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187章 道沃夫博格战役(四)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6694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大部分穷其一生所能够做到的就是远远地在某处瞧见一两位魔法师老爷从某处走向另一处的普通农民们心目中,这些穿着精致长袍的能够操纵他们所一知半解的魔力的知识分子,是高贵而富有远见的代表。

  正如我们一直在说的,人们大多数都擅长于以貌取人,相比起来那些总是浑身脏兮兮的穿着棉甲和老旧皮甲散发出一股经年持久的臭味头发纠结的下级佣兵和大部分同样浑身是泥的普通平民。出于各种条规以及常年待在室内研究资料和古代文献以获取相关的知识的魔法师们,身上总是相对地要干净整洁一些,加之以其知书达理的言语措辞和对于魔法的了解,如同贵族一般与普通的平民阶级分隔开来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因此魔法师,不论是元素师还是在教会国家看来是渎神的巫师,理应就代表着高贵、优雅、整洁——

  理应。

  就仿佛贵族理应代表着身心都更为高贵更为优雅一般,在消息闭塞的普通民众心目中某一接触甚少的特定群体形象,往往与其真实样貌千差万别——诚然魔法师学徒多数必须至少是贵族或者稍微有钱一些的商人家庭才能够供养得起,但能够符合这个界限的人选还是不少的。如同西瓦利耶那边在陷入勾心斗角的政治混乱之前,由于亚文内拉的富庶矿产和魔法物品透过他们贩卖,这条商道的两侧受其滋润发家起来的商人不在少数,加之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事实上在与亚文内拉开战封锁边关之前,使用亚文内拉出产的魔法材料并且在进行各种知识学习的魔法师学徒和准学徒,在西瓦利耶的境内某次官方统计人数有多达几百近千人之多。

  ——这个数字实际上已经是十分繁多的了,即便相比起佣兵还有其他的剑士弓手这些职业而言他们仍旧处于1比200甚至1比300层次的数量劣势,但西瓦利耶——至少在数字上看起来——还是一个繁荣的魔法国度。

  只不过,数字有的时候,就仅仅只是数字罢了。

  当西瓦利耶陷入内乱,加之以亚文内拉的边关封锁商路不通,除了躲避领主强制征召的难民以外还有许多的魔法师学徒以及准学徒也逃亡到了亚文内拉。而这些在一般人看来理应属于高贵优雅的知识分子魔法师老爷们此刻处于艾卡斯塔平原南部道沃夫博格领地内我们的贤者先生的领导之下,所做的事情到底是否能够符合得上这份印象呢——

  答案,是否定的。

  “埃斯帕提诺,埃斯帕提托,厄特亚!”“轰——!”“咳咳咳、咳咳咳——”魔法的光芒一闪而过,昏暗的通道之内瞬间崩塌下来了一大片的土壤身后逐渐开始发干的部分受到其影响散开了一大片的灰尘,而穿着灰色袍子袖子有两条金线的这位灰头土脸的魔法师老爷,用西瓦利耶语对着旁边同样一身脏兮兮的同伴法师学徒大声地叫骂道:“我不想要这见鬼的活了!挖土?我的意思是,饿肚子为了买一本书我可以忍受,和佣兵们一起剥猎物的皮去换钱弄得浑身血腥发臭我可以忍受,但挖土,这东西超过了我的承受范围,朋友,远远地超过——咳咳咳、咳咳咳。”

  在漫天的烟尘之中张大嘴情绪激动地大声嚷嚷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另一侧那位袖口有三道金线级别更高一些的灰袍法师学徒冷静地用围巾捂着自己的口鼻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背部,而随着他的动作一下一下的使用了魔法的那位学徒背部又掉下来一大片的灰尘。

  他等着,直到烟尘散尽才解下围巾开口说道:“你得明白,学徒阿德里安。”他说道,魔法师之间是不用姓氏互相称呼的,因为至今也没有出现过什么真正的魔法师家族,加之以他们的信条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因而只在其名字前面冠有与等级相关的称谓——普通的学徒是加在名字的前面,正规法师开始是加在名字的后面,例如阿德里安如果此刻穿着深青色长袍的话他的称呼就会是阿德里安元素师,深蓝色则是阿德里安元素师导师,至于最高级的纯白色,那么所有遇见他的人都会称他为阿德里安大师——话归原处,更高阶级的法师学徒接着说道。

  “不辛苦不脏的工作赚不到足够的钱,你卡在二级也很长时间了吧。老家那边已经一片混乱,领主和大主教们内斗不断珍贵的东西都被商人们趁机收购起来囤积哄抬价格,以前二十万丹诺就可以买到的一本书现在价钱翻五倍都没法买到,西瓦利耶金币已经贬值到只能拿去融化出里头的银和金直接按等重购物了,世道不好,就不要抱怨那么多了。”高级元素师学徒挽起了自己的袖子,尽管这并不符合魔法师的条规,但条规同样也说了魔法师是以探索知识为己任的而不是挖土。

