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77章 归来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899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这几天亚诗尼尔的天气一直不甚平静。

  二月已经接近尾声,像是冬天终于打算在这座号称永春之地的城邦上面显示出自己的威风一般,接连而来的倾盆大雨加上凛冽的狂风,使得那些准备不足的人即便身处室内也仍旧被冻得瑟瑟发抖。

  南城区城门入口小巷中的小酒馆那已近中年的老板娘撑着自己在这半年内有些发福的侧脸一下又一下地叹着气,虽说佣兵和本地的居民们总会在平常互相客套嘘寒问暖开玩笑说道成天这样跑来喝酒没问题吗的时候以喝酒暖身这样的理由来回答她,但这会儿天气真的因为下雨刮风而变凉了,这些被亚诗尼尔的宜人气候给惯坏了的家伙,反倒是一个个都窝在自己旅馆房间的被窝里头一步都不肯挪动了。

  即便真的跑了过来,得,也都是要了一碗甜菜汤,就捧着陶碗搬着椅子跑到了烤炉的旁边,围成一团呵着气,就只是在那儿凑那么一点暖和聊天打屁,作为收入大头的酒水和主餐是一个人都没有前来购买。

  “唉——”老板娘又叹了口气,但紧接着就好像是听到了动静的兔子——比较胖的那种兔子——那般瞬间因为门口的铜铃再次响起而堆满了笑容“叮铃——”外头和内里一样阴暗的下雨天她无法看清楚门口那些人的长相只知道他们为数众多,只是那满面的笑容紧接着在这些人浑身湿哒哒的雨水往下流了一地板顺着渗入到木头之中的潮湿和开门吹进来的连篝火都被吹得摇晃不已的冷气之中瞬间就变了个样。

  “快把门给我关上,还有把湿漉漉的斗篷给我除下来你们丫的!”亚文内拉口音的西海岸通用语这样响起,而门口的几人愣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人似乎回头对着另外几人说了些什么,于是他们就都开始除下斗篷。只是当他们把湿漉漉的斗篷全部取下来的时候,这一行人暴露在昏暗烛火下的外观却是令包括老板娘在内的所有人都呆了一呆。

  当先的那个人是一个高大的佣兵,但不同于小酒馆里头坐着的只是穿着皮甲和链甲混合的价钱低廉的护甲的人,他身上那虽然有些锈迹但仍旧可以看得出来十分昂贵的胸甲就像是一位骑士老爷的装备。而旁边站着的两个白头发的明显是那些野蛮的洛安人的女孩也不像一般的洛安人那样看起来脏兮兮的又凶神恶煞——其中那个比较高的女孩还带着一个蓝色的佣兵徽章,这意味着她的身份地位要比火堆旁边的那些佣兵都要高。

  只是即便是这本就相当引人瞩目的三个人,也仍旧比不上那些装束与所有的西海岸人都格格不入,褐色皮肤黑色头发穿着极具特色的民族服装的十七个人——

  为首的身材娇小但却很明显从多彩的服饰上能够看出地位很高的女孩是一个很大的亮点,但除此之外后面那些从气质上就透露出一股精悍的异族战士也是令人眼睛刚刚移上去就再也没法移开,虽然他们没有挂着任何的佣兵徽章也并没有穿着精良的金属护甲,光是那锐利的眼神和始终搭在弯刀刀柄上面的手还有行走之间丝毫没有松懈的警惕,就让人感觉他们应当是和前面的两人差不多也是属于蓝牌阶级的优秀战士。

  ——这可是大客户,不同于由于是商业街而十分热闹的北城区,南城区这边一向都是只有一些挖矿的普通农民和下级佣兵会过来,看上去就属于中上游层次的人根本不会光顾,要把握好这个机会今天赚够本。老板娘这样想着,然后为自己之前对着他们大声嚷嚷的行为而感到一丝的不安,于是赶紧用更大的热情跑过来嘘寒问暖试图掩盖之前的行为可能造成的不满,但在她开口之前,这一行人为首的那个高大的佣兵举起了手。

  “有鱼吗,这里。”他这样说着,而老板娘很清楚地看到身后那个娇小的褐色皮肤的女孩还有其他的不少人都因为这句话中的某个关键词而放亮了眼睛。

  “呃,有、有的……”她回答道,而高大的佣兵再次开口:“嗯,我没有银币——”老板娘的表情因为这句话而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金币可以吗?”然后又在下一个瞬间变得心花怒放。

  ——这一行人自然是我们的贤者他们,在和穆娜等人达成了协议以后他们就一路北上,十几个草原人的队伍不可能不引人瞩目,加上之前在索拉丁发生过的一切。一行人保持低调马不停蹄地自乡间小路穿行一路往回赶,直到进入了亚文内拉的国土才开始放缓脚步。

  虽然即便是这个国家也并不怎么太平就是了——亨利转过头用苏穆语为穆罕默德和穆娜等人解释,西海岸的通用语虽说有一些拉曼的词汇但主要还是本地的各种方言为主,因而他们只能听懂极少的词汇而无法完整理解大致的意思。

