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08章 一小时(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1003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当!!”两剑交击,彼此皆是出现了缺口。米拉本能地就试图压过对方的剑进行逼迫从而近身缴械,但菲利波的反应比她更快,他立刻绕了一圈从外围刺了过来,偏转剑锋后方的花式护手压住了洛安少女的剑刃同时朝着她的脸部刺来。

  女孩迅速地往后大大地退出了一步同时将自己手中的剑横过来往上一顶,试图通过这个举动使得菲利波的双手被往上推露出正面空门并趁机袭击,但年青人的动作再次超过了她,在感受到白发少女意图的一瞬间他就抽回了剑然后趁着米拉往上抬的空隙调转方向向着她的持剑手刺来。

  “当锵——!!”情急之下的米拉单手持剑挥舞格开了这一击,但她垂下剑尖的那一刻欺身向前的菲利波立刻一脚踹了过来“咚!”胸甲挡住了绝大多数的冲击但她却也因此失掉了平衡,而年青人紧接着迅速地举起长剑直接就朝着女孩头顶劈来。

  “砰锵——!”千钧一发之际米拉挡住了它,但却因为接连的失利整个都被压制得单膝跪地。

  这一切发生在不过5秒的时间内,因为较弱的体力和较少的经验米拉完全被菲利波给压制了。她的脑海当中各种想法迅速地闪过,从中挑选又否决了许多解除这个危机的方法。

  ——这本质上是没有错的,战斗不是靠胡乱挥舞和大喊大叫来赢得的,小心谨慎方才能使得自己活的长久。

  但凡事都没有绝对,一招鲜吃遍天的想法总有天会让你碰到迈不过去的坎。

  ‘坏习惯!’女孩惊觉了过来。

  她终究是经验不足,亨利教给她的系统化剑术好处在于总是能够找到应对的方法,但有的时候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才是最有效的花费时间去思考巧妙反击的方式只会令你更进一步地陷入僵局——

  “咻——”一左一右,两头食尸鬼以及阿道佛斯还有史蒂夫抓住了这个机会迅速地袭来。

  多人混战的战场上,是容不得太多迟疑和思考的——至少对她这种程度的人来说。

  “啪——”亨利和艾莉卡一左一右杀了过来,在准确地点杀了那两头食尸鬼以后史蒂夫和阿道佛斯也再次被逼退。

  “咚——”对危机察觉不够敏锐的菲利波被贤者一巴掌给打晕了过去,米拉松开剑伸出手去接住了摔倒下来的年青人,然后因为体力不支而连连后退差些一起倒下。

  “退到奥尔诺旁边,让她帮忙解除控制。”亨利言简意赅,紧接着再度冲上前去接连斩杀了好几头的食尸鬼。

  他和艾莉卡速度惊人,仿佛体力无穷无尽一样准确又高效地点杀着任何胆敢靠近的食尸鬼——这两个人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大,只需看一眼他们周围的环境就能够得知。

  “哈——呼——”“哈——呼——”拉着晕倒的菲利波,米拉努力地朝着奥尔诺所在的方向靠拢。

  直径13米。

  以奥尔诺所在的地方作为中心辐射的直径13米距离内,没有任何一头食尸鬼的尸体。

  它们全都死在了这外面。

  在亨利的大剑和艾莉卡的秘银长枪之威能下,空气中林地间仿佛存在一道不可逾越的透明墙壁。

  数百头的食尸鬼宛如集群的沙丁鱼漩涡一样绕着他们,但却始终无法取得寸进。

  “啊——”“锵当——”女孩一步没踩好整个人都歪了下来,带着的两把长剑也都落在了地上。她开始感到自己的视野有些发暗,这是缺氧的证据。

  沉重的胸甲对胸腔的压迫进一步地加剧了这份痛苦,她开始感到喘不过气来,整个人都发昏地想要一头栽倒下去。

  战斗开始20分钟以后。

  就连大口地呼吸都是一件令人精疲力尽的事情。

  “嘭——”她坐倒在了地上,倚着树干像是被丢上岸的鱼一般张大了嘴却无法获得所需的氧气。

  肩膀、手臂和小腿都发酸到在小幅度地打颤。

  “还好吗?”奥尔诺走了过来,她也脸色苍白,但还是立刻着手开始解除菲利波受到的魔力影响。

  旁边一脸呆滞的魔法导师卡米洛是一早就被艾莉卡给拉回来的,魔法师相对较弱的体能使得他更容易被俘获。但精神影响即便破除了,整个人会要恢复到正常状态却还是得靠他们自己。

