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07章 萧瑟寒风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493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因为神社本身并不是拿来住人,仅有小范围办公场所的缘故,一行人整理好行装便去往了位于后山的休息处。

  新月洲大陆尽管与里加尔同为大陆,但总体的大小却难以相比。这块狭长画在地图上犹如一轮弯月的大陆地处地质活动剧烈区域,亨利等人来时经历的那被拉曼后裔所占领的雾岛便是极其具有新月洲特点的一座岛屿——地形陡峭而突出,并且因为火山运动仍未停歇的缘故,存在有温泉。

  这也几乎是整个月之国给予外来者的印象特征——多山、多温泉,而且山势往往十分崎岖险峻。远在身后的西方世界中即便是以塔尔瓦-苏塔闻名于东海岸的苏奥米尔王国,或者是西海岸也与山峦分不开关系的亚文内拉王国,要论境内山峦之众多,却无一可与月之国比拟。

  因为这一特点,月之国的山峦地区建筑物也算是十分成熟。与下方的渔村设计风格区别显著,或许是为了抵御野生动物袭击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靠近北方,山上小屋的设计更接近于夷地风格,没有纸窗而是都以更为结实的木制结构组成,旁边还有一个石头和灰浆砌出来的烟熏小屋。

  尽管风格迥异,但一行人从四处密闭的风格及大小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个烟熏小屋。只是令他们这些里加尔人空欢喜一场的是,这并不是用来处理食物的烟熏屋。

  兴冲冲跑上前去的咖莱瓦在打开之后只看到了一层又一层的木制结构,上面还放着一些劈开的竹片。

  “你们,吃竹子的?”这个愣头青直接回过了头对着绫问出了这样的话,而博士小姐愣了一下,好笑地摇了摇头:“那是做弓用的。”

  “神社平常只有募捐,为了填补家用,管理人会自己兼职做一些手工活。”

  她一边解释着一边打开了小屋的木门,但是却愣在了门口。米拉越过绫的肩头而璐璐则是从她身侧往里看去,里头比起生活气息倒是学术气息更重一些:散乱的纸张还有墨水和各种木杆子的笔撒得到处都是。在这一切被一行人看到以后绫的脸“嘭”地一下就红了,她迅速地把木门重新关了上去:“我、我整理一下吧。”

  “不就是乱了点嘛,没什么问啊疼——”呆头愣脑的咖莱瓦又很随便地开口,米拉毫不留情地踹了他一脚,反正搬运工出身的年青人身体壮实,不容易打出毛病。

  “你。”“嗯?!”他不满地回过头撇了一眼洛安少女,而后者瞪了他一眼年青人就整个人怂了回去。

  “他俩真不是姐弟?”旁边的阿方索教士对着贤者开了口,亨利耸了耸肩:“要说年龄的话倒是反过来。”

  不懂少女心的愣头青被白发女孩殴打这件事情算是一个小插曲。作为含蓄文化背景熏陶出来的女性,绫在不修边幅的模样被人看到以后变得不好意思了许多。她在之后整理完了小木屋内部,都仍旧显得有些寡言少语。

  直到一行人吃完了简便的餐点,又开始讨论起她专业相关的话题时,绫才又变得健谈了起来。

  尽管神社中有关那些黄金菌的记录没能再有任何新发现,但凭借绫之前的推论以及一行人的遭遇,他们还是尝试着整理出一些对于目前处境会有帮助的信息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若是能够至少明白它们有一些什么习性、会被什么吸引、还有作为战斗职业者最为关注的问题——如何杀死——的话,即便不去实行,拥有一个应对方案本身也能令众人安心下来。

