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92章 在雪融之前(二)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90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夷地的西南角,也即是璐璐一族原先定居的这片区域内熊的密度很高。

  与越靠北生物体型越大的法则异曲同工,熊这种生物毛色越浅体格也会越大。在最北端的地区生活着的白熊双脚站立起来的时候足有3米5的高度,平均体重足有600千克的它们是人类已知的陆生熊科动物当中最大的存在,在面对这些庞然大物时即便是苏奥米尔的雪虎和恐狼也只能夹着尾巴逃跑。

  夷地的熊皆是棕熊,毛色介于深色和浅色之间的它们体格也适中。但即便是这样,最小的成年个体也可以有200千克以上。

  与人类相似,熊的个体当中也是公熊体格要比母熊更大。

  不单如此,公熊的攻击性和领地范围也会相应增加。熊这种生物对于自己的领地十分重视,不光是针对同类,人类擅自闯入也会导致两者产生冲突。

  因而夷人的定居点多处在平原,与熊生活的高海拔山峦地区隔着一段距离。

  两者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相安无事,只有人类上山狩猎的时候才会产生交集。

  但凡事都有例外。

  这头熊很明显是公熊,一方面是因为母熊会在冬眠期间产仔,但脚印旁边并没有幼崽更小的足印伴随;而另一个原因,则是它相当巨大的尺寸。

  身高一百九十五公分的贤者有着一双与体格相称的大手,从指间到手腕足有22厘米长。但就连这样的他在把手放在地上和那个光是爪子就有15公分长的足迹比较的时候,也显得小巧了起来。

  熊的爪子是没办法像猫科动物那样收回去的,这也是猎人们用以辨别足迹的要点之一。

  从足迹的大小可以估算出大致体型,但这个足迹相较起这种体格应有的样子,却显得有些浅。

  熊可不会踮起脚走,而且即便这么做雪地也不会对你的体重撒谎,更轻的体重结合仍旧是冬季的事实,这是一头被饿醒的不眠熊这一事实暴露无遗。

  而如此一来,他们的处境就变得危急了起来。

  成年公熊的领地范围最大可以有两百公里,这座小山坡与长屋的距离不足这个数字的百分之一。它本不应来到这里,显然是在饥饿的促使之下向着人类势力的范围前进了。

  熊的嗅觉十分敏锐,甚至比人类倍加信赖的猎犬要强出好几倍,所以它很有可能是循着长屋烹调食物的气味一路追来的。

  而既然已经靠近到了这么近的距离,那么在大雪封山的冬季它下一步会前往的地方毫无疑问地是唯一有食物的人类村庄。

  一头饥肠辘辘但并不愚蠢的熊,即便长屋的木门可以扛住冲击,它也会埋伏在灌木和房屋的拐角等待夜晚有人外出上厕所的时刻袭击。

  这是未来可见的威胁,但比那更紧要的是——

  三人已经进入了这头熊的领地范围。

  在寒冷冬季为了节省燃料和淡水一直没怎么洗浴的人类身体,连他们自己都能闻到衣物上的汗臭味,这就更不要提嗅觉远超人类的棕熊。

  “快点做好准备,雪橇丢了。”贤者果断地下达了决定,而旁边的璐璐更是已经掏出了腰间的山刀,接着迅速地靠近到了附近将一棵已枯死的一握粗小树砍倒,迅速地切削掉上面多余的枝丫。

  接着“啵”地一声把山刀的木制握把卸了下来,露出了里头圆柱形中空的铁管刀茎,又迅速地切削处理了一下树干,将小刀套在上面之后在一颗大树上砸了好几下确保套紧。

  3分多钟的时间里,她麻利地将身上的山刀转换成了一支短矛,动作之迅速令我们的洛安少女有些目瞪口呆。

  雪橇上放着伐木用的斧子,这是他们从欧罗拉一路带过来的,乘船的过程当中被海风腐化多少有些锈迹。加上两人身上也带着的西方样式的匕首,这就是他们所有的装备。

  和璐璐一样,亨利和米拉也将手里的匕首捆在了棍子上做成了矛。因为不是专业猎刀的缘故,他们得削出来缺口再用绳子绑紧而不是直接套上去,这多少花了一些时间,以至于准备完毕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来分钟。

