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248章 骑士 佣兵与村民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195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当这两个人站在一块的时候,周围的人忽然发现他们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骑在马背上的贤者沉默地俯视着康斯坦丁,而骑士长也用他那双同样颜色的眼眸仔细观察着亨利。

  同样是一米九几的个头;同样是黑色头发灰蓝色眼眸。面容虽有差距,亨利是直发而康斯坦丁是卷发,但甚至就连使用的武器也一样都是大剑。

  不论是外形还是气质都相像到了极致的两个人沉默地对峙着的模样,就仿佛是古龙与传说级的魔兽一般,令周围的人连呼吸都快要忘记。

  ——但也到此为止了。

  “康斯坦丁哥哥!”身后探出了小脑袋的玛格丽特忽然眼睛一亮然后这样大声地喊着,紧接着就翻过了马车直接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浑身黑甲的骑士长。

  “呃——”饶是沉稳如他,也仍旧因这个小插曲发愣了一会。待到反应过来康斯坦丁才带着哭笑不得的表情,伸出被手甲覆盖的手小心翼翼地摸着玛格丽特的小脑袋。

  “听说你离家出走,没想到你能跑到这儿来了啊。”骑士长宠溺地笑着摇了摇头,而另一侧的亨利也翻身落马开始关心起米拉来,仿佛之前短暂却又令空气都凝滞的眼神交锋仅仅只是其他人的错觉。

  “没事吧。”好歹是共患难过的,回归到队伍以后菲利波和米拉都迎来了许多人的关切。奥尔诺好奇地观察着人类的活动,而巴奥则是一如既往地呆坐在马车上毫无反应。

  “士官长。”之前在中段压阵的老管家费鲁乔也骑马走上了前来,而康斯坦丁在与他对上眼的一瞬间,恭敬地行了一礼,如是说道。

  “是少爷的部队啊。”老管家扫视了一眼之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而周围的许多骑士在解除了高度警戒状态以后也都掀开了面甲朝着费鲁乔致敬。

  “教官。”“士官长好。”从称呼推断联系之前一系列事情,无需细说,费鲁乔在帕德罗西帝国贵族圈子内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也已经一清二楚。

  与这么一支三十几人战斗力非凡的骑士队伍相遇令所有人都感觉松了一大口气,尤其是这些还是跟玛格丽特一行沾亲带故的。费鲁乔当下就过去和他们交流了起来,而像是亨利和米拉这样接触过大型军团的都明白,他们的战斗力方面仅仅只是好处之一。

  三十多名全副武装的重装骑兵需要相当人数的步兵以及后勤保障人员,换句话说补给方面的事情估计康斯坦丁率领的这一支部队也能够照应到已然风尘仆仆的众人。

  在这方面的消息由骑士长宣布出来之后,那些个幸存的村民都不由得是再度手舞足蹈地高呼帝国万岁,与之前无比痛恨帝国贵族的模样简直是两个极端。

  几番战斗下来时间飞快流逝,本就雾气缭绕能见度极度低下的村庄内部,这会儿眨眼之间到了傍晚更是昏暗。

  仔细观察了一下已经都疲惫不堪的商人佣兵还有村民一行人,康斯坦丁与费鲁乔商议后决定今晚不冒险赶回自家军队的营地,而是就地驻扎。派出两个优秀的骑士回去通知驻军以后,余下的人就借助村庄内部的房屋等建筑物临时加固进行防守。

  这方面包括贤者在内没有任何其他人发表意见,明白自己什么身份地位什么时候该开口什么时候不该开口才能减少冲突。在商队内部的时候作为护卫的佣兵他可以占据主导地位,而眼下与贵族骑士合流以后,当然发言权和领导权就掌握在了他们这些保护者的手中。

  劳累的商人和莫罗他们一行佣兵遵循帝国骑士的引导开始朝神殿那边赶去,而与此同时许多骑士都下了马趁着太阳还没完全下山在打扫着周边的战场。

  米拉安心地坐在地上闭目养神,而亨利则是抱着双手站在原地沉默地观察着这一整支军队。

  不少骑士都卸下了手甲和头盔之类的部件以获得更多灵活性,他们对此驾轻就熟像是已经做过很多次,但身为骑士却在打扫战场的事情事实上并不常见。

  这类工作一般都是由军队内平民甚至奴隶出身地位低下的步兵杂役来做,打扫战场收拾尸首。即便这些尸体确实曾是帝国军队的同僚,也鲜有贵族骑士愿意弄脏自己的双手,去亲历亲为为他们收尸。

  而且不单单如此——亨利的眼神停留在了中间那部分还停留在排列整齐的死旁边的人身上——在米哈伊尔的指挥下,骑士们正在检查战场,搜寻尚未被之前己方攻击损坏的头盔与胸甲以及其他武器,并且从腐烂的尸身上扒下来,放到一边。

