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41章 黑山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599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黑山并不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山。

  事实上,假如是生活在高地的亚文内拉人来说的话,它顶多算是一座小丘。得此名号的缘由显然是因为西瓦利耶多为平原,即便森林之中也都多是平缓的地形,没有太大的起伏。

  因此位于拉扎尔的北方,普罗斯佩尔的西北方向的这一座位于密林之中在整片平原独树一帜的小丘,就因那漫山遍野的艾卡黑松,从而得名黑山。

  这一团伙的洛安盗匪选择这里作为基地不是没有来由的。

  位于森林中部并不算过分深入到魔兽出没的地带的黑山有着得天独厚的地形优势,过去一直都是熊和山狮盘踞地点的它在十几年前流亡的洛安人来到了这儿以后,用树木建造起了一个极为壮观的有着三层外墙的木制堡垒。

  十几年的光阴,西瓦利耶人跟黑山上盘踞着的盗匪之间的关系也是忽明忽暗。

  不明就里的人很可能会觉得盗匪就必须剿灭,但事实上,作为一个拥有强大战斗力的团伙,洛安盗匪在很多时候对于权力者而言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工具。

  ——打个比方。

  两位贵族之间闹了矛盾,矛盾达到了无法化解的程度。于是只能出手报复,但明着出兵开战的话不单开支极大,考虑到战败的可能性,还必须冒着一定的风险。

  那么这种情况下要怎么做呢?

  很简单,借刀杀人。

  只需要利用贵族们无孔不入的情报网,将另一位贵族领省内商队运送的货物及日期等信息悄悄地透露给洛安人,并且令附近巡逻的西瓦利耶军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可以借助这些人憎狗恨的洛安人之手去达成自己的目的了。

  洛安人得到了自己的战利品,贵族出了一口气,各取所需,就算要查也没人能够查得到他们的头上。

  何乐不为?

  一切都为利益而行,在有权有势的商人和大贵族乃至于教会主教的默许下,如同西海岸的其他许多地区,这些洛安人的盗匪势力日益壮大。

  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这一次召集佣兵前去剿匪,某种程度上可以算是在肃清门户。

  或许是黑山的洛安盗匪翅膀硬了对着不该出手的人出手了,或许是普罗斯佩尔大主教有什么隐秘不想要泄露出去就随便找了个理由,或许是这或许是那,谁知道呢。

  “呼……”白色的雾气在空气中四散开来。

  亨利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和米拉位于队伍后方的位置,贤者背靠着这颗艾卡黑松壮实的树干,旁边头上盖着兜帽的米拉低垂着头。

  这个坎子不论如何终究必须迈过去,想要战斗是米拉自己提出来的要求,而在西海岸只要从事战斗相关的职业,那么她就免不了要去对付自己的族人。

  虽然年幼的洛安大萝莉因为生活环境的缘故并没有像是其他洛安人一样对于这个群体有强烈的认同感,但终究免不了内心会有一些复杂的情感。

  她将自己一头白发盖住一定程度上就是这个原因,而亨利之所以这一次没有去阻止她,则是出于之后战斗的考虑。

  佣兵之间并不互相认识,辨认洛安人的标志是那一头醒目的白发,即便米拉佩戴了绿色的佣兵标志,也止不住战斗起来时脑袋一热谁就对着她挥出了长剑。

  懂事的米拉很清楚这一切,倔强又自立的她本着不给亨利添麻烦的想法从进入森林开始就戴上了兜帽,而明白女孩此刻内心纠结的贤者也没有开声说些什么。

  黑山堡垒最外层的木墙已经清晰可见了,一大群拿着鸢盾、泪盾、圆盾甚至是方盾的佣兵零零散散地就走了过去。

  热雷米和其他几名全身板甲的骑士带着几十名军士在后面压阵,一共来到这里的佣兵有八百多人,而根据爵士的宣称,黑山的盗匪一共也才三四百人。

  理论上来说,他们是拥有优势的。

  但是就亨利所知晓的知识而言,这个优势实际上并不是十分地明显。

  围城的战役在里加尔的历史上发生了无数次,因而古往今来的将领们也得以总结出许多宝贵的经验——这其中之一,就是军队的数量。

  攻城的一方,必须拥有守城一方三倍的兵力,才能够攻破。

  考虑到黑山只是一个木制栅栏的简陋堡垒,八百多人的佣兵还算是一支能用之兵,可问题是洛安人不是等闲之辈,以战立国因战亡国的他们对于各种各样的战斗战役和战争都是手到擒来——

  “啪——咻——”

  “夺呜呜——”一名拿着鸢盾有些呆头呆脑的佣兵成为了第一个牺牲者,准确地命中他脖子的短粗箭失结合前面的“啪!”的一声显然是来自于一把十字弓,而就在他倒下的同时,第一层的木墙上密密麻麻的站起了一排洛安盗匪。

  “敌袭!!敌袭!!”另一名使用盾斧搭配的佣兵这样喊着举起了盾牌“夺!夺!”两枚箭矢立马袭向了他,木屑横飞,箭头击穿了盾牌命中了佣兵的手臂,鲜血开始溢出,他吃痛咬紧了牙关但没有停下。

  “冲!都给我冲!你们这群懒鬼!”并不是所有佣兵都配着盾牌的,密集的树林让盾墙的组成基本没有可能,打头的两百多名盾战手零零散散地四散到了一旁,兵力显然不足以包围整座黑山,所以聚集起来的佣兵们杂乱地团成了一堆,朝着斜坡上方外墙的木门冲去。

