”

  “我、我——”他哑口无言。

  “他知道这一切的,你明白么?”声音再度在他的耳畔响起,如睡梦中的呓语,轻飘飘地侵入到心灵之中。

  “他知道这些人是为了杀他而来,因为他曾经犯下的罪孽。而他却派遣了你,去跟这些人战斗。”

  “在对你只字未提的情况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海米尔宁狠狠地丢出了手中的骑士剑,它扎在了暴风雪之中,紧接着被夜幕所吞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发狂似地用手中的盾牌狠狠地砸着地面和周围。

  “嘭嘭嘭——”

  “嘭嘭嘭——”

  积雪飞溅,而海米尔宁一直砸到自己喘不过气来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哈——啊——哈——啊——”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像是水塘干涸的鱼,躺在烈日之下徒劳地试图获取氧气。

  “这不是你一直在找寻的答案吗?”声音停顿了很久,等到他呼吸终于平缓过来的时候才用前任团长的声音说道:“你小子也怀疑过的吧。对方为何可以这样拼命牺牲,是否自己才是错误的一方。”

  “住——哈呼——住嘴——”剧烈的氧气消耗让他的眼皮越来越重,他已经连反驳都无法做到。

  “你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只是根据别人的话语而前进。你迟疑,你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处,是吧?”这一次是萨妮娅的声音。

  “但是,这一切其实有一个最简单的答案啊。”如母亲一般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在这冰天雪地之中,海米尔宁越发感觉想要沉溺其中:“孩子。”

  “你应当前进的方向只有一处。”

  “握起你的剑,亲爱的。”

  “握起你的剑,然后。”

  “刺穿”温柔的母亲声音循循善诱。

  “他的心脏。”

  “呼————”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浑身不停地颤抖着,双眼呆滞而某种东西开始侵蚀他的心灵,但就在那个存在认为目标总算要达成的一瞬——

  “感应到魔力波动,我还当他们搞出来了什么高等级的东西,结果只是头不起眼的梦魇吗。”

  清冷的女性声音自远处传来,暴风雪之中紧接着电闪雷鸣。

  大部分身体无法动弹的海米尔宁艰难地转过了头,紧接着那灰蓝色的双眼被某种光亮所充斥。

  风雪在她的面前自动分开,来人一头短短的银发在一瞬之间变长,紧接着身体上都亮起了某种符文,紫蓝色的电光在她的体表开始噼啪闪现,最终化为游蛇绕着手里那银灰色的长枪。

  “怎——会——”一直蛊惑海米尔宁的那个声音褪去了一切伪装,化为了某种带着回音难辨男女的音色。

  “稍微等一下吧,年青人。”她以纯金色的双眼看向了海米尔宁,紧接着轻轻一挥长枪。

  向前。

  踏出了一步。

  “嘭!!!!!”

  一瞬之间,夜空亮如白昼。

  四散的电光把暴风雪都击得粉碎,而在这其中的某样形体不定的东西,也挣扎着,在落雷的面前归于虚无。

  “咔嚓————”被击碎的焦黑泥土碎块落回到了地上,而在一瞬间由黑夜转为白昼,在闪电消失之后海米尔宁的双眼出现了短暂的失明。

  他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但是喘不过气的感受却也在这一瞬间终于消失:“哈啊——哈啊——”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在感官逐渐恢复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口鼻之间不知何时充满了鲜血。

  “伊露那(古语:光)”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海米尔宁的面前亮起了某种柔和的白光。他眨着眼睛努力地适应了一下,终于才看清了面前的景象。

  “你.......”面前的自然是那位自称佣兵的银发女性,她此刻除了手中的长枪在发光以外没有其它特别的地方。只是海米尔宁仍旧忘不了刚刚浑身缠绕着闪电双眼发光的那一幕。

  “嗯,我知道,我有很多东西得跟你解释。”艾莉卡耸了耸肩。

  “首先。”

  “你听说过世界守护者吗?”她一字一句地对着海米尔宁开口,语气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味。

  “没——没有。”仍未从震惊当中回归的海米尔宁,反应有些呆滞。

  “嗯,这个该怎么开始说好呢。”艾莉卡摸着下巴把长枪戳在了雪地之中作为照明。

  “魔法这种东西,实际上人类是被禁止拥有的,你知道吗?”

  “啊?啊?不、不知道——”海米尔宁的反应仍旧迟钝。

  “好奇是人类的天性,可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是不应当去探究的。魔法便是其中之一。”艾莉卡接着讲,而这一夜之间接受了过多信息的海米尔宁仍旧没有能冷静下来,但她似乎也不在意这些,只是继续开口说着:“这种力量远超人类的认知。诚然精灵族拥有比人类更加出色的魔法能力,但他们懂得自制,而人类不。”

  “盲目只知追求力量的结果往往引致歧途,天象变化和许多魔力灾害都是由此而来。”

  “所谓无知即是福祉。人类总认为这是吝啬于分享自己知识的其他种族找寻的借口,可这真的是事实。”

  “精灵族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抑制人类不要去接触到魔法。但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因为人类的好奇心是无法被抹消的,不论藏匿得多深,始终会有人想要把它们找寻出来。”

  “这和某些......‘东西’的理念一拍即合。”艾莉卡说道这一段时眼神变得冷酷了起来,语调也低沉了许多。

  “魔法,可不是神赐予人类的。”她高高在上地低头看着海米尔宁,双眼之中反射着白光一瞬间仿佛是置身于更高位面的一个客观存在。

  “我们仍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一切,能做的也就仅有抑制人类不要破坏平衡。我们竭尽全力所想要避免的,便是今天你遭遇到的这种情况。”

