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31章 在暴雨中(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776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天空中的乌云又一次变得密密麻麻了起来,随着天色变暗,前方的能见度大幅度降低,令赶路变得危机重重。

  这是他们逃离村庄的第二天。

  天气的转换之快让人有些不太适应,但也或许正如同村庄那边所发生的事情一样,在晴朗平静的表面之下燥热的气温正是为了一场更大的倾盆暴雨在作准备。

  这一场大雨若是下来,即便是没有玛格丽特这件事情作为契机,村庄当中多半也是会发生暴动的吧。

  看似一切的转折和崩盘有些迅速到诡异,实则从细枝末节观看判断一切的平衡早就出于崩溃边缘。

  村长能够坐上这个位置证明他是有些本事的,至少曾经是有的。但不论多么伟大多么聪明的人物,终究都还是会在权力的熏陶下腐化。人类就是这样一种天性懒惰的生物,一旦尝过权力的滋味他们就会产生依赖性,对于这种可以轻松展示自己威严的虚假荣光如痴如醉。

  年事已高的村长威望犹在,但不知为何他却并没有一个同样足够有能的儿子或者孙子。一直跟在身边的塔齐托仅仅是个四肢发达的蠢货。一旦村民们的绝望超过对他们家的畏惧,失去靠山的他尽管体格肥壮也只是一只没有甲壳保护的巨大幼虫,遭受攻击就只能软弱地蜷缩成一团。

  自然灾害不会仅有一次。

  就算没有它们,也会有贵族领主的强权欺压。

  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的村长一家倒台是注定了的事情,而亨利他们一行人的到来,仅仅只是碰巧加速了这个过程。

  但这其中又只是这么简单吗——

  往深处前去挖掘的话,这又莫不是一个典型的期望目前局势不发生改变的老旧安稳派和想要改变局势创造更好条件的少壮派之间思想和阶级矛盾的问题。

  老村长家是既得利益者,由于和各方面藕断丝连的联系就算遭遇灾害村民们生活难以为继他们也并不会受到影响。他们期望这种局面能够永远持续下去,但这种一直以来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的待遇是十分奇怪的。若是在大家都生活无忧的情况下顶多只是产生一些嫉妒的情绪,到了别人都无法继续生活了他们却还能够享受,这就把他们推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上。

  脱离了群众阶级,忽略了周遭环境的变化,忽略了村民已经被逼入绝境的事实不想他们破坏局面但又未能帮助他们解决任何问题。

  ——典型的贵族式思维,但村长一家却并不像贵族那样拥有军队和帝国的支持。

  而且他们所治理的,是一个以彪悍民风出名的混居民村落。

  “咚咚咚——”重重的马蹄令泥土翻起又落下,阴凉的天气使得身上穿着的护甲多少不那么闷热一些,但即将落下的大雨带来的另一个麻烦又使得女孩眉头紧皱十分不悦。

  帕德罗西式的胸甲要比起西海岸的同类轻上3成,优良的热处理和钢材选择使得它可以以更薄的厚度获得相同强度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它也拥有更加成熟的外形设计——板甲之所以是最好的防具在于它强大的塑性能力,通过将胸甲做出角度并且打磨光滑它可以使得那些命中它的武器无法有效地传达力道。而收腰的多层结构裙甲在完美地保护住腹部的同时还能够拥有灵活性。

  但这一切并非没有代价。

  米拉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身上护甲发出的声响。

  它比起一开始崭新地购买过来还带着保养油脂时要闷上许多,即便是在战马上也并不会发出巨大的噪音——按照常理来想这应当算是好事,可一件拥有多层结构的甲裙和腿甲设计的板甲发出声音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发出来,才是最令人担忧的问题。

  潮湿的气候令水汽常常凝结于甲片叠加的部分,这些缝隙的地方难以清理即便以油脂覆盖在这样的湿度之下也会很快地分解流失。才不过几天时间,盔甲的缝隙处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些的锈迹。

