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501章 血腥味与火药味(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761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章州的领地狭小,在一定程度上来说也并非坏事,寻医问药在这没多大难度,尤其是在不缺钱的情况下。

  迅速找着医馆并将伤员安置过后,剩下的人则开始寻找可以休息的旅馆。

  以帕德罗西人的标准,章州可称作“城市”的聚居地仅有两处,因而人口和各种资源也基本都聚集在此。

  一行人自国道走来,走的是主干道所以旅途终点进的城自然也是位于章州北部的大型城镇。此地名为紫云,理由在一行人到达的约莫三小时后便可得知。

  章州所处地方位于崎岖不平的新月洲大陆北方山脉末端及中部山脉起始点,也即是一块东面与西面大开,没有山脉这种天险可守的领地。

  若是只听闻这样的描述,脑海里浮现出的场景多半会是如艾卡斯塔一样一望无际的辽阔肥沃的平原。可此地并不如此,虽然处于低处,但附近仍有众多山峦,只是海拔相对较低而且十分零散。且章州领地内大片土地与藩地的沼泽村附近类似,处于低地,因而土壤仅是软烂泥土,难以耕作。

  含水量没有如平原那般宜人的恰到好处,却也没有多到能成为河流用以通行。软烂的泥土不光人与牲畜难以行走,缺乏营养无法耕作,还常有瘴气。能在这里生活的也就一些毒虫,实在不是寻常人愿意去的地方。

  章州可耕种的土地多位于山上,因为地处山脉末端,这里的山也就只是几百米的小山。

  因为可耕种土地面积很少,要在这里建立大型的军营势必需要从其他地方带来补给。因而新京衡量再三,便选择了以作为北部隘口的泰州驻扎,而章州东西两面的漏洞,则以游弋于大海之上的月之国舰队间接防守。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如此不受重视的一片领地当中的人演变成这种散漫不在乎的个性,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在这样的地方若是说有什么东西是绝妙的话,那多半也就只有黄昏片刻——和人称作逢魔之时的时间点,那远天地平线上瘴气横生的土地上升起的紫霞罢。

  漫长的夏季日照迎来尾声之时,安顿好出来打算找个地方吃晚餐的一行人面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据博士小姐解释,大书院的正式研究结果是沼泽的瘴气与高温下升腾的水汽混合,傍晚时分一天的炎热结束温度下降水汽凝结到可以折射日光的程度,而形成了这种美妙的景象。

  漫天遍野犹如苏奥米尔极光一样的存在,天际线的末端一片紫色,就连半空中仍旧漂浮的云朵都被染上了这样的色彩。

  当地传说最初来到此地的人便是在千辛万苦穿过瘴气之地后面见这一幕才取名紫云,但考虑到正式的城镇都是由新京定名的,这个说法可信度存疑。

  但不论如何,这一幕确实足以慰藉辛苦奔波的旅人内心。

  日落西山,游玩的孩童气喘吁吁浑身脏兮兮地结伴归家。吵吵闹闹的放肆是小孩的特权,米拉看着他们消失在小巷的另一头,紧接着母亲责骂的声音果不其然地响了起来。

  和几小时前遇到的武士们相似的醉汉紧接着孩童们的脚步,在紫云似乎就连三五十岁的男人都仍是小孩心性,摇摇晃晃嘴里嘟哝着含糊不清的词汇。

  这一幕显然司空见惯,大多人都视若不见,只有旁边过路的女人因为距离极近在其中一个醉汉跪在地上开始呕吐时,才用和人女性独有的矜持捂着嘴皱起眉面露难色。

  “哈哈哈。”醉汉的同僚放声大笑,明明年纪几倍,却行为与孩童一般无异毫无成熟模样。

  “嗯?”亨利感受到了视线转过了头,米拉看着自己的老师,尽管她曾听贤者说自己过去的事情,但不论如何洛安少女却仍旧难以想象这个冷静的亨利梅尔也曾有过像这些人一样充满少年不成熟行为的日子。

  “怎么?”就连贤者也并不是所有时候都能得知自己弟子的小心思,他只当她是寂寞了,伸出手去就揉了揉她变长许多的一头白发。

  “哇,雪女!”呕吐完靠近过来的醉汉们瞧见了一行人,其中一人指着米拉这样大声喊着,而后就和其他人一起醉醺醺地大笑了起来。

  风吹了过来,已可谓出落得亭亭玉立的我们的白发女孩发丝飞舞,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像这样毫无遮掩地走在月之国的大街上。

  身材尽管纤细,但因为久经锻炼仍显得柔韧健康。因为是女儿身的缘由,如何锻炼也不至于像男性那样粗壮。尽管米拉本身对自己力量不足颇有怨言,但在队伍中的其余几名女性看来若是她一身硬邦邦的肌肉反而会变得怪异。

  岁月流逝,当初在艾卡斯塔相遇时圆圆的脸如今已经逐渐呈现出柔美的线条。愈是长大,洛安人血统就愈在她的身上完美地呈现。鼻梁既不像是里加尔北方人那样高到几乎与额头齐平,也没有此地和人那样低。宛如东西混血一样恰到好处的高度,配以并不突兀的线条,饱满的额头之下是修长的淡色睫毛,也就唯独那双一如既往亮闪闪的眼眸,依然可以看出来有几分当年那个稚嫩的小女仆的模样。

  亡国之后的洛安人男性是出色的战斗用奴隶,而女性则常被富商或是小贵族买去当侍女,原因也显然与其外貌相关。

  为了方便战斗而剪短的头发在旅途中也逐渐变长了起来,不光是她,就连我们的贤者先生亦是如此。一向剪成短寸头的他如今头发长到可以在后脑扎起短短的马尾,加上一阵子未刮蓄起的短短络腮胡,看起来模样比原先要老上个五六岁。