  拔下来装备的只有那些普通士兵,大腿处血迹斑斑的那个银甲骑士没有任何人碰触。

  这点并非仅仅出于对贵族的尊重,贤者沉默地观察着他们——帝国军常规步兵的胸甲都是均码或者只分成大小号,通过肩带和腰带调整的。同样的款式在帕尔尼拉的那家武器店就能够看到,只不过在那种高档次的商店出售的版本做工要更好而且还有着一定程度上的边缘装饰工艺,相较之下军队配发的就只是粗糙而又简陋的量产品。

  而帝国贵族骑士的全身板甲,每一个部件都是为本人量身定做的。

  莫说是其他人,就连骑士本人都需要努力保持身材,若是长胖太多的话也会出现盔甲无法穿戴的尴尬局面。

  ——取下来,收集起来的,是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均码盔甲和各式武器。

  这些骑士们打的算盘是什么明眼人都心知肚明,他们没打算带着一帮子装备参差不齐的布衣村民还有商人跟装备很差的佣兵,明摆着是打算要将这一部分的装备进行再利用。

  实用主义,不拘小节,不拘泥于形式。

  ——这是一支,百战之师。

  并非那种仅有装备华丽,训练虽说出色但整体上却十分死板,只会按照教科书上说好的方法行动的军队。

  他们的个人和装备契合度达到了相当高水平,二十多公斤重的盔甲穿戴在身上也依然行动自如。许多骑士走来走去忙上忙下就像是并没有穿着盔甲一样轻松,显然体能和经验已经达到了极高的程度。

  而在思维开阔的方面也十分了得,懂得随机应变根据战场实际环境调整计划。

  若是再加上出身的话——亨利转过头打量着米哈伊尔,这个洛安混血的年轻人如今与当初的天真还带着一丝理想主义已经有了极大差距,他变得成熟了许多。可这仍旧没法解释他一届外人——尽管有着曾经的教会骑士身份——能够在帕德罗西帝国当上骑士,而且显然还是这支队伍当中副手的事情。

  除了米哈伊尔自身的能力以外,翻来覆去,果然还是与队伍的领导者有很重的干系。

  康斯坦丁这个人物,份量不轻。

  不论是战斗能力还是领导能力以至于对于形势的判断和其他许多方面上,这个人都应当是位于顶尖级别的。可这样一个角色,亨利却无法从任何记录当中找寻到相关痕迹。

  是的,他是离开了东海岸很长很长时间,但还不至于对于一切一无所知。

  毕竟历史总是在重复着相同的错误,而帕德罗西帝国这种庞然大物又几乎是世界风向标级别的存在,有一丁点风声的话即便是身处西海岸也会有所耳闻。

  而这正是疑点所在。

  康斯坦丁的个人品格显然不仅仅是局限于一个骑士长的级别。

  而他就像是从没人知道的地方里头忽然横空出世一样,在实际上因为这件事情相遇之前,这样的一个优秀的人才默默无闻甚至就连到达了东海岸贤者也并没有听任何人提起过。

  低调,却又能力非凡。能力非凡的人通常没法低调,除非他们刻意如此,为了某件事情在做准备。像是拉曼谚语里头会说的那样:“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亨利微微地眯起了双眼,康斯坦丁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一种奇怪的默契在这两个分明是第一次相遇的人之间产生了。

  贤者没有把内心当中的一些想法表露出来,而康斯坦丁也像是完全没有在意他一样,忙来忙去,指挥着其他人在相对安全的地方做扎营准备。

  “该来的总会来么”他小声地说了一句,然后抽回了思绪。

  “起来了。”眼见米拉倚着墙睡得脖子都歪了,亨利揉了揉她的脑袋。

  “唔——”洛安少女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揉着眼睛慢慢站了起来。

  内部的几个死尸都已经被村民们自己给抬了出来,康斯坦丁手下的骑士们用长矛当扁担抬杠一样使,每两个人一前一后抬着一支中间就挂着一大堆的胸甲头盔,朝着神殿的内部走去。

  偌大的破败神殿虽说比起其他地区相对干燥,到底也是在湿原当中建立的。破碎的二楼窗户和穹顶开口投射进来阳光照耀得到的地面不单青苔就连野草也长出了许多。所幸即便加起来人数已经有个六十好几,似乎是建立给这一整个地区人民朝拜用的神殿也依然有着足够的空间容纳。

  “哗啦!”骑士们把收集过来的防具、头盔还有武器随意地丢在了潮湿又有各种虫豸的一楼地面上。一样堆放在这里的还有一部分从马背上卸下来的不是那么重要的物资。

  米拉和亨利走了进来,神殿地面上有着一滩水迹,显然他们已经清理过战斗留下的鲜血和脏污。固定在石柱上锈迹斑斑的火把架子在多年以后重新被填入了燃料,待到火光点燃起来以后,神殿的内部也变得明亮且舒适了许多。