  生锈不仅令人心烦意乱,还会影响原本应当十分灵活的动作。

  不过这件事情在她的烦心事列表上面也应该是排到倒数第一位上的了。

  人力的步行速度是远远比不过马匹的,因而那些村民万一要追击的话有座驾的他们也能甩开,但这是在商人们没有拉着一整车货物的前提下。小小探险家的五人骑乘的四匹战马和一辆轻装马车不提,余下的那些个驮马在离开村子后跑出没有多远的距离速度就开始减缓了下来,为了不让马匹劳累致死他们只得减缓速度,因而才一个下午和傍晚的时间是远远不足以彻底避开可能前来的村民袭扰的。

  一夜未能安然入睡,撑着疲劳继续赶路的众人脸色都变得十分阴沉。这种情况下队伍内部若是再有什么细小摩擦的话只怕矛盾会立马爆发,所幸就连菲利波这一次也变得相当识相,也或许是村子发生的事情让他感受到威胁进而转换了模式,变得谨慎小心。这在战斗职业者当中算是相当常见的了,毕竟没有人可以一直紧绷着神经,但在危机之中高度集中的冷静思维却是存活的不二法门。

  尴尬的诡异气氛,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虽然往深处前去追寻是一种必然,但遗憾的是并非所有人都拥有这种知识储量和看到大局的能力。

  拉曼语当中的词汇“替罪羊”虽说最初是与白色教会的信仰相关,所指的那种以某一无辜或至少并不应当承担全部责任的个体去代替他人罪过的情况在任何时候的人类社会却也都并不少见。

  当某一团体内部或者外部与其他团体的矛盾进入到极为尖锐的情况时,化解或者中和都是无法做到的,人们的愤怒和积攒的仇恨需要一个实体的对象来发泄。

  于是,就有了宗教和********即使是在眼下这样的队伍当中,矛盾也逐渐地开始集中。

  商人领袖马里奥大叔是有这个能力平息这些矛盾的,他为人处世的经验也更丰富一些,但任何人都免不了会有闹情绪的时候。兴高采烈地去到村庄却遇上这么一摊子破事,诸事不顺的半日一夜过后,随着阴云密布原先眉头眼间总是挂着笑的马里奥也变得沉默了起来。

  这样放任下去细小的摩擦迟早会变成口头的谩骂最后导致整支队伍分裂,眼下他们还没有彻底走出村民们追得上来的范围,若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内乱的话对谁都不利。

  便是没有后面学习的那些知识,米拉以自己幼时养成的察言观色本能也已经足够明白气氛的不对劲。但她知道如此却并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因为女孩并不是一位领导者,她善于察觉危机只是为了自保而不是如何解决它们,于是最终还是只能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老师。

  亨利什么都没有做。

  米拉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他已经做了些什么而她不知道。

  “......呼”她甩了甩头,眼下不是思考这种事情的好时候。但下一秒钟情况再度发生了转变“砰!咔!”清脆的撞击声在身后响起,紧随其后是马匹的嘶鸣和人的大叫声。昨日从亨利破开的崎岖不平墙口处强行冲出来的事情对不少马车都造成了损伤,加之以之后逃亡的慌不择路,持续积累的暗伤在这会儿总算是达到临界值,整个车轮直接散架马车瞬间倾斜商人被甩到了路中央货物落了一地而马匹就这样跑到了周边的灌木丛之中。

  “停!停!停!”狭长又弯曲的小路令队伍不得不拉得很长,加之以能见度低下,前方的几辆马车花了好一会儿才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怎么了。”商人们试图掉头回来但道路过于狭窄,因此留下一部分人看管驮马不让它们乱跑以后马里奥等人步行跑了回来。

  他们采取的阵型是佣兵和商人混搭的阵型而非是将护卫安插在头尾的传统阵型,这是贤者建议的结果,传统的阵型好处在于不论是被追击还是迎面撞上都可以由护卫断后而商队趁此机会逃离。但眼下他们在狭窄的地域并且周围是农田与树林,村民们若不打算放过他们的话徒步穿越林间小道从侧面冲过来的可能性更高,所以护卫安插在商人之中,收缩队伍使得整体的防御力高上许多。

  而亨利他们就是处于中段靠后的位置,此刻马里奥他们一行人反倒是从他们的前方跑了回来。

  “没事吧。”马里奥上前去扶起了一屁股摔倒在地上有些头晕眼花的商人,亨利和米拉还有菲利波费鲁乔也抓着缰绳回过了头。队伍停了下来就势必变得容易遭受攻击,所以商人们前去收拾处理的时候他们需要在旁边警惕。

  但贤者忽然停了下来抬头看向天空,米拉好奇地顺着他的眼光也抬头望去,天空在短短数分钟之内变得极其阴沉,她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脸被什么东西打得有点痛,而那凉凉的触感加之以顺着肌肤流下的流动性证明这是一枚雨滴。

  雨。

  要来了。

  “轰——咔!”

