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贤者与少女

第394章 各怀鬼胎(一)

贤者与少女 Roy1048 8188 2021-04-19 14: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贤者与少女 热门小说吧(www.rmxsba.com)”查找最新章节!

  

  当亨利三人迟了数个小时终于归来之时,咖莱瓦和当初被米拉照顾过在船上撞到脑袋名为艾吉的那名年轻传教士正在清理着门前和长屋屋顶上的积雪。

  秋冬季节这几乎是整个世界范围北地居民的日常,他们的雪铲是自带的而扫帚则是用小树枝加上棍子和麻绳自己制成的。用来清扫屋顶积雪的刷子亦是如此,简陋工具造成的效率低下使得人们劳动起来十分疲惫,加之以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于是本应是一大早就完成的除雪工作断断续续拖到了这会儿还在执行。

  辛辛苦苦解决了食物问题回到长屋的三人,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的付出有些不值得。

  这并不是责怪仍旧在忙活的两个年轻人干活效率低下,而是整支队伍足有十几个人,干活的却只有他们两个。

  如是的事情在这三天时间内已经发生过许多次,尤以那些占据绝大多数的年青学者为甚,他们总是拿着书本或者笔记待在屋里假装在忙碌对于各种需要劳动的事情视而不见。即便开口去跟他们说,这些人也会以“我有更重要的事情”作为理由,满脸的不情不愿,做起事来也经常十分地不配合。

  “噢,就让农民们去把一切都解决吧。如此一来空出双手的贵族骑士们才能做更加‘重要’的事情,例如祈祷,或者比武。”遥远的家乡里加尔大陆所流行的话语,即便跨越了大洋,却也仍旧为这些上流社会出身的成员们身体力行地忠实遵循着。

  他们不是无法劳动,而是抗拒着劳动。一方面是因为缺乏锻炼体力不足容易感到疲劳,而另一方面,也莫不是有诡异的自尊心在作祟。

  “我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做这些谁都能做的小事情。”虽然尚且没有蠢到直接从口中说出,但这三天的共同生活当中,这些养尊处优的公子小姐们也已经表现出了这种态度。

  尤其是作为洛安少女舍友算得上是混得挺熟的学者丽莎,这位学者团体当中唯一的女性。米拉原先对她还算不错的印象,在到达小屋之后的几天时间里变得越来越差。

  按说长途的航海也并不算轻松,从米拉自身的角度来看,能耐得住这种考验的人理应也有着坚实的内心,但白发的女孩忘却的一点是——东方之月号虽说历经大风大浪,但除了她还有咖莱瓦和亨利以外,其实其它乘客都没有怎么介入船上的事务。

  虽然航行本身仍旧十分惊心动魄,可一来物资充足二来二手也并不紧缺,他们完全只需要待在船舱当中每天记得吃喝睡小心别跑到外头就行。

  这些学者和传教士的目的地本来就是月之国中部的繁华都城,在帝国已经建立好的据点去和当地的干员接头。像这样忽然改变了行程要进入荒野之中的情况,根本不在他们原先的安排之中。

  结果不光食物和各种物资都紧缺,他们自己也必须加入劳动,很多年轻的学者都是表现出了不满的情绪。

  这其中便尤以丽莎为重,她在长屋过夜的第二天早上就发了脾气,或许是由于当天夜晚那一锅汤当中为了照顾璐璐这个原住民没有放入乳酪的缘故有了积怨,她很明显地对夷族的少女有一种针对性的攻击倾向。

  因为给地暖系统添柴是璐璐首先动手的,所以也自然而然地也就由她来负责,但生性节俭且习惯早起劳动的原住民女孩儿在凌晨四五点左右太阳快要升起的时候就不再添加柴火,而学者们通常则都要睡到八九点才起来,加上前一夜雪地中的艰难跋涉他们都十分疲惫,在地暖系统失效以后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这些人感觉自己怎么睡都不舒坦。