  目前已知的情报有:吸取魔力本身会令它们成长,原本只是肉眼不可见细菌的这些矿物菌不光是体积甚至连生物形态似乎都发生了改变,拥有了寄生能力。

  而寄生行为本身似乎也有所区分:传教士奥尼尔这种刚刚被寄生的,仍旧保留人形而且会被魔力所吸引。可以视为与寄生体的能量储存有关。因为没有获得足够魔力的量所以是寄生不完全的形态,为了达成完全体,所以主动袭击亨利与米拉这两个散发出魔力特征的人。

  但在完全寄生同化,成为那种被众人随便地称呼作“蹒跚步行者”的形态之后,它们便对魔力毫无反应,变成了追逐热能的存在。

  目前尚未清楚热量对于这些东西有什么影响。但从效率方面入手进行推测,认为热能是寄生体的行动能源,是比较合理的方向。相比起完全依赖于捕食具有魔力的生物个体或者通过稀少的魔力矿物来获取行动的能源,可以藉由太阳光照或者火焰燃烧提供的热源,是更为长久也更加容易获取的能量。

  因此:魔力是成长阶段的必备品,而到了完全体就成为了类似植物一样只依靠光照存活的行尸走肉,是一行人在整理资料和目前所知之后得出的结论。

  而若是这一理论属实的话,会主动袭击他们这些活物——尤其是魔力含有量较高的亨利、米拉和小独角兽——的,就只有被关在地底下那些仍旧还是黄金虫形态的未成体。这些已经被寄生了较长时间整体发生了改变的人形蹒跚步行者,只要不升起火来制造出过于明显的热源,就只会把他们当成路边的小石子。

  即便生火被吸引靠近了,它们会前去想要获取的也是火源,会像之前小屋中的遭遇一样直接无视亨利等人。

  换句话说,理论上他们在村子地表的行动应该是安全的。即便是正面对着这些家伙,只要环境没有冷到人体的那点体温都成为了明显的信标,就可以安然无恙地从它们的身旁走过。

  整理讨论最终得出来的这个结论,尽管从证据和各方面来看确实有着相当高的可信度,但包括作出结论的女博士本人在内,大部分人却不太有去验证理论正确性的勇气。

  可要确定下一步的行动,他们就必须加以验证。假如这些东西确实不会主动袭击过来的话,那么一行人完全可以从包围在神社入口的蹒跚步行者中间走过去,并且堂而皇之地在村庄之中搜集足够多的物资,进而撤离。

  商讨这一步的时候,绫显得有些欲言又止。亨利注意到了这一点,也明白她是仍旧想停留在这儿进行研究,因为关于这些黄金菌的事情他们仍有尚未搞懂的部分。学术人员旺盛的求知欲使得她不像更倾向于规避危险的一般人,否则也不会只身一人来到这种地方了。

  好奇害死猫算是这类职业者的最真实写照。即便在历经了不少确实的危险,她也仍旧想要完成自己的研究。

  但绫是不会自己开口将这些说出来的。有着一头月之国贵族血统标志性蓝发的这位博士出身良好,因而她懂得眼下并非自己可以任性的时刻。这些远道而来的异邦人对她没有敌意愿意倾听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是万幸,若还要得寸进尺,那就并非不是含蓄的和人应有的姿态了。

  贤者是少数注意到她一闪而过的欲言又止的,但他没有点明也没有选择支持绫的行为。

  因为这个世界上其实有些事情,不去了解清楚反而是好事。

  “我去试试看吧。”在沉默持续了片刻过后,他开口这样说着。

  这个试试看,指的自然是去确认那些蹒跚步行者是否会被活人所吸引。

  “.......”一行人都有些沉默,就连一向对自己老师十分信赖的洛安少女也因为之前奥尼尔教士被寄生后的强大身体机能表现,而显露了担忧的神色。

  “没事的。”但贤者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然后抓着克莱默尔就站了起来。

  “我、我也去。”愣头青的咖莱瓦尽管在面对突发情况时会显得手足无措,但作为北地苏奥米尔出身的人,他比起同样是个小伙子的艾吉却要勇敢许多。

  “.......”米拉沉默地站了起来,紧接着是没有完全听懂但却也明白了情况的璐璐。绫犹豫地看了他们一会儿,然后跑到了里头咔嚓咔嚓一会儿,拿起了一把比贤者都还要高的大弓,并且背上了一个箭囊。