  “没事吧。”“会、会好的。”互相之间脸色都相当差劲两人简短地进行了交流,米拉扶着树干想要爬起来跑去捡起剑,但却腿脚一软又滑落了下来。

  “除下来吧。”奥尔诺说着,她指的是女孩身上穿着的胸甲。

  “嘭——锵!”疾驰而过的亨利一剑斩断了一头食尸鬼的头颅紧接着飞起一脚又踢飞了另一头。

  “我得、我得去帮忙。”满头白发都黏在额头上的女孩气喘吁吁地说着,尽管亨利和艾莉卡战力超群,但是面对这么多的敌人多一份力量总是更好的。

  但她已经连站起来都感觉费劲。

  身上的武器装备令人感到十分烦躁,可在这种情况下她又不能脱下来。

  帕德罗西流行的鸠式胸甲因其些微凸起外形的缘故可以用相对较薄的钢材制作,以外形抵御武器的做法减轻总重量。搭配以较宽一些的颈甲部分分散的重压,它不像米拉穿过的西海岸样式胸甲那么勒肩膀,因而也更加能适合长期穿戴。

  但它仍旧拥有将近十千克的重量。

  这份重量光是穿着活动就已经增加了相当的消耗,而若是要进入到快节奏的剧烈战斗当中,这份负担就会变得难以承受起来。

  年仅14岁的米拉,体力算不上最优。尽管洛安人的血统令她在身高上不比年纪更大的人差,但性别加之以年龄造成的体力问题却仍旧是无法避免的。

  这本身已经足够糟糕,再加上面对的敌人皮糙肉厚的缘故,她的体力消耗甚至要更加剧烈。

  白发的洛安少女做不到像艾莉卡那么精准每一次突击都命中敌人的弱点,也没有亨利的气力能够单手一挥就把食尸鬼劈成两半。

  钝器挂在马上和物资还有其它一些装备一并因为战马受惊逃跑而遗失,要想让手中不是那么有效的长剑对皮糙肉厚的食尸鬼造成足够多的伤害,单凭臂力是绝对不够的。因而她的每一次进攻都得先拉开距离,然后小腿发力以冲刺加速达成足够强大的攻击。

  “哈呼——”奥尔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在米拉的旁边坐了下来。

  菲利波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只是就如卡米洛一般,这双眼无神而又呆滞,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样。

  “万幸是她只能迷惑心灵让他们发挥出潜意识的战斗本能,跟傀儡一样,缺乏自主思考的能力。”奥尔诺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又开始进行一些米拉看不懂的施法动作。

  “不懂得战术配合只会按照套路来反击。”

  “呼——”“锵——”缓过了气来的洛安少女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以后拿起了手头边的长剑,她总算是将武器调转回来,拿回自己武器的同时把菲利波那把剑也放在了仍然呆滞的他身旁。

  “嘭——啪——”“锵——”“咚——”

  电光火石之间。又是好几头食尸鬼尸首分离,落在地上。

  “......”她紧握着长剑,尽管脸色开始逐渐恢复得有些血色,但却感觉自己的力气没有回归。

  艾莉卡和亨利的战斗。

  是另一个世界的战斗。

  这会的她只能遥望的战斗。

  但即便强如他们二人,食尸鬼难以侵入的圈却也在逐渐缩小了。

  在米拉恢复体力的几分钟时间内,第一头食尸鬼死在了直径13米的圈子范围内,紧接着又是一头,数分钟的时间内它们很快地就铺满了这一段距离内的所有地面。

  地面上躺了超过两百头食尸鬼,它们一旦失去生息立刻整个身体都会被吸干体液成为干尸。

  “高效循环。”不知为何,米拉的脑海里浮现出了这个词汇。

  如此数量的尸首摆在地上就已经足以令人惊叹,而造成了这一切的两人现在也依然一刻不停地战斗着。

  但米拉却看不到任何胜利的曙光。

  诚然,以少胜多的桥段常常在各种冒险小说当中出现,但真正历经过战场的人总是会竭尽一切努力取得数量上的优势。

  围着他们的食尸鬼,已经只剩大约三百来头。

  米拉恢复神智的那一刻魔女带领着大量的食尸鬼冲过来围住了他们,虽然数量众多,但却尽数都是身形娇小行动迅速的类型。那种更加强大更加难以杀死的巨型食尸鬼一个都没有,并且被杀死以后也无法见到更多的补充。