  三支矛加上两把斧头,碍事的雪橇被丢在了身后。他们做好了目前能做的所有准备,但这种武器充其量只是应急使用,面对皮糙肉厚的棕熊不一定能够派上理想的用场。

  这里是该缓慢后退拉开距离的时候,在没有着甲也没有带着真正强力武器的情况下面对体格庞大的公熊胜算并不多。

  所以最佳方案是在保持警戒的情况下,三人凑在一起尽量使得目标更大看起来更吓人一些,稳步退回长屋再作打算。

  跑是不可能跑得过棕熊的,熊的奔跑速度几乎有人类两倍,所以他们只能缓慢撤退,同时注意旁边的风吹草动。

  整座山坡都是安静的,无风的晴天就连树木的“沙沙”声都不存在。积雪覆盖在树冠,粗糙的树皮上也沾了不少,但这里相对而言更为狭窄的视野使得他们可以摘下眼罩不必担心炫目。

  一望无际的蓝天和闪闪发光的太阳使得周围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若是对局势一无所知的话,大抵会觉得这一切美不胜收吧。

  无知即是福祉,望着周围的场景,也许是为了排解紧张感,米拉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但下一秒钟来自她老师平稳的嗓音将她拉回了现实。

  “看来对方是不打算让我们走了。”

  亨利开口这样说着,由于讲的不是月之国语言的缘故,璐璐瞥了他一眼,但她的注意力很快被前方道路左侧蹿出来的庞然大物吸引了回去。

  它沾了一身的积雪。

  毛色缺乏光泽,黑色和棕色还有浅棕色参差不齐,显得很是憔悴。

  通常人们印象中圆滚滚的熊的轮廓并不存在,可以看出来脸庞和身体都饿得皮包骨贴合了下去。

  它瞎了一只眼睛,斜侧着对着这一面的身体上面有皮毛也掩盖不了的爪痕伤疤,但那眼睛上面的伤痕却明显不是另一头熊造成的。

  那是一道笔直的旧伤,看起来就像某种锐利的物品刺中了眼眶下部顺着捅了进去扎瞎了它的眼睛。

  “阿拉咖密”璐璐的声音有点颤抖,她说了一个词,不论是贤者还是洛安少女对这个词汇不熟悉,但他们可以明白那是这头熊的名字。

  这几乎是最糟糕的情况,一头与人类交手过,品尝过人类血肉的熊,而且甚至在本地夷人的记载当中存在。

  “没想到它还活着,灾厄啊。”璐璐显得很是紧张,亨利和米拉因为对于夷人的传说不甚熟悉的缘故对于这种恐惧没有共感,但仍旧可以从这些信息判断出来很多细节。

  强壮的野生棕熊诚然可怖,但野兽也会衡量威胁,对于人类这种报复心强并且数量庞大占据优势地位的生物,大部分熊的态度都是主动规避而不是进攻。

  这种神秘感和距离感是他们得以全身而退的依托,但这头熊已经和人类猎人交手过了,而且从璐璐的语气推断也许不止一次。

  换而言之,对它来说人类这种生物没有什么神秘感和距离感可言,甚至由于伤痕的缘故它还对人类抱有敌意。

  一头有智慧,强大而又狡猾的公熊,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已经是退无可退的情况了。

  它缓慢地开始靠近,步伐看似疲惫不堪,但没有人因而掉以轻心。

  “准备好长矛。”亨利开口这样说着,身后的两人都随着他的动作摆下了矛。

  将近两米长度的临时武器在晴天的阳光之下明晃晃的锋利尖部指着名为阿拉咖密的巨大公熊,它的脚步停了下来,被这种武器多次伤害过的它明白这种它的可怖之处。

  它显得有些犹豫不觉,这令洛安少女小小地松了口气——但旁边的璐璐依然一脸谨慎:“小心点,它很狡猾!”她用本地的语言开口这样说着,这种简单的词汇米拉也能听得懂——而正在这一瞬之间,这头显示出有退却迹象的棕熊就低下了头朝着他们狂奔而来。