  “行吧,学徒夏尔,好好干。”阿德里安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转过身开始朝着通道的后面走去,身后随着相同的咒语再次念起魔力的波动如同一阵暖风一样拂过阿德里安裸露的皮肤,这条在艾卡斯塔平原地下的通道又朝着前方延伸出了数米长的距离。

  “进度怎么样。”“还行,我休息下回复体力,现在换夏尔在做了。”阿德里安回归到了后面某处他们刻意开辟出来更为广阔的休息空间,那里等待着的还有其他十来名学徒,烛火燃烧他们在通往地面上的天花板处钻了不少的孔洞以保证漫长通道内部的空气流通,而随着一阵嘈杂的声响从不远处通向外面的方向响起,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过来。

  “唷,头子。”学徒们对着亨利这样打招呼道,兴许是贤者那与诺斯兰人类似的外表和那口标准的西瓦利耶语在作祟,他们对于他显得是相当亲切。不过仅仅如此的话也就只停留于亲切的层面了,亨利本身说话一贯的温文尔雅而且有一些就连魔法师学徒们亦无法理解的问题他也能够回答出来在某些程度上令这些魔法师学徒们感到神秘莫测,加之以他因为通道狭窄而褪下护甲只穿着简单的衣物在脖颈处露出来的那些没有一个人可以解读但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那细微的魔力波动的纹身,好奇心和神秘感共同构筑最后使得这些人都对他有一股些许的尊敬。

  “大家辛苦了,魔力用完的人先回去补充一下体力吧,薪水都给你们算好了,直接用书和材料支付就行了吧。”贤者对着他们这样点了点头,听到能够获得书本包括之前在抱怨的阿德里安在内许多法师学徒们都是一脸由衷的兴奋,虽说浑身脏兮兮的,但他们仍旧显得活力无限。

  “谢谢头子,不过我们还不累,这点魔力的消耗还不算什么!”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奖赏的诱惑对人类而言都是无法拒绝的,魔法师自然也无法逃脱这个层次,不过贸然进发也并不算做是一件好事,亨利摆了摆手:“等下,等我们加固完了这一段通道再继续,你们好好休息。”他这样说着,然后朝着身后挥了挥手让一众亚文内拉的士兵们抱着事先处理好的木头支撑物走了进来。

  “————厄特亚!”刚刚走过来的一瞬间前方又是一阵崩塌,元素系的法术震动十分安静,魔力穿行在土壤之间破坏其结构之后自然而然地就掉落,根本不需要什么沉重的撞击,数米数米的一段段通道就这样落回到了地面之上。

  “夏尔,怎么样了。”亨利把火把往前举照亮了一下前方再次延伸出去不短距离的通道,而身后的那些打下手的亚文内拉民兵们则是放下了木桩开始用随身携带的小铲子把掉落下来堆积在两侧的泥土尽量地往通道的周遭压实,在令墙壁的结构稳定下来之后他们把支撑用的木桩顶在了上面,但却并没有像是挖矿的人会做的那样紧贴着洞壁,而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快了,头子,不过这前面有些麻烦。”听到声音回过头的夏尔摘下了自己脸上的围巾,亨利踩着四散的泥土弯下腰朝着前方走来,当他感觉到夏尔所站的这片区域的凉意立马就明白了魔法师学徒所指的事情——贤者皱起了眉头:“水么,加尔里尔河的地下水渗透到这儿来了啊。”他这样说着,而夏尔点了点头,仿佛以对方也是一位魔法师作为前提那般接着开口:“您也知道,元素系魔法只能同时使用一种,在土壤掺杂了太多水分以后需要预先进行排水的话,挖掘的效率就会大大下降,强行施法的话不单效果低劣,还会因为需要长时间持续而抽干魔力导致整个人进入虚弱状态。”

  他这样说着,而亨利没有介意这个精明的家伙言语之中夹杂的试探意味——好奇本就是法师的天性,这人运用一些词汇试探他也是理所当然。贤者对此不作肯定也不作否定,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对着身后的民兵们招了招手,用亚文内拉语交代了几句这一段需要进行人力挖掘以后,再度对着夏尔说道:“去休息吧,快结束了。”

  亨利说着就和夏尔一同朝着身后重新走去,挖掘到了含有水分的部分是一件坏事的同时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它意味着他们离狼堡已经不远了——城堡的内部是有自己的水井的,为了防守战考虑当初选址的时候就是选择了加尔里尔河渗透过来的地下水最为充足的地方。虽说因此为了达成他们的目的再前进那么一段就必须向上挖掘,但不论如何,这至少证明了他们在方向上并没有什么大的错误。