  “啊啊啊啊啊!!”箭矢横飞,更多的佣兵们咬了咬牙从后面冲了上去,不少人一个大意就中箭摔倒在了地上。佣兵之中的弓手们也开始还手,亨利注意到不少的地方也出现了火光,显然是被强制征召过来的魔法师在准备魔法。

  但他们犯了经验不足的错误,因为初阶魔法射程的缘故这些法师明晃晃地站在了林间的空地,这直接导致他们在施法的时候变成了重点打击的目标。

  “咻——夺——”失去法师魔力引导的火球之类直接在空气之中消散了开来,不甘地瞪大了双眼的魔法师们就这么倒在了林间的空地上血流不止。

  “呜呕!”不少明显是第一次参加战斗的年轻佣兵见到这短短数分钟内就接连有人死去的场面都弯下了腰开始呕吐,后面的热雷米不满地看着他们,然后摆了摆手示意手下的军士冲上去把他们往前赶去。

  “弓箭手!支援!”前方的佣兵这样喊道,弓手们找寻到了各自的位置依靠在树后开始射出大量的箭矢。“夺夺夺”的声音连续响起,许多箭矢直直插在了外墙的上方,准头更好一些的弓手命中了大意的洛安人,高大的白发盗匪们一个翻身从上面摔了下来。

  “冲冲冲!”没有任何的配合,只是在一片混乱之中有谁这么喊了一声,佣兵们就乱糟糟地冲了上去。

  弓手继续对着木墙开弓射击,被压制住的洛安人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袭击。“你们不冲吗!”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亨利回头看了一眼,单手剑士阿兰对着他俩露出了挑衅的眼神,然后直接就跟着其他人冲了出去。

  “……”亨利摇了摇头,米拉望向了他,贤者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带着她从另一侧跑了过去。

  “抬盾!”前方的佣兵再一次高声喊道,已经冲到了木墙下方的他们这一次将盾牌举过了头顶,洛安人举起石块和热油开始向下投掷,侧面的洛安弓手也趁机袭击佣兵们薄弱的侧翼。

  “啊啊啊啊啊!”滚烫的热油顺着盾牌的边缘流下沾了下面的佣兵一身,立马就被烫掉了一层皮的佣兵大声尖叫着倒下死去“咚咚”落下的石块砸得佣兵们七歪八扭,而一旁袭来的箭矢击中了他们裸露的腋下和侧腰也令这些佣兵损失惨重。

  “弓箭手!给我滚上去支援!”热雷米在后面高声咆哮着说道,躲在树后的佣兵们在贵族淫威之下只能冒头。

  洛安人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些弓手们也跑上前来,木墙上的洛安人对着他们也发起了攻击,躲闪不及的佣兵弓手们当先就有十几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但更多的人数导致佣兵们还是压制住了洛安人,在大门的上方丢石块倒热油的洛安盗匪有好些个带着两三枚箭矢就摔了下来砸在了佣兵的盾牌之上。

  “阿茨比丘!!阿茨比丘!!”木墙上方的洛安人用洛安语大声地呼喊着撤退,佣兵当中听得懂洛安语的一些人开始高声欢呼着传达这个消息,看样子第一面木墙似乎就要被攻下了,佣兵们聚集在了木门的前方,然后开始用斧头和锤子甚至是盾牌来试图砸开木门。

  “……”但亨利却皱起了眉毛。

  他感觉有些蹊跷——洛安人是优秀的战士,即便沦为盗匪,平心而论他们的实力也不像是这些下级佣兵可以打成这幅德行的。

  更别提那句明显要让所有人都听到的撤退的话语——在贤者看来这更像是一个陷阱而非真正地被打退。

  “所有人!停下!我怀疑他们有埋伏。”亨利高声喊道,原本而言他并不是很想去和其他人作交流,但眼下情况愈发不妙即便是他也有些担忧情况会变得十分难看。

  “哼,你觉得你自己是什么人啊!”远处站在木门下面,觉得自己身处最前线十分光荣的阿兰得意洋洋地对着亨利这样说道,其他的佣兵们望了一眼这个挂着绿牌的高大冒险者,也并不把他当一回事。

  “唉……”亨利叹了口气,然后带着米拉开始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啧,果然是个懦夫。”阿兰鄙视地看了一眼亨利,然后回头望向了热雷米——但他所期待的贵族老爷却没有看到自己出众的表现。与之相反,热雷米摸着自己的下巴,像是因为亨利刚刚的话语而陷入了思考。

  “什么东西?”一名佣兵停下了敲打门扉的举动,更多的佣兵们也从众地停了下来。

  “我操!”后面的一名佣兵大骂了一声,而全身板甲的热雷米等西瓦利耶贵族忽然在这一刻转身就跑。

  “该死的!贵族跑了!”随着其他人一并走到空旷地带的一名佣兵弓手这样喊道,他话音未落,一枚箭矢就穿过了喉咙带走了他的生命。

  “什么东西?!”慌张又混乱的佣兵们高声大喊着,而在下一个瞬间,不知何时已经绕道了这片树林两侧的洛安盗匪们站了起来。

  “瓦乌克(发射)!”为首的洛安人高举手中长剑大声喊道,从两个方向同时袭来的箭矢在一瞬间杀死了超过一百名佣兵,紧接着这些白发的彪形大汉们拔出了各自的武器就朝着他们冲来。

  “完了……这真的是个陷阱。”一名佣兵这样喃喃念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