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23章 碧海蓝天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7967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若未曾于盛夏时节出海,你永远不会明白莫比加斯内海到底有多美。

  诚然,岸上所望见的海有自己的美。有时是白天在帕尔尼拉的岸边望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白塔,看着波光粼粼的海浪一波一波地拍打在防潮堤上;又或者傍晚时分瞧见上头的守塔人点燃了鲸鱼油火盆,开始调整镜子反射灯光,亲眼看着那橘黄色的光柱照射在变得暗沉的水面上。

  亦或是在起雾的日子里,苍苍茫茫的一片白色,除了沁凉湿润的空气耳畔还能听见塔楼上守塔人吹响的引路雾角悠长的声音。

  但那只是岸上人的憧憬,是限制了自己视角像是在石头城堡当中透过弓手的射击孔向外窥视那广大天地一样。

  这不是水手们眼中的景色。

  远远观望的景色再美终究都抵不过亲身处于其中。

  一望无际的天空地平线遥远得让人炫目,晴空万里只有一片淡淡的天蓝色,透彻的阳光洒在水面上,从船舷往下看去能一直看到海底很深的地方。

  莫比加斯的海水,是澄澈的蔚蓝色。

  相较起冰冷的北黎加罗海,这里的洋流更为暖和,因此颜色也更浅。在相对近海的部分正午阳光最强烈的时候,你甚至可以看到海底的珊瑚礁以及各种各样的海洋生物。

  但在这和平又美丽的一幕之下,偶尔可以瞥见的沉船残骸也提醒着众人,即便是平静又宜人的莫比加斯内海,若不小心翼翼也会成为一去不返的深渊。

  如预料的一般,在出海两天逐渐进入到远海开始正式航行以后,许多初次登船的人都脸色苍白地躺在了床上爬不起来。承装呕吐物用的木桶经过多年使用已经变成了乌黑的颜色,就连很多相对不那么容易晕船的人在看到桶里那股油腻的黑色加上难闻的气味,也忍不住开始干呕起来。

  意志薄弱的人是当不成水手的。

  没有冒险精神的人也是当不成水手的。

  这种生活从来就跟舒适谈不上关系,在早年间航海技术以及相关知识都还十分原始的时候,水手们患败血病是常有的事。而即便是在已经大有进步的如今,它也依然是伴随着极高风险的一门行当。

  大型商船被游弋的海盗盯上抢劫的事情是常有的,而在这茫茫大海上仅有自己脚下踩着的木制船板是坚实的地面,若是船舶出现了破漏的话连逃生的方法都少得可怜。

  除此之外再加上各种天气影响,尽管理论上来说在莫比加斯内海只要认准太阳升起落下的方向一直往东或者往西走就可以到达陆地。但是考虑到偏差以及东西海岸都并非所有地方都是有人烟的事实,这也仍旧是以生命作为代价的赌注。

  如此高的风险,人们却依然前赴后继。

  财富、名声是原因之一,许多人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些而最初进入了这一门行当。可是可赚钱可获取名声的方式有许多,水手们、船长们会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或许还是因为大海与舰船能给予他们的是其它的行业都给不了的东西。

  自由。

  在陆地上,有人们以种族、语言、文化乃至于身份血统划分的土地。偌大的一个东海岸,被人们以各自的利益出发点人为地划分成了无数的小碎块。

  但大海上没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只要你的船能够继续前进,那么你的前路就是无限的。只要风还在吹,帆还没有破,你就那儿都能去。

  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随时以生命作为赌注,它是高风险的,在很多时候都会变得血本无归。

  但当你乘坐着这与人相比十分庞大,在大海当中却又显得极其渺小的舰船。望着那一望无际的碧海蓝天,看着灿烂的阳光,吹着盐碱味的海风,看着远处的海面上鲸鱼在喷水海豚在跳跃时。

  任何的风险,似乎也都值了。

  人类是最擅长于自相残杀的种族,迫害和屠杀人类这种事情没有任何生物比人类更拿手。不论是多么自诩光明磊落的文明国家,内里的黑暗都是深不见底的。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种族。

  但是。

  偌大的里加尔世界生物千千万万。

  会看着这般的美景而感到内心激昂,感动万分的,也却唯独只有人类。

  这是个矛盾的种族,无法以简单的善与恶好与坏来概括。

  包括吐得七上八下的初次登船者在内,人们大多走出了阴暗的船舱,在风和日丽的晴天之下,仰望着这一片惊人的美景。

  只是庆幸于,自己生而为人的事实。

  ————

  ————

  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是直线,这种道理任谁都是知道的。但考虑到地形因素的影响,除非能飞,否则最短距离常常都不是可选的方案。