  “头子是想直接挖到城堡的里头吗?恕我卖弄,但在城堡内部的泥土表面上可是压着沉重的石板的。”夏尔继续试探着,而亨利耸了耸肩并没有开口回答他,贤者瞥了一眼这个法师学徒,他年纪不大,只有二十来岁,言行举止之间显示出来的聪慧和机敏证明多半是西瓦利耶那边比较有钱的商人家庭出身——不会是贵族,西瓦利耶的贵族越往高就越是一代不如一代,那些贵族子弟的兴趣全都在政治和内斗上面,对于魔法和其他任何知识的探究之心都一概为零。

  ‘连这样的人也落难到亚文内拉了么。’——亨利在前往佣兵队伍当中搜寻合适人选的时候第一眼看到夏尔所想的就是这样的事情,魔法师还有魔法这种东西虽然神秘且确实强大,但在某种意义上,它至少在这个时代的西海岸并没有人们所想象的那么吃香。

  限制了魔法师身份地位的很重要的一种东西就是天赋,西瓦利耶号称有一千魔法师其中仅仅只是拥有资质的“准学徒”其实占据了绝大多数,而这些人受限于家庭条件以及这个时代知识传播的保守,很多一辈子就真的只是停留在准学徒的层次,从未能够达到真正获得法术协会的认可的程度得到作为魔法师学徒。

  至于那些成为了魔法师学徒的人,他们多数都是家庭情况稍好一些,在准学徒的阶段获得了一位正式法师的一些教导,并且被推荐从而才获得了真正的魔法师学徒标志——但也仅此而已了。

  所谓的“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在书籍十分宝贵的这个年代基本除非是亲缘关系十分接近的否则极少有法师愿意真正意义上把毕生所学传授给你,所以这些人数众多的魔法师学徒就只能够自己去进行佣兵任务或者是其他的任务来赚钱从导师那儿购买学习所需的书籍。

  ——这是十分现实的,毕竟没人有那个义务去将知识普及给所有人,并且例如魔法师这样的知识真的可以转化成为武器的职业,这种知识受到限制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也令那些高等级的魔法师越来越富有而大部分的人就只能挣扎求生,努力寻找工作。

  诚然,元素师所拥有的魔法使用的能力是比一般的常见职业更加强大的,但这份强大却受到很多的限制。除了环境因素以外很重要的一点还在于魔法本身——

  魔法师的力量来自于所学的相关的魔法知识,而知识要么口传身教要么存在于书本当中。而在书籍十分稀少的这个年代里,知识,意味着价值——愈是稀有,意味着价格愈高。

  真正能够流传在外的都是一些基础的魔法的知识,这也因此造成了学徒阶级的水平都十分相近的结果,他们学习的都是同一套烂大街的法术操控方式。这套施法方式在运作的时候极其讲究媒介,随着射程的增加魔力的消耗也直线性上升,并且假如法术无法成功而有效地释放出来,持续的魔力消耗也会对心脏带来极大的负担。

  打个比方,假如一位元素师学徒在使用火球术这个简单魔法射出10米的距离时所消耗的魔力占据了5%的话,那么每增加一半的距离,魔力的消耗就会翻倍——并且受到空气当中湿度以及其他一系列东西的影响,这个施法结果很可能与预先想象的差距极大。

  如果要让火球术射出100米的距离,那么消耗的魔力会直接抽干影响到心脏和浑身血液的流动进而导致猝死、休克或者深度的虚弱——而这个距离,训练有素的弓手使用高拉力的长弓就可以做到,并且还是连续攻击。

  学徒的那套方法成为正式的魔法师以后是运用不来的,每一个正式的魔法师都有自己总结的一套更为有效的方案,可以使得魔法的攻击力更加强大距离更远变化更多端。这些人也是民众心目中对于高贵优雅知书达理的魔法师印象的来源。但很遗憾的是这些所有人都明白自己所总结出来的魔力运作方法有多宝贵,所以没有一个人,会愿意公布出来。

  即便是传给入门弟子,也会以极其严苛的条规,避免外传。

  所以绝大多数的魔法师学徒在运用魔法的时候都只能够选择以身体去接触媒介进而达到有效地节省魔力,而这种方式又受到他们贫弱的身体能力和无法负担起护甲的财力和体力的限制,导致在实战当中效率极其低下。大部分在外闯荡的魔法师学徒都只能像是亨利和米拉过去在西瓦利耶执行任务时遇到的那位女士一样,将魔法更多地作为一种可靠、寂静而又有效的恐吓奇袭工具,而不是正面战斗的手段。

  处境艰难——可谁人又不是这样呢。

  不论如何,我们的贤者先生是看到了这些魔法师学徒们的特殊作用——在莱斯基大公和爱德华还有查尔斯与地表上进行惨烈的佯攻吸引城堡内部的人的注意时,绕道了城镇当中在一条隐蔽的小巷里头开始挖掘地道的他们。

  距离到达狼堡,仅仅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