  “是的,可以的,亲爱的客人,请您到那儿坐下,喂你们几个,爷们一点从那里挪开,才这么点温度就在火堆旁边瑟瑟发抖还算什么佣兵,快点挪一个位置出来,给点空间!”收到了一个金灿灿的艾拉金币,老板娘开始为他们腾出空间,她那高高的嗓门和亚文内拉本地的乡音让米拉回想起了遇到亨利之前的一切,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如今回想起来女孩感觉到了些许的怀念,毕竟不论血统或者历史如何,这里才是她生长的地方,才是她的根扎着的故土。

  而似乎是米拉被思乡的情怀所感染到了,旁边的莉娜也左右地打量着这个地方。既是同龄的女孩儿又都是洛安人,两个人这一段时间以来已经建立了不算浅薄的友谊关系,而自己的朋友生长并且周边还有着大量洛安人存在的这个地方,不引起她的注意是绝对不可能的。

  带着淡淡的感伤和莫名的情愫,莉娜打量着小酒馆内部的景象。而生性奔放的草原人则是完全没有这个顾虑,刚刚坐下来的穆娜因为之前亨利提到的词汇这会儿就好像是长了尾巴一样没法安稳地坐在椅子上总是不停地朝着厨房的方向看——库尔西木地区虽说也拥有森林之类的东西,但它仍旧是属于草原,水产品或者海鲜这种西海岸和南境人见怪不怪的东西在草原上即便是贵为王族的她也只是偶尔能够吃上一两次。

  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在哪里都是通行的,因而在到达了亚文内拉能够放缓脚步好好地吃上正常的美食以后,穆娜立马就被这边食物种类的丰富和新鲜吸引得怎样都无法移开目光。

  “不是风干的——不是风干的——不是风干的——”她在第一次品尝到这里的蔬菜汤的时候用拉曼语情不自禁地说出来的这句话米拉至今记忆犹新,光是这么几个字节草原人艰苦的生活已经是绘声绘色,而之后穆娜一脸兴奋地望着她问道:“你们每天都吃的是这个吗——”则是令亚文内拉出身的洛安少女在高兴的同时也有些回答不上来。

  ——这个国家在一年时间里头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南方因为向北迁徙而被空置的房屋,粗糙的泥土道路和艾卡斯塔平整的充满了络绎不绝的商人和佣兵的队伍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反差,这里热闹的就好像是坦布尔山脉另一侧的奥托洛帝国,又繁荣得如同是南境城邦联盟的小镇,曾经只有谷物糊可以作为三餐什么东西都混合在一起熬煮的农民们在和奥托洛人接触以后饮食上面也拥有了极大的进步,除此之外爱德华王子本人竭力推行的某份菜谱也为改善这边的饮食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庞大的奥托洛帝国拥有的市场几乎是无限的,亚文内拉人原先只能依靠西瓦利耶人去出售到东海岸的各种珍贵矿产和魔法产品这下省去了中间环节和关税带来了惊人的收入,一车车的高价物品被出售到奥托洛,而替换回来的则是发展所需的种子、粮食和各种各样的普通材料。

  人民变得富裕起来饮食也变得充沛,越来越多的茶农前往瓦瓦西卡令本地的茶叶也开始变得常见,加之以西瓦利耶那边从贵族斗争当中逃亡过来的难民带来的大量廉价劳动力,习惯了只吃淡而无味没有什么营养的谷物糊的农民们第一次能够有效地填饱自己的肚子甚至是选择吃什么——烦恼下一顿饭有没有得吃变成了烦恼下一顿饭要吃些什么,随着生活水准的提高人民的平均体重也日益抬升。

  ——这真的是自己认识的亚文内拉吗?

  米拉陷入了严重的真实感丧失,只不过路上所面见的一些东西提醒了她这个国家也并不尽是一片美好。普通的老百姓只能够看到生活水平在一步步地提高,他们活在当下这点并没有错,许多的事情比起一年前也确实有了长足的进步。沿着建筑的道路艾卡斯塔平原不再只有亚诗尼尔一座主城,新兴的许多村庄城镇之后也会演变成同样繁荣的城市,商人络绎不绝,即便是亚诗尼尔现如今也已经有了过去的两倍之大,甚至就在众人进来的南城门入口那里外头还架着一整排的脚手架,没有塑型完成的石灰岩放在防雨的木制大棚下方,跑去暂且休息的工人们留下来的喝水用的木碗上面因为沾着灰去拿而留下白色手印还清晰可见。

  但在这欣欣向荣的表皮下,不公仍旧存在。

  战败之后又因为国王的驾崩而陷入各种内斗的西瓦利耶人再也无法像是之前骄傲的西海岸最强王国子民那般挺胸抬头,为了不被领主强征去当炮灰送命他们尽一切可能渡船或者穿越过危险的森林前往这边。原本高高在上的西瓦利耶人现如今只能对着被他们嘲讽是山猪或者是马夫,充满着马粪和猪粪味的亚文内拉人低头做着最下贱的仆人的工作来试图获得一口粮食和住宿的地方。

  而颠倒过来身份一辈子都在看西瓦利耶老爷颜色的亚文内拉普通人翻身做主人了自然也不可能收敛,承受暴力的一方变成了施暴的一方——是啊,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理由和仇恨,这些人有愤怒的地方想要发泄出来也不是不能理解,可是这份愤怒就这样你来我往地持续下去,到了哪一天再度爆发出来的话,他们又该如何应对?