  “和人的武士家,就算是女儿也是需要习武的。”她说着,但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是在逞强。因为绫的手在不住地颤抖,而且她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穿的博士袍子并不适合用弓战斗。

  但没人点破这位女博士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亨利和米拉是明白若在此刻戳破,她也许就会灰心丧志站不起来了。独自一人又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现在需要的是安稳而不是风险。而咖莱瓦则是因为不懂得用弓所需的东西,便只注意到了绫的勇敢,十分赞赏地小鸡啄米式点头。

  米拉鄙视了他一眼,但更多的眼光却是瞥向了三名传教士。

  “我、我们就留在.......这里。”艾吉垂下了头,这句话说到末尾声音越来越小。

  “那就这样吧。”亨利看了一眼阿方索,教士领导撇开了目光。反正这三人也派不上用场,毫无战斗力的他们决定留在这儿也无可厚非。但作为共患难过的同伴,某种程度上其他人却还是希望他们能鼓起勇气。

  出了门之后的几人招呼了一下小独角兽一并前进。

  因为路途不是很远的缘故,他们很快地就走到了道路的中段,但还没靠近到神社后方的池塘所在,他们就听到前方响起了一些明显是之前没有过的声响——

  “马蹄声!”忽然变得高兴起来的绫抓着弓就快跑着向着前方冲去,而后面的几人迟疑了片刻也迅速地追了上去。

  “伊鲁诺?”

  “奈伊。”交谈的声响还有马打响鼻以及马蹄活动和地面接触的声响重复响起随着靠近变得越来越明显。

  除此之外还有亨利和米拉应当十分熟悉的细微“沙沙”与“锵当”的声响,显然是金属防具磕碰的声音。

  “全副武装的本地武士?”尚未见到人,两人就提起了警觉。

  即便有绫这个星咏博士能够为他们求情,外国人被敌视的环境下可能仍旧不会很好受。

  “我在——”当先跑过去的绫在见到对方的一瞬间喊出来的话语戛然而止——

  “不妙!”米拉一声大喊“嘭——!”而同样从沉默意识到危险的贤者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绫单手就把她整个人就往后一拉,被巨大力量拉得向后摔倒的星咏博士滚在地上弄了一身脏,手里的大弓也掉在了地上。

  但她活了下来,一瞬之间张弓搭箭的骑马武士一脸冷色,而钉在她原来位置的那枚巨大箭矢尾部仍旧在颤动着。

  “阿、阿卡伊,由洛。”绫浑身颤抖着。

  “她说什么。”洛安少女和璐璐一人一边把绫往后面扶了过去,并且还喊咖莱瓦这个呆子也靠过去用手里的临时大盾掩护。小独角兽溜到了她们的后面,主动地低下了头让绫扶着它。而贤者“锵——”地一声拔出了大剑,站在大盾的前方与十几名骑马持弓的武士相对峙。

  “红色的甲胄。”亨利直译出了绫所说话语的意思。

  而米拉皱起了眉毛,面前的这些人确实都是一身鲜红。

  “在月之国,红色是叛乱的颜色。”

  “这是叛军的武士。小姑娘。”贤者紧握了大剑,而一眼看上去就是外国人的两人,令武士们迟疑的时间并没有太长。

  其中一个巨大头盔上面挂着两个角,衣着更为华丽的人抬手,下达了指令。

  “米纳垢录西。”他语调冰冷。

  “我猜那不是什么好话。”而米拉紧握着战刀,左右环顾试图寻找出路。

  “你没猜错,他说的是。”

  “杀光。”亨利耸了耸肩。

  然后。

  沉下了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