  “嘶吁——”闪电令前方的驮马开始受惊,而雨势逐渐开始加大显然也不再是适合赶路的时间。

  “收拾一下就地扎营吧!”一辆马车受损加上天气因素不想停下也没有办法了,他们迅速地整理收缩队形,但附近左右望去树木都十分茂盛根本没有多少可以扎营的空地。

  “倒了八辈子霉了!就在路中间扎营吧!”马里奥大叔这样大声地喊道,一点一点硕大无比的雨滴开始砸落下来,敲打在胸甲的上面竟然也都发出了清晰可闻的声响。在暴雨天气当中小路中间扎营令他们十分暴露和脆弱,但一行人却也没有更多的选择。

  “为什么事情可以糟成这幅鬼样子!”防水的帆布是旅者面对暴雨最基本的防护,但在这种雨势之下就连它们也会被拍打到渗透。斗篷被穿了上来所有人都把兜帽盖起,预先准备好的支架长棍直接就插在了路中央作为帐篷的支点,但除此之外他们还得找个地方把余下的防水布拉起来让马匹可以避雨。

  和人类一样,马儿也是会得低温症的,他们眼下最不需要的就是座驾遭受更大的损失。

  从这一点上来看那名失去马车的商人还算幸运,他的驮马在跑到了灌木丛之中以后停了下来,满是尖刺的南方草丛令它还有那些把它解救出来的商人佣兵痛不欲生,但这点皮肉伤总比跑过头了摔倒断腿要好上许多。

  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绿色的黑色的棕色的斗篷和帐篷一个接着一个盖起,这一切他们几乎是摸着黑进行的。冰冷的雨水无孔不入,为了将树干上的麻绳系紧仅仅抬起双手不过片刻倒灌的雨水浸染到了腋下令整个手臂和侧身都湿透。但它令人烦躁的潮湿还只是一个方面,若不多加注意的话等下因为低温而生病了成为队伍的拖累会更加麻烦。

  “马车退进来!”商人们这样高声大喊着,他们将巨大防水帆布中间的部分用木杆撑起而四角则用麻绳拉在了树干上,解下鞍座以后马匹在一侧而马车也退入到防水布的庇护之中,今晚就准备这样在车上过夜,避开地面阴冷的湿气。

  能见度大幅度地下降,他们也没有太多的选择和什么安排的机会。暂时所有人都只能躲在临时的庇护所下方等待雨势变小再看看是否能够对局面进行处理。

  大部分人的身体都被淋湿了,湿哒哒的衣服穿在身上令体温的流失速度更加剧烈。虽说地处帝国南部相对温暖,但到底现在也已经是深秋之际,若不快点解决这一处境的话只怕整支队伍战斗力都会丧失大半。

  所幸暴雨减缓了他们的速度对于村民们也必然有同样效果,而且雨水的冲刷能够抹去一切他们行进过的痕迹,从这方面看的话也不清楚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哐当”米拉和亨利都解下了自己的胸甲丢在了平板马车上,贴身的皮革盔甲内衬有着混合材料的缓冲,他们必须得先把这个除下来拧干才行。

  这样的天气连火焰都没有办法点燃,他们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除了清点损失和检查人员是否有受伤以外,就只能够被动地等待着雨势的减小。

  但暴雨丝毫没有要减缓的意思,随着剧烈的拍打,帆布也开始出现了一丝渗水的迹象。

  “这样下去不行啊,我们得找个不那么暴露的地方扎营。”马里奥这样感叹着,而其他人也都是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等小一些再分兵,现在能见度太低了。”亨利这样说着,马里奥同意了他的说法,毕竟贤者表现出来的模样证明他对此驾轻就熟。

  “只希望在太阳落山之前能够变小一些吧。”

  商人大叔这样补充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