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55章 被遗忘的城市(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83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魔力?”人们在说出自己并不熟悉其根本意味只是大致听说过的词汇时,听起来往往会有种故作神秘仿佛街边老妪试图向你推销可以侦测命运的神奇水晶的感觉。

  而出自专业人士之口的时候,它就只是一整段话当中平白无奇的一个单一词汇。

  “是的,世间万物凡是生的,体内必然流动有魔力。你们人类的魔法师是体内魔力天生较为充裕的个体,经过刻苦锻炼习得用体内魔力调动元素,产生自然现象。”奥尔诺用相当快速的语调这样说着,尽管她很努力试图讲得通俗易懂,但对于大部分的佣兵和骑士而言还是听得云里雾里的。

  “人类的魔法师认为只有动物会受到魔力影响,这是一种因为无知而产生的错误认知。”她毫无顾忌地这样开口,虽无此意,但嘲讽了人类魔法师全体却是一个事实。但即便是这会儿队伍当中确实存在一位人类的魔法师,也只能是把自己的不甘往心里头咽,毕竟精灵的魔法和人类几乎是两个级别的东西。

  “魔力存在世界各处,有时候会在自然力量的运作下以结晶的形态出现。”奥尔诺顿了顿,已经饱餐过后的火光摇曳照亮了她那张认真的小脸:“这种结晶,你们人类叫做魔晶,然后大面积存在的魔晶就被叫做魔晶矿。”

  “如果魔晶矿存在于地表较浅的层,就在土壤层的下方的话——”她回过头,而众人也随着奥尔诺的动作朝着那些高高摇曳的野草望去。

  “植物的根系如果直接暴露于过量魔晶矿污染的土壤当中,会像是过度施肥一样坏死。但是幸存下来的植物,就会发生改变。”奥尔诺说着,而米拉忽然双眼亮了一下:“那么吃了这些植物的野兽......”

  “是的。”奥尔诺点了点头:“野兽会被魔力本能地吸引,一片地区当中有某种野兽在吃过受到影响的植物以后,身体因为受到魔力影响而产生某种改变。”

  “这种改变在起初是微乎其微的,而它们在本能地察觉自己变得更快更强时,就令自己的后代也一直养成吃这种植物的习惯。长此以往,在许多代逐渐受到魔力的影响过后,天生拥有充沛魔力能够以本能造成魔法现象的魔兽,就诞生了。”

  “呃,那我们,吃这些会不会变成,魔法师——”阅历和知识不同,所想的地方也就不一样,莫罗旁边的另一个下级佣兵有些贪婪地望着周边余下的那些食物。显然对于他们这些已到中年却还混不出什么名堂的人而言,像是这样的意外捡宝改变人生,才是真正在乎的。

  “不可能的。”奥尔诺直接给予了否定。

  “通过进食受到魔力影响的植物获取的魔力量,是极少的。以人类的时间来衡量,就算30个人类年每天都坚持进食,所改变的魔力池,如果一开始是毫无天赋的人,也仅仅是变成了能释放出一个人类照明术的程度。”

  “这是用以改变一整个家族血统与基因的,耗费的时间至少是数个人类世纪。”她这样说着。

  精灵族的情感淡漠以及对于人类社会不了解的一面在这会儿显露无遗了。这件事本该作为一个秘密长存下去,因为按照奥尔诺所说这一片地区的地下显然都是存在有魔晶矿的,不论是将魔晶矿挖掘还是在这上面种植更多植物然后食用它们以改变整个家族的基因,这里显然都会成为一片有权有势的人才有资格去争抢去得到的宝地。

  而这支队伍现在所有的四十余人,都共享了这个秘密。

  马里奥大叔打了个寒颤,他意识到了知道这件事情或许并非好事。而目光更为短浅的佣兵们则还在考虑如何中饱私囊尽可能地多获得一些这里的植物,他们甚至开始思考这里的野草是否可以进******灵在魔法上的造诣远超人类魔法师,他们已经不是停留在“如何使用”的层次,甚至都超过了“如何有效率地使用”,而是已经进入了“分析成因”的研究级别。

  因而从奥尔诺口中吐出的这个,她认为是理所当然十分寻常不过的知识,对这一整支队伍当中的众人而言却是具有极高价值的信息。

  但也正因如此,敏锐如马里奥大叔这样的老道商人,才会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因为队伍当中还有三十来名贵族存在。