  已经先行进入的佣兵和商人们正在骑士的指挥下朝着二楼走去。原先放置神像的二楼远离潮湿地面并且也相对地安全一些,算上楼梯拐角的平台这是他们大部分人今晚要休息过夜的地方。

  供人躺着的空间是有足够,但还要算上四十多匹马和商队马车的话,就没办法容纳了。因此商人们只得将自己的马车留在外头解下缰绳把宝贵的马匹拉到室内,而还有一小部分的骑士也在附近找了其他两三栋较好的石质房屋,带着马匹一同入住。

  分散压力不导致过度拥挤的同时,也可以在外面起到一个互相警戒的作用。

  当这一切都打点完成以后,久违地可以将守备的任务全部交予其他人,早已疲惫不堪的米拉和菲利波还有其他佣兵与商人们都是沉沉地睡去。

  精灵少女奥尔诺与巴罗安静地待在一角,他们二人之所以在两方人马合流以后没有引起任何注意,除了天色暗沉以及双方都很疲惫以外,还因为她和巴罗都戴上了兜帽。

  以眼下的情形而言,节外生枝是需要切莫避免的。这是亨利的主意,在循着米拉跟菲利波的足迹朝着这边赶来却注意到前方还有其他活人时,贤者就果断地令奥尔诺盖上了兜帽。

  精灵这种存在对于民间而言实在是过于陌生了,谁知道他们当中会有谁忽然就脑子抽了把擅长魔法和擅长死灵魔法搞混觉得是奥尔诺是侮辱他们同胞的死尸,要为这一切负责呢。

  即便不是如此,精灵族出色的容姿也足以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虽然人类与精灵之间存在生殖隔离无法诞下后代,并且精灵本身有着相当高的战斗力。但也正因如此,亨利才更加不希望起冲突。

  冲突,发展成战斗,流血,甚至死亡。许多仇恨就是这样诞生的,而这是他们眼下最不需要的。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十几人的队伍况且各种人性格各异,眼下有着村民、骑士和他们自己原先队伍的三方人马,变数太多,任何可能导致问题发生的因素都要尽力避免才是。

  亨利不是不愿意相信人心本善。

  他只是没办法。

  不论情况再怎么烂,都仍旧会有人想方设法要继续为所欲为。

  城邦即将陷落国家即将战败之际不法暴徒冲入商店打砸抢烧杀掳掠的事情比比皆是,许多人在面临压力面临生命威胁的情况下往往会将这些发泄到其他人的身上。

  这不是勇敢,也并不是嗜血。

  贤者将目光投在了那些高地民的身上,尤其是一脸尴尬神色的罗诺。

  他当然是认得出这个人是谁的,而他们这些村民如今的一系列以及之前在村庄中做的一系列行为,又莫不是最典型的例子。

  “最可怕的不是誓死不归的勇士,而是抱成团的懦夫。”

  这便是人性。

  时间缓缓地流逝,待到其他人也都走到了各自的所在,躺下深深入眠,只有守夜的骑士还在轻手轻脚地走动时,贤者仍旧独自一人坐在神殿二楼的边缘。

  银色的月光打在他的身上。他褪下了甲,克莱默尔放在旁边随手就可以拿到的地方,仍包裹着麻布。

  清晰的虫鸣声在人们都入睡的数个小时候逐渐地响了起来,在往常会令人觉得烦躁的声响这会儿却像是摇篮曲一般安心。

  因为即便是这微小的虫豸,也是真正的生灵,是生的象征,与那些肮脏腐臭的死灵为两个极端。

  “踏、踏、踏。”脚步声从背后接近。

  亨利不需要回头就知道那是谁。

  “咚朗——”一只大手抓着半透明的酒瓶递到了他的面前,里头的液体随着动作幅度左右晃荡,发出有点闷的水声。

  “喝吗?”康斯坦丁开口这样问到。

  “谢谢,但不了。”亨利没有回头。

  “那是你的损失。”骑士长歪了歪头,然后在他的身边也坐了下来,双腿悬空垂着。

  “夺——”他打开了软木瓶塞,然后一仰脖子直接就喝了起来。

  褪下了全身甲,只穿着简单皮质武装衣大口喝着酒的康斯坦丁,比起之前那种精锐又干练的感觉,多了几分狂野和洒脱。

  亨利挑了挑眉毛,然后从旁边拿起小杯,抿了一口路上采摘果树叶子泡成的茶。

  这是奥尔诺这个本地人推荐的,据她所说精灵常常会饮用这种果茶,有助于他们冥想。

  背影十分相似的两人并肩而坐,一言不发,只是自顾自地一个喝着果茶一个喝着烈酒。

  时间就这样缓缓地。

  继续流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