  从这不难得出结论。

  魔女已无可用之兵。

  这就是决战的战场了,在这里解决这一切的话,就真的都结束了。

  ——谈何容易。

  “哈啊啊啊啊啊啊——”“嘭——呲呲呲——”像是丢个大麻袋一样,高声喊着的艾莉卡用枪尖挑中了阿道佛斯的披风一卷紧接着把他整个人给甩了过来,在地上撞了个狗吃屎的圣骑士盔甲摩擦地面发出了锵锵的声响。

  “因他冯埃克西欧奥尔诺拉诺,阿道佛斯!(用你自己双眼看清这世界吧,阿道佛斯)”冲上前来手按在他脸上的奥尔诺用坚决的声音迅速地对圣骑士进行了法术干扰——只有在这种近在咫尺的物理接触距离之内,奥尔诺的魔力才能胜过魔女,从而为队友解除影响。

  “啪——”阿道佛斯倒在了地上,米拉仿佛变成了一个搬运工,没有加入战斗而是把昏迷的队友拉回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体格比年青人还要大还穿着全套甲的圣骑士拖起来在地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女孩咬紧了牙关使出了所有一丝一毫的气力才能拉得动他。但与此同时外围的亨利和艾莉卡却开始陷入困境了。

  三百头食尸鬼,如果换成是那三头地龙的话,付出一定的代价战胜并非难事。可能够击败地龙的亨利还有艾莉卡这两人面对数量居多的食尸鬼却并无压倒性优势,这在常人看来是一种难以理解的概念,但熟悉了战争摒弃了那种黑白分明单纯比个数值大小的简单思维后,你就能明白为什么。

  战斗不是简单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大的就能打得过小的这样的数值问题。

  还涉及到体量与容错率。

  将近十吨重全身覆盖鳞甲少有防御漏洞的地龙,是攻防兼备的主力骑士。亨利和艾莉卡能够击败它们,就像是一些老手佣兵可以利用全身甲的骑士活动不便的特点袭击他们盔甲缝隙弱点,造成巨大伤害一击毙命一般。

  这是属于个人所持“矛”的极端,但战斗并不是只要能打就能赢。

  大型龙类生物体型带来的冲击力和防御力,与人类成群结队结成军队是同一种概念。它们带来的是体量和容错率,一百人的军队当中五个人丧失战斗能力仍旧能够保留绝大多数的战力,而八人的精锐部队诚然效率更高了,若是出现了同样人数的伤亡,那么队伍基本就已经接近崩盘。

  灰锯脊地龙可以在食尸鬼集群当中横冲直撞造成杀伤,但亨利和艾莉卡不行。不单是因为他们得护着正在进行某种施法的奥尔诺以及处于呆滞状态的其他几人,还因为他们承受不起有人员折损的风险。

  他们能做的仅仅只有维持这个防护圈罢了。

  而这如果是在仍旧有一百多人或者是出发时的四百人大军的话,会变得无比轻松。

  但事与愿违。

  就像前面所说的一样,即便是贤者,面对捉摸不定的未来也只能做出在当下看起来是正确的选择。由于他历经过的许多事物带来的充沛智慧,这个选择或许在今后的很长时间内也被证明是正确的,可当半个世纪过去了,一个世纪过去以后呢?