  亨利本人倒是自嘲总算可以显示出些岁月的变化,这淡薄话语之中的沧桑却又只有一齐旅行对他知根知底的米拉与咖莱瓦二人可知。

  总而言之——来自里加尔的一行至此终于摘下了斗笠。哪怕是暂时的,他们也可以喘一喘气不用再担心引起过多瞩目。尽管异邦人的模样仍旧十分惹眼,但在这种漫不经心的领地当中,也没人会花费太多的精力去搭理别人。

  某种程度上来说,章州人很有帕德罗西市民阶级式自私自利的精神。

  解压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有必要的,尤其是在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武士们需要放松,而来自里加尔的一行也借此机会透透气。但不论最初是如何想的,在瞧见这满大街的醉汉之后,换做轻装的鸣海苦笑着说了句:“我们去找家没有酒的,喝茶就好吧。”

  满大街买醉的人,对紫云来说并非偶发而是每天的日常。和人的清酒是大米酿造,在周围有许多平民只能每日吃薯类与栗米的情况下消耗大量粮食去酿酒显得有些没心没肺,但若仔细一看便能发现这些人多是穿着华贵的上流阶层。最次的也是制作了得的棉质衣物,显然要么是富商子弟要么便是乡士一级的贵族。

  这也正是章州领地另一个独特的点——这里的贵族与平民的比例,接近4比6。

  作为上层阶级的贵族如此大量地聚集在这里浑浑噩噩地度日是有原因的——因为没有战争,武家的子嗣没有人口减少。过度膨胀的武士阶级人口使得可分配的资源捉襟见肘。长男可继承家业,可次子与三子又该如何解决。又要防止他们争夺权力搞内斗,又不能真的让自家孩子就这样送死,最终得出的结论自然就是把他们丢在一个“既搞不出什么大乱子,也不会有什么大危险”的地方。

  宛如流放地,又像是养老场所。年纪轻轻却已无希望的贵族子弟们聚集在此,没有追求、没有目标、没有未来,就只是沉溺于买醉享乐,用这些简单的感官刺激来满足他们抱负无从实现的空虚。

  花街与酒馆林立,这块鸡肋的土地就像是被默许存在的颓废者的避难所,而考虑到地理因素,一旦南北产生冲突而泰州防线被突破,这些如同弃子一样的武家子弟也许还能为新京尽最后的忠义。

  当然,已被女人与酒精腐蚀,穿着华丽而又嘲笑来自藩地的青田家武士们戎装待发模样的他们是否还能握得起刀拉得开弓,也是一个需要怀疑的问题。

  血气方刚的自甘堕落者就像是有传染病的疯狗,惹上他们百害无一利。一行人终归还是需要低调,因而鸣海才决定前去找茶馆而非酒馆,但你不愿意找事,事却还是会来找你。

  “你说什么!!”醉醺醺又尖锐到几乎破音的年轻男声在一行人踏出小巷拐角的瞬间响起。

  一看就已经打过一架的几名衣裳华丽却扯得乱七八糟的年青章州武士拦在了灯火通明的茶馆门口,一行人走来的时候他们正在和茶馆的守卫吵架,碍于身份的缘由,那中年平民守卫显得十分尴尬。

  这一帮年青气盛的武士们四肢纤细皮肤白皙,瘦胳膊瘦腿的模样看着不像习武之人倒像是文官。然而腰上却切切实实是带着刀的——尽管也装饰华丽不像是实战用品。

  他们所穿的衣物部分采用了金光闪闪的昂贵面料,和人称为西阵织,是武家子弟常用的面料,鸣海等人的阵羽织也采用了这种料子。

  能负担得起这样的面料与腰上的短刀,显然身份最少是和鸣海等人齐平的上士,但其言行却全无城里武士应有的模样。不过三言两语,从“让我见阿菊小姐”“你这种下贱的人也瞧不起我们吗”之类的只言片语,初来乍到的一行人便已经可以推理出个大概。

  看那其中不少人鼻青脸肿的模样加上衣服上还沾着的粉黛,多半是在花街为了某位花魁与另一帮年青贵族起了冲突落败了,然后回归住所的路上不知为何打算找茶馆看门的中年人撒气吧。

  毫无武士的荣誉心与自律,哪怕是小少爷弥次郎这样平常有些任性的人看来也实在是不堪忍睹。而这一批人拦在茶馆的门口闹事搞得他们也无法进去就餐,正在迟疑之际,其中却有章州武士看向了这边,之后转过头与同伴说了些什么,他们就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来这一出吗。”亨利叹了口气,而不明所以的洛安少女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师,随后又因为其他男性队友恍然大悟的眼光而顺着转过头看向了自己和身后的绫、樱以及璐璐。

  “啊?”洛安少女发出了和咖莱瓦一样的声音。

  尽管黄昏已过光线逐渐昏暗起来,但队伍当中出身与风格各异的几名女性却仍旧是十分引人瞩目的。哪怕是博士小姐一头靛蓝色的头发证明了她纯正的顶尖贵族血统不是区区武士能够扯上关系的,这些已经在酒精作用下丧失判断能力的人显然也无法认知到这一点。

  醉醺醺的年青章州武士们靠近了过来。“啊!”呆头呆脑的咖莱瓦到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绫和樱都缩在了米拉的身后,而慢了一拍终于意识到情况的洛安少女朝自己老师翻了个白眼。

  “能揍他们吗?”

  如是问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