  有权有势,占据划分地盘建立家族,将此地的资源化为己用。如同康斯坦丁这样的贵族听到了这件事情时必然内心当中所想的就是这样的计划。

  而为了令这个计划得以顺利进行,资源能够不被更大更有权势的贵族获得顺畅地落入自己手中,这一信息这份知识当然就是只停留在自己的核心利益圈当中最好。

  马里奥大叔望向了旁边。

  三十几个人的贵族大部分都是下级骑士,是康斯坦丁这个骑士长的部下,是他忠诚的自己人。

  玛格丽特大小姐是他的亲人,妹妹,而菲利波和费鲁乔也是与他们沾亲带故。

  所以这些贵族都是属于一个团体的,而包括他自己的商人还有包括亨利和米拉在内的佣兵,则是属于另一个群体。

  不在他们的队伍当中,与他们无关。这听起来很是自由也像是拥有许多的选择,但人既然在社会当中游走,有的时候迫不得已也是必须要选择站在哪边的。

  若你不成为他们的一员,那又如何要保证你不会将这一讯息卖给其他贵族,增加他们的竞争对手?

  拉曼人在保守秘密相关的问题上拥有的成语就跟他们的秘密一样多。

  像是“令三个人共同守住一个秘密的最好方法是杀掉其中两个。”和“一箭穿心,好过万两黄金。”这样的俗语无不透露了共享秘密这件事情到底是有多危险。

  尽管现在还地处荒野身处威胁之中,但一旦这些事情结束,他们很可能就要被迫选择阵营了。

  “是与我为伴,还是与棺木和蛆虫为伴?”

  一段话语令队伍当中不少人开始胡思乱想,奥尔诺显然没有意识到会发生这种事,精灵虽说淡漠但却并不迟钝,她注意到了这些人态度的改变但却不知如何是好。

  唯有亨利仍旧停留在与她的共同层面上,贤者缓缓地开口,一阵见血地指出了要点:“你想说的是,附近可能有魔兽对吗?”

  “——”淡淡一句话,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拉了回来。

  卡蒂加利城被荒废已经是两千余年以前的事情了,这样漫长的时间已经足以令本地的野兽转化成魔兽。

  “......伊帕西摩恩斯塔里耶,扎洛克锡昂。”康斯坦丁长叹一声,而一旁的亨利挑了挑眉毛,用现代拉曼语转化了他这句话:“刚出虎口,又入狼穴。”

  “唉——”众人都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但是,也有可能是无害的魔兽,的吧?”一片愁云之中,只有白发的洛安少女开口这样说着。

  空气忽然沉默了,亨利平静地望着她,而康斯坦丁看着米拉的眼神有些惊讶。旁边的玛格丽特愣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开始沉思。

  “是就好了,佣兵小姐,是就好了。”马里奥大叔长叹一声,能在激烈的自然竞争当中生存下来并且转化成魔兽,即便是单纯的食草动物,也必然是性情凶暴的。

  她的想法听起来相当天真,完全不像是一个经历过不少事情的冒险者该有的。

  但也正因如此,才显得弥足珍贵。

  发自无知对一切都怀抱美好怀抱希望,这是谁人都可以做得到的。但在岁月的磨砺下许多人到头来就会丢掉这种心理,因为现实的情况容不得他们怀抱期待。

  人生若不美好也不见得会好转的话,怀抱着一切会变好的期待,只会令自己在跌倒时摔得更惨。

  因而在寻常人眼里,那些笑口常开永远怀抱希望的人,常常是人生一帆风顺未曾遇到过什么挫折的成功者。这类人在真正遇到了挫折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情时往往会表现得十分不堪,比起人生坎坷的人而言,他们在压力的面前要表现得更加脆弱更加地容易崩溃。

  她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吗。

  这个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出生于洛安王国灭亡以后的流亡时代,遭受非议遭受歧视,最后还因为这些事情失去了自己的父母。米拉的人生从一开始就与顺利和美好之类的正向词汇沾不上边,而即便是在与亨利相遇以后,风餐露宿的生活,为了战斗的方便甚至连一头长发也必须剪去,双手因为握剑也磨出了硬茧与同龄的贵族女孩天差地别。

  她如今确实是活得更好了,确实是拥有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力量,但这并非因为劳神子运气过人,而纯粹是女孩自己脚踏实地努力的结晶。