  而这就成为了丽莎跟她发生——或者说单方面展开了——争吵的缘由:她用月之国的语言直接对着面就大声责怪璐璐没有尽责,而即便无法完全听懂她的话语,我们的洛安少女仍旧因那副咄咄逼人的模样而皱起了眉毛并且护在了璐璐的身前。

  仅仅是这一个动作,米拉甚至都没有开口说些什么,感觉自己没睡好觉受了一大堆委屈的丽莎就立刻将不满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开始嚷嚷说怎么所有人都护着璐璐,她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针对她。

  而以这一次争吵作为开端,占据绝大多数的学者团体反而因为吵架的缘故,整整三天的时间除了自己的事情以外没有做任何对团队有贡献的事情。

  他们理所当然地站在丽莎的那一边,也都认为自己很是委屈,因为各种各样的琐事产生的矛盾与争吵也因此时常发生——要么是大白天都不肯动弹要待在长屋里头还非要用宝贵的燃料去维持地暖;要么就是擅自动用本来是严格分配的集体干粮,开小灶自己单方面消耗掉了燃料食物还有水。

  反正每当负责劳动的亨利等人外出之时,这些人总能搞出新的问题。他们的物资消耗会比预料的更快,很大程度上也是这些人的铺张浪费。而几次开口要求他们协助劳动无用过后,负责做事的人和这些学者们可以算是彻底陷入了尴尬的冷战之中。

  在这种需要大家齐心协力起来做事的情况下,他们却以各种理由在那边好吃懒做,这种旅伴在过去米拉是从未遇到过的。即便是理论上比起这些人出身还要更加高等的玛格丽特大小姐,也只是笨拙而不懂得如何去做这些事情,那位可爱的贵族小姐拥有不输给我们的洛安少女的行动力,她总是对一切感到好奇,即便笨拙,在之后也会通过学习而产生改变。

  摆架子不愿意做事,认为一切都应该以自己为中心这样的事情,除了当初那个有点任性的任务颁布以外,玛格丽特可没做过。

  “满瓶子不晃,半瓶子晃悠。”

  人们内心当中所认为的纨绔子弟形象,实际上往往与顶级贵族没有多大关系。如同玛格丽特那样的顶尖贵族总是家境教育良好,很难出现这种自认高贵而好吃懒做的情况。反倒是这些属于中上游的人,才是最喜欢摆架子的存在。

  人的心理总是类似的,某样东西越是自我感觉有所欠缺,就越是要去强调它。这些处于中上流社会阶级的人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们没有响当当的家族名号,所以常常会有一种想要闯出名堂的抱负。而这种心理所导致的,便是这些年青人通常会有“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实现梦想,除了我的梦想以外一切都不值得我去做”的心态,以及过剩的自我意识。

  在东海岸时阅读的老一辈人批评这些年青人是“垮掉的一代”的文章当中描述的东西,米拉没有想过自己亲身见证,竟是在远远离开了里加尔来到了另一片大陆之后的事情。

  她感觉很累,这三天时间过得比起之前一个多月的航行都要疲惫。

  亨利、璐璐、米拉和咖莱瓦四人几乎包办了所有的事情,从烧火做饭一直到各种修缮和清理。多少贴近平民阶级一些,在教会也会帮忙做一些杂活的传教士们偶尔也会帮忙,尤其是在船上被洛安少女照顾过的艾吉,但占据绝大多数的那些学者们几乎就全都是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别人的照顾。

  甚至在他们看来,亨利他们做的事情还不够多。

  “这是咋回事,我眼花了?”咖莱瓦望着他们用两台雪橇拼成的更大雪橇上面拉着的巨大棕熊,有些发呆。

  “没眼花,说来话长。”而米拉回复了他,另一侧的亨利则开始在咖莱瓦还有艾吉两人的帮助下把被杀死的巨大棕熊搬到长屋里头。

  体格庞大的棕熊被拉进来,让屋内裹着毯子趴在火堆旁看书的年青学者们起了一阵哄闹,他们凑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说着各种话,但在闻到了那股腥臭的气息以后就都开始躲得远远的。