  正如陆路会遇到的山体与湖泊等阻碍,海上航行也是极大程度会受环境所影响的。

  尽管人们在描述起来的时候常常会将东西海岸的海岸线想象成一个整体,但实际上正如所有陆地或是岛屿板块的边缘一般,它是崎岖不平的。

  突出与凹陷并存的板块边缘,并非所有地方都适合用来建立港口。加之以裂谷与海流,尤其是靠近陆地的部分水深较浅有的地方还有大量暗礁,贴着陆地边缘行进尽管在外行人看来是一种最便捷快速的方法,真正的航行却也往往不会这么做。

  两处港口之间往返的航线,更像是一条弯曲得不那么明显的弧线。人们首先从港口出发,进入水深更深的相对远海一些的地方,然后前进,一直到下一个港口的附近才重新朝着陆地靠近。

  大型远洋帆船行进方法大抵都是如此,需要吃水深度避免搁浅或是触礁的它们航行要讲究的地方有许多。而当年令西海岸人战栗的北方劫掠者之所以能够留下那么多的传说,也正是因为他们所使用的长船吃水极浅,可以沿岸悄悄靠近在浅滩上登陆,甚至顺着小溪河流逆流而上。

  在船舶的设计和制作上人们有过许多巧思,根据用途的不同也出现了各式各样的设计风格。米拉和亨利此次乘坐的是典型的东方式大型商船,排水量和内部容积都极大的它不是为了短途旅行而造的,往返的航线几乎跨越了整个东海岸,从南端的帕尔尼拉出发然后一直到帝国的最北部才停下。

  长航线加上大容量的货物与人员运输,通过将南方的产品大量运往北方的方式来赚取差价,这种大型帆船本身走一趟能够赚取的钱就是小商人们一辈子都难以指望的。而在将百分之八十的载重量都用以载货以后,它剩余的空间都仍旧能够拿来运载许多客人以及他们的随身物品,再赚上一笔,将一次航行能够获取的利益最大化。

  这艘商船到底有多大,站在外面看和身在里头的感受也是不一样的。

  它由好几层的木制楼板隔开。最底层的自然是所谓的“压舱物”,用以保持平衡的一些重物以及划桨奴隶们的所在。而在这更往上一点,则是堆积得密密麻麻的货物舱。

  货物舱再往上是活物牲畜的货舱——这多数是牛马一类,旅者们代步用的马匹以及牲畜贩子们打算去出售的健壮种畜都在其中。牲畜也是会晕船的,因而为了防止它们呕吐导致清理过于麻烦,多数在上船以后就会喂食药物,让它们进入昏睡状态。

  而在牲畜的货舱再往上的地方,甲板以下的最后一层,一半是货物而另一半就是水手们的居住层了。舰船上的下级水手们需要做各种各样的杂事,在这一层要前往货舱与牲畜舱也更加方便。

  余下的三层位于甲板之上的是旅客的居住层以及大副还有船长等商船主干人员的私人房间,船长的房屋总是最大且最华丽的,所有人一抬头都可以看到那经过装饰的木门,以及上面用拉曼语写着的船长全名。

  贤者与洛安少女所停留的房间在旅客居住部分的第二层,从小楼梯往上以后第三个房间就是。这里是独立的小房间,不大,除了两张小床一个柜子以及墙上给人挂武器和衣服用的木钩子以外就没有什么东西,但仍旧花了相当的代价。

  二层是混得比较好的佣兵和商人,以及出去见见世面的贵族士绅子弟才能选择的地方。相比之下,一层更加廉价,但却是没有什么遮拦的大通铺。除了用以支撑结构用的柱子还有墙壁以外,连床铺都需要人们自带。通常是为了省钱的商人以及普通平民负担不起二层独立房间的人才会选择。

  相对廉价的坏处是没有私人空间,与陌生人挤在一起不仅有许多的不方便,还必须得打理好自己的随身物品。自己不小心谨慎的话,若是随身的财物之类的被人给偷走了,就算你交了旅费,商船的干事们也是不会帮你出头的。

  出门在外事事都必须靠自己,马虎大意的话下一次要丢的只怕就是小命了。

  总而言之,在负担得起的情况下,为了减少麻烦亨利和米拉还是选择了二层的独立房间。毕竟舰船上是不适合随身带着武器的,加之以米拉的书籍以及其它一些不方便随身携带的东西。虽然他们确保了财不外露,终归还是锁在房间里头要比放在大通铺那边来得安心。

  新购买的两匹代步用的马儿,在玛格丽特的“出色砍价技巧”之下最终以极低的价格成交。已经对马匹有许多了解的我们的洛安少女精挑细选,不说能与帝国骑士的纯血良驹相比,最少也已经算得上是坚忍不拔强壮又聪慧的座驾。