  即便生活艰苦,却也始终不会放弃始终不会忘却怀抱希望的滋味。

  她的内心是纯净的白色。

  并非因其对世间万物一无所知的“空白”这种脆弱的,会被之后所经历的事情所污染进而变成其他颜色的白。

  米拉的白像是光一样,和她那双总是闪烁着亮晶晶光辉的眼眸一样,是白炽到了极点的光芒,是强烈的个人存在,不论经历了什么事情,都只会被她自己染成自己的颜色。

  坚定地散发着自己光辉的心,不论情况如何,始终坚持着自己的自我。

  这个身高已经有一米七几,看上去有些纤细得过分的女孩,尽管外表上天差地别,但内心里头与一开始那个娇小的洛安萝莉依然如出一辙。

  她就是她,不是其他任何人。

  亨利在一开始是因为某些有既视感的事物进而产生了兴趣前去干扰,但在后面真正吸引了他,以至于决定收下这个弟子的,却是因为米拉的自我,而非别的任何人的影响。

  这是贤者选择与她结伴的缘由,也是她之所以能克服魔女造成的梦境的缘由。

  脱离那梦境的方法有三种,亨利是一开始就未曾融入,康斯坦丁是以极端的手段抗拒,而米拉,做完了一整个梦。

  做完了,那本应在魔力的操控下永远持续下去的梦。

  各怀心事的康斯坦丁、玛格丽特还有奥尔诺几人打量着亨利和米拉二人,终究都是什么话都没能说出口来。

  本来还有些兴高采烈的晚饭,就这样在得知了新的威胁以后,以沉闷的气氛落下了帷幕。

  野草茂盛视野狭隘,但对于经验丰富的冒险者而言警戒的方法从来就不只停留于视觉。商人们从货物堆当中取出了一些本该是商品的皮铃铛,搭配上绳子被系在了一人多高野草的下半截。

  尽管在森林边缘,但因为季节的缘故这里的风并不很大,吹过的时候只能令上半截的野草晃动,而下半截则需要更大的力量来惊动。

  一旦任何人或者物试图靠近他们的营地,铃铛就会发出声响,轮班守夜的人员迅速叫醒其他人。武器和防具都放在了身边,他们做好了一切应对的准备,然后才开始恢复起着漫长旅途造成的劳累。

  吃饱喝足,一夜无梦。

  对于城市居民来说理所当然的一切,一行人却只觉得上一次有这么舒畅爽快的感受像是上辈子体验过的一样遥远。

  不论如何,他们总算度过了一个安详的夜晚。而兴许也是古代莫比加斯人的遗产,放在附近的几匹马儿,早晨醒来时他们发现走丢,寻找了一下才发现是自己在附近找到了可以食用的马草,此时也算是把另一层面上的补给问题给解决掉了。

  尽管情况理应算得上是紧急的,放过这些马草和周遭可能存在的更多食物继续赶路,很可能之后便会后悔。

  因此众人又花了一整个上午和中午的时间一边警戒着一边开路一边寻找食物,只是运气这回似乎不打算光临他们,到头来总共发现的也就那么几株薯类,并且其中还有两株是有毒的。摘下叶子擦拭在皮肤上不一会儿就出现瘙痒疼痛的感觉,下面的根茎更是需要用溪水之类的浸泡相当长时间才能处理完。

  不论时间还是资源都远远不够。

  储存的淡水只够四十多人喝两天时间,别说是长时间浸泡清洗了,就连用来洗漱的份都没有。因此他们直接就把那些有毒的薯类都扔了。

  而在又经历过一小段时间的跋涉之后,下午三时少许,前锋的佣兵劈开最后一株灌木,面前忽然豁然开朗。

  “这真是,独特。”奥尔诺轻声感叹道,而其他两名女性也都抬起头望着在阳光下灿灿生辉的卡蒂加利古城。

  两千年的时光按照常理来想它早已应该荡然无存,但尽管覆盖着大量的绿色植物,卡蒂加利却甚至连外形都维持得相对完整。

  “蔓延在城邦表面的苔藓和藤曼,因为魔力的作用变得相当强壮,也仅此像是一张网箍住了整座城邦,维持住了整体结构。”稍加观察,奥尔诺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精灵族自然而然地就被自然景观给吸引,但骑士和佣兵以及其他的人类成员着眼地点,却与她截然不同。

  “是战斗的痕迹。”下了马的亨利望着这一整片地域,你可以很容易地判断出这里有些什么生物的活动迹象,因为这里的植被要比起巴卡古道那边短上许多,从上空看的话卡蒂加利城附近地面看起来会像是中年人秃顶的头部一样明显。

  显然是有什么生物将这里占据作为自己的老巢,并且经常在附近活动导致的结果。

  联系到奥尔诺的推测,他们显然就是闯入了一头魔兽的领土。

  然而周围却一片寂静,这原因,又莫不是与地面上那些众人都已经熟悉起来的,食尸鬼的黑色体液有关。

  “做好战斗准备。”

  “见鬼的,忘了这附近除了亡灵还有这些跑得飞快的鬼东西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