  “就不能在外面弄吗,今晚还要在这儿睡觉呢。”抱怨的声音躲在学者人堆当中故意用很大的音量喊出来,让人不知道是谁开口的。而其他人也在小声地念叨着什么“野蛮的佣兵”之类的话语,令旁边年青气盛的咖莱瓦一张脸越来越黑。

  “拿点树枝和木头,量一下尺寸。”贤者这样说着,接着就拿起了斧子开始将之前杀死的这头熊分割起来。

  “呜恶。”躲在长屋内不知道是不是又开小灶吃得饱饱的年青学者当中有人见到了这一幕当先就跑到了木窗户旁边然后对着外边的雪地呕了起来,而在卸下了一些仍旧温热的熊的内脏,并且让璐璐拿到了大锅附近之后,贤者又和咖莱瓦一起把余下的部分与树枝一并拿到了外面。

  剥皮和取肉的工作的耗费了不少的时间,待到最终完毕之时,这一头老熊身上已经有不少地方秃掉的巨大毛皮被用临时制成的树枝框架撑开,避免之后变干了收缩发硬。

  熊皮是极佳的保暖用品,在仍是隆冬的夷地,他们尽管带足了保暖衣物,遇到这种情况也还是尽量收集一下比较好。

  即便自己用不上,之后与其他人相遇了也可以出售兑换为本地金钱。

  而除此之外后面运送来的柴火也都被重新搬到了长屋之中,由亨利和咖莱瓦劈砍成小块。他们钓到的鱼则是都剥开清理干净,璐璐将它们悬挂在了火堆正上方的房梁上,如此一来烹煮和取暖的火焰烟熏便会将这些鲑鱼做成鱼干,可以在之后的旅途之中使用。

  待到一切忙完,一个下午的时间又过去了。年青的学者们热热闹闹地讨论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但也时不时会加入一些抱怨的话语,作为团队领袖的他们的导师并没有开口阻止,这一点有些奇特,但却并不出乎亨利的意料。

  这个男人在打某些算盘,他自以为藏得很好,但其实这种老掉牙的手段贤者已熟悉到看对方一个眼神就可以猜出个大概的程度。

  但他没说些什么。

  晚饭的时间点起初所有人都有些高兴,因为这是到达长屋的数天以来第一次他们有新鲜的肉吃。但当从汤碗当中舀出来的热腾腾大块熊肉终于入口之时,大部分人却都皱起了眉。

  “原来熊肉是这个味道的。”米拉的表情有些微妙,这种口味很难从人们常吃的食物当中找到类比——不能说难吃,但也并不是那种美味到会使得你大快朵颐的程度。

  “没办法,又是一头老熊,又饿得都没什么脂肪了。”贤者耸了耸肩,开口说道。

  北方的人会将熊作为食物其实并不少见,因为环境严苛的缘故,这种可以提供大量脂肪和热量的食物甚至在部分地区是珍馐佳肴。

  但这头老熊很明显不是这种存在,因为冬季不眠的缘故它几乎没什么油水,而那些强健的肌肉又韧又硬,嚼起来十分麻烦。

  最要紧的是他们携带的调味料也并不多,干粮咸肉之类的因为本身已经入味的缘故不需要怎样处理,于是在烹煮熊肉的时候粗盐就显得有些不足。

  本来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将咸肉之类的一并丢一些进锅里炖煮,让盐分稀释出来从而使得汤水变得更丰富多彩。