  它们自然是被安置在了牲畜运载的那一层之中,但除了这两匹马以外,与二人一同上路的还有一匹。

  “踏——”洛安少女停了下来,借着两侧透气窗照进来的光辉,望着在独自待在一间小屋的角落里,安详地半卧着休息的那头洁白的小马驹。

  这是位于牲畜层的左侧靠近船尾部分的特殊舱室,进来的道路由一扇门所锁住,然后要走过一条小楼梯才能到达此处。这里只有几个独立的看起来相对更加高档舒适的小笼间,此刻除了它所在的地方以外,其它的小笼子都是空的。

  无需细说,它的身份自然便是那头在巴奥森林当中偶遇,并且与我们的洛安少女产生了某种精神上联系的小独角兽。

  要带它上路,本来米拉是不那么愿意的。对于佣兵这种职业而言,低调不被别人盯上才是减少麻烦的正确做法。而小独角兽即便没有了头上那个醒目的小角,那洁白又优美的身形也已经足够吸引想要不劳而获的歹徒了。

  但这聪慧的小家伙不愿意留在玛格丽特那边,不论米拉去到那里,它都想要紧紧跟住。也许是同为失去双亲之人有共通的感触,洛安少女看着它这么粘人,终究也是狠不下心丢下来独自前行。

  已去的奥尔诺在前往森林当中的时候曾经与她有过交流,待到完全成年以后,独角兽拥有的智慧足以令它使出魔法来隐藏住自己过于傲人的身形——这也在许多传说当中曾经出现,隐藏自己真身的独角兽测试并且挑选主人,在确保了那英勇的骑士确实是心灵纯正之人以后才会显出真身。

  但对于目前的这个小家伙来说显然还是太难了点。因而为了隐藏住这一切,在玛格丽特的帮助之下,他们制作了一身华丽的马衣给它穿上。

  因为向往的缘故,古往今来骑士贵族常常会给自己的战马穿上带有独角的马头盔。而这种做法十分常见,人们也就通常都不会去怀疑在头盔下面是不是真的有一个独角。

  为了进一步地抹消这种怀疑,除了华贵的头盔以外它还穿上了一身马衣。同样是地平线蓝底色的马衣上面绘有漂亮的蓬蒿菊,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帕尔尼拉城主府与当今的塞克西尤图皇家之间的血脉关系。

  如此的显明身份标志,加上由玛格丽特亲自书写并且盖上印章的文字证明,为两人带着小独角兽一并上路扫清了障碍。

  不过想起这份书文,洛安少女就忍不住有些想笑。玛格丽特的证明盖的是她家的印章,而证明当中的内容所说的是亨利与米拉是接受了任务的佣兵要将这头“名贵的小马驹”护送到苏奥米尔——交给她自己。

  等级森严的帕德罗西帝国社会结构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了可利用的优势,一切都做得到位的工作不单不会有人产生不必要的怀疑,还让这艘船的舰长在内许多人都小心翼翼地伺候着两人,生怕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惹得这东海岸第一大港城主府家的大小姐不高兴了。

  小独角兽就这样被安排在了贵族出行时宠物所居住的特殊安置室之中,只有船上的高层人员才拥有钥匙。而且在本次出行因为没有其它贵族宠物的缘故,船长也就一副讨好性质地把钥匙交给了亨利和米拉,并且暗示他俩在完成任务以后能够在玛格丽特的面前为他美言几句,以后在帕尔尼拉运货的关税和停泊费之类的可以优惠一些。

  明白这些地下规则的贤者与洛安少女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而双方都获得了自己满意的结果以后,自然也就没有人会去纠结更多的细节。

  玛格丽特一手包办了这一切,将小独角兽的身份用更加华丽的东西所遮盖住,完美地隐瞒了起来。而商船的船长也只认为是一位贵族千金的任性,觉得自己倒是获得了一个千载难逢的讨好的机会,也不会去深思。

  贵族不愧是贵族,米拉想着,就算是自己的友人,看起来个子小小的玛格丽特,终归有些东西也是天生就比起她这种平民优秀得多。

  望着仍旧还在安然入睡的小独角兽,米拉端着烛台走回到了昏暗的牲畜舱之中,然后锁上了门扉。

  当她再一次回归到甲板上方与亨利合并之时,在耀眼的阳光下,一层和大通铺仅有一壁之隔的船上厨房当中传来了午餐的香气。

  “嘶——”洛安少女闭上双眼用那小巧可爱的鼻子嗅了一下。

  “又是鱼啊。”她皱了皱眉,但是嘴角却还是带着笑。

  “真好。”米拉用轻快的语调这样说着,而旁边的亨利看着她,只是耸了耸肩。

  海风继续吹着,天空万里无云,前方甲板上十来名水手麻利地把带着大遮阳布的长木杆插进了固定座当中,裸露的甲板上就立刻多了一块可以进餐的阴凉区域。

  他们紧接着把桌子和皮面的小马扎都摆好。然后再度是之前喊人上船时那位大嗓门的水手,把擦汗用的白巾往肩上一撇:

  “开饭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