  人类总是这么地善于去划分彼此的阵营,身份高的一方朝着身份低的人指手画脚态度恶劣,又对着身份比自己更高的人谦卑地低下头颅。明明同样都是人类,只因为出身不同肤色和发色不同,生命轨迹就可以完全不一样。

  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人之间是如此,但越过他们,即便是看似给这个国家带来了非常大帮助的奥托洛人,也依然不能免俗。

  “叮铃——”门再度被推了开来,冷风再度吹入让在鱼上来之前先大口地享用着面包的穆娜等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们本就是炎热的草原出身,虽然那边下雨的时候也会降温,但像这样的情况还是令穿着单薄的这一行人有些措手不及。

  “呜嗯嗯——”穆娜抖了一抖,所幸进来的这一行人人数并不如他们那么多所以很快地就又把门给关上了。“斗篷放门口那儿吧,没地方挂了!”小酒馆的老板娘忙着做亨利他们的食物,朝着这边吼了一嗓子就接着忙活。米拉瞥了一眼,那其中有好三个人都是一副商人模样的打扮,只有两人才是携带着武器的佣兵。

  “这些混蛋奥托洛人。”商人们明显是亚文内拉的本地人,在这个小小的酒馆里头放开了就直接用方言叫骂道:“分明是说好了单价30丹诺的跑了过去就说是受潮了只能付一半的价钱,这种鬼天气还催我们赶路又要让东西不出问题?我说了再等几天怎么都不听,还说什么延期就不做生意了去找别人。”

  “仗着他们是帝国的人就强买强卖,这群该死的混蛋!”“麦克麦克——好了,事情都过去了——”两名商人之间的对话也正是米拉和亨利等人这一路过来所注意到的事情,正如过去的西瓦利耶人所做的那般,只是现在这个身份更高的对象变成了奥托洛人,并且事情似乎还远不止此——名为麦克的商人甩了一下胳膊继续骂道:“不,伙计!这事儿没完我跟你说,那些愚蠢的卫兵,国王到底想的是什么竟然还给奥托洛人更大的优待?这不就好像是奥托洛的狗一样吗,我们做了那么多年的西瓦利耶的狗还不够,这会儿又要换一个主子吗,真是的,王子殿下好不容易为我们争取——”“麦克!麦克!!”他的朋友捂住了他的嘴,灯光昏暗,这些人看到了亨利身上穿着的板甲。

  “该死的,你说这种话会被杀的——”他小声地这样对自己的朋友说道。“好了!”而身后的老板娘在这时候开口说着,我们的贤者先生站了起来:“别怕,我不是什么国王的骑士。”“扣扣。”他敲了两下腰带上的徽章:“只不过是一介佣兵。”

  “呼——谢天谢地。”贤者转过了头,而两名商人则得救了一般地长出一口气,只是贤者起身的这个动作让和商人们一同进来的其中一名佣兵提起了注意。

  “亨利?”贤者回过了头,对着那人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过去拿刚刚煮好的食物。

  “那么你是米拉——”这个有点令人耳熟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正在和莉娜聊着自己在这边过去的生活的洛安少女转过了头,看着对方稍微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阿黛拉?”

  “嗯,是我……”在旅途最初开始的时候曾经结伴同行的福德佣兵团女副团长那头红发依然,只是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沧桑了许多。

  “你们都是蓝牌了啊……你长高了呢。”她微笑着这样说着,而米拉礼貌地点了点头:“是的,你活下来了呢。”

  “嗯,我是比较幸运的,不过佣兵团的其他人就没这么好了,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只能接一些个体任务的原因,真是天意弄人啊……一个手下都没有的佣兵副团长,呵。”她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白发的洛安少女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她这一年多当中所经历的东西也不在少数,但本就是女性佣兵出身辛苦打拼之后的一切却付诸东流,虽说拥有橙牌的级别,要再找到一个肯雇佣且重用她的佣兵团,显然也不是那么水到渠成的事情。

  对方失去了一些什么,对方受到的挫折有多大,女孩无法想象,所以她迟疑了一会儿,最终只能够说得出来四个淡淡的字节:

  “活着就好。”

  “嗯。”阿黛拉愣了一会,然后释然地点了点头:“是啊,活着就好……”

  “活着就好啊……”

  烛火摇曳,再度重逢的几人也没有太多的话语可以去说,互相回归到了各自的群体之中以后,他们在延绵不绝的冷雨当中享用了自己的午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