  但这些东西却都已经被学者们开小灶吃得快精光了——然而即便有着这一茬,仍然还是有人非常明确地表现出了自己的不满。

  那个人就是丽莎。

  她直接丢下了手中的木碗,黑着脸走向了柴火堆的所在。

  “你要去做什么。”学者当中有人用拉曼语开口问着,而长屋内的大部分人也都回过了头。

  “洗个澡啊,这么长时间都没能洗澡了,总算上了陆地,柴火和水都不缺了。”她开口这样说着,夷人的定居点附近有一个澡堂存在,只是需要柴火和淡水,最近物资算不上充裕所以他们也没有这么去做。

  “东西不是很充足的,别这么做。”米拉开口说着,屋外大缸里头的淡水不多,提水需要走一段距离才能去做。

  “你是跟我作对是吗?你们这里今天不是拉来了一大堆的柴火吗。”觉得自己委屈巴巴的丽莎语气很冲地说着,而米拉再次皱起了眉:“之后可能还会下雪封住道路的,这些要留着取暖,再说了淡水也不够。”

  “淡水不够那烧雪不就行了。”

  “那很浪费燃料。”

  “咚!”年青的学者小姐满脸气愤地把拿在手里的柴火摔在了地上:“成吧,吃的东西这么烂,睡觉也睡不好,现在连个澡都不让人洗了。”

  她张口这样说着,而其它的年青学者们也借着丽莎这个出头鸟的行为开始大声地嚷嚷了起来。

  米拉和咖莱瓦都皱起了眉,艾吉试图上来阻拦,但安静地在旁边吃着东西的另一名年长的传教士伸手拉了一下他,摇了摇头。

  听不懂这一切的璐璐埋头大快朵颐。

  而贤者则是将目光投向了名为洛兰的学者导师——这个理论上能够控制住这些年青学者们的最高领导者。

  高瘦的中年学者洛兰摆出了一股无奈的神情,而在之前也有几次气氛不对的时候试图开口,但显得好像有些统率力不足的模样。

  看起来像是一位因为自己纨绔的学生们而心力憔悴的导师,但亨利知道的是,这些都是演技。

  他在试探,利用自己年轻气盛受不起委屈的学生们制造矛盾,想看看他们这些佣兵的底线如何。

  倘若二人是帝国出身,对于这些上流社会有一种本能的屈服的话,他就会进一步地得寸进尺,提出各种要求,构建上下级关系。

  这与性格之类的问题无关,而是因为这里是异国他乡,在这种时局动荡之际,他必须确保掌握武力的亨利和米拉二人不会背叛他们。

  这是上位者的经典思维模式,试探出对方可以妥协到什么程度,玩弄人心,击中对方的弱点之类的,使得对方屈服,从而成功使得亨利与米拉二人变成他们忠心耿耿的下属。

  但这三天的时间内亨利和米拉已经很明显地表现出了不肯退让的姿态,尤其是我们的洛安少女,尽管与丽莎更加熟悉,但她却很明显地护着无辜的璐璐而不是这个熟人。

  由此一来,洛兰就改变了自己的方针——硬的不成,他就来软的。

  丽莎是少见的女性学者,因为稀少,所以很显然在帝国的学者群体当中也是备受呵护的存在。如此一来她养成了这种任性的个性,看似是拥有权力,连她的导师都没办法说服她,她才是主事的那个人,但这一切其实都在她导师的算计之中。

  洛兰在放任事态演变。

  他利用任性的丽莎来作为试探的工具,而他则是多次表现出和事佬的形象,甚至表现出一种自己对这个弟子的无奈。

  在亨利和米拉几人已经因为丽莎的三番五次无理取闹而感到厌烦愤怒的时候,他摆出这样的姿态,等于是卖了丽莎,将自己的这个弟子塑造成一个“共同的敌人”的存在,利用这种共感来拉近双方的距离,打开二人的心防。

  而在这一步之后,多半就是开始讲述各种自己背负的使命啊种种伟光大的事情,进行洗脑操控了。

  典型的上位者玩弄心理的手段,十分高效,成功率也不低。

  这一次唯一的弊病就是。

  亨利看穿了一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