  “胡乱玩弄魔法的话会放出来的东西远超人类的想象。即便只是下级,这些古老存在的能力也不是一般人的常识所能涵盖的。在祂们的面前人类的刀剑稚嫩无力,而浅薄的理性一经接触也会轻易地就被撕碎。”

  “你算是较好了,至少虽然看起来像只吓坏了的仓鼠,但理智还存在没有变成白痴。”

  “也许有朝一日你也能与我们并肩作战。”艾莉卡耸了耸肩。

  “你......们?”终于开始回过神来的海米尔宁依然满脸呆滞,但他总算最少对对方的话语有所反应。

  “所以说了,叫做世界守护者。”艾莉卡转过了身似乎打算离去。“当”她抓住了自己长枪的金属枪身,然后才像是忽然想起来一样:“啊,更为广为人知的称呼的话。”

  “德鲁伊。”

  “这样的话你能有个概念了吗?”她说着,而海米尔宁直至这个时候才终于回过了神来开始眨动酸涩的眼睛,因为泪水渗出的缘故他开始感到面前的景象模糊不清:“等一等,等一等——那那个家伙是什么——”

  “恶魔哦,虽然只是下级的梦魇。”艾莉卡的身影随着光很明显开始远离。

  “那它所说的——”

  “全是真的哦。”

  “——”海米尔宁的动作停住了。

  “祂们的能力远超人类的认知,所以所谓秘密之类的东西在恶魔的面前也是不存在的。”

  “祂们是真的读懂人心的,这一点是否令你感到毛骨悚然呢?”

  “恶魔是不会说谎的,因为它们明白只有真相才能令人狂热地信奉。要论操纵人心,任何政客都比不过这些家伙。”她的声音逐渐远去,而海米尔宁继续眨着眼睛努力适应着黑暗。

  “我就让你自己好好消化一下吧,年青的骑士。这对你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若是仍旧怀抱半吊子的觉悟战斗的话。”

  “你迟早有一天会死于自己的优柔寡断。”

  “等你冷静下来的话,来海茵茨沃姆的佣兵工会找我。那么,再会了——”声音消失在了黑暗之中,疲惫不堪的海米尔宁眨了眨眼睛,而等到他总算回过神来的时候,一阵嘈杂的声响也在面前出现。

  “团长!”举着火把的阿西奥大声叫了一句。

  “你跑哪去了啊,足足消失了一整天!咳咳咳——”利卡多喘完一口气紧接着又咳嗽了起来。

  “一整......天?”海米尔宁愣愣的,他的眼睛迅速地适应了火把的光芒。

  “唯一神在上,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你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被雷霹了吗?”火光着凉了地面上的大坑,焦黑的痕迹和充满魄力的冲击让海米尔宁一再确认刚刚发生的事情并非幻觉。

  “这什么鬼东西——”“别碰!”阿西奥靠近了地面上某种黏稠的残骸下意识地就要用剑去挑,而海米尔宁开口阻止他的一瞬间他已经用剑尖触碰了一下。

  “滋——!!”“他妈的咋回事!”被剑尖戳开的黑色半透明残骸流出的液体直接腐蚀了周围的雪和泥土,而阿西奥拿去挑的剑尖也在一瞬之间被锈蚀干劲,整把剑因为他的好奇心而变成了圆头钝尖。

  “天.......这到底?”饶是一向不正经的利卡多,这会儿也只有满脸的呆滞。

  “这你干掉的?”骑士们满脸呆滞地望向了看起来经过一场大战的自家团长,而海米尔宁撑着盾牌站了起来,无奈地摇了摇头:“可能么!”

  “那是?”

  “就当我是被路过的神仙给救了吧,我自己也还搞不清楚状况。”头脑混乱的他胡乱地搪塞了过去,然后才重新提起了刚刚的话题:

  “一整天是怎么一回事?盖多呢?”

  “谁知道啊!这问题不该问你吗!”利卡多显得没好气:“昨天晚上一起撤退的过程当中一眨眼你就不见了。只有一个方向的单行道上谁知道你到底跑哪去了。我们没得选只能继续前进,后面就遇到了失散的友军。盖多那边已经交给那边在照顾了。我们随着友军去到了附近村落之中整点,然后才重新回来找你,路上顺带把那头怪物也给干掉了。”

  “对了,说起来这个——”利卡多忽然打了个响指。

  “那里头有个人说是跟你认识。”

  ————

  ————

  漫长的跋涉,回归到那座作为临时驻点的小村子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

  几乎是刚刚进村子他就看到了她。

  穿着白色的教会服饰,正拿着一本书,在为村子里的幼童们讲解知识。

  恶魔的全知全视,让人感觉有些浑身颤栗。

  可仅在这一瞬间,他却有些庆幸这一事实。

  至少她是真正存在的。

  与那幻境之中一致,她切切实实地,身处此地。

  黑发的女孩抚起了一侧的头发,紧接着讲完了最后一段,合起了课本。

  不经意地抬起头那一瞬间,与站在不远处入口方向的他对上了眼。

  “啊——”

  “好久不见。”她把书本抱在了怀里,对着他微微一笑。

  “海米尔宁。”

  “贤者——”远方某人忽然用拉曼语叫出了这个称呼。

  “贤者小姐——”两人一起回过了头,紧接着有一名少年拿着一本破破烂烂的笔记本跑了过来,朝着她问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