  “吼!!”它发出巨大的咆哮声把雪扑得到处乱飞,然后以看不见路的姿势用头盖骨朝着这边一路狂奔。

  “躲开!”璐璐大声地喊着,而在她喊的同时贤者就丢掉了手里的长矛一只手抓着一个把她俩丢到了道路的两旁紧接着自己就地一滚。

  “啪!!”积雪乱飞,而扑了个空的棕熊以粗糙的爪子狠狠地抓地紧接着转过了身朝着体格最大的亨利再度冲来。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内,它展现出了极高的智慧。

  以假动作欺骗试图让人类放松警惕紧接着往前扑,在对付熊这个问题上作为新手的米拉尚且不清楚,尽管她也明白面对重量更大的对手冲击,长矛阵列就算能够击杀对手自身也会损失惨重。

  所以刚刚避开是必须的,但自己老师完全有能力将手中的临时长矛投掷出去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击杀它呀——老师在想什么?

  她迅速地甩掉了这种疑惑,然后从雪地上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开始去寻找掉落的短矛。

  而另一侧的亨利再度躲开了阿拉咖密扑来的动作,但他已经逐渐被逼得没有什么活动空间了。

  贤者没有丢矛的原因很是简单,一来是熊冲刺的速度太快,他只有极短的时间能反应,若是选择了攻击就没有机会逃跑。

  二来。

  这个家伙在冲刺的时候冒着看不见路的风险低下了头,这可不是因为恐惧。

  熊的头骨是全身最厚实的一个地方,即便是里加尔人的重型绞盘破甲弩射上去也会被弹开。

  短矛是不可能击穿它的,而其它地方又不可能造成足以致命的伤害。

  这头老公熊,确实同时拥有智慧和力量。

  “嚓——嘭!!”因为膝盖深的雪地无比碍事的缘故,尽管雪鞋已经扯了下来,亨利的动作却仍旧迟钝,他摔在了雪地之中,而阿拉咖密直接一爪子又扫了过来。

  “嘶!”贤者就地一滚再次躲开了攻击,但这一次不是那么地完美,因为他身上的衣物都被爪子给野蛮地撕开了不少。

  被体温和太阳光融化的雪水凉飕飕地从缝隙灌入浸湿了衣物,因为一直在雪地上打滚的缘故脖颈和四肢也开始发冷。

  他果断地一个起身接着跳跃滚到了另一侧拉开了少许的距离,而阿拉咖密仍旧死盯着他这个最具威胁的目标不放。

  “唰——”逃跑和追逐还在继续,饶是我们的贤者先生在面对这种情况时仍只有躲闪逃避的份。

  地形和环境都十分不利,而且对手不论是体格还是攻击力都强于他,甚至智慧也相当出众,不论旁边的璐璐和米拉如何行动,它始终无视她们,只盯着亨利。

  他就连腰间的斧子都一直拖到了现在才能拿出来,然而只是便携的斧子面对坚韧的熊皮和健壮的肌肉,也就只能给它造成一些痛苦和轻伤。

  头部这种要害部位被厚重的头盖骨所保护,饶是我们的贤者先生气力惊人,在没有拿着无坚不摧的克莱默尔的情况下。

  单凭这一把小斧子要劈开脑袋也是天方夜谭。

  雪水渗入到了衣物之中,尽管被太阳直射而且身体在运动,站在齐膝深的积雪之中,四肢却还是逐渐冰冷。

  若是等到手脚僵硬活动开始变得不便,那一切就太晚了。

  “哈——”亨利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在棕熊又一次扑来的一瞬间。

  双眼。

  亮起了蓝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