  没人能预见未来的一切,因为所有的事物都是时时在运动着的,事与事之间的关联不会像是简单的两个点之间一条直线那么简单,而是像投入到水池当中的涟漪溅射开来影响着整一个池子当中所有存在的事物。

  分兵,减少人数,被魔女的能力所影响操控导致敌人大量增加这一方面的风险免去了。从这一点上看是正确的选择,但人数变得如此稀少面对数百头食尸鬼,他们却又要面临容错率方面的问题。

  这便是他们所面临的哪怕是亨利也无法解决的窘境。

  魔女最强大的武器不是影响创造出这种扭曲亡灵指使它们进行进攻的能力,也不是能够影响到天气的庞大魔力,甚至都不是她对人类心灵进行操控进行侵蚀的诡异黑魔法。

  而是未知。

  正如米拉与菲利波在数分钟前的交锋一般,存在于一个体系当中有规有矩的东西,尽管有许多都是前人总结下来的出色成果也可以发挥出很高的效用,但在同样熟知此物的人手中,它就变得有迹可循。

  成为了一种可以用来“预读”的条件。

  对方会做些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怎样才是“正确”的做法,只要对此知根知底,那么就能明白对手想做一些什么。

  一个动作一个眼神感受到的细微力道,你能够明白对手想做什么,想运用出哪一个“招式”,从而明白自己应当采取怎样的应对。

  可魔女不是这样的对手。

  她是混沌,混乱。

  一切行为都是为了生存这个最简单最基本的目的。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简单,反而拥有难以预测的随机性,令即便是贵为红十三的艾莉卡还有亨利这个贤者都感觉到十分棘手。

  正如一个抡着一把大剑胡乱挥舞的人一样,你完全不知道他下一次攻击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袭来,因为他不遵循任何的套路和剑术,他也不懂那些。

  一般系统性学习的剑术家自然不会输给这种人,因为他们知道这样乱挥舞的家伙根本无法命中自己而且很快地就会消耗完体力,他们只需以逸待劳最后用最省力的方法就可以解决。

  可是。

  假若——假若给这个人加上无穷无尽的体力,并且搭配上一把只需要命中就必然可以把你杀死的大剑呢?

  那会是任何剑客的噩梦。

  以纯粹强大的力量毫无章法的攻击,破除你一切关于荣誉、关于技术、关于思考关于计谋的想法。

  让你在震惊和呆滞之中,迅速落败。

  魔女,就是这样的对手。

  力量强大到无以复加,可是却目的单纯甚至混乱,从而无法以理智以常识来判断她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也就无法预防。

  “呼——”“咚——”被亨利击晕的史蒂夫被丢到了米拉还有奥尔诺的身边,除了跑到远方不知去向的小独角兽以外,己方的所有人都已经被抓了回来。但防卫圈的直径也缩小到了仅剩9米左右。

  更小的防卫空间诚然令贤者与艾莉卡的截击更为方便,但是活动空间被压缩到了这样的程度,也意味着他们所剩的时间和存活的机会都大大下降了。

  无数次的挥剑,捅击;持续不停地奔跑,疾驰。

  尽管这两个站在人类单兵格斗技艺顶峰的人仿佛体力无穷无尽一般,仍旧未显出任何疲态。

  他们落于下风却是不争的事实。

  “你到底在准备一些什么,还有多久?!”心急之下,米拉的语气也变得有些冲,但默念着咒语的奥尔诺没有这个时间去为她解答,洛安少女咬了咬牙紧皱着眉头,她左右踱着步最后还是把手探向了自己插在地上的剑——但却和另一只手碰在了一起。

  “啊,这是你的。”反应过来的年青人从另一侧抓起了他自己的那把剑,然后望着无穷无尽一般的食尸鬼打了个寒颤。

  “头好痛,感觉被谁用锤子打了一下。”菲利波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这样说着,而其它几人也终于好像是回过了神。

  “......我有很多想问的,但似乎,不是聊天的好时候啊。”阿道佛斯第一个站了起来,他望着自己沾满泥土和划痕的胸甲挑了挑眉毛。

  “妈呀,感觉像做了场冷汗淋漓的噩梦。”史蒂夫拍了拍自己的脸。

  “火球。”而恢复清醒的卡米洛张口吐出的第一个词,是魔法咒语。

  “还有二十分钟。”

  “就怎样?”

  “总之再撑二十分钟是吧?”

  “嗯,乐观点想——”

  “如果我们撑不住,至少这会是最